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二十章 双修密法(上)

第一百二十章 双修密法(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

外面的人却没有了声息,随即,大五行衍天寂灭阵的剩余的两种五行属姓,同时呈现出来,一半是木,一半是土。

之所以能分的这么明白,因为整个大阵当中,就只有两种颜色,一种绿色,一种土黄色,泾渭分明,一边一色,很是清楚。

不过,在阵中的众人却没有那么好受,双管齐下,任凭秦小玲的血纱张的多大,剑女的剑幕罩的多实,却一时半会没有消除这两道力量的办法。

如果老树妖在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轻松的解决木之力,不过,土属姓的力量却没有谁可以消除。在场的众人当中,估计也就只有秦小玲天生遁法,估计能够逃出这五行大阵,其他人,却没有这等精深的遁法,可以无视这种大阵的约束。

这样光挨打不能还手的滋味可不好受,虽然血纱和剑幕足够支撑很久,但却也会让外面的人小瞧。秦逸凡看看左右都没有办法,忍不住把目光停在了许飞飞的身上。

“东家要我弹奏音杀之曲吗?”许飞飞一看秦逸凡的眼色就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两人之间通过无声心曲的双修,虽然不敢说已经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但是,眉目传情还是可以做到的。

“嗯,不过控制点火候,不要伤了人。”秦逸凡点点头,彷佛许飞飞弹奏音杀一定会伤到外面的人一般,丝毫不因为他被那个风师兄一声震伤而轻视。

许飞飞也不推让,取下无声琴,放在膝上。无声琴经过这许多龙灵灵力的淬炼,此刻的品相更加的让人着迷,光滑如玉的琴身之上,就是一堆弦柱,但琴弦却几乎透明一般看不清楚,只有偶尔转到某个角度,才能发现那细若游丝的琴弦。

“叮”,一声琴音突现,在血纱范围之内,除了听到这一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但在血纱之外,黄绿各半的空间却如同炸开一个惊雷,掀起一阵黄绿色的震波。

紧接着,许飞飞双手连弹,外面的空间就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不停的搅拌,黄色绿色已经不是刚刚那般泾渭分明,经过这一番震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混乱不堪。

随着许飞飞继续的弹奏,秦逸凡都可以感觉到外面那两种属姓的力量,正在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方式在融合。只是,五行之属,土生木,却是绿色的部分越来越多,黄色的部分越来越少。

惊呼声隐约的传来,但在许飞飞的琴音之下几乎细不可闻。不过,在场的可都是耳聪目明之辈,当然能听到这些。不过,尽管是惊呼,却还没有如何的慌乱,看来还是有控制的力量。

许飞飞显然也听到了这些,看了看林秋露和秦小玲,刚刚林秋露的乾坤剑匣用癸水之精炼化过的飞剑破了水力,秦小玲又用庚金之气的金属姓破了金力,而秦逸凡也用火龙龙灵的属姓破了火力,只有许飞飞还是寸功未立。剩下这木土两个属姓,却也激起了许飞飞的好胜之心。

琴声更加的悠扬,但秦逸凡却能从中听出一股含而未露的杀意,估计还是因为秦逸凡说了要掌握分寸,所以才没有用全力。不过,对付外面的两种属姓,却是真正的音杀绝技,这么一会功夫,外面的眼色已经是满眼的青绿,土黄色几乎已经消失无踪。

只是凭着一曲之力,居然就让外面的五行之力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化,而且,这还是在压抑杀意的情况下,估计许飞飞的音杀之曲全力施展,外面的几人必不能幸免。这等依托无声琴的法宝弹奏的音杀之道,比起许飞飞当年的修为,可不知道要高出几里许了。

琴音越发的高亢,众人眼中,已经完全的充斥了绿色,而且,随着琴音的继续,这绿色居然越来越浓重,正在向深绿色转变。琴身不停,这绿色的增加也丝毫不停顿。

秦逸凡又惊又喜,本来只是想靠着许飞飞的音杀之道,将外面的布阵之人震伤,如此便可以轻松脱阵。不过,终究要伤人,即便是出去,误会也会越来越深。

此刻许飞飞的一曲琴音,却将五行之力完全转化成一种,而且还在不停的增长,照这样下去,外面的人很快就会因为无法控制这五行之力的变化而自行的将阵法撤除,如此兵不血刃的解决,最好不过,大家都不伤和气。

当然,这不伤和气也是有些一厢情愿,刚刚双方都已经有人受伤,想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估计很难。但这种误会,能少一点就是一点,总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误了本来的目的吧!

果然,随着许飞飞的琴音持续了一刻之后,外面的墨绿色就变成了浓重的黑色,紧接着,彷佛周围的空间一阵颤抖,所有的颜色如同瞬间爆炸一般,发出一声巨响,现出了原本的山头茅舍。

五个人,分别坐在五个地方,此刻正一脸愕然的看着秦逸凡四人,脸上充满了无法置信的表情。这倒不怪他们,这大五行衍天寂灭阵乃是师门的不传之密,虽说也是用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布置,但是,即便只剩其中任何一种力量,都可以继续支撑阵法的功用。

最神奇的是,这大阵布置下来,阵中之人如果按照相克的属姓来克制的话,绝对会灰头土脸,狼狈而归。大五行衍天寂灭阵,奇中有正,正中有奇,变化多端,最是让人防不胜防。就算是专修阵法之人,困在此阵当中,估计也最多就是个自保,想要出阵,难比登天。

就算有什么防身法宝,却也经不住这种阵法连绵不绝的消耗,一旦体内灵力耗尽,就是被阵势所乘的时机。到时候,阵中之人的生死,就握在布阵之人的手上。就连他们师兄弟几人,明知道这阵法的奥秘,却也没有破阵的方法,不用说其他的外人。

不料想,在他们看来修为平平的几个人,居然就这么以水破水,以火破火,以金破金,最后还来一个釜底抽薪,将土属姓全部转化为木属姓,虽然阵法没事,但是却让几个布阵之人无法承受阵中力量的反噬,不得已放弃阵法。如果不是秦逸凡他们熟知这阵法,而且还是有备而来,就是他们歪打正着,碰巧的事情。

可是,不管是那种情况,都实在让人无法置信。师门的密传大阵,就这样被轻松的破去?委实是心中不甘。最让人无法抑制忿怒的是,来人却只是一个修习控尸**没几年的小辈,还有一个侍天门的低辈弟子,一个天音门的小姑娘。

是可忍,孰不可忍,除了受伤的风师兄,其他几人都是互相对望一眼,目光中的坚定就让秦逸凡远远看去都有些暗禀。

“你等魔头,冥顽不灵,看来,不用杀招,是绝不会回头。”就在秦逸凡打算上前的时候,原来扶着风师兄的女子却大喝一声:“阴阳玄天阵,启阵!”

地面上又是一阵闪烁,现在秦逸凡已经彻底的明白,这些阵势,早已在此地布置了多时,只是没有启动而已。估计这也是人家的自保之道,遇上强敌,只要有人启动阵法,立时可以让来犯之敌陷入阵中。一来阻敌,给自己争取时间,二来也可以退敌,甚至可以杀敌,只要用不同的阵法就行。

只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攻击的阵法,有失高人行事之道。本来秦逸凡是打算求得合籍双修的功法,此刻看起来,却已经不那么急切,遇上这等不通世事,自以为是,我行我素的高人,实在是没有必要深交。

这次的阵法却和上次不同,上来就感觉一阵杀气腾腾。而且,这次可不是五行阵法,就算是众人身具五行法宝,也无计可施。转眼间,就被阵法笼罩。

血纱和剑幕依然张开,护住众人。还没等秦逸凡有什么反应,外面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跳梁小丑,你等竟敢前来强夺我师门密法,此等行径,天人共忿,今曰就替天行道,将你等挫骨扬灰。两个小女娃娃,不思勤修,却和妖魔为伍,今曰就替你师门执行门规!”

语气之中,还是一副自以为是的高傲和愤恨,即便秦逸凡的修养再好,再有求于人,也不由得大怒:“岂有此理,我等依礼前来拜访,却遭你等无端诬蔑,前辈高人,也不能如此的欺人太甚!”

话音未落,周围的阵势已经完全发动,白光大盛,血纱毕竟是原本阴毒之物,被白光照耀,发出一阵滋滋的声响。还好秦小玲发觉不对,佛力将血纱护住,这才不至于折损法宝。

秦逸凡却反手将紫青双剑全部擎在手中,低声道:“两位前辈,不是号称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吗?今曰可否让晚辈见识一下两位前辈的无敌英姿?”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