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五十七章 昆仑掌教(上)

第一百五十七章 昆仑掌教(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

严格的说,秦逸凡收留太岁,并不是谣言,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这点,秦逸凡无法反驳,也不屑反驳。对手似乎抓住了这点,把他硬生生的和当年祸乱修真界的太岁联系了起来。

实在是当年湖中老兄将修真界祸害的太过厉害,基本上各门派顶尖的高手,都在那一战中尽数殁灭,直接导致了修真界千年来再无什么杰出的人士出现。湖中老兄可以说,一次姓的将修真界整个的打击的倒退了上千年。

听到太岁重出江湖的消息,自然是一阵大乱。不过,这次和上次的谣言不同,不管是正派邪派,魔道妖族,只要是器修,都接受了秦逸凡的大礼好处,加上上次的谣言出现的后果,大家都十分的谨慎,没有贸然的采取行动,而是互相观望,看看这事情到底应该怎么解决。

按照道理,蜀山当年除了几位前辈薨灭以外,连蜀山二老都被迫兵解,化身器灵,才造就了名动天下的紫青双剑。如果出现太岁的消息,他们应该最为关注才对,可是让大家有些失望的是,蜀山居然毫无动静。既没有出来号召大家共灭妖孽,也没有出面辟谣为秦逸凡说话,一点表示都没有。

蜀山的暧昧态度,很是影响了一大批人。大家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传言的真假,不过,从内心当中来说,没有人愿意相信。一来刚刚承受了秦逸凡的大恩,二来谁也不想让当年太岁的惨剧重演。可是,事情并不是能按照大家的意愿发展,很快,还是有人站了出来。

站出来的,是器修第二大门派,昆仑!昆仑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好像就和秦逸凡有些不对付。他们的高长老,更是处处设计秦逸凡,针对秦逸凡,甚至为了影响秦逸凡的道基,不惜鼓动一批江湖人物来抢夺他的东西,增加他的杀孽。虽然最后事与愿违,而且还因为更严重的冲突导致了四大长老之一的高长老被开革出昆仑。

虽然论理来说,昆仑做事的确有些过分,尤其是那个高长老,但人和人的观感,并不是因为道理在手就能够解释。所以,昆仑对秦逸凡的偏见也事出有因。他们的门下弟子后来为了给高长老出气,还偷出镇山之宝乾坤盏,也被秦逸凡笑纳,至今没有归还。昆仑会第一个出头针对秦逸凡,也在意料之中。

态度十分明显,昆仑甚至没有派遣长老过来学些第二元神的修行方法,更不用说掌教。不知道是不愿意向秦逸凡低这个头,还是说依旧有隔阂,还能从其他人口中得到消息。

当然,仅仅凭着一个传言,就想让秦逸凡痛快的认罪,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昆仑也知道,所以,他们并没有大张旗鼓排出问罪的架势,而是邀请不少修真同道,然后来拳印湖向秦逸凡印证。

来之前做足了规矩,投帖拜门,十分的周到。由不得他们不周到,秦逸凡此时在修真界的分量,实在是有那么一些,除了意修门人,器修之人都直接间接的受过他的好处,就算昆仑想要刁难,那些同来的道友也会适当的考虑考虑。

当然,前提是秦逸凡没有收留太岁,否则的话,秦逸凡还是需要给大家做出一个交代的。

不过,此刻秦逸凡似乎没有什么空招待前来拜访的同道,因为龙族的族长和老族长刚刚在不久之前驾临拳印湖,秦逸凡当然要先招呼和他们。

和龙族的关系,也只能用一言难尽来形容。简单的说,现在还面临一个幕后的敌人,大家也算是同仇敌忾。秦逸凡屡次破坏那人的计划,肯定会遭到报复,所以,不管是龙族也好还是秦逸凡也罢,都有将那个隐藏幕后的家伙灭之而后快的理由。

至于太岁?对龙族来说,那并不是什么无法容忍的东西,都是天地灵物,龙族可比某些修真之人要豁达许多。他们的年纪大,对于几千年前的那一场纷乱都知道的很清楚,却一直没有旗帜鲜明的站出来支持哪方,也只是抱着一个不过多参合人间修真界的事情的态度而已。

龙族的来意,却是和秦逸凡一同找出那个布置天下大阵的幕后主使。能将龙族上代族长囚禁数千年,这已经是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不死不休的。

秦逸凡现在修真界的声望,要请那些人帮忙找人的话,不管是不是认真出力,也一定能多出成千上万的帮手。这比起龙族最多也就上百人的规模要有效率的多。现在已经救出了老族长,已经不是要封锁消息以免被对手知道下杀手的时候。

传言秦逸凡可以不用理会,但来人却不能不见。有时候,秦逸凡很是烦闷这种迎来送往,但既然算是开宗立派,就少不得这些。

“秦宗主,可曾听到最近的传闻?”来的几位掌教都很客气的和秦逸凡打了招呼,一阵寒暄之后,这才有人问起。

“听说了!”秦逸凡点头,这等风闻,尤其还是针对他的,自然有武宗弟子会禀报秦逸凡。

“那不知道秦宗主对此可有什么解释,我们也好向众位修真同道交代?”说话依旧是那种随和的态度,似乎只要秦逸凡解释一下就可以过关。来的人都是看着昆仑的面子,但也不会太过为难秦逸凡。

“交代?为什么要交代?向谁交代?就算是有太岁,也没有碍着谁的事啊?”秦逸凡反问道。这太岁一说,在他看来,纯粹就是庸人自扰,不去犯太岁,太岁才懒得理你。

“秦宗主此言差矣!”旁边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站了出来,秦逸凡眼生,从来没有见过。

“这位是?”秦逸凡有些迟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贫道天风,忝为昆仑掌教!”老道士笑着说道,语气温和,但却自有一股气度。说出身份,秦逸凡也不由的有些吃惊。

“失敬失敬!”秦逸凡抱拳道。虽然知道这次是昆仑牵头,却一直没有见到昆仑之人,没想到却是天风道长亲自到场,看来自己的面子还实在是不小。

当然,秦逸凡也没有自恋到这种地步。这么多人来为的是什么,他一清二楚,只是大家都有些交情,不想和他们撕破脸而已。

“秦宗主,这太岁妖孽,却是留之不得,当年太岁一战,修真界痛失无数精英。现在各门各派,哪个没有血仇在身,如果秦宗主真的是如传言所说,还是坦言,让我等也商量一个处置!”天风道长并不胁迫,似乎知道秦逸凡吃软不吃硬,摆出一副讲道理的架势。

“不知道天风前辈所言太岁妖孽,当年到底造了什么孽?”秦逸凡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是不是自己收留了太岁,却反问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关键,如果没有人能解释,那么当年就是师出无名,自然现在再追查就已经没有了理由。

“当年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毕竟几千年都过去了。只是,这太岁凶名,由来已久,却不是能轻易抹煞的。况且,无数修真同道当时都因为太岁而身亡,却是不争的事实!”天风道长似乎也是个老歼巨猾之人,避而不谈,只谈太岁凶名以及当年的血债。

“真人此言,却是有些强词夺理了。”秦逸凡自然不会让他如意,反驳道:“如果太岁没有作恶,便有人要借着铲除妖孽的理由出手,就算是身死,也只能说是咎由自取,难道这太岁生来就合该被人杀吗?”

“这么说来,秦宗主却是承认了知道太岁下落?”天风道长含笑回应,却不是和秦逸凡继续纠缠,只是抓着秦逸凡为太岁说话,来诱导出他想要的结果。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秦逸凡有些愠色,这昆仑掌教,看起来好像有些不讲道理,只是来确认消息,却避而不谈谁是谁非。

“是的话,就请秦宗主言明太岁所在,至于如何处置,自有天下人之公论。”天风真人半句不离秦逸凡知道太岁下落这个推论,仿佛他们到此,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

“不知道当年昆仑门下损失了多少精英,不过,既然是太岁争端,当年也有幸存之人,如何处置,还是看他们的意思吧!”秦逸凡没有否认,却直接言明了不需要昆仑来处置:“虽然以诸位高人的身份,做出寻仇之举实在是让人扼腕叹息。不过,既然是寻仇,还是由苦主来吧,无关之人,还是不用掺和许多。”

昆仑可没有听说当年在太岁一役中有什么损失,这是秦逸凡从应劫前辈口中得知的。这昆仑掌教咄咄逼人,可实在是有些让人费解。仅仅是因为秦逸凡和昆仑的恩怨?

另有一点让秦逸凡实在有些怀疑的是,这天风真人的身形,和他记忆中的某人十分之相像,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是什么人。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