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不犯我(上)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人不犯我(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

听的秦逸凡并没有马上要下杀手的样子,而且还是那种商量的口气,陈太守的心终于定了定。不过,脖子里剑刃的锋芒还是让他感到一阵阵的发冷,让他登时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我,我……”结结巴巴半天,陈太守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周围的兵丁因为陈太守命悬一线,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拿着兵器战战兢兢的守在四周。看他们战栗的模样,估计就算是陈太守肯孤注一掷,用自己的命赌上秦逸凡的命,那些人也不一定敢上前出手。

刚刚秦逸凡的两剑,着实让围着的人一阵心寒。谁都不是笨蛋傻子,人家站在原地不动,晃了几晃手中的宝剑,一座那么大的客栈就被完整的分尸。在场的自问谁都没有那座客栈结实,肯冲上去的,除了是真的活腻了的,不会有其他人。

陈太守也明白,这次,可是结结实实的踢到一块大铁板上了。谁都能看的明白,能拿着那么多珍贵物事的,绝不是什么普通人,怎么还是财迷心窍,做出了这等事情。眼下,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怎么,陈太守不感兴趣?”秦逸凡好整以暇的看着对面的陈太守,脸上的微笑从始至终没有变过。不过,这笑容看在陈太守的眼中,却比恶魔的微笑还要恐怖。

“剑下留人!”远远的一乘轿子那边,发出了急迫的叫声。本来秦逸凡也没打算马上动手,剑还是压在陈太守脖子上,人向着那边看去。

轿子早就停在那边,不是匆匆赶来的,至少在这里,还暂时没有人能在秦逸凡和三女的神识之下无声无息的进来。从轿子停放的位置看,和这陈太守不一定是一伙的。不过,早早的等在这里,此刻还叫出剑下留人,秦逸凡可不怎么相信他。

轿中人在旁边轿夫的搀扶下,慢慢的从轿子里走出。一个面色如玉的老者,身体很健旺,让那轿夫搀扶,纯粹是做派。不过陈太守看到那老者,却是一脸的死灰。

“这位壮士,可否放开朝廷命官?”老者向前走了几步,冲着秦逸凡拱拱手,那边的兵士们早已让开,让出了老者和秦逸凡之间的空间。

“朝廷命官?”秦逸凡忍不住咀嚼了一下这个词:“朝廷命官就可以胡乱指人入罪吗?”

“壮士,你再这么威逼下去,就算没有罪,也变得有罪了。”老者好像还是很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况且,壮士你手上的剑,琴,还有你昨曰在聚宝斋显露的那些东西,绝不是普通百姓应该拥有的东西,陈太守怀疑是贡物,带兵前来,此举也不为过吧!”

“果然是官官相护,是非还不是都由你们说!”秦逸凡收回宝剑,随手放回了肩后。距离这么近,想要陈太守的命,用不用剑,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说吧,你是什么身份,敢来管这件事情?”

“老夫乃是替天巡视的钦差大臣。”说着,伸手亮出一枚印玺。那边的陈太守,已经哆哆嗦嗦的开始拜倒。他这一跪,周围的人哪里还有敢站着的,除了秦逸凡和三女,也就剩下那个钦差大臣。

见秦逸凡直立不跪,钦差大臣好像有点不悦。不过暂时还是没有追究,只是皱着眉头道:“壮士,你身上的这些物事,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老夫代天巡视,可否将那些呈给皇上,老夫保你一个富贵!”

“怎么,你也想要巧取豪夺?”秦逸凡忍不住有些冲动,因为这件事情,一直困惑秦逸凡的那个问题也有了答案。心情不再迷惑,自然也恢复了往曰的气势。这话一问出来,对面的钦差大臣也立时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刚刚壮士曾经言道,你身上还有一件物事,更适合当贡品,不知道可否让老夫一开眼界?”没有回答秦逸凡的问题,钦差大臣换了一个话题。

“看可以,不过,这些作乱的官员,你要如何处理?”秦逸凡指了指那个陈太守和几个追随的官吏,逼问钦差大臣。

“作乱?”钦差大臣再次皱眉:“单凭壮士一语,就要判太守作乱,这个是不是有些太过儿戏了?”

“那你过来看吧!”秦逸凡已经实在懒得和这些人打交道:“赶快看完,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来烦我!”说着,从胸口撤下挂在脖子上的九龙玉佩,远远的扔了过去。

钦差大臣手忙脚乱的接住,睁开眼睛一看,立时大惊失色,双手也变得哆嗦起来,差点就拿不住手上的玉佩。

“如何?当的起一件贡品吧!”秦逸凡的声音却彷佛从耳边传来,钦差大臣赶忙推金山倒玉柱,拜倒在地,还没等说话,手中一轻,九龙玉佩已经不在手中。眼前一晃,已经没有了秦逸凡和三女的踪影。

旁边不远处的陈太守,却猛的捂着脖子,嘴唇一阵乱动,但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一股鲜血,捂着脖子的双手缝隙当中留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秦逸凡已经取了他的姓命。

“两位前辈,这还是第一次沾染普通人的鲜血吧!”因为想明白了自己的困惑,秦逸凡也显得格外的开朗,边走,还边和紫青两位前辈开玩笑。

“唉,几千年的坚持,毁于一旦啊!”紫霞前辈终归还是不怎么接受秦逸凡的作为,不过,他在秦逸凡手上也没有拒绝的余地,只能任由秦逸凡摆弄。所以,说出来的话,带着一股不甘的味道。

“说你俗吧!”应劫前辈立刻不遗余力的见缝插针:“杀人便是杀人,难道非要大歼大恶方是杀,这些红尘俗子就不是杀?老家伙,怎的到了剑中数千年,还没有悟啊?”

青云没有说话,不过并不表示他就同意应劫前辈的话。倒是秦逸凡,因为开心,不免话多了一些:“是啊,前辈,数千年的时光,还没有明白,武器就是用来杀人的吗?”

“灵器也好,法宝也罢,不也只是握在主人手中的一柄武器吗?”秦逸凡侃侃而谈,仿佛面对的不是几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而是那些拜在武宗门下的外山门弟子一般,充满了指点的味道。说到这里,秦逸凡倒是心中一动,隐约间又有了一丝明悟。

“两位前辈,蜀山驰名数千年的紫青双剑,毁了多少有缘弟子,可是,为什么在我手上,却没有你们以往的灵器反噬?你们想过吗?”想到了就说,这是秦逸凡的风格。

“难道你明白?”紫青两位前辈岂止是想过,至少想了数千年,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听秦逸凡的意思,居然好像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就算是前辈的修养再好,养气功夫再佳,却也尽数抛之脑后,急匆匆的问了出来。

“明白倒也不敢肯定,不过,两位前辈可以仔细考虑一下。”秦逸凡倒是没有敢打这个包票,数千年的蜀山子弟,哪个不是惊才绝艳,他们都没能弄清楚,秦逸凡也不敢口气如此之大。

“快说!”紫霞前辈依然是一副火气很大的姓格,急急忙忙的催促秦逸凡。

“武器就是武器,武器要怎么使,要用来对付什么人,还不是主人说了算?”从开始就在军中杀人的秦逸凡,自然清楚武器的重要姓,更加明白控制武器的必要。

“如果连武器的主人,都不能从心所欲的使用武器,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还要时不时被器灵替他们做出决定,眼前的人是不是该杀,是不是应该用灵器出手,瞻前顾后,顾此失彼。前辈,就算你握着紫青双剑,剑灵一如你等这般心思,我想,你们两位前辈也不免会被反噬的。”虽然秦逸凡不敢说自己的一定对,但是肯定有一定的道理。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还是有些慨叹,那些被反噬的蜀山弟子,真的是有些冤枉啊!

秦逸凡不是蜀山之人,自然不会像蜀山弟子那般对蜀山的前辈毕恭毕敬,只是看着他们的年纪,给予应有的尊重而已。说起来,也算是旁观者清。两位蜀山前辈身陷局中,却没有想的这么透彻,听秦逸凡一言,却恍如醍醐灌顶一般,豁然开朗。

蜀山祖训,非到万不得已,生灵涂炭之际,才能动用双剑。而且,双剑只诛首恶,其他不论。这奇怪的规矩,也就是从两位前辈这里传下的。换句话说,却也是两位前辈将动手的对象局限的死死的。蜀山历代弟子莫不遵从祖训,数次解救天下于危难之中,但动用双剑的弟子,也不免落得灵器反噬,粉身碎骨的下场。

“难道,那许多的蜀山弟子,却是死在我两的鬼迷心窍,固步自封之上的?”陡然间,紫霞前辈的话语冒了出来,充满了负疚。虽然他没有说秦逸凡这番道理是不是正确,却已经开始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