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四十三章 变天之局(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变天之局(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

“简单,他们已经是你的奴婢,你不用把他们当作什么尊贵之人看待就好。”大将军才不会接受秦逸凡的这般好意,这是皇上赏赐给秦逸凡的东西,他才不会贪墨。

“我只要那个王爷。”秦逸凡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王爷到底具体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是皇上的弟弟,被封为肃王爷,其他的,姓甚名谁,一概不知。

“是不是因为那条龙?”大将军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其他人,凑上来悄悄的问了一句。这可事关皇家秘辛,就算是大将军,也不得不小心翼翼。不过,人的好奇心还是占据了上风,即便是这种事情,也忍不住想要知道。

“是!”这些对这个大将军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相信大将军自己也能看出来,秦逸凡后来又弄出一条龙来,一共皇上身边就两次显示过龙相,一次是秦逸凡当年献上印玺的时候,还有就是这次,都和秦逸凡有关。

秦逸凡现在肯定已经不是普通人,这点大将军深有感触,至少能在那么远的距离还能提前一天一夜到达皇城,这已经不是武功高手一个词就可以概括的。况且,最近似乎很有些高手退出江湖,号称就是在秦逸凡居住的地方集合。虽然大将军知道秦逸凡肯定不会聚集他们做什么造反的事情,但是,这样的高手聚会,总是有人会关注的。

还好,所有的这些全部被大将军压了下来,除了亲自密报过皇上之外,其他的都勒令不许干涉凶煞之地的事情。也算是变相的保持秦逸凡那块地方的宁静吧。

大将军做的这些,秦逸凡自然了解,所以,他也很承情。大将军如此的想要知道,估计还是为着背后的皇上着想。

“如果你真的为皇上好,就不要告诉他这些事情。”秦逸凡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劝诫了一句:“身为皇上,已经占尽天下的福分,所求太多,却容易过犹不及的。”

这话实在是有些大逆不道,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说不定就是一个人头落地的下场,居然敢妄议天子的福分,活的不耐烦了。但从秦逸凡口中说出来,却完全不一样。大将军自然知道轻重,很是郑重的点头承诺。

那个肃王爷早已经交给了林秋露,秘密的带了出来。看着大将军还有些好奇和期盼的目光,秦逸凡再次摇头劝诫到:“你最好不要知道,这对你没有什么好处。”想了想,给他指了一条路:“如果我是你,就现在马上进宫,陪着皇上。他不知道的事情,你也不用知道,这样对他对你,都是一件好事。”

秦逸凡这么说,大将军也没有觉得见外,反倒是郑重的谢过秦逸凡,随后带人入宫。将这里直接留给了秦逸凡。

“他醒了吗?”秦逸凡没有回头,看着大将军走远,随口问后面的林秋露道。

“醒了,不过还是有些糊涂。”林秋露很快的把那个龙袍王爷带了过来。王爷现在一点都没有王爷的派头和精神,似乎直接因为刺激太大,变成了一个疯子。

“告诉我,谁教你的修真功法?那条龙是谁给你的?”秦逸凡面对那个喃喃自语的王爷,逼问道。

“朕才是真龙天子!朕才是真龙天子!”王爷口中,似乎只知道这一句,说个不停。没有别的话语,也不知道听明白秦逸凡的话没有。

“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秦逸凡冷哼一声道:“你以为还会有人来救你吗?别痴心妄想了!你已经是一个没用的棋子,棋子的下场是什么,相信你也很明白。

“朕才是真龙天子!”龙袍王爷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远方,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没关系,我们有时间,可以慢慢来。”秦逸凡看了看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坐了下来:“不怕告诉你,教你修真密法的人,也未必就对你存着什么好心思。皇上这个位子,不是修真的人能够染指的,或者你不知道,但你背后那个人一定知道。”

“你不用奇怪,天尚不全,不会有这种集福禄寿显考于一身的人出现的,就算皇上也不例外。”秦逸凡目光看着远方,不知道讲给谁听。在他说话的时候,龙袍王爷还是以那个特定的语调重复着那句话,丝毫没有改变。

“而且身为皇上,福缘已经深厚到无以复加,再贪寿数的话,那还了得?如果你是老天,你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秦逸凡冷笑着,把这些话语说了一遍。

“我知道你在等什么。”看着远方,秦逸凡的目光没有一丝的移动:“你在等待那些逃出去的几个人能回来救你,你在赌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值得他们返回来救你。”终于转身看了一眼那个喃喃自语不休的龙袍王爷,秦逸凡笑着摇头道:“不过,你肯定要失望了。”

似乎在配合秦逸凡的话语,空旷的将军府突地多了几个人影。人影似乎从天而降,突然出现的。只不过,人影出现后,都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好像一个被拆了线的木偶。龙袍王爷的目光随着这几个人影的出现稍稍的转了几下,神情中终于透露出一丝紧张。

“想跑,可惜没那个本事。”应劫前辈的笑声也随着出现,似乎活动了一番,很是愉快:“很久没有这么动过筋骨,真是舒畅啊!”

莫名的,地上的人影有多了几个,随后,秦小玲的身影也在秦逸凡身边出现。那些人和之前的一模一样,都是同样的无法动弹。两边合起来,正好是逃离的人的数字。

“看!我没骗你吧,一个都跑不掉!”秦逸凡对着那个龙袍王爷又说了一句。这句话,似乎终于打动了那个王爷,嘴里的喃喃自语也小了很多。

随手扯起一个家伙,秦逸凡看了看脸面,扭身问应劫前辈道:“前辈,这家伙什么来路?”

“好像是天山派的。”应劫前辈见多识广,而且见识过大部分修真人物,基本上还是能从修行上看出来是哪派的弟子。不过,即便是他老人家,也显得很是觉得奇怪:“这些人各派都有,器修意修都有,不知道怎么聚在一起,古怪的很。”

“放心,有办法让他们开口。”秦逸凡看了看那些被制住不能动的家伙们,轻蔑的笑了笑:“我们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把他们交回他们的师门,一定可以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这次,倒要那些家伙们仔细给个交代了,这等影响天下气运的大事,莫说他们没有告诫过这些弟子。”

“不像是那些家伙后面推动的。”应劫前辈皱眉摇头道:“那些家伙我知道的很,要说除魔卫道一个个叫嚣的比谁都大声,但是这等逆天的事情,却是决不敢做的。否则的话,昆仑那个家伙早就把天下人屠尽了,还会等到自己被逐出师门?”

“那也得把那些家伙们拉下水,这次有他们的弟子参与其中,他们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除了下死力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别无选择。”秦逸凡笑了笑,似乎为能够把那些平常一贯号称名门正派的家伙们拖下水很是开心。

笑了片刻,秦逸凡才转到那个已经安静下来的龙袍王爷那边,随口说道:“想清楚了吗?反正做下那等事情,逃不脱一个死字。说不定说了以后,还能有机会活下来,东山再起。指望这些人,你是不用想了。”

伪装一早就被秦逸凡看透,龙袍王爷也没有一点的不自在。此刻也终于坐正了身体,显露出一丝皇家的威严:“如果不是十几年前你多事,本王早已经是真正的天子。秦逸凡,你连续坏我的好事,你就不怕我有朝一曰将你挫骨扬灰吗?”

“这种闲话,还是等着你有空的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忙的很。”秦逸凡很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龙袍王爷的话。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这么嚣张,真不愧是敢做出谋朝篡位这等事情的枭雄。

“就是他们其中之一,那个!”王爷伸手指向其中的一个躺在地上的人:“龙也是他带来的。有了那条龙,本王才兴起了篡位的心思。”这话应该可行度很高,如果不是有那条龙刺激,相信谁也不会傻到用那么点人就行谋朝篡位之举。

“他们似乎透露出过一点意图。”不知道怎的,龙袍王爷似乎很配合,将知道的事情如同倒豆子一般的说出来,甚至秦逸凡还没有问,就已经主动坦白。

“他们此举,据说是为了行变天之事。”龙袍王爷坦然的看着秦逸凡:“具体的事情本王也不是很明白,不过据说扶持本王上位是其中的重要环节。”看着秦逸凡,龙袍王爷似乎还有些什么事情想知道:“秦逸凡,你告诉本王,如果本王今曰篡位成功,会发生什么?”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