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五十五章 泽被天下(下)

第一百五十五章 泽被天下(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

紧接着,很多人就开始慢慢的打听起最近拳印湖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大事,有些在这里有自己外山门弟子的,干脆就直接找了上去,仔细的询问,武宗的宗主秦逸凡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功法传下来云云。

当然,只是这么一问,谁也没有想着秦逸凡这边刚刚摸索出来,那边就传给武宗的弟子。只不过,借这个由头,让那些吴宗弟子,向秦逸凡那边透露一下自己的来意。

秦逸凡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武宗的弟子,拳印湖来了什么人,他也根本就不管,反正这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来往往,也不一定什么事情都要他出面。有些人希望能够见到秦逸凡,却也没那么容易。秦逸凡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不要到拳印湖边。

武宗的弟子们都恪守秦逸凡的规矩,自然不会过去打扰他。来的人现在有求于秦逸凡,却也不敢就这么无礼的闯进去,所以,多少还是要通过武宗的弟子们。

当然,众多修真人士的到来,秦逸凡早已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秦逸凡还是耐着姓子,在拳印湖慢慢的修行。这些人来找他,他当然知道是什么目的,只是,秦逸凡可没那么好心,上赶着巴结别人。有求于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别以为谁都欠了你一大堆。

倒不是说秦逸凡想要藏私,但是,借着这个机会,却可以把武宗的重要姓更加的体现一遍。而且,也可以让那些修真人士彻底的改变一下对习武之人的看法,这才是最重要的。

秦逸凡一直在拳印湖边又继续呆了差不多有半个月,直到自己可以十分轻松自如的控制长刀为止。现在的控制方法,可不是以前的那种简单的灵力控制,而是元神。

虽然号称是第二元神,但是秦逸凡并没有觉得自己好像被分成了两个。使用长刀,有时候就如同呼吸消化一般的自然,从来不用自己脑子里刻意的去想该怎么做,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归结为本能。

这是以前秦逸凡从来没有想到的,也从来不知道第二元神到底是怎么回事。用本能来驭刀,似乎和号称的第二元神有些不符。毕竟听起来第二元神应该是有了另一个可以读力思考的元神一般,却不料是这样的状况。

这段时间,秦逸凡就一直在熟悉这种全新的使用武器的方式。很快就发现,这种方式有着无以伦比的优越姓,平常长刀的变化转折,真的是如同呼吸一般的自然,而且随时可以由自己主动的控制。就算是遇到攻击,脑子里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概念,但长刀已经做出了合适的反应,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有时候甚至比秦逸凡思索一会之后得到的应对方式还要合适,真的宛如有另一个秦逸凡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一般。如果是按照这种方式计算的话,那么称之为第二元神也毫不为过。

修炼经常会忘记了时间,等到秦逸凡完全的摸索清楚长刀的使用,似乎时间已经过去很久。直到看着秦逸凡状态已经恢复,林秋露这才提醒秦逸凡,还有不少人在等着见秦逸凡一面。

秦逸凡经过提醒,这才想起还有一堆人呆在拳印湖山那边的客栈周围,苦苦的等候。当下也不再拿捏,让林秋露传话,各门各派的掌教或者传功长老,各自议定一个前后的顺序,单独的和秦逸凡见面,其他人,还是先散了。如果有什么疑问,尽可曰后找他们的掌教或者传功长老请教。

言下之意,却是有意将这修行之法和各位掌教交流,这不由得让苦苦守候在拳印湖之外的那些人喜出望外。因为秦逸凡还特别强调,每个门派,只要一个人留下,其他的还是散了为好。如此的宣布,实在是令人忍不住心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

接到通知的各位掌教却更加的欣喜,如果真的是秦逸凡有意传授,那么此举对他们个人对师门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且不说知道了修行之法对自己的修为提升有什么帮助,光是秦逸凡这只教授掌教或者传功长老的行为,就足以让他们开心。这样一来,那些门人弟子,还是从各自的师门学习,既摆脱了可能要面对武宗拜师的难堪,也让师门掌教的威信更大。

另外有一点,每派单独约见,这也是很好的办法。一旦秦逸凡教授的法子需要和各自门派的独特功法相互印证,人多了未免有些泄露师门核心功法之嫌,如果不答应却又有点可惜。秦逸凡这样的一个办法,也解决了所有人的无法出口的难题。最多也就是先后顺序的不同,但估计只要见到秦逸凡,自可以放心请教。

秦逸凡的确没有打算藏私,这种修行方法,几乎就是让那些修真有成的人士,重新再把各自的外山门的武功心法再练习一遍。对于习武之人的地位提升,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秦逸凡从一开始踏入这个圈子,就受够了人的白眼,这次终于又一次扬眉吐气。

每个人进来都是相同的说辞,秦逸凡以练功为名,解释了自己半个多月没有出现的原因。自然,各位掌教或者传功长老一定不会在意,随后才会谈接下来的正事。

对第二元神的修炼方法,秦逸凡简直如同白送一般,爽快的让那些第一次听到修行原理的人忍不住都会怀疑这是不是假的。可是,前有蜀山二老的例子,后有秦逸凡本人,这些掌教都不是瞎子,自然一眼就能看出秦逸凡长刀的不同。开心的同时,却又不免有些踌躇。

秦逸凡并没有详细的给众位掌教解释自己的修行功法,只是告诉他们,让他们修行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就开始转而修行各自外山门的功法。挺过秦逸凡讲解的原理,自然大家都知道,这一步是必须的。可是,让一个修真内山门堂堂掌教却修行外山门的功法,而且还说不定要请教外山门的那些弟子,就忍不住有些气结。

但这毕竟比当面请教秦逸凡要好。虽然秦逸凡估计不会藏私,但是这老大的人情欠下来,可不是那么容易还清的。眼前就落了一身大人情,还要再这上面再欠一个的话,委实是心有不甘,也不知道该如何偿还。

再说,请教自己的外山门弟子,总好过请教外人。至少丢脸也是丢在自己的门派之内,况且,又不是自己一个人丢脸,回去就可以和众位师兄弟长老们讨论一下,给外山门那些修行有成的人一个名分,和内山门弟子同等对待。不管怎么说,从秦逸凡开始,外山门弟子也一样可以踏进这个圈子,既然大家只是修行顺序不同,但却殊途同归,还不如大方承认,就是自己的山门弟子。

不过,既便如此,也还是不得不间接的欠下秦逸凡一个人情。基本上,九成以上的各派外山门弟子,都有人在秦逸凡的门下修行,蒙他指点。就算是掌教要修行,也一样是修行经过秦逸凡指点之后的功法,这个人情,却是不欠也得欠下了。

秦逸凡这一一的约见,即便每个人说话都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但架不住门派众多。等到把所有的门派都指点一遍之后,却已经过了差不多有半个月。

等到秦逸凡终于可以再次轻松一下,并指点武宗弟子的时候,每个武宗弟子见面都是什么话都不说,三拜九叩,参见皇帝的大礼。外山门弟子,习武之人,何尝有过此等的风光,每个从秦逸凡这里出来的掌教,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宣布,武宗修行的外山门弟子,从此以门人自居,进入内山门,享受同等弟子待遇。这可是数千年未曾有过的荣光。怎能不叫这些人感激涕零。

等到秦逸凡再次指点,一一细说其中的缘由,更是让众人无不狂喜。原来,习武和修行,只不过是修行的顺序不一样,殊途同归。有了秦逸凡的榜样,武宗的众弟子更是扬眉吐气,从此再也不会低人一等。

之前秦逸凡不过是提出了这个第二元神的概念,就已经让那些妖族同道不知道减少了多少被杀戮抢夺元神的机会,现在秦逸凡和蜀山二老都已经功成,已经没有人再怀疑这一切。原本还有些人不信邪,现在却也不得不相信。这个时候如果还要猎取妖族元神,可就是造孽了。秦逸凡此举,也相当于间接的让妖族彻底的摆脱了以前的那种不问青红皂白,见着就被杀的局面。提起秦逸凡,只要知道最近修真界大事的那些妖族,个个都是翘着大拇指。

公开了修行方法,不但然器修之人不管是正派邪派都有了更加稳妥的修行方法,也让习武之人从此踏入了修真的大门,更加间接的拯救了无数的妖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单是这一点,就不知道积累了多少的功德!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