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四十三章 变天之局(上)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变天之局(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

虽然龙袍王爷叫的凶,但是,他已经再没有能够拿出来镇住场面的东西。那些刚刚因为金光被龙袍王爷的龙纹吞掉而有些彷徨的士兵们,此刻更加坚定了所有的信念,手上的武器,毫不留情的对准了里面的那数百人。

就连龙袍王爷自己带来的人,也都看到火龙巨大的身体之后,不由得慌乱起来。他们所有的一切信心,都是建立在那条龙的身上,但是,那条龙见到火龙,还要以头点地的参拜,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皇上万岁!”大将军乘机大喊一声,随后再次断喝:“所有附逆,放下武器,静候圣裁!”

“放下武器,静候圣裁!”成千上万人的声音,如此的雄浑,中间的王爷私军,看向王爷的目光,如同绝望一般,已经有人忍不住被这声音震慑,悄然的放下了手上的武器。

有一个人带头,立刻就引起了连锁反应,几乎所有人在瞬间都瓦解了斗志,垂头丧气,冲着御书房跪下。说起来,他们也只是附逆,本来这种罪名,已经容不得他们回头,就算是死也要拼到底。可惜,看到那条巨大的龙整个的环绕起御书房,再大的勇气也都消失无踪。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最开始跟着龙袍王爷的几个人,突地有一个人嘴里说出这番话来,随即,身形一闪,已经消失。不过,在他们消失的瞬间,秦逸凡身边的应劫前辈和秦小玲,也同样的消失在原地。几个人的动作太快,甚至其他人都来不及反应。

龙袍王爷似乎全身的精气神都被抽干,整个人还站在原地,不停的喃喃自语:“朕才是真龙天子,朕才是真龙天子!”但周围看着他的人,却无一不露出那种看着死人的目光。

谋逆大罪,还是众目睽睽逼迫皇上让位,这事情,决没有什么情面可言。就算他是皇上的亲弟弟,也只有一条路可走,而且还是全家的路。

秦逸凡也在暗中摇头,这个位子,难道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真的值得堵上全部的身家姓命,来争取这个位子吗?难道不知道,坐上那个位子,可远远不止是享受,而是沉重的如同山一般的万民的压力吗?

或者,自己以一个修行中人的角度来看待凡人的事情,也是自己想不明白的原因。毕竟,就算再怎么设身处地,也不可能完全的猜到对方的心思的。

所有的逆党已经全部被拿下,等候皇上圣裁。大将军带来的兵马也完全的退出了皇城,平叛是平叛,但现在却已经没有资格再呆在皇城之中。皇城的大内侍卫,也都开始各司其职,一场看似嚣张的夺权行动,就这么静悄悄的完成。

所有人在离开的时候,都不忘记看一看那条依然环绕着御书房的巨龙,谁也没有敢多说话,只是带着惊惧以及尊崇的目光离开,相信就算是再有什么谋逆的行动,这些人也会牢牢的站在皇上的这一边,死不反悔。

御书房外面,只留下大将军以及龙袍王爷。虽然此刻他依然还有站立着的力量,但仿佛已经没有了灵魂。除了喃喃自语,再没有其他的行动。不过,龙统领还是不放心,几个内廷侍卫,侍天门的弟子还是将他团团围住,用一条炼制过的绳子将他擒下,这才安心。

“是谁在助朕?”御书房里终于再次传出了皇上的声音,随后,两个身影出现在书房的门口。一个颤颤巍巍,似乎风一吹就会跌倒,另一个却看起来十分的强健,还是一个中年男子,正是李总管和皇上。

“叩见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秦逸凡却从侍卫们当中现身,身上的衣饰飞快的变回了原样。

“原来是你!”皇上的眼中,明显的带上了笑意。亲自上前,将秦逸凡搀扶起来:“爱卿平身!”上上下下看了秦逸凡几眼,笑着点头道:“好,好!”

那边大将军也看到了秦逸凡的样貌,走过来先行见过皇上,随后立刻开心的叫了一声“头,你来了?接到我的书信了?什么时候到的?”

“昨曰就已经进了皇宫,还请皇上恕草民不告之罪!”面对皇上,礼仪还是要做足的。这点秦逸凡丝毫不觉的,参拜皇上是多么丢人的事情,只要自己的人还是这个国家的人,还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面对万民的统治者,就应该下拜。

火龙此刻已经缓慢的消失。也是由于秦逸凡不停的灌注五行生气,火龙前辈此刻已经基本上恢复了原来的身躯和法力。所以才能现身出来。那些杂龙见到龙族的老祖宗,自然不敢有什么行动。

“你又救了朕一次!”皇上十分的感激,这已经不是秦逸凡第一次救驾。当年在万军之中救过一次,上次还在番邦使者面前大大的维护了皇上的面子,这回,又彻底的粉碎了王爷的谋逆之举。说实话,如果没有秦逸凡和火龙现身,此时的情形,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一个模样。就算秦逸凡能够打开杀戒把所有谋逆之人杀光,但是,那些大将军带来的人,也已经看到了龙袍王爷的那条龙,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无法预料。

也正是因为火龙现身,所以整个事情才得以用一个最稳妥的方式解决,不但如此,皇上的声威在那些士兵当中更加的牢不可破,此后再有什么事情,也绝对会有无数忠心耿耿的人为皇上尽死力。这种效果,远比单纯的铲除几个乱党,破坏一次谋逆的行动,要好上太多。

皇上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一点,所以对秦逸凡更加是另眼相看。秦逸凡一直到了所有人都离开,才收回了火龙,这完全就是为皇上在造势。有这等忠心耿耿的人在,怎能不让皇上喜笑颜开。只可惜,秦逸凡现在无意做官,否则的话,至少也是大将军这个级别。

不过,皇上自然知道,自己赐给秦逸凡的那块玉佩是什么分量,对于这次秦逸凡进宫却没有通报,也没有丝毫的芥蒂。他十分清楚的知道,以秦逸凡现在的身手和表现,似乎想要反叛他,不会费多大的力气。这一点,刚刚的李总管已经据实相告。

当年秦逸凡还要李总管指点武功,但秦逸凡一出现,李总管就看出来,秦逸凡此刻全身上下的气势,浑然天成,没有丝毫的破绽。就算自己拼尽全力,也不见得能够在他手中过上一招。高手之间,很多时候已经不用动手,就知道结果,尤其是在明知道自己相差这么多的情况下。

“微臣求皇上一件事!”有些事情,还是要给皇家的脸面,尤其是在侍天门人和大将军面前,更是如此。

皇上此刻哪里会计较秦逸凡突然向自己提出一点小小的要求,大方的挥手道:“但讲无妨!”

“这位王爷……”秦逸凡指着那个被捆起来还在不停地自言自语的龙袍王爷道:“可否交给草民处置?”

“他?”皇上只是眼皮抬了一下,有些诧异,但面对秦逸凡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准!”

“下旨!”紧接着,皇上立刻颁旨:“贬肃王爷全家为奴,发配边境,尽数赏赐给秦爱卿!”想都不想就是一份大礼送出。既彰显了皇帝的仁恕,也同时给了秦逸凡一个天大的面子。

对秦逸凡来说,这个什么肃王爷的全家要不要根本没有什么关系,他想要知道的,只是这个肃王爷是从哪里学来的修真者之术,后面那些指使他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的幕后到底是什么人?谋逆本已经是天大的罪名,何况还是以修真之身,要强行觊觎那个万民景仰之位?就算他能够成功,也逃不脱天谴,难道,那些人就没有告诉过他吗?

皇上的干净利落,秦逸凡自然也不会推辞,再次感谢过皇上之后,秦逸凡还是知机的告辞。毕竟今曰皇上已经经历过太多的惊吓,还是好好休息为上。

那些逃走的家伙,相信有应劫前辈和秦小玲出手,绝不可能有机会逃脱。但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在皇上面前行事,所以,还是离开为妙。

“头儿,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吓得我以为这次要交代了。”大将军和秦逸凡自然没有这么多的顾忌,言笑不羁:“走,到我府上喝酒去!”

很多事情可以让大将军知道,却不能让皇上知道。这次秦逸凡能过来,也正是因为大将军的求救信函,两人也差不多又是十年未见,自然还是有很多话要说。

“头儿,我不明白,你要那个肃王爷干什么?”大将军很不明白秦逸凡的举动,一回府就迫不及待的问出来。

“自然是有些事情要问他。”秦逸凡回答道:“不过,那些王府的家眷,却需要你帮忙处理一下,我可没有办法安置这些养尊处优之人。”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