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一十一章 贡物事端(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 贡物事端(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

只是弹奏了一首曲子,证明无声琴真的是可以弹响,居然就出来一个拜师的。对于这一点,秦逸凡倒是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许飞飞也是天音门中的弟子,论琴艺,什么惜芳大家小家,在许飞飞面前都可以完全忽略。况且,本来秦逸凡的原话就是觉得惜芳还堪造就的话,就点拨一曲。

惜芳看来也十分上道,果然是为了追求音律的进步,而不是为了尘世繁华。对此,许飞飞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只是嘱咐她,勤练琴艺,一年半之后,到某个地方去拜会某人,为他弹琴一首,如果能博得那人的青睐,或许能得以拜入师门。

这已经是变相的承认惜芳的实力,但是,还有一定的欠缺。不过,秦逸凡知道,只要这惜芳能够在这一曲当中有所明悟,短时间内必可技艺更上层楼。拜入师门,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惜芳不住的拜谢之后,这才退回。万花坊众人,此次可算是不虚此行,不但欣赏了惜芳大家的琴艺,而且还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斗琴大会,最重要的是,许飞飞的天籁之音,万民齐唱,这才是最让人记忆犹新的事情。

许飞飞也将无声琴重新背在了身上。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旁的事情,秦逸凡拍了拍依然沉浸在惊喜之中的陈公子,留下一句好自为之,随后,带着三女,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离开了万花坊。

聚宝斋的胖老板,早就给秦逸凡安排好了客栈,秦逸凡也没有客气,很大方的住了进去。许飞飞刚刚接受了那种万人齐唱的洗礼,正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来仔细体悟。

大家都知道这是许飞飞突破的关键时刻,连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发出太大的声音,打扰了许飞飞。所以,客栈外面的那些鬼鬼祟祟的声音,只要他们不在这个时候闯进来,秦逸凡也不怎么理会。天大的事情,等到过了这一段再说。

仿佛注定秦逸凡不会拥有一个平静的夜晚,客栈前前后后,一直都有一些杂乱的脚步声,而且,似乎外面聚集了不少人,但都以为自己还没有被发现,静悄悄的站着谁也没有动手。

许飞飞在悟,秦逸凡也在悟,他至今还没有想通,自己面对红尘,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心态。街上那些魑魅魍魉,一来不想打扰许飞飞的清净,二来,自己也需要仔细的理清自己的思路。

还好,许飞飞并没有让秦逸凡和两女等待多长的时间,很快就再次出现在秦逸凡面前。可能是终有所突破,脸上的神色看起来都好像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弹奏一曲!”秦逸凡笑着说了一句。许飞飞同样笑着答应。随后,秦逸凡的心底就响起一阵轻快的乐曲。感觉许飞飞的心思,如同一个正在跳舞的仙子,轻灵婉转,自由自在。到了最后,已经在乐曲中听不出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好像陷入一片明空当中。

这不是最开始的那种根本不知道将自己的情绪注入乐曲表达自己意愿的状态,而是明悟之后的那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自在。如同经历了一个简单的轮回,又回到了起点,但这次的起点,却已经完全的不同。虽然不怎么懂天音门修行上的境界,但秦逸凡还是由衷的恭喜了许飞飞。

“都是东家点拨,如果不是东家要我弹奏下里巴人,我还真不知道,大俗即是大雅的道理。”许飞飞却同样发自肺腑的感谢秦逸凡,心中也一阵开心,怪不得无声心曲双修之道被门内如此的看重,原来,有一个能明白自己的优点和缺陷的人,是如此的开心。

“相公,外面那些人怎么处置?”秦小玲在秦逸凡身后,轻轻的按摩着他的双肩,柔声问道。

“先看看他们要做什么?”有人围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秦逸凡不慌不忙,端坐原地:“我们开门迎客。”

客栈当中,早已没有了旁人,就连掌柜的和小二也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秦逸凡看着微微一笑:“这可不是什么让人安心的客栈,哪像我们拳印湖的客栈,出了天大的事情,也不会有人如此。”

“大胆!”门开之后外面的人看到了秦逸凡大马金刀的坐在客栈当中,登时一阵不爽,借着自己的官府身份大声的喝斥道:“见了官差胆敢不跪,难道你想造反不成?”

外面的人也估计做了不少的功课,至少查明了秦逸凡不是任何记录在册的官员。一夜的时间,就有这等的效率,估计也是这些官府之人前所未有的高效吧!既然秦逸凡不是官员,那就是草民一个,官府之人,自然是为所欲为。

“跪?”秦逸凡有些吃惊:“让我向你跪下,难道你不怕死吗?”看着对面如临大敌,躲在众多兵丁的保护之下的官员,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真不知道是谁要造反!”

“大胆贼子!”外面又是一声喝斥:“胆敢私藏贡物,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贡物?”秦逸凡有些吃惊,然后立时恍然,想来,自己昨曰拿出来的那几件东西,加上无声琴已经落在有心人的眼中,这是借着这个由头,巧取豪夺来了。

林秋露没有穿戴凤卫的衣裳,也没有佩戴凤卫的宝剑,所以,还没有人认出秦逸凡的来历。林秋露刚想出头,却被秦逸凡阻拦:“这次,我来解决。”

或者,这种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对秦逸凡也是一个帮助。也不至于让他在红尘的心态上再度迷茫,所以,他出手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眼见秦逸凡带着三女慢慢的走出了客栈,最后的一点可以掩护的地利也被他自动舍弃,外面的那官员登时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秦逸凡已经走进包围圈,忍不住兴奋的大叫道:“来人,拿下!”

之前已经做过周密的计划,尽管是在一夜只见,但做的功课也不少。为了防备几人都是武林高手,特意调遣了几个府中的高手埋伏在左右,加上众多的兵丁围困,这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局。

一想到聚宝斋老板和自己儿子描述的那些东西的奇妙之处,陈太守就是一脸的迷醉。那个废物儿子,真是个不识货的东西,人家拿着那般的物件,还想着要人全城都卖不出去。想到可恼之处,恨不得打那个不肖子几个耳光,除了知道风花雪月,还知道什么,连纨绔都不会做,真是丢脸。

几道黑影从四周扑出,向着中间的秦逸凡冲去。这是府中养着的一批死士,武功高强,心智坚硬,动手的时候决不会留情。脑子里还在幻想着秦逸凡被拿下之后,几个美女和那些绝世珍宝尽收入囊中的快意,眼前的情形已经大变。

秦逸凡双肩之上背着的两柄剑,秦逸凡随手抓下一柄。剑一到手中,就闪现出一片耀眼的光华。手里拿着绝世无匹的紫青双剑之一,却丝毫没有拿剑的觉悟,手下如同抡着一柄破烂的柴刀一般,向着几个身影狂劈砍而去。

动作实在是太快,剑光已经在周围闪烁了几下,甚至围困的兵丁都好像隐约看到剑光在几个黑影身上穿过,但秦逸凡的形势却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被几个黑影扑向身边。

随手将剑放回肩上,几道黑影却已经站在四周,凝立不动。秦逸凡左右看了看,似乎很是满意刚刚剑光的锋利,点了点头,这才哼了一声。

这一声,却如同唤醒了周围的黑衣人,几个人一声不吭,身上却开始显现出一道血线。紧接着,发出一阵液体从缝隙中漏出的咝咝声,扑上来的十几个人,齐刷刷的分成了两片,满天的血雨,里面的秦逸凡和三女却没有沾染上丝毫。

外面围困的人大骇,一干兵丁也抓紧了手上的武器,紧张的看着秦逸凡。这样的武功,这样的武器,真要大开杀戒的话,谁能阻拦?

“弓箭手,放箭!”陈太守见势不妙,立时大喝起来。早有埋伏的弓箭手现出身形,向着中央的秦逸凡和三女,拉开了弓箭。

这次,秦逸凡却换了一柄剑,人在原地,剑光飞舞,众人只看到一片剑光在弓箭手周围闪烁,随后,响起一阵弓弦绷断的生意。

死里逃生的弓箭手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是如何在那些透体而过的剑光当中留下姓命的。个个大汗淋漓,却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动作。

还没等陈太守再有什么反应,秦逸凡身后的客栈,却如同被利刃划过的豆腐一般齐齐整整,四分五裂,化为一片尘埃。一剑之威,竟至于斯,却没有一个人殒命。

现场鸦雀无声,陈太守彷佛也被惊呆,一动不动。只不过,他不动的原因,确实因为脖子上陡然多了一丝凉意。秦逸凡一手执剑,剑刃压在陈太守的径向之旁。

“我手上,倒是有一件东西更适合做贡物,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看?”看着眼前面无人色的陈太守,秦逸凡笑吟吟的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