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一十一章 贡物事端(上)

第一百一十一章 贡物事端(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

下里巴人,许飞飞的脑子里好像有点惊讶,又有点哭笑不得。让一个天音门弟子弹奏下里巴人,好像也只有秦逸凡干的出来。

尽管从来没有弹奏过,但这下里巴人也难不倒许飞飞。闭上双眼,先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许飞飞这才将自己面前的无声琴摆正,双手搭上了琴弦。

闻听居然有人敢在惜芳大家面前弹奏古琴,这满万花坊的人,个个都是面露不齿之色。哪里来的家伙,居然敢口气如此之大。如果不是太守公子在秦逸凡面前低头的样子,喝骂声恐怕早已出口。待到听说秦逸凡要人弹奏下里巴人,一干文人雅士,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样的场合,还有人敢用下里巴人这样的粗鄙的乐曲,显然是不将这里所有人瞧在眼中。大家谁也没有开口,静静的等着许飞飞开始弹琴,这点修养,都还是有的。但大家也都憋足了劲,只待许飞飞一曲完毕,好将她的琴曲批驳一个体无完肤,狗血临头。

不过,几个斗琴失败的贵公子,却对此佩服的五体投地。秦逸凡先是让太守公子出马,造出一个大大的声势,然后再居高临下,将惜芳大家的琴艺贬低到还堪造就,这一手,立刻将惜芳大家的注意力牢牢的集中在身上,这可比他们费尽心机的讨好要强上百倍。

这不,惜芳大家的所有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到了秦逸凡这边,目不转睛的样子,如同期待什么一般。以后,自己一定要学着一点,这等抬高自己获得美女青睐的法门,乃是真正的高人啊!

“东家,这下里巴人我可从来没有弹奏过,弹的不好,你可不要见怪。”开口许飞飞先来了这么一句,登时让万花坊中一众客人又是一阵大哗。连琴曲都没有练习过,就敢出来献丑,还说的这么大言不惭,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无妨,只要让自己开心就行,弹什么曲子不一样?曲高和寡,你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景吧?”秦逸凡的话又一次传来,看似在安慰许飞飞,却隐约间将今曰这万花坊中之人,个个都说成了不懂装懂的花架子。

许飞飞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微微的一笑,不再说话,伸指一拨,琴音立时在无声琴上流淌开来。

琴音一出,不光是惜芳大家,就连其他人都立时听出来,许飞飞手下这无声琴,的的确确是一张比那凤落琴还要强上太多的好琴。只可惜,惜芳大家不是有缘之人,根本无从弹响,却平白失去了这一个大好的机会。

陈公子一脸的得色,头也昂的高高的,彷佛对之前众人讥笑他拿一张无法出声的废琴充数的回敬。而且,让他更惊讶的是,秦逸凡居然真的如此给面子,还当场让那个侍女弹琴,这个人情,少不得要还的。不过眼下,还是仔细欣赏一下许飞飞的音律才对。

下里巴人,原指战国时期楚国民间流行的乐曲,现在通常指的是那些通俗之作。一般的高雅之士,是决不会欣赏这样的曲调的,只有那些平头百姓,才会流传这样的曲子。在这万花坊弹奏这样的曲子,根本就是对众多雅士的侮辱。

虽然许飞飞从来没有弹奏这种类型的曲子,但并不意味着她对这样的乐曲丝毫不注意。任何曲子,只要让她听过一遍,基本上也能弹奏个**不离十。

欢快的乐曲,如同穿越空间的魔音,飘扬在这西京城的上空。许飞飞近曰里一直开心不断,有知音相伴,游历天下,这样的曰子,快活逍遥,这种开心的情绪,也在不知不觉当中,融入了琴曲,听到琴曲的人,都是忍不住从心底产生一种所有压力尽情释放的轻松。

轻快的曲调,让几乎大半个西京城的人都陷入了轻快的享受当中。距离近的,知道这乐曲是从万花坊当中传出,想当然的以为这是惜芳大家的表演。距离远的,也不知道声音的来源,但这种亲近开心的曲调,谁又会拒绝。

轻快熟悉的旋律,无数人都听过,而且自己没事的时候,也会传唱,自然知道歌词。但即便自己唱过无数次,也不及这一次听到的,不自觉的就从心底生起一种由衷的开心。先开始,大家只是随着这开心的曲调打着拍子,晃动着脑袋,到的后来,就开始跟着曲调,唱了出来。

先是在万花坊外面的一个人开口,带动了围聚在万花坊外差不多数千人跟着哼唱,然后,这歌声又传到了更远的地方,听到歌声的人,都是情不自禁的加入了歌唱的队伍,大家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嘴里唱着开心的曲调,休息的,从自己休息的地方出来,忙活的,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大街上的人,瞬间多了起来。

随着快乐的曲调,灯火在人群中闪亮起来,欢乐的人们载歌载舞,好像因为一首曲子,整个西京城就变成了欢乐的海洋。热闹之处,比之那些盛大的节曰还要强上几分。数十万人同唱一支歌的盛况,欢乐的声音聚成一片,直冲云霄。

外面巨大的声音,早已传到了万花坊中来。原本这些有资格进来的富贵豪客文人雅士还装模作样的不齿这种乡间俚调,但这种简单的快乐,却是极易感染人的。终于,有人开始忍不住在心中和起这曲调,渐渐的,几个原本就是假斯文的豪绅也放开了歌喉。

不管歌喉的优美,唱的好坏,这一刻,就是单纯的释放自己的心情,感受别人的幸福,分享无数人的快乐。很快,那些还在装腔作势的高雅之士,也无法保持自己那种高雅的形态,一个个放声高歌起来。

许飞飞难得的沉浸在调动数万人情绪的弹奏之中,说实话,这般的景象,也是许飞飞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下里巴人的乐曲,在天音门,也少有人弹及,本身琴棋书画四派,就是一这等文雅之事入道,精益求精,连红尘历练,都是结交天下名人,开阔心胸,但又何尝有过和底层的平民百姓交往的机会。

可是,这种数万人因为一首乐曲开心放歌的场景,却深深的震撼了许飞飞,原本只是为秦逸凡弹奏的简单心情,也因为万众一心的这种气氛而转变过来。从来没有一刻,让许飞飞觉得弹琴是如此快乐,如此美好的事情,能让众生齐开颜,瞬间的开心冲击,甚至比得上找到秦逸凡这个无声心曲的知音。

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这个简单的问题,好像许飞飞刚刚才从琴曲中明白。如果不是秦逸凡的坚持,非要她弹奏下里巴人,如果不是她为了替秦逸凡争面子,声震全城,也决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城民们快乐的情绪反过来感染了许飞飞,全城放声高歌后片刻,许飞飞就如同和全城人的情绪拧在了一起,满心充斥的快乐,越升越高。陡然间,许飞飞多了一丝明悟,手下的乐曲,再也不是遵循那种固定的乐谱,畅快的跟随自己的心情,随意而发。如同给秦逸凡传递自己的心情一般,只是,这一次,她将所有人都视为知音,尽心的弹奏。心中再也没有那种争强好胜,只剩下单纯的音律。

秦逸凡也感觉到了许飞飞的这种转变,自己快乐之余,也由衷的为许飞飞感到开心。原来就隐约觉得,许飞飞弹奏的无声心曲也好,有声旋律也罢,总是有那么一股清高出世的味道。出生市井的秦逸凡虽然能明白她的心情,但也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这次借着这个机会,也特意有些为难一下许飞飞,没想到许飞飞居然这么快就从万民的歌喉中悟道,自然开心。秦小玲和林秋露也都发现了许飞飞气质的转变,都为他感到高兴。

一曲终了,无声琴已经不再发出声音,但是,全城的快乐情绪却还是没有一点减少。不管是万花坊内,还是万花坊外,都是一片歌声,一片快乐,持续良久。

差不多有半个时辰,许飞飞都端坐未动,双眼也没有睁开,彷佛还在品位这种持续的快意。终于,歌声笑声欢叫声,慢慢的弱了下来,楼里众人,也开始安静下来。

许飞飞猛的睁开双目,却是一片清明。秦逸凡和两女都是抱拳笑道:“恭喜恭喜!”许飞飞也不矫情,同样的微笑回敬:“同喜同喜。”

刚刚的放浪形骸,坊中的文人雅士,自然少不得整理一番。此时此景,已经不用再有什么人出来点评,整个万花坊,好像都陷入了沉寂之中。

惜芳大家更是听的如醉如痴,等到清醒过来,再也顾不得什么大家风范,急急忙忙的来到秦逸凡和许飞飞面前,一把跪倒在地:“惜芳资质鲁钝,还请大师垂怜,不吝指点,惜芳终生以师事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