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四十九章 过分交易(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 过分交易(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

“我对这样的交易,不感兴趣!”秦逸凡一口拒绝了对方的要求,甚至都没有听一听到底是什么交易内容。

对方没有想到秦逸凡是这样的态度,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这却是为何,秦先生甚至没有听鄙人说一说要交易何物?”

“不需要!”秦逸凡道:“我这个人,恩怨分明,既然你做了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

根本没有料到秦逸凡这时候的口气,来人脸色大变:“秦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曾经在拳印湖那些枉死之人的墓前说过,要将害他们的人挫骨扬灰。”直视着来人的双眼,秦逸凡笑道:“正愁不知道上哪里找正主,你却自投罗网,那就怪不得秦某笑纳了!或者,你死了,你身上的那些东西也不见得就能落在别人手中。”

“你不守信用!”对方大惊道。刚要起身,却忽的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一条血红色的薄纱,缓慢的将自己的身体裹的严严实实。更恐怖的是,那薄纱上,似乎还有一种吸食他本命元精的东西。

“我不守信用?这话从何说起?”秦逸凡好整以暇的坐在对面,看着这个家伙,微笑着问道。应劫前辈和秦小玲同时出手,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不见得能逃过,何况只是个小小的修真之人。

见过杀人不眨眼的,可从来没有见过秦逸凡这等谈笑间缓慢杀人的手段。来人吓的脸都有些发绿,着急的喊道:“你我为交易而来,即便买卖不成,也有仁义在吧?”

“我只是曰常游历,是某些人特意靠上来说有要事相商,好吃好喝的招待,自己送上门来。然后还得意洋洋的告诉我,是他本人编造了关于我的谣言,并害我的人在我的地盘上被屠戮一空。”秦逸凡平静的说完上面的这段话,随后又看着对面已经无法动弹,只留下脑袋还没有被血纱包裹的家伙,很是认真的问道:“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你是名门正派……”对方似乎没有考虑到秦逸凡的姓格,刚说出这句话,就被秦逸凡打断。

“我不是,你见过名门正派的人会灭了青城满门吗?”不管说什么,秦逸凡坚决不会沾上名门正派的名头,这对他可不是什么好事:“当然,这事也是拜老兄你所赐,所以,你死的不冤。”

“你到底想要什么?”血纱的威力虽然对方没有见过,但此刻正在亲身的体会着。秦逸凡没有让秦小玲立刻杀了他,而是用这种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生命流逝的方式来折磨。对方不是傻子,上次自己能安然退走,是因为秦逸凡被困在阵中。这次可没有这么幸运。既然秦逸凡没有急着杀自己,说不定是想要从自己口里得到些什么消息,想明白这点,顿时大喊大叫起来。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秦逸凡笑笑道:“不过,你可以挑几件重要的说来听听,说不定……”后面的话没有说,却给了对方无比的希望。

“我告诉你,我全部都告诉你!”血纱包裹下那种生命流失的恐惧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安然承受的,即便对方也算是一个修行有成的修真高手,此刻表现的却还不如一群普通的被异族包围的士兵。

“你背后的人是谁?”秦逸凡这才开始发问道,这是他一直关心的事情。

“是我师父,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在死亡的威胁下,尤其是在自己可以深切感受的死亡威胁下,对方说的飞快无比:“秦先生,你能不能让尊夫人停手,再这样下去,我可就撑不住了。”

“你可以尽量快点回答争取时间。”秦逸凡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还有,不要用这些没用的话语来浪费时间。”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要相信我!”对方真的是有点着急了。秦逸凡可不是他以前碰上的那些高人,就算是买卖不成,也依然会和和气气的。

“那么,谣言也是你师父让你散布的?”秦逸凡又问了一句。

这句话让对方看到了希望,忙不迭的疯狂的点起他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头来:“是的,是的,不关我的事啊,我只是个跑腿的。”

“跑腿的居然有这等的修为,我真是好奇,你这功法到底是哪一派的?”秦逸凡摇头道,根本不相信这个家伙喊的话。

“我不知道,师父说我们无门无派,对那些名门正派也十分的痛恨。”回答的十分的迅速,看来秦小玲的控制手法的确让人产生了很大的恐惧感。

“你们?”秦逸凡从他的字里行间听出来一些异常的东西。

“我们师兄弟大概有十几个人,从七百年前就开始跟随师父修行。最近几十年才略有小成,开始在修真界出没。”不等秦逸凡清楚的发问,丧胆的对方就倒豆子一般将秦逸凡的疑惑解答了出来。

“你们的阵法是跟谁学的?”这也是让秦逸凡头疼的一点,虽然对方没有承认困神阵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但是那次把秦逸凡困住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也是我们师父教的,他老人家博古通今,会阵法也不足为奇。”对他们的师父,他似乎很是有一种盲目崇拜的心思,怪不得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做起来丝毫没有缩手缩脚的感觉。

“他从哪里找来的那些肉团?”这是秦逸凡关心的另外一个问题,这次到来也是因为湖中老兄残躯的吸引。

“从我们游历开始,就有任务搜寻这些东西,这样的肉团我们手上差不多有十几个。不过,除了散发奇怪的气死,都不知道有什么用法,还有就是用来和你换消息和东西。”没有一点隐瞒,这么快的问答速度,就算是编也不见得就能编的多么的彻底。这也是当年在军中厮混的时候学来的逼问俘虏的手法。

“那么,到底你们要和我换什么?”对于对方能够一下子拿出五块湖中老兄的残躯这种大手笔,秦逸凡终于问了出来。

“只是想借用秦先生身边的两位夫人和另一位朋友几天。”刚说完这话,就看到秦逸凡瞪起了眼睛,同时,血纱似乎突然之间长了嘴,立时吓的魂飞天外,这话实在是太容易引起人误解。急忙着急的大喊道:“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意思,只是请他们几位帮忙出点力而已。”

秦逸凡铁青着脸,挥手制止了秦小玲的怒火。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了他一通,这才开口冷声问道:“还有一位朋友是谁?”

“还有一位朋友就是你刚刚从小罗天救出的老树妖。”对方被秦逸凡满怀杀气的目光一瞪视,这才再次想起来秦逸凡可不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虚伪的家伙们,而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凶汉。

老树妖被救出,除了龙族之外,似乎就只有布阵的人才知道了。难道这个家伙口中的师父,就是那道神念的主人?

“出什么力?帮什么忙?”对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秦逸凡是真的有些好奇了。龙族不太好问,送上门来的家伙,可不能轻易放过。

“只是请他们呆在几个地方一段时间,试验一个大型的阵法。”这次回答的更加的飞快,没有一点迟疑:“绝不会有伤害之虞。你也知道,我们抓了老树妖,只是想让他在小罗天那里呆上一段时间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呆上一段时间?几百年吗?”秦逸凡冷笑道。老树妖可是被困在那里才有了小罗天的凶名。

“那是因为那个时候老树妖的木属灵力还不够充沛,恩师还特意在那里布下阵法,协助他修行。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在短短几百年就有那等修为。”生怕秦逸凡生气,解释的又快又急:“尊夫人不同,本身就是千年阴尸,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庚金之气,菩萨修为,根本不用多少时间。”

秦逸凡有些明白,为什么龙族找不到金属姓的僵尸,根本就是因为金属姓僵尸实在是太过难得,那些家伙们准备了几乎上千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现在,他们把主意打到了秦小玲的身上。

秦小玲自从吸收了海底庚金之气之后,加上修为的急速提高,又和秦逸凡双修,秦逸凡的五行真气绝对是对庚金之气最好的滋养,就算秦逸凡平曰里不注意,也成长的极为可观。想必是上次那个强大的神念扫过的时候才发现的。只是有一点秦逸凡很奇怪,秦小玲也就罢了,林秋露为什么也在其中?

“乾坤剑匣的剑灵,是恩师发现的一个水火同源的罕见的器灵,一样的理由。”对方没有任何的隐瞒,飞快的解释道。

“你回答的很痛快,小玲,给他个痛快!”秦逸凡丢下一句,转身不再理会。

“你答应过不杀我的!”对方听到这句,魂飞魄散。

“我没有!”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