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二十七章 蛛丝马迹(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蛛丝马迹(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

秦逸凡这话一出口,立刻就感觉到身上的乾坤剑衣一阵震荡。剑女一直在身上,当然能够听得到他们的谈话。寻找将自己囚禁的罪魁祸首,也一直是乾坤剑女自认为存在的价值,眼见有些线索,怎能不让他激动。

不过,对方还没有承认,乾坤剑女也不开口,激动一番之后,静静的听着,生怕漏过了什么。秦小玲也经历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以前就一直对旱魃母子分离而耿耿于怀,现在突然听到秦逸凡说这些,也是心中紧张起来。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秦逸凡的手,即便以秦逸凡的力量,也被捏的生疼。

这样下去,对方还没有回答,秦逸凡自己的手就会被秦小玲捏断。不得已,秦逸凡只能换了一个动作,将秦小玲的纤腰一把揽在臂弯之中。这么一个动作,秦小玲也立刻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借势倒在秦逸凡怀中。

外人看来,却是另一番景象。好像秦逸凡临危不乱,在这样的当口,也不忘记和自己的妻子亲热。再怎么说来,秦逸凡也算是武宗宗主,虽然不敢说完全就已经进入修真界,但也算是半只脚已经踏进来的修道之人,如此的行事,很容易让人误会他把持不住。

所幸的是,秦逸凡最近因为求双修秘籍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和自己的妻子亲热,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总归来说,还是让人觉得修为境界低下,不由得放松了警惕。

“你在套我的话?”对方沉默一会,突然出声道。阵中的秦逸凡和秦小玲,立刻感觉到一阵迫人的威势蔓延开来,十分的不好受。对方有那种激发气势的阵法,想必对这种运用气势的方法极为熟悉,这股威势,居然就盘踞在秦逸凡和秦小玲周围,经久不散。

“无所谓套不套话,只不过一问而已,好奇。不敢回答就算了。”秦逸凡好像对这股气势视而不见,很平淡的问道。论起气势,还有什么人能比湖中老兄更加擅长吗?对方在秦逸凡面前使用这招,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哼,激将法对我是没有用的,不用这么白费心机了。”对方冷哼一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的交易还算不算?”秦逸凡多问了一句。

“只要你没有说谎,当然算!”对方很是坦诚的语气,很有点一言九鼎的架势。

“即便我破坏你这阵法,离开这里,甚至有可能还因为阵法反噬伤到你?”带着笑意,秦逸凡又反问了一句。

“哼,如果你有这个本事,自然不在话下。只要你能离开,我想我可以不用去证明,权当相信你的话。”隐藏在暗中的对方,显然是绝不相信秦逸凡有这样的能力,话说的很大。

“那就好,别因为一点点小事,就破坏了我们的交易,那可不好。”秦逸凡说话的语气,彷佛眼前这阵势根本就是土鸡瓦狗一般,只要出手,就绝对能够轻松破解。

“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破我的阵势!”秦逸凡说的太过轻易,却也让对方有些恼羞成怒,忍不住说话的声音也带上了火气。

“前辈,注意心境,几句话就让你火气大盛,这可不是什么高手的表现。”这个时候,秦逸凡竟然还有调侃的心情:“身为前辈高人,可别让我看轻了你!”

“呼!”在阵中秦逸凡都能听到一股呼出粗气的声音,不用看都知道,对方一定在强压火气。过了好一会,这才重新传出声音:“你说的不错,这点小事,几句话而已,实在不值得大动肝火!”说完,甚至还轻轻的笑了两声。

“嗯,这还像个样子!”秦逸凡称赞一句,却马上回头对着秦小玲说道:“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几句话就能让他肝火上升,又几句话就能让他平静如初。小玲,这等心境的把握,你可要好好的揣摩啊!”一副语重心长告诫秦小玲的模样,语气加上秦逸凡现在的表情,要多恼人就有多恼人。

“竖子无礼!”一声怒喝,传进阵中,带动刚刚那股迫人的气势,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来。秦小玲靠在秦逸凡身边,血纱轻松的将两人罩在其中。饶是如此,还是有一股惊天的热浪传进来。

“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秦逸凡好像丝毫没有看到这些,自顾自的和秦小玲说话:“还前辈高人的,刚刚才告诉他不要因为几句话就要哭要闹的,马上就又来一次。唉!修真界现在这些人啊,是越来越听不进老实话了。”一边说,一边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秦小玲有些羞涩的捂着嘴吃吃的笑着,身外的这些热浪,对她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美女一笑,自然是千娇百媚,却越发映衬的外面这火焰显得那么的刺眼和不合时宜。

没想到还是栽在秦逸凡的嘴上,对方的怒意在瞬间变得无影无踪。估计现在也正满头的大汗,身为修真高手,居然会因为一个凡夫俗子的两句话,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秦逸凡要他怒就怒,要他静就静,这显然是自己的修为心境出了大问题,怎能不让他紧张。

“看来终于有了点教训,学会该怎么和人平静的相处了。”秦逸凡好像还嫌不够,又加了一句评论,存心是要把对方刺激到底。

不过,这次却没有刚刚那般的效果,对方安静下来之后,再也没有发火,反倒笑了起来:“小子,换在几十年前,你刚刚的话,一定会被碎尸万段。”停顿了一下,又笑了几声:“不过,我老人家大人大量,不和你计较。还有什么话,一块说出来吧!”

“嗯,这还像个前辈高人的样子!”秦逸凡端坐不动,理所应当的称赞了一句:“既然已经有这般的境界,怎的还对那些身外之物执迷不悟?”

对方因为这句话沉默了好一会,这才又一次开言:“你不用想方设法的套我的话,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的东西。不用痴心妄想了。”一句话道尽了秦逸凡的目的。

既然对方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小心翼翼,再试探也没有什么用处,秦逸凡索姓也不再说话,轻轻的靠着秦小玲,享受着她的温柔按摩。两个人心有灵犀,此刻竟是再也不想多动弹的模样。

等了好半天,对方才传来一句问话:“你还在等什么?”对秦逸凡这种做作,有些十分的不解。

“什么等什么?”秦逸凡突然冒出一句反问,让对方也不由得有些愣神。

愣了一下,对方反口道:“你不是说要破我的大阵吗?”对秦逸凡的反问,显然他也没有料到。

“哦,我说过要破你的大阵,可我没说就是现在吧!”秦逸凡一副委屈的口气:“先养精蓄锐好好修整一番,这个就不劳前辈你亲自看护了吧!”

“你!”吹大了天说是要破阵,耐心的等了半天,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就算是修养再好,也容不得秦逸凡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刚刚才消失不久的火气,又一次从对方的心头冒出。

“前辈,心境,心境!”秦逸凡及时的出声,让对方的怒火再次熄灭在襁褓之中。

“好!好!好!”不知道是怒的,还是确实心境平和下来,对方连这说了三个好字:“我老人家纵横天下这么多年,头一回连番栽在你的口舌之下,头一回在一个小辈面前如此的失态。好,后生可畏。”夸奖几句,却马上急转而下:“不过,希望你手上的本事能比你嘴上的本事强,能够破开我的大阵。否则,我老人家可是会很失望的。”

说罢,不等秦逸凡再次开口刺激,空中传来一句:“我老人家现在就先离开,你们二人,好自为之!”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声息。秦逸凡连着开口几次,都没有得到回音,看来的确是离开了。

“相公,你说,旱魃的事情到底和他有没有关系?”秦小玲还是牵挂着刚刚秦逸凡的问题,此刻问了秦逸凡一句:“他也没有回答,倒是小心的很。”

“那也未必!”秦逸凡淡淡的说了一句:“有时候,不回答也是一种回答。”对这些修真高人来说,一大一小两个旱魃而已,又算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了?这种事情,随口拒绝,秦逸凡也不会真的如何怀疑。但是,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事情,却转到套他的话上,那么,这旱魃的事情可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即便旱魃和他本人无关,至少也会和他身边的人有关系,否则,没有必要如此的谨慎。越是这样,越是显得有些做贼心虚。甚至,因为这个,也让秦逸凡多了更多的怀疑。

屡次破坏他的好事,这个屡次,可实在是值得玩味。秦逸凡在修真界做的这些事情,实在是能够数的出来的。抛却那些确定与这神秘人无关的事情,剩下来的,可实在是不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