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强兵器(上)

第一百四十六章 超强兵器(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

在哪里?秦逸凡在察觉到有问题之后,最想知道的,就是秦小玲现在在什么地方。

应劫前辈不等秦逸凡开口,就已经闪身飞了出去。本身已经不是纯粹的**,应劫前辈的速度,甚至比起他艹纵的飞剑,也不遑多让。应劫前辈的身形,似乎化为一道流光,飞快的沿着一个以拳印湖为中心的巨大的螺旋巡视起来。

秦逸凡却在第一时间飞速的奔向林秋露那边。林秋露刚刚把那些昆仑弟子交给武宗的门人,秦逸凡就已经出现在面前,什么话都没有说,拉起她的手就走。林秋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不由己的跟着秦逸凡回到拳印湖的小屋。

“快,双修!”一句废话没有,秦逸凡直截了当的将林秋露拥在怀中。

林秋露大惑不解,秦逸凡不是如此急色之人,怎么会在这样的情形下突然要求双修?不过,秦逸凡的样子可不像是开玩笑,林秋露也不怠慢,迅速的反抱住秦逸凡,开始了熟悉的双修。

只有在这个时候,秦逸凡林秋露还有秦小玲才能够做到那种心意相通。行功的刹那,林秋露就通过秦逸凡的心思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两人开始努力的行功,感受着秦小玲的位置。

秦小玲的心思在秦逸凡的脑海中清晰的显示出来,那是一种焦急,愤怒相互掺杂的复杂情感,什么样的遭遇,才能让秦小玲产生这样的心思?而且,秦小玲似乎十分愤怒的在战斗。

“在西方!”第一时间,秦逸凡确定了秦小玲的方向,立刻和林秋露强行切断了双修。两人谁都没有多说什么,向着那个方向疾奔而去。出发的时候,林秋露还不忘通知应劫前辈,向着那个方向赶过去。

以秦逸凡的脚力,居然连续的赶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算起来的路程已经足足有三四百里。那些家伙到底使用了什么方法,让秦小玲能够心甘情愿的离开秦逸凡身边这么远?之所以说是心甘情愿,那是因为在拳印湖,有应劫前辈和秦逸凡在场,美誉什么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将秦小玲掳走。更何况,那会秦小玲依然还在战斗,还没有被制服。

应劫前辈早在林秋露通知他之后就飞速的赶到了这里,比起秦逸凡来说要快了好几倍。秦逸凡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结束了争斗,平静的如同拳印湖的湖水。

周围躺着不下一百多具尸体,每个人的死状,都是十分的凄惨,好像被什么千刀万剐一般。林秋露和应劫前辈就站在那边,远远的看见秦小玲站在另一边。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互相接近。

“很麻烦的阵法!”应劫前辈看着面前的情景,用了一句话给秦逸凡解释。现在秦逸凡终于知道为什么三人会相聚那么远,秦小玲被困在阵中,不动的话,似乎没有什么大碍,所以两人才没有接近。

“阵法?”秦逸凡眉头一皱,又是阵法。似乎从接触修真界以来,秦逸凡已经见识过不少的阵法,而且还认识一个黄半仙,也勉强算是研究阵法的人。

困神阵秦逸凡都见识过,不过,能够让秦小玲这莲台菩萨都能束手无策的阵法,却是少见。想不到对方居然用这样的龌龊手段来对付心地善良的秦小玲。

“小玲,你不要动,等着我!”秦逸凡冲着里面喊道。还好,距离不是很远,秦小玲居然能听得到,冲着秦逸凡点了点头,但嘴张了几下,秦逸凡却什么都没有听到。奇怪的阵法,声音能传进去,却出不来。

“前辈,有没有可能从外面破开?”和应劫前辈,秦逸凡一向没有多大的客气,这个时候着急,更加不会在乎那些虚礼,说话的语气,就如同和自己平辈相处的一个朋友。

“能破开!”应劫前辈斩钉截铁的话让秦逸凡心思一松,但紧接着下来的话又让秦逸凡一阵紧张:“暴力破开的话,很可能会导致阵法从内部炸开,到时候,里面的小玲可就危险了。”

应劫前辈这么说,却让秦逸凡有些为难了,阵法的威力居然这么大,竟然连应劫前辈都要如此的小心?看起来,现在秦小玲在阵中并没有多危险,很是平静的站着,这也让秦逸凡稍稍的放心一些。

“炸开会伤到小玲?”秦逸凡转念一想,有些惊讶:“前辈,小玲现在可是莲台菩萨的修为,就算退两步讲,她至少也有罗汉金身护体,难道这样也会伤到?”

“哦!”应劫前辈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苦笑一声道:“我以己度人,却把这个忘记了!小玲有罗汉金身护体,绝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你们闪开!”

想不到应劫前辈看起来如此精明的一个人,却会犯这种错误,要不是秦逸凡提醒,此刻还在牛角尖里钻着呢。秦逸凡和林秋露依言闪开,却都是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刚刚应劫前辈的语气,真是把两人都吓到了,还以为真的破不了这个阵势呢!

解开心结的应劫前辈,破开这个阵势并没有花费多长的时间。只不过,引起的动静可实在不小,轰隆隆的炸雷直响了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这才停歇。雷声停歇的刹那,秦逸凡就冲了出去,向着刚刚秦小玲的位置。

“小玲!小玲!”秦逸凡大声的呼唤道。秦小玲是他唯一一个无法感受到气息的人,她本是个僵尸。

“相公,我在这里!”秦小玲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的正常,没有一点受伤痛苦的迹象。秦逸凡放心不小,拉着秦小玲的小手上上下下看了半天,确认秦小玲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放心。

“哈哈哈,老夫也是忘记了,小玲还有一个罗汉金身护体。失策,失策!”应劫前辈自嘲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这天下,论起坚硬程度,还有比罗汉金身更加坚固的物事吗?就算有,也是寥寥可数啊,老夫却是忘记了!哈哈哈哈!”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应劫前辈这一番话,听在秦逸凡耳朵里,却好像暮鼓晨钟,让他一直一来困惑的一个问题迎刃而解。

秦小玲没事,还无意间解决了一个问题,心情自然大好,秦逸凡在看了看周围的尸体之后,这才仔细的问秦小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起来却也是可恼,那些人居然利用秦小玲的善良,特意把一堆受伤的小动物,沿路放好。看着那些小生灵一个一个被绑在地上哀号,善良单纯的秦小玲自然是一个一个的解开,然后用自己身上的佛力一一治好之后放生。不知不觉,就已经离开拳印湖很远,一头撞到了这些人的埋伏圈当中。

似乎这些人没有伤害秦小玲的打算,他们的目的是生擒。不过,他们也的确是低估了秦小玲的厉害,不管是用飞剑还是用绳网,都无法挡住秦小玲犀利的攻击。吸收过海底庚金之气的秦小玲,所发出的攻击如此的强悍,至少有一半人的飞剑被她斩断,那些用来绑缚的炼制过的绳索尽数被斩断。

不得已,那些人才用阵法把秦小玲困在其中。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竟然能够限制秦小玲的五行遁法,这才让秦小玲没有办法,被困阵中。但那些人也拿秦小玲无计可施,尽管被困在阵中,却无法接近,更加无法带走。僵持在这里,直到应劫前辈的到来。

应劫前辈对秦小玲,似乎比对秦逸凡还要维护,一见如此的情形,立时火冒三丈,根本不管杀人是不是损坏他的道基,上来就一阵疯狂的攻击。

虽然围攻秦小玲的都可以算得上是高手,能在血纱的攻击下维持这么长的时间也实属不易。但碰上应劫前辈这个无法以常理度之的怪胎,几个照面间,就已经尽数伏诛,连一个可以问询的活口都没有留下。

而且,据应劫前辈所言,这些人的修为,十分的正常,但是却一时无法分辨哪个门派的手法。莫名其妙多出这么多的修真人士却还找不到师门渊源,实在是十分诡异的事情。

那些人想要生擒秦小玲到底做什么,也无从得知。反正那些人的意图没有得逞,秦小玲安然无恙,这就足够了。

三人慢慢的返回了拳印湖。经历这一遭,秦逸凡严令,不许秦小玲离开自己超过十里。秦小玲也开心的答应。这是为了她好,还体现出自己相公的心思,怎能让秦小玲不开心?

“小玲,应劫前辈一直在帮我寻找合适的武器。不过那天他还说,没有什么东西能比罗汉金身更加坚固。”秦逸凡在安顿好之后,这才对秦小玲和林秋露坦白了自己那天突然想到的东西。

“莫若小玲你变形,战斗的时候充当我的兵器。这样即便是杀人,也只是坏我的道基,不会影响到你的功德。”秦逸凡笑着说道。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