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三十四章 传言恶毒(下)

第一百三十四章 传言恶毒(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

具体的说,谣言的内容主要是针对秦逸凡的。这是让秦逸凡始料不及的事情。

按道理,在修真界传谣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来修真界的家伙们,差不多有九成以上的都属于那些个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人。除了自己的事情或者门派的事情,很少会关心其他人的事情。这是修真者的恬淡心姓,也是修行的心态。除了佛修会关心天下苍生之外,其他人都很少出头。

二来,修真的人基本上都属于有自己的判断能力的人,不会因为一点隐约的未经证实的消息而轻易相信,更加不会为此兴师动众。

不过,这次针对秦逸凡的谣言,却是说的有鼻子有眼,听起来可信度极高。主要的内容,就是说秦逸凡交结妖人,欺师灭祖,妖言惑众,而且伤天害理,作恶多端云云。

结交妖人一说,秦逸凡的武宗不管是正道魔道,都允许进入门下潜修。但道魔不两立,那些魔道的高手,怎可也让他们获得修真的机会?当然,这是那些嫉恶如仇的家伙们整出来的事端。修真的门派,哪个不是把自己门派的密法掩藏的严严实实,生怕有一点为外人所知道,秦逸凡竟然完全不顾这些,岂不算是欺师灭祖?

就算这些东西都是秦逸凡自己琢磨出来的,但他这般的随意教授,岂非映衬的那些名门大派敝帚自珍,境界还不如一个凡人?而且,此等武人修真密法,就应该是为修真正道人士准备的,邪魔外道,岂能染指。秦逸凡竟然不顾这正邪不两立的大防,广为传道,除了其结交邪魔外道,没有别的目的。

更何况,妖族的很多人对秦逸凡也好像态度暧昧,还在秦逸凡的婚礼上出现并送出贺礼,这是无数在场人士亲见,这结交妖邪的罪名,却是铁板钉钉,怎么逃也逃不掉的。

不用说别的,此刻炼狱拳印湖边,就有一个老树妖。老树妖可以说是沾满了修真弟子的鲜血,这却是抹煞不了的。而且,秦逸凡的身边,还有一个秦小玲,那可是连佛门菩萨都敢冒充的一具千年僵尸,由不得秦逸凡分辨。

妖言惑众,这却是和蜀山掌教金光大师最近宣布的门规有关。蜀山门下弟子,自即曰起不得斩杀妖族同道收取元神。根据可靠的消息,这门规的产生就和秦逸凡有关,而且还是在金光大师参加了秦逸凡的婚礼之后才出现的。

秦逸凡不知道用什么歪理邪说,甚至可能用了什么妖邪手段,影响了金光大师的心神,才会做出这等事情。收取妖族元神炼制灵器,这可是祖上传下来的器修一族视为金科玉律的铁律,岂能容得一个还不算是修真之人的后生小辈指手画脚?

而且,谣言言之凿凿,蜀山掌教在宣布这门规之后,就已经发现了不对,这才不得不闭关疗伤,却是连分辨的机会都没有。传谣言之人,居然连这个也算计在内,端的是好心机。

伤天害理就更加不必说,在不允许蜀山弟子用妖族元神炼制灵器之后,秦逸凡自己竟然提出,要用人的元神来炼制灵器。这本来是秦逸凡给那个神秘的家伙说出的第二元神的道理,却被断章取义的放在这里。自己的元神,当然是人的元神,只不过让这个传谣言的家伙一说,这罪名却是更加的让人咬牙切齿。

不仅是如此说,谣言中竟然还给出了证据,林秋露身上的乾坤剑匣,就被人看出,是一个女子的元神。这可是实打实的证据,任秦逸凡如何抵赖,也无法分辨的。乾坤剑女当然是人,也是器灵,修真界不乏眼力高明之辈,经过这般的提示,再仔细审视乾坤剑匣的时候,自然是真相大白,秦逸凡就是想赖都赖不掉。

想想随便炼制一个灵器的时候耗费的妖族元神数量,几乎谁都可以猜想,为了炼制成功一个用人的元神充做器灵的灵器,该会杀死多少人?传言邪派之人有人用血河车来炼制阴毒法宝,秦逸凡此举,甚至可以和那等丧尽天良之辈比肩。

作恶多端当然是和伤天害理连在一起的。如果不是秦逸凡作恶多端伤天害理,他的居所,那个号称炼狱的地方,怎么会是一个凶煞之地?这是上天的天谴,任何人都无法在其中修行,唯独秦逸凡可以,如果不是秦逸凡心思残暴,怎么可能适应那等的凶煞之气?

而且最近更甚,秦逸凡自己身上也散发出了那种比拳印湖更加恐怖的凶煞之气,不管他走到哪里,都将会是赤地千里。这等邪魔之辈,怎能任由他在修真界翻云覆雨,兴风作浪。早该联合天下英豪,将之剿灭才对。

这谣言有真有假,亦真亦幻,有的是事实,有的是猜测,却是将听到的人误导到了另一个方向。据说已经有人开始调查,甚至有几个门派还召回了他们在武宗的外山门弟子。

林秋露和许飞飞,不由得会为秦逸凡担心。一旦这谣言越传越广,信的人越多,秦逸凡在修真界将寸步难行。而且,稍有不慎,就会沦为邪魔外道,一旦被扣上这个帽子,几乎永世不能翻身。

秦小玲却根本不在乎,在她心中,只要秦逸凡愿意,就算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旁边也一定有她相陪的,至于做什么,根本就不用考虑。那些人对秦逸凡好,那就对他们客气一些,如果敢有什么敌对之意,该杀就杀,该埋就埋。这可不是秦小玲空口白话,在拳印湖边,至少有上百人的尸体还在老树妖的跟下充当天罡地煞大阵的阵眼呢!

至于秦逸凡自己,更加的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待自己,秦逸凡从来没有真正的在乎过,而且,从炼狱之主的名号传出之后,秦逸凡在修真之人的认知中,就好像不是一个正派之人。正派之人,怎么会造下那等的杀戮,难道作为修行之人,就不怕天谴吗?

当然,那些和秦逸凡熟识的人自然知道秦逸凡是什么人。说实话,有这些人就足够了,用秦逸凡的原话,为什么要在乎那些没见过没听说过没有接触过的家伙们对自己的看法?修行是为自己修的,不是为什么乱七八糟的正道邪派修的,就算我当真是那样的人,又关那些无聊的人什么事情?

“不可不防!”许飞飞算是在修真界闯荡的比较多的人,当然知道这等大事意味着什么。基本上,有了这样的传言,秦逸凡将在修真界无片瓦立锥之地。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秦逸凡根本就不在乎:“随便他们怎么说,只要他们不来妨碍我。不过,如果还有人想着踩着我秦某人的脑袋去为自己博取一些功名利禄,那可就由不得我大开杀戒了。”

似乎修为的提升,秦逸凡也越来越显现出他原本的姓格,不知道这是不是应劫前辈口中的那种本我状态。但秦逸凡明白,修行就是为了修一个天地自在,绝不是要那些清规戒律限制下的圆满。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旁人或者觉得那才是正道,但秦逸凡自有秦逸凡自己的道!

“说得好!”应劫前辈也来了这么一句:“其实,有时候,这修真界就是一个更高层次的江湖,向来都是拳头大的说话。只要你拳头大,你说的话就是至理名言,如果你不堪一击,就算你说的是金口玉言,也不过是狗屎一堆。”

紫青二老正在忙于控制五行真元,却是没有办法出来和应劫前辈争论,也只能任由秦逸凡和应劫前辈这一大一小两个魔星在这里交流他们的闯荡江湖的心得。

按照秦逸凡的道理,谣言只管传,传到某一天金光大师出关,自然不攻自破。反正自己此刻也要带着湖中老兄四处游历,懒得理会这些无聊的事情,只管自己开心就好。

反正有应劫前辈在,没有什么大不了,林秋露虽然担心,却也不是到那等绝望的地步,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相公的话有道理。我自修我道,旁人再说什么,也不过是增加我的心魔,连这点都克服不了,又怎能说得上修行。想通这一点,自然也是高高兴兴的陪同秦逸凡上路。

谁知道刚刚走了没有几天,看了没有几个地方,就又传来消息。说是有一群激于义愤的修真高手,联袂到拳印湖找秦逸凡理论。结果因为秦逸凡不在,于是在那里将武宗的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强行驱散,将一些魔门弟子尽数屠戮。

本来这些修真界的事情,不应该牵涉到普通人。但好歹这些外山门弟子也算是有些牵连,被殃及池鱼,只能怪他们师门保护不力。但是,那些原本就在那边居住的山民,据说也被屠戮一空,理由是他们在这凶煞之地毫无影响,自然也是凶煞之人。

听到这个消息,秦逸凡胸中的怒火腾一下被点燃,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