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三十八章 进退维谷(下)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进退维谷(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

在场诸人,都被秦逸凡那一番话所震惊。这辈子修行,也就是这个限度,敢做不敢当!几个聪慧之人立时警醒过来,自己这么多年修行来修行去,见识却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怪不得人家要骂,骂得好!

秦逸凡说的不错,敢做不敢当,连这点都做不到,还要因为那些所谓的正邪之见来指鹿为马的话,的确是已经入魔了。怪不得修来修去还是这么一个境界,原来如此。

如果正邪之见真的是如此的正确,那么上天为什么也会允许魔道之人飞升?只是这么一个问题,就足以把以前所有的那些自以为上体天心,下惠黎民的狗屁想法抛之脑后。

到了应劫前辈所说的本我阶段,就已经因为很多修行境界上的问题无法突破,各种各样的方式都找遍了,也不见得就能找到正确的方法。可是一旦某一天突然某一个事件的刺激或者提示,就足以让这些困顿许久的人灵智一闪,进入另一个别人无法猜度的世界。

“哈哈哈哈!”有些人还想等着听秦逸凡不想入魔门的理由,却猛然听到周围的某个同伴突地一阵大笑,随之便是一句:“我明白了!”神情仿佛大彻大悟一般,很是让人不解。

不过,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一旦某个人突然之间开悟,旁边之人立刻明白,除了恭喜之外,就只剩下羡慕。有人则立刻明白,这是刚刚秦逸凡一席话的功劳,立刻开始在其中深究。

只可惜,能够明白的,稍加提示就能明白,不能明白的,却是费尽心机也无法明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露出开心大彻大悟的表情,哈哈大笑。

天空中似乎瞬间就布满了乌云。这是有人要度劫的迹象,很显然,放声大笑的几位也在其中。不过,似乎他们对周围的修真同道们极为放心,居然一点都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甚至连魔尊都不避讳,反而极是罕见的,向着那边的魔尊拱手一礼。

魔尊自然早已跨过这个阶段,当然明白这一礼是什么意思。不但没有在此出言讥讽,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落井下石,反而同样拱手回礼,口中还同时笑道:“恭喜道兄!”

紧接着,这几个人又同时转向秦逸凡,竟是用的大礼:“多谢秦宗主指点!”秦逸凡虽说狂妄,但是别人以礼相待的时候,他绝不会失礼。赶忙答礼,连道不敢。

不明白的人,更加的不明白。怎么刚刚还好好的同道中人,转眼之间大彻大悟马上就要度劫,却开始和一个魔门的至尊人物开始称兄道弟起来,难道这个世界如此的疯狂,突然之间这么多人真的就堕入魔道了吗?

而且,怎么突然之间向着秦逸凡行礼了呢?还是大礼参拜,还要感谢。难道秦逸凡刚刚的一席话,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

县城周围数十里的老百姓们,今天是大开了眼界,青天白曰的,突然之间乌云密布。而在某个方向上,水桶粗细的雷光不停的落下,连续不断,足足有至少上百记雷光。随后,滴水未落,云开雾散,突然之间又变成了大晴天。这样的神奇景象也让见识到的人大感奇怪的同时,随着众人之口远远的传了出去。

似乎只是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内,就先后有九位道友度过了九雷天劫。看着那些度劫之厚的道友们,似乎一个个突然之间变了个人一般,向着秦逸凡深施一礼,个个都丢下一句:“我马上吩咐门下弟子,来拳印湖听凭处置!”说罢,几个人相视一笑,似乎再也不记得这里还有什么芥蒂,飞升而去。

留下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才是。有心依着高长老的话指责秦逸凡,但刚刚几个突然之间度劫的道友已经用行动表明,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难道真的要反过来责难昆仑?责难高长老?

而且那些人和魔尊的那拱手为礼,以及魔尊的恭喜道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那些道友们突然之间放弃了正邪之别,堕入魔道?可刚刚的九雷天劫可是实实在在的,难道入魔之后,修为境界就能真的增加的那么快?

可为什么还要答谢秦逸凡?秦逸凡可是说了,绝不会堕入魔道的,显然,这些道友们也不是堕落,而是彻底的大彻大悟。

刘长老是最疑惑的一个,但他很快就豁达起来。这样一来的话,秦逸凡和这些人之间的对立也显然会减弱许多,至少他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事情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

“不知道刚刚小兄弟到底是为何不愿入我魔门?”魔尊再次提出了那个问题,他很感兴趣。他身为魔尊,在修真界也算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但今天见到的秦逸凡,明显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很显然,他对这个年轻人有了一番探究之心。

“你魔门号称从心所欲,不为外物所束缚,自由自在,但是,你们真的能做到吗?”秦逸凡反问了一句。

“那些修为低下的,自然做不到。”魔尊似乎也没有撒谎诱骗的意思,而且,以他的身份,和在场这么多人,他也说不出诓骗的话语:“不过,只要你修为足够,境界超然,自然能从心所欲。”

“我正道之人,勤修经年,同样可以做到,何必非要入你魔门。”刘长老这边接话,却是生怕秦逸凡被魔尊诱惑。

“既然正道魔道都能做到,那正道魔道有什么区别?我入不入这个魔门,有什么关系?”秦逸凡也接上笑道。

“至少你在此之前,不用被这些人那些莫名其妙的清规戒律所扰。不能杀人,不能歼银,不能这个,不能那个,烦死人啊!”魔尊却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意思。

“哈哈哈哈!”秦逸凡也是放声大笑:“前辈,我早已满身血债,杀人盈野,况且,我还有两位妻子。一个妻子就是这位你们口中的僵尸菩萨。我有妖族的朋友,我有满身的凶煞之气,什么清规戒律,我不在乎!”秦逸凡随口说出来的话,都让对面的魔尊和周围的那些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他的杀人盈野那句话,就算是魔门之人,也不会在普通人身上造这等杀孽。否则,任由他们闹将起来的话,全天下之人,也不够他们几个魔门之人杀的。

而秦逸凡年纪轻轻,虽说也在修真界好大的名号,杀人也不少,但毕竟还没有到杀人盈野的地步。倒是刘长老知道一些秦逸凡的过去,明白他说的是那些战场上的事情。

的确,秦逸凡这样的人,进魔门也实在是屈就了,这样的人,势必连魔门都未必能够容下的。

“我武宗,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又何必强要进一个魔门还是正道门派。”秦逸凡终于把自己的理由完全的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魔尊也同样大笑一声,身形一晃,转瞬间在众人面前消失,风中传来一阵残留的话音:“小子,回去我就让那些外山门的弟子来找你!”

声音消失一会,又传来一句:“还有,我老人家等着看昆仑解散,哈哈哈哈!”这次的声音极是悠长,现场回响了许久,这才消失无踪。

“刚刚魔尊就在眼前,怎么各位号称替天行道,铲歼除恶之人,却没有一个人做出除魔之举呢?”等魔尊消失,众人还在回味之时,秦逸凡却紧接着又反问了一个问题,让众人立时又陷入了尴尬之中。

不是不想除魔,实在是面对魔尊,出手之后,在场还有没有人能够留下来,谁也不知道。况且,魔尊没有出手就已经是万幸,谁还敢在老虎头上捋须?

“原来所谓的除魔卫道,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秦逸凡在此冷笑一声,冲着那边已经有些失神的高长老说了一句:“原以为昆仑会如何的急公好义,当仁不让,现在看来,不过如此!这昆仑在与不在,实在是没有多大的区别。名号叫的好听,尸位素餐而已。”

向前的身子,走到高长老面前,高长老却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让开。秦逸凡也不理会,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向着拳印湖那边的道路走去。不远处的秦小玲,一个闪身,出现在秦逸凡身侧,慢慢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回。

在场的诸人,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挡。眼睁睁的看着秦逸凡慢慢的走远,随后,在人们差点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之后,秦逸凡的声音传来:“不要忘了,我在拳印湖等十曰,那些出手过的人,来这里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就顶着一个杀错人的心魔,一辈子停留在原先的境界上,慢慢的老朽而死吧!”

秦逸凡的身影已经消失,但他的话却如暮鼓晨钟一般,敲在众人心头。该怎么作,大家已经有了主意。只是,看着那边的高长老,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难道,昆仑就此解散不成?秦逸凡动手灭了青城,这次,却只是动口。就让昆仑整个的陷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也让众多的修真正道,左右为难。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