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三十八章 进退维谷(上)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进退维谷(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

一干兴师动众,想要借着蜀山调解之机,为难秦逸凡的人们,站在县城之外,目瞪口呆。

大家都是修真之人,不用进城,也自然知道,里面的人是不是受到了影响。况且,自己受到影响什么模样,什么感觉,大家都心里有数,彼此都是修真之人,却无法红口白牙,睁眼说瞎话。

一个县城,数千人行走坐卧,一片安宁,丝毫没有因为这冲天的煞气,而有任何的变化。反倒是在场的诸君,个个都是运足全身的功力,竭力抵抗这从秦逸凡身上传出来的滔天煞气。偶尔有几个人显示出不对,却个个都是挎刀带剑,一看就是闯荡江湖的习武之人。

是否被影响,已经一目了然。难道,这凶煞之气就真的是只针对修真之人,却不针对普通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上次他们各自的门人子弟,听了谣言杀上拳印湖,没有找到秦逸凡,却把秦逸凡安排在客栈中的人一扫而空。当时的理由就是,这些人身在凶煞之地,却没有被凶煞之气影响。如今看来,却是普通人一点都不会被影响,那岂不是意味着,意味着,那些人杀错人了?

这个念头只是在大家的脑子里晃过一下,就迅速的被另一个更加迫在眉梢的问题所替代。不久之前,昆仑的高长老,可是在所有人面前夸下海口,这些妖孽,就应该被铲除。如果不敢动手的话,那么就解散昆仑。当时在场的,不但有眼前的自己人,还有蜀山的刘长老,还有几个佛门弟子,甚至还有一个魔尊在。

如果只是原来的这些人,想必大家也不会当真,就算有刘长老在,难道刘长老还能眼看着昆仑眼睁睁被解散不成。可是,加上那几个和尚和魔尊,就已经很难说。几个和尚已经被秦小玲的修为所震慑,况且,出家人讲究不妄言,不诳语,难道他们还能昧着良心睁眼说谎不成?

魔尊更不必说,他们是巴不得昆仑越倒霉越好的,甚至昆仑死光了才对他的心思。眼下这情景,却又该如何处理?

不但在场的这些人,就连高长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情形。这里的数千人一切正常,想必秦逸凡早就知道,普通的百姓是不会被影响到的,却在拳印湖故意的那般挤兑,让自己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口出狂言。只是,面对这般情形,难道真的就要下手吗?

可是秦逸凡已经说过,杀光这一县,还有一州,杀光一州,还有一府。这天下之大,除非杀尽世人,否则就一定会有他口中的“妖孽”存在。就算想要杀,当真能杀的光吗?

不用问,只要自己一旦动手,那在场的诸人,也无法同意,一定最先把他高长老自己当作邪魔外道铲除。问题是,不杀,难道就只能让昆仑解散吗?

那厢魔尊已经开始拍手称快,秦逸凡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高长老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进退两难。

秦逸凡虽然没有张口,但扫向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表达着同一个意思,赶快动手。要么,你高长老变成邪魔外道,被这些一刻之前还是伙伴的人铲除,要么,昆仑解散。没有旁的选择。

“秦老弟,你看这……”刘长老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越众而出,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甫一张口,就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在原地踌躇。修真之人,哪里又有这许多的能言善辩之士,能把眼前这个局面巧嘴解开?

“素闻昆仑一脉,急公好义,替天行道,而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曰里果然见识了高长老嫉恶如仇的英姿,真是佩服啊佩服!”秦逸凡还没有开口,这边魔尊带着揶揄口气的话就已经出口。就算是刘长老想说点什么,也被魔尊口中的这几句君子一言,替天行道什么的所阻。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眼前所有的人联合起来,将秦逸凡秦小玲,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魔尊一网打尽,杀人灭口,从此以后,所有的人再也不谈此事,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麻烦。

只是,秦逸凡秦小玲,两个人生生灭了青城,而且还不是偷袭,而是从山门杀到议事堂,甚至还将那些闭关潜修的供奉长老们尽数屠戮,眼前这些人,难道就是他们的对手不成?

不说秦逸凡,光是魔尊一人,在修真界声名显赫,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超度他,但他一直还活的逍遥自在,至今想到哪里作恶,便在哪里作恶,又有哪个门派,哪几个高手,敢对他下杀手了?

就算真的能够做到,这么多人,难道就真的能做出这等事情吗?修真之人,修的是本心。就算全天下都不知道,难道还能瞒过自己的本心吗?错了就是错了,死不认错,将这里知情人全部灭口,就能够从此逍遥吗?大家都是修真之人,自然知道这后果是什么。心魔缠身,已经是最轻的,如果经受不住,甚至发狂作恶,那可就不是一个人的罪孽了。

或者在灭口之后,将所有人包括自己也一同灭口,说不定能保住高长老,保住昆仑一脉!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因为高长老一个狂妄之人的狂言,就要搭上一条姓命,还要搭上自己门人子弟的前途,来成全昆仑呢?固然昆仑是名门正派,但自己也不是邪魔外道啊?

一群人心中,如同风车一般的转悠着,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似乎在维护自己弟子替天行道的行为上,在维护自己门派的面子之时,都是理直气壮的。可是真的到了秦逸凡眼前,连续的两件事,已经让所有人再也没有继续追查外界传言的秦逸凡的谣言上。说不定按照眼前的例子,再追查之下,连自己也搭进去,还要落一个是非不分的名头,贻笑天下。

但不管怎么样,昆仑的事情是一定要解决的了。否则的话,修真正道,将再无面目在修真界当中立足。为今之计,似乎只有牺牲高长老一人,来维护整个昆仑了。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

“你,你这凶魔,竟然控制凶戾之气,让这些无辜之人不受影响。”高长老却是已经急中生智,开始攻击起秦逸凡来:“是你,原来是你,是你控制了这凶煞之气,是你使出这些把戏,最该铲除的,就是你这个凶魔!”说话激动起来,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好像看到了一条救命稻草。是啊,秦逸凡本来就是谣传中的凶魔,他控制的这些,栽赃陷害昆仑,这个说法不就能够说的过去了吗?

大家本来就是来为青城讨个公道,顺便要解决自己门人弟子在拳印湖杀人的事情,不至于被秦逸凡找上门来,如此一来,秦逸凡百口莫辩,正合大家的意思。所有人的脸上,似乎都焕发出一阵光彩。

秦逸凡却也不分辨,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众人。倒是旁边的魔尊拍着手大笑:“果然是名门正派的高人,这一手指鹿为马的绝技,想必已经修行到了极致,比起镇元大仙的那袖里乾坤,还要高出不少。我看昆仑山之厚,也不见得有高长老的脸皮之厚。”

调笑了一番高长老,却又转向其他人,同样拍手称道:“看诸位的心思,也是存着这个打算吧!恭喜恭喜,诸位勤修这许多年,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真是可喜可贺。从此以后,我魔道大门时刻为诸位敞开,诸位如此的天赋,却受困在那些清规戒律,微言大义之中,委实是可惜了。进入我魔道一脉,从此海阔天空,再也没有能够将诸位束缚的东西,在这里,先恭喜各位同道修行大进。我魔门从此发扬光大,不久远矣!”言罢,哈哈大笑。

“前辈此举,有失厚道!”秦逸凡却对魔尊这些话有些不满:“你到底是欢迎他们堕入魔道,还是排斥他们啊!你这么一说,不正是提醒了他们吗?”

“哈哈哈哈,这些人堕入我魔道,如果还是这般的罗里罗嗦,岂不闷杀我等。”魔尊似乎对秦逸凡看着十分的顺眼:“小子,你的行事做法,颇合我老人家的胃口,不如索姓就入我魔门如何?”

“不入!”秦逸凡一口拒绝,却让魔尊大为惊讶:“为何?难道你还指望这些人能对你心存感激,把你视为修真正道的一份子?”

“他们?”秦逸凡轻蔑的笑了笑,好像在当场打他们的耳光:“跳梁小丑,敢做不敢当,这辈子修行,也就这个限度了,修上一万年,也不过就是一群个敢做不敢当的老乌龟,还能有什么成就?”丝毫不怕得罪在场的所有人,秦逸凡大骂出口。

“那为何还不愿意入我魔门?”魔尊大为好奇,朗声问道。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