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不犯我(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不犯我(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

很显然,就连应劫前辈都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想过问题,听了这番话,也静悄悄的不作声好久。不过,一开口,就是很有些肯定的口吻:“两个老鬼,老头子我觉得,秦小子这话有道理。反正都是杀,杀大魔头,杀普通百姓,一般的杀,都是造了杀孽,有什么分别。非要限定出手,修炼之时就已经心有挂碍,加上还要面对强敌,能撑到你们发威完毕,斩杀妖魔已经不错了,还想要留得姓命,这可真就是逆天而为了。”

两位蜀山前辈都没有开口,但心中彷佛已经认同此事。虽然蜀山门规也不是他们定下的,那个时候他们已经身为剑灵,而且还不想暴露什么身份,也没有亲口传下这些规矩。想来,那是后辈弟子因为尊师重道,所以才特意定下来的门规,谁又能想到,却是这个害了无数的蜀山有为弟子。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这是最无奈的事情。还好,蜀山这一代的掌教,并不是那等背信弃义的小人,同意将双剑让秦逸凡带走,否则的话,两位前辈估计还是想不明白这个道理,依然躲在剑冢之中等待有缘的弟子上门,或者等待天下大乱。

乘着两位前辈都在悟道,应劫前辈问了秦逸凡一句:“你进曰里兴趣高涨,莫非困扰你的问题已经想明白了?”这也是应劫前辈一直很好奇的一件事,秦逸凡虽然道行不深,但每每提出的问题,却都是从一个新鲜的角度,总是能给他带来很多的惊喜。

“想明白了。”秦逸凡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彷佛积郁在胸口的那些烦闷都已经消失无踪。

“说说看。”应劫前辈刚说了这句,好像突然的想起什么:“叫林丫头把他的器灵也放出来,听一听,对她也有好处。”可能是觉得林秋露也是自己人,有这等好机会,自然也不会放过。

秦逸凡当然不会拒绝,林秋露更加是又惊又喜,连带乾坤剑女也激动万分。三位老前辈是什么人,辈分之高,地位之隆,无以伦比,肯提点一下乾坤剑女,就是天大的造化。如果剑女能在其中领悟几分,自然也是终生受益的事情。

因为之前在西京城,林秋露没有将剑女唤出,而且,一直让剑女如此的出现终归不妥,所以,还是选择让剑女变成了一件十分合体但有很符合三女审美观的衣裳将秦逸凡包裹起来。这样一来,剑女也能近距离的接触三位前辈,时时得到指点。而且,也让林秋露更像是一个合格的护卫,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特别必要的措施。

“我开始想的有些太复杂了。”秦逸凡等大家都准备好,这才开口;“我总是想着,既然现在已经久不在红尘中走动,而且说实话,我现在的能力,在红尘中,如果放开手脚的话,对谁都是一场灾难。所以,我要考虑,我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红尘中人。”

“突然间的超脱,彷佛让我有了不是红尘中人的感觉,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秦逸凡看着远方,慢慢的说着自己的感悟历程,三女也都在仔细的听着,生怕漏过一点。虽然大家的道并不一定相同,但也有相通之处,可以互相借鉴。这等经验,如果不是三女现在和秦逸凡的关系,断然没有机会听到。

“江湖拼杀,我不怕。黑道寻衅,我不怕。就算他们搬出官府,动用军队,我有九龙玉佩在手,同样不怕。这红尘之中,还有什么人能够约束到我吗?”这不是秦逸凡自夸,实在是的的确确有这样的实力:“有了这样的感觉,感觉到自己地位也有所变化,自然看待原来平常事物的眼光会有不同,所以也会有困惑。”

“不过,我还是太高看我了。”这么一个转折之后,秦逸凡好像有点自嘲:“我以为,我看待别人的目光不同,别人看待我的目光也会有所不同。但是我错了。错的很厉害,反倒是那个太守儿子陈公子给了我一个教训。”

“他看上了飞飞的琴,所以就开始算计我。不管他用的什么手段,成功与否,他终归是从饭庄开始,就在算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秦逸凡已经省略了许飞飞的姓,直接叫她的名字:“他并没有因为我不在红尘中走动就收手,说实话,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估计他也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人,他只当我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更加的困惑,到底人他会做到哪一步?不管他成功与否,但他的态度却是让我很是受打击。”秦逸凡看了一眼三女,同时也是在问几位前辈:“我以为,我已经出了红尘,但别人却从来没有这般的想过。所有的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我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总以为别人也同样用这样的目光和态度看待我,掩耳盗铃,是不是很好笑?”

没有人会笑秦逸凡,实际上,所有人都在跟着他的思路动脑子,秦逸凡如此,那么他们自己呢?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优越?是不是同样看不起红尘俗世之人?是不是同样也有过这样的困惑?

“陈公子,陈太守,他们为了对付我,最后还动用了军队。虽然他们伤害不了我,他们的目标始终无法得逞,但他们的态度还是让我警醒。”说到这里的时候,秦逸凡已经没有了那种困惑的语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我还是我,不管是以前在军队的我,还是之后在拳印湖的我,抑或在蜀山的我,不管在什么地方,我还是我,不会有什么变化。”

“我还是红尘中的那个我,我没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旁人看我的时候,还是一个普通的我。别人不喜欢我会算计我,决不会因为我的什么身份或者超然的地位而有所变化。别人喜欢我,绝不是因为我的地位或者修为,而是因为我付出了让别人足以付出他们的爱意而交换的代价,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这番话让一干听到的人都陷入了沉思,都在思索,秦逸凡这话,到底是对还是错,是不是放在自己身上,也同样的适合。

“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变化而强求别人对待我也发生变化,我也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变化就改变对待别人的方式。”这次秦逸凡是真正的有所明悟,所以内心之中也不掺杂一丝的迷茫:“我还是原来的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管他是大罗金仙还是凡夫俗子,都是一样的态度。”

一席话讲完,又多了几个站在原地沉思的人影。要说修道,秦逸凡应该是最迟开始的一个,但是,他却经历了很多旁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看待问题的方式,也自然和从小修道,然后进入红尘历练的那些超然的修道中人不同。所以,他无法走那些别人走过的路,但是,他自己的路,旁人却也无法效仿。

“原来如此!”应劫前辈的声音和林秋露的声音同时响起,而且,伴着他们的声音,一丝空明的乐声也在心底响起。只有秦小玲表现的与众不同,却是欢欢喜喜的笑着,十分开心:“相公你想开就好,我,我……”结结巴巴的我了两声,然后咬着牙说道:“我对你也不会变。”随后,掩着脸飞遁入地,估计不知道去哪里平息羞意了。

“恭喜!”这是应劫前辈的声音,听起来却是发自肺腑的祝贺:“你这番话,足以让你进入本我的境界。看来,你是真的明白了。”应劫前辈迟疑了一下:“早知道你悟姓这般的高超,我就是拼着不度劫,当时也应该在拳印湖收你为弟子。”

“现在不也很好吗?”秦逸凡笑着回答:“做你的弟子,哪里有做你的朋友好!”

“那倒是。”应劫前辈应承一声:“做弟子,至少在我面前要规规矩矩,哪里像你这般放肆。虽然我老头子不怎么把那些俗礼看在眼中,但是放在我老头子弟子身上,可也容不得他在我面前如此,呵呵,还是做朋友好。”

说了这许多,也让三女小有收获,自己也摆脱了困惑,想来应该是开心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秦逸凡总是觉得有一股压力在慢慢的积聚,而且很明显是针对自己的。这让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很是伤神。

应劫前辈是第一个感受到他这种情绪的人,随即,很快许飞飞和林秋露都有些发现。秦逸凡自己也说不清楚,但那股压力却越来越明显。

猛然间,这压力彷佛突然的清晰起来,就在头顶的不远处。秦逸凡忍不住抬头望天,随后,看到一片黑乎乎的云层,正在慢慢的积聚,那种无形的压力,就是从云层当中透出来的。

这样的场景十分的熟悉,这是劫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