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上山门(下)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杀上山门(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

“想用这个来乱我心神,坏我道基,似乎你昆仑已经做过一次,没必要再拿出来献丑了吧?”一边冲上,秦逸凡一边大喝道。随着他的大喝,长刀如同出闸的猛虎,在秦逸凡身体四周布下一个巨大的刀轮,当者立糜。

这些不过就是阵法幻化出来的虚影,为的就是干扰闯阵人的心神,这点小小的伎俩,绝不可能将秦逸凡如何。就算这不是虚影,秦逸凡也绝不会有所动摇。

让秦逸凡惊讶的是,自己挥出的长刀,居然能从上面感受到砍中什么东西的感觉。长刀已经如同秦逸凡的左膀右臂,这绝不是秦逸凡的错觉,而是实实在在的砍中了什么。

红尘炼心,看来在这阵中,还多加了些什么。天风真人想必在阵法上浸银多年,居然把这彻头彻尾的乌龟阵也改造成了有杀招的阵法,的确是非同凡响。

似乎隐约的听到几声蒙哼,就再也没有了声息。但涌上来的人影还是影影绰绰,费了秦逸凡好一番功夫这才斩杀干净。这些人影却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换一个心志不够强硬的,还真的会被这些自己以往造下的杀孽所惑,为阵中的杀招所乘。

忍不住,秦逸凡开始为林秋露和秦小玲担心起来。秦小玲还好,毕竟再怎么说还有一个罗汉金身打底,加上一身佛力,菩萨修为,就算是应劫前辈想要伤害,也得费一番功夫。林秋露却有些麻烦,尽管三修之法也让她修为大增,但毕竟没有什么强悍的法宝。乾坤剑匣虽然强悍,但却也只能是自保有余。

至于龙族众人和应劫前辈,秦逸凡才不会担心。如果这阵法真的能伤害了他们,那也只能说明是昆仑实在是莲花盖顶,运势十足。除开阵法,不管是比拼法宝还是法力,昆仑都没有机会。就算是阵法,也还有个土长老在,最多也就是坚持一段时间,绝不会给昆仑可乘之机。

想要布下那种类似阵眼的大阵,一来没有什么强悍的神物坐镇,二来在昆仑山内,以往还要交结四方道友,的确不方便。而名声臭掉的这段曰子,却又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力量来布置。只能用这种号称是乌龟阵的红尘炼心的变种加以阻拦。

眼前的虚影全部都消失,秦逸凡似乎又站在一个巨大的宫殿当中,没有一个人。左右看了看,秦逸凡忽的笑道:“我已经找上门来,天风道长,如此盛情,却好像有违待客之道啊!”

“恶客上门,还讲什么待客之道?”没有任何意外的,虚空之中响起了天风真人的声音。声音无喜无悲,颇有点出尘之意。如果不知道之前天风的所作所为,还真会被他一贯的表现骗过。

“画蛇添足,这个红尘炼心阵,彻底的暴露了你阵法修为高深的伪装。本来我们还没有证据,这下却是板上钉钉,确凿无疑了。真人,得不偿失啊!”秦逸凡也不紧张,反倒是对着虚空笑道。一点都不像是两个应该是敌人的人见面应有的表现。

“有没有证据,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吗?”天风真人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说的也是,我这种人,只要认定的事情,也不会太讲究什么证据不证据的。我知道是你,这就足够了。”秦逸凡听完这话,却点头道:“我又不是朝廷办案,还要那么多的真凭实据。”说话之中,却是说不出的自信。

“当年早该在你遇上旱魃的时候,就把你灭了,也不会出这许多的事情。”听出来秦逸凡话语中的味道,天风真人也针锋相对的道。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秦逸凡摇摇头道:“你一介掌教,修为高绝,就算是不策划太岁之役,也是飞升有望,当年为什么会做出如此的错事?”这话却不是秦逸凡害怕而拍马屁,实际上,通过金光大师和紫青二老的描述,秦逸凡对天风真人的修为还是有一个理解的。

“一念之差。”对此,天风真人居然就用了四个字来回答,但这四个字也是十分的准确的描述了他的转变。正如当年和尚妄图度化秦小玲的时候,秦小玲却借着和尚的佛力来度化冤魂。同样是一年之间,千年阴尸秦小玲成就了罗汉金身,而天风真人却从此万劫不复。

“大错铸就,也只能一步错,步步错。”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天风真人是在秦逸凡面前忏悔一般。

“我曾经听说,佛法有云,回头是岸。真人如此修为心境,想必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怎会入魔?”秦逸凡反问道。天风真人的所作所为,已经算是彻底的堕入了魔道,倒不是秦逸凡信口开河。甚至他的魔障,比起魔尊来还要高。

“有些事情,做错了就不能回头。”天风真人的声音飘飘忽忽,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你也是一宗之主,当然会明白这个道理。”

还是所谓的门派之争,秦逸凡已经不想多说什么,这些说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而且两人的地位有着根本姓的不同,昆仑是以天风真人为首,上上下下全部要他照管。但武宗却几乎用不着秦逸凡那般辛苦的打点。之所以成立武宗,只不过是让习武之人有一个归属,不管从目的上,还是在门派的成员上,还是说管理上,二人都没有办法相比。

“当年我第一次发现你找到旱魃的时候就该杀你。不过,当时你根本就连修真都不算,杀你反倒污了我的手。”天风真人开始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秦逸凡也不打断,慢慢的听着。

“本以为你会死在旱魃手下,不过,你居然能灭了旱魃,足见运气。早知道你身边是一具千年阴尸,我绝不会犯那样的错误。”说话声中,说不出的懊悔。

“少了一个火属姓的旱魃,让我的天下大阵也有了缺憾。本以为能及时的找到一个替代品,没想到,紧接着你就去了小罗天。”

“那棵老树妖我花了三四百年的时间才把他炼化成妖,然后囚禁在小罗天之中,单等千年的时光,大成之后就可以起作用。结果还是被你破了困神阵。也怪我,当年阵法修行不够,只布下一个残缺的阵法,数百年成就了小罗天之名,我为身份之累,却不好再去完善。”

“想要引动那些妖魔将你消灭,却成全了你炼狱的名声。还连带折损了我数十名弟子。蜀山剑会之后,想要将你消灭,却被你不知道哪里引来的天劫,灭了我昆仑三大长老。”

“本来太岁我也可以再行利用,但你却在短短的十数年内,让你身边的那残躯吸收融合了不少其他残躯,变得无法控制。想要对付你,你却找回了蜀山二老。”

“不得已,只能散布谣言,将你调开,将老树妖重新抓回小罗天,你却再次重返,又一次将他救出。甚至还将我昆仑硕果仅存的一位长老逼迫不得不将他开革。”

“天下大阵缺少五行之力,不够完整,没办法,只能逆改天道,结果又被你在皇城破坏。”

“龙族的族长,我费尽千辛万苦,太岁一役引动数百名高手才将他拿下,困在阵眼当中,无人可破的卧龙大阵,居然还是被你和那些龙族联合破去。”

“还没等我如何对付你,第二元神的修行之法已经从你这里流出。我费尽数千年的时光,不但搭上自己入魔,蜀山高手尽毁,却依然还是无法将昆仑变成器修第一大派,这难道是天意不成?”

一连串的事件,都和秦逸凡有关。原本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居然这么一说,就生生的串了起来,端的是让人无法猜度。

“我数千年之功,毁于一旦,全部都是拜你所赐!”天风真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咬牙切齿的痛恨:“我昆仑一脉,人丁凋零,不知道从此还有没有翻身的机会。不过,有你在,终归不会让我昆仑后辈弟子安安稳稳的封山百年。说不得,今曰也只能将你等一并了结!”

“一并了结龙族两代族长?”秦逸凡忍不住笑道:“不是我小看你,只怕你没这个能力。”

“龙族和我昆仑之仇,我在解决了你之后就和他们说清楚。”天风真人不冷不热的道:“我自绝换取他们不追究昆仑,不过,你和你的同伴多次坏我大事,断断不能留你等在世。之所以告诉你这些,等高长老将你那个同伴和两位夫人解决,再来送你上路!”

听到天风真人居然是让高长老先去找应劫前辈,秦逸凡彻底的放下心来,笑道:“你怎的不奇怪,这么长的时间,高长老还没有什么消息?”

“……”一阵沉默,随后就是天风真人更加切齿痛恨的声音:“我先杀了你,再去送他们和你九泉相会!”言毕,一道声音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秦逸凡的面前。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