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四十一章 皇城风云(上)

第一百四十一章 皇城风云(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

急件上只有几个字,“有难,速来!”,没有落款,没有名号,只有这几个字。

但秦逸凡还是立刻看出,这是大将军的亲笔所书。他的那种出身行伍,跟着秦逸凡搏杀的气势,在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上面显露无遗,旁人却是冒充不来的。

送信的人是一直呆在县城的,大将军在很早就已经安排好。接到那边的飞鸽传书,一点都没有敢耽搁,马上就跑来这边,总算是运气不错,恰好赶上秦逸凡真的在。

这个人看起来一脸的平凡,身上也没有半点武功,说话的口音,都是当地的乡音,一看就是本地人无疑。倒是大将军安排的如此的妥帖,看来是在朝堂上也学了一些东西。

能让一个叱咤天下的杀神将军发出这样的求救信函,肯定是事情已经危急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什么事情能让一个掌握实际军权的大将军如此的惊慌呢?当年可就算是面临生死,大将军也没有表露过求救的意图,难道,这次有难的不仅仅是他?

这个年头在秦逸凡心中一闪而逝,脸上却不动声色。送信的人也不知道信笺里面的内容,只知道是急件,而且还是数年以来的头一封急件,这才火急火燎的送过来。既然他不知情,秦逸凡也不会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平静的吩咐那人返回,自己这才开始真正的琢磨起来。

似乎凡俗之中,唯一和秦逸凡还能够挂上关系的,就是大将军了。其他人,包括神医和李公公在内,也不过是秦逸凡欠他们一个人情,但危难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想起秦逸凡。至于那些外山门弟子,在武宗当中,就已经不算是凡俗之人,他们突破的下一步,也就意味着一脚踏进了修行的圈子。

大将军求救,秦逸凡自然义不容辞,当年的老兄弟,也就剩一个大将军了。这段袍泽的情谊,可不是秦逸凡已经在修真界站住了脚跟,就能够抹煞的。

“走!”别看秦逸凡在报信的那人面前表现的沉着,却是有一番考虑。这会没有了旁人,立时没有了顾忌,飞身离开。秦小玲和林秋露一声不吭,直接跟在他身后,问都没有问什么。应劫前辈似乎也认定了秦逸凡,觉得跟着他会有一些好玩的事情发生,一直默不作声的跟着。

“去京师,秋露带路,小玲,带我走!”这是秦逸凡第一次主动要秦小玲用法力带着他赶路。显然事情紧急,秦小玲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带着秦逸凡遁入地下。似乎在地下,就算是带着秦逸凡土遁,也比秦逸凡展开身法要快上几几倍。毕竟是那种本能的五行遁法,委实是奇妙无比。

计算着秦逸凡能够坚持的时间,秦小玲总会在恰当的时候出现在地面上,让秦逸凡不至于因为窒息而身亡。毕竟秦逸凡此刻也算是有五行之力护体,对于这种土遁,只要适当的用土属姓的真元护体,并没有多大的排斥。

京师似乎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秦逸凡赶到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皇城的风水好,就算是千年阴尸的遁法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乱闯,只能现身出来。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那么着急。

秦逸凡知道自己赶来的速度,比起快马加鞭,至少要快上两天。大将军既然在那个时候发出飞鸽传书,肯定是已经计算了秦逸凡要赶到京师的曰子,想来,事情应该不是很紧急。慢慢的调查就好,也不用马上出面。不过,和大将军联系上还是当务之急。

城外一片漆黑,城里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平静的仿佛一面镜子。这种时候,正是秦逸凡隐瞒行迹,进入京城的好时候,没有费多大的事情,就悄无声息的进了京师。

大将军府就在距离皇城内城不远的地方,很容易找。无声无息的潜到了府中,没有惊动一个人。府中也保持着安静,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奇怪的是,好像仆人什么的都在,但是大将军却不在府中,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联想到那句有难,秦逸凡有些心急起来。仔细的搜索了一遍,的确是没有在府中。难道大将军已经遇难?

细细的查看了一圈,大将军府中除了正常的护卫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监视的人手。那些仆役们也睡的很熟,如果大将军出事,这些人肯定没有这般的安稳。对大将军的亲兵们不熟,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府中还是跟着大将军出去,说不得,只能找个人问问了。

前前后后这么几圈,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的踪影。以秦逸凡现在的身手和秦小玲林秋露的修为,根本就不虞被人发现。应劫前辈则更加不在话下。

隐约记得大将军有一个心腹的奴仆,似乎就在大将军寝室不远的房间里,秦逸凡如同黑夜之中的蝙蝠,无声无息的进入了那个房间。

刘五一直是大将军的心腹,不过最近大将军看起来忧心忡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将军也没有和他说过,聪明的他也从来不打听大将军的事情,这是他能够一直安稳的当作大将军心腹的理由。

睡得正熟,却陡然发现周围有些寒冷,想要喊叫却一点都喊叫不出来。床前似乎有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站着。开始,刘五还以为自己在做噩梦,不过,当那个人影开始问话的时候,刘五才知道,那并不是梦境。

“大将军现在何处?”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但却没有听过,十分的陌生。

“你是谁?如果是来向大将军寻仇的,那你就找错地方了。大将军从没有在外面结过私怨。”刘五虽然紧张,但是却并不慌张,毕竟也跟了大将军许多年,这点场面,还是能够应付得来的。

“大将军现在何处?”秦逸凡再次问道。对于这个刘五的表现,心中还是暗暗称道的,能在这样的局面下毫不慌张,并且还有意无意的为大将军开脱说好话的,不愧为大将军的心腹。

“这位好汉,我看你一定是被人蒙蔽,我建议你回去好好的查一下,说不定,指使你来大将军府的那个家伙,是想陷你于不义之地。你好好想清楚,伤害大将军,对你有没有好处。”刘五好像没有听到秦逸凡的话,还在努力的为大将军开脱着,并试图说服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人年纪不大,但是身手却出奇的高。刘五自认也是大将军身边的一个好手,但此刻却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似乎自己的身体已经忘记了如何行动,除了嘴巴能动以外,其他没有一个地方能动。

这样恐怖的身手,就是大将军,也不见得就能讨得了好去。刘五不厌其烦的一再表明,对方找错了人,或者不应该找大将军,但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

“大将军在何地?”随着低沉的喝声,一张信笺被展开来。上面大将军亲笔书写的四个打字,出现在刘五面前。这四个大字,是刘五亲眼看着写下的。当时他没有敢多问,但也心中有些腹诽,什么样的事情,大将军无法解决,还需要靠人帮助?最让人惊讶的,就是那四个字的内容,有难!

有难?有什么难?最近朝堂上虽然刘五知道的不多,但也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大的动静,如果说是谏官那些无关紧要的弹劾,大将军又什么时候在乎过那些?但大将军认真的表情可没有开玩笑,刘五也知道自己不能多问,只是恨自己不能替大将军分担。

“大将军最近一直不在府中。”看到这熟悉的自己不是冒充的,刘五自然知道是大将军安排的高手前来。当下也不隐瞒,把大将军的行踪说了出来:“前几天一直在军营和禁卫营之间走动,已经几天没有回府了。不过,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或者在军营,或者在禁卫营。”

刘五是个知道好歹的人,说话也简单扼要,几句话交代清楚了大将军的行踪。不过,大将军具体在什么地方,却不是他知道的,问也问不出来。

军营和禁卫营?秦逸凡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在京师之中,还有什么需要动用驻军和禁卫营的?难道是皇上有难?联想大将军老幺以前的姓格,这倒是大有可能。如果只是大将军自己,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发出那等求救信函。

这个时候,整个京师之内都已经戒严,任何人不得在街上游荡。知道了大将军可能的去处,秦逸凡反倒不担心他的安危,在军营中,还有谁能够伤的到大将军?

倒是皇城之内,却需要仔细的调查一番了,否则的话,随便出点什么事,可就是了不得的大事。还好,秦逸凡带着林秋露,有她在,进入皇城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