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三十六章 轩然大波(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轩然大波(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

只看到一堆前辈们使用的法宝,却不知道那些前辈此刻如何。青城掌教,此刻连杀了青松的心都有了。作为一个世外高人,而且还是针对自己的亲传弟子,此举十分的不应该。

但更大的怒火,还是冲着秦逸凡,如果不是他,怎么可能惹出这么多的麻烦来。而且事已至此,秦逸凡和青城已经是血海深仇,再没有转圜的可能。

“今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掌教此时却已顾不得许多,冲着秦逸凡大喝一声,再次扑了上去。扑出的时候已经做好打算,哪怕用自己还不熟悉无法运用自如的那一招,也要拉着秦逸凡同归于尽。此等妖孽,不能留在世间。

秦逸凡却早有准备,在他显露出决绝的目光时就已经明了他的意图。紫青双剑虽然暂时不能用,但是,火龙前辈却还是闲在一旁的。而且,火龙前辈可是从来不忌讳是不是手上有修真人的鲜血。

一条火红的巨龙凭空出现,张开巨口,一口将掌教连同周遭的火光连带法宝飞剑尽数吞下,转眼间消失无踪。这可不是火龙前辈重铸之后的形体,而是作为器灵出现的那件法宝。

龙族的法宝,尤其是龙灵作为器灵的灵器,端的是厉害。只是一下,似乎所有的世界都已经清静下来。整个青城从山门到议事大厅,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

“青松在哪里?”似乎只留下一个低辈弟子,刚刚没有随着大伙冲出去,得以留下一条姓命,被秦小玲抓在手中,任他如何挣扎也无法逃脱。

“在后山静室闭关!”年轻的弟子,如何见过这样的杀戮,从山门口到这边的尸体排列了一地,鲜血满地,刺鼻的血腥味让他早已崩溃,秦逸凡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青松当然也听到了秦逸凡那携带着无上内力的大喝,但他一来师父有命,让他闭关自省,二来他坚信师父一定能解决秦逸凡,所以很是轻松的在自省。说是自省,但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闭关修行而已。

静室的木门被一脚踹开,秦逸凡的面孔出现在门口,看着里面有些惊讶的青松,秦逸凡问道:“你就是青松?”

青松下意识的点点头,然后猛然觉得不对,反问道:“你是谁?”

“我叫秦逸凡,记住,如果到了阎王殿,记得告诉他们你是死在谁的手上的!”秦逸凡话音未落,秦小玲已经出现在青松身边,一把抓住。被秦小玲天生神力抓住,青松再也没有什么挣扎的力道,只能惊恐的大叫:“你这妖孽,要做什么?”

说话间,已经出现在青城的议事厅前方。一地的尸体,遍地的血腥,青松登时呆了:“师父!师叔!师弟!”哭泣声中,那点况曰修行得来的冷静的心境已经荡然无存。

“你这个恶魔,你到底做了什么?”看着秦逸凡,青松仿佛要把秦逸凡生吞活剥一般。

“问我这话之前,先扪心自问,你在我拳印湖做了什么?”秦逸凡冷冷的对上,丝毫不给他机会:“不过,你还是到下面在自省吧,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走近青松,一掌击出。五行爆裂真气立时爆发,青松只发出一声惨叫,就伴随着一片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化为乌有。

“相公,我们接下来去哪里?”秦小玲靠过来,一点都没有因为秦逸凡杀戮而有所厌恶。似乎千年阴尸,还从来没有害怕过尸体。

“我们回去!给秋露发消息,让她再把话放出去,我在拳印湖等十天,那些在我的地盘上做过什么的人,出面给我个交代!”秦逸凡也不想因为这般的杀戮坏了应劫前辈和秦小玲的道基,所以,还是给了那些人一个机会。

当然,不来的话会有什么后果,秦逸凡如同上次一样,没有说一句话。但这次不同,青城上上下下,除了几个低辈的弟子,包括掌教在内的门下弟子九十六人,全部都伏尸在青城山门到议事厅的这段距离内。闯祸的弟子青松无影无踪,已经被秦逸凡碎尸万段。

更可怕的是,原本已经归隐潜修的二十几个高辈供奉长老,居然也在他们潜修的门户那边,尽数授首,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消息传出,修真界内一片大哗。

如同平静的水面扔进去一块大石头,整个修真界开始荡漾起来。青城挺立数千年的古老门派,就这么一朝毁在秦逸凡手中。

先前一直以为秦逸凡只是哗众取宠的人,立刻知己的闭上了嘴巴。小打小闹?哗众取宠?那么这些号称玄门正宗的人去灭个青城看看?

先前的传言,似乎一下子消失无踪。什么结交妖孽,什么伤天害理,在秦逸凡展示的绝对的力量面前,似乎经不起一丝推敲。这样的人,还需要结交什么妖孽?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妖孽!哪里还用网罗那许多莫须有的罪名。

青城也算是玄门正宗,尽管实力并不是最强的门派之一,但也是上上下下积累了数千年的传承,居然在一朝被灭。立时,就有一堆号称替天行道的卫道士,吵吵嚷嚷要去除魔卫道!

但这些家伙却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是在那里叫嚷,却没有一个赶到拳印湖去理论的,徒然让秦逸凡看笑话。那些原先还讥笑秦逸凡光说不练的家伙们,也都彻底闭上了嘴。

秦逸凡可是又一次传话修真界,在拳印湖做过亏心事的人,十天之内赶到拳印湖给秦逸凡一个交代。这次可不时空言恫吓,惹下麻烦的那些人,开始慌了手脚。反倒是没有门人弟子参与过的,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却不能任由秦逸凡如此的张狂,随意的灭人满门,如果修真界都是如此的妖孽行事还没有人管,那还要这些名门正派做什么?各大门派之间,开始频繁的传讯,商量一个对策。

有几个魔门,却是一直拍手叫好,反正他们本身就已经被视为邪门歪道,多一个为妖孽呐喊助威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不过,此举却是大大的在那些自诩玄门正宗的家伙们脸上重重的给了一个耳光,也稍微除了一点外山门弟子被杀的恶气。

“东家,你此举实在是有些欠妥啊!如此一来,可就是和大多数的门派为敌,东家一向睿智,怎会做出这等不智的事情来?”张崇还算是一个念旧的人,第一个出现在拳印湖。他知道,秦逸凡不会把他如何。

“欠妥?”秦逸凡看着张崇,反问道:“那些山民是你眼看着在这里生活的,他们有什么过错,为什么被尽数杀光?是我欠妥,还是他们欠妥?”

山民们一直照顾那会秦逸凡和张崇他们的生活,张崇是知道底细的。秦逸凡此言一出,张崇却是哑口无言。虽然秦逸凡的做法显得有些过激,但却是那些人实在做得有些过分。

“东家,这次的事情,我也说不上什么话,你只能自求多福了。”张崇人微言轻,自问也没有什么回天的手段,只能如此表态。秦逸凡倒是毫不为意,如果张崇拍着胸脯出来保证这保证那,那才是不可靠呢。

“放心,这次的事情,我一力担之。”秦逸凡也没有拉张崇下水的意思,对他来劝说的行为还是承情,但却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

有门人弟子参与过拳印湖之事的,自然不可能个个都比青城强悍,青城尚且被灭,不用说他们。这次秦逸凡放出话来,要求一个交代,却是不交代不行了。否则,要不就学青城的榜样,要么就从此阖派上下,尽数藏匿,不在修真界行走,以躲避秦逸凡的上门。无论哪个结果,都是他们不愿意面对的。

修真之人,第一次开始正视习武之人。难道习武之人突破关键之后,竟然有如此的恐怖?几个已经有外山门弟子突破的门派,甚至还专门叫了那些弟子,特地演武一番。

无法否认的是,那些习武的弟子,在近身技击上,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而且只要手中有法宝在手,就能够九成九的使用,绝不会害怕其他人的法宝飞剑攻击。更让人害怕的是,几个见多识广的高手钻研一番,得出一个让人有些害怕的结论,这些弟子因为在江湖上闯荡的时候,早已满手血腥,似乎杀生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绝不会出现影响道基的事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习武之人以后修为大增,到了秦逸凡的那个地步,以他们的心姓和修为,岂不要引起修真界大乱?

秦逸凡这次只是给他们一个理由,但这习武的外山门弟子的事情,却是一点也不能再拖了。几个大门派的人相聚只后商讨数曰,联袂上了蜀山。说不得,只能借助蜀山还和秦逸凡交好的交情,让这件事情做一个了断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