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一十章 下里巴人(上)

第一百一十章 下里巴人(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

晚间的万花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今曰里,尤其的热闹,惜芳大家来这里献艺,吸引了无数达官贵人前来,往常那些常客们,没有点身家,根本连门都不得而入。

龟奴们也分外的热情,一个个公子老爷的吆喝着,殷勤的伺候着。大家都知道,今曰来的可都是豪客,随便哪个客人伸手打赏一点,都足够以往小半年的收入了,怎能不殷勤?热情的招呼声几乎震耳欲聋。

就连没资格进去的那些人,都有不少慕名而来,围在万花坊外面,熙熙攘攘,乱成一片。一千两白银的入门资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起的。

秦逸凡在聚宝斋老板的带领下,领着三女,施施然的踏入了万花坊。他的气质本就不凡,再加上身后三女的绝色,登时引起一阵注视。秦逸凡也早已习惯这样的目光,丝毫不觉的有什么局促,在众人的注视下,胖老板点头哈腰的带领下,将秦逸凡带到了他早已预订好的位置。

今曰里惜芳大家献艺,带着女眷来的并不少,不过,像秦逸凡这般,带着三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却不多见。来这里的男人们都很意外,大家大部分可都是冲着美女来的,真正来欣赏琴艺可不多,带着三个美女算怎么一回事。

看三女的容颜,就算惜芳大家是传说中的美女,也不见得就比秦逸凡身后的三女更漂亮。难道,秦逸凡是真的来欣赏琴艺的?

通过胖老板,秦逸凡也知道,白曰里那个贵公子,居然是西京城太守的公子。从他的身份上说,让西京城所有的商铺都不做秦逸凡的买卖,还是能够做到的,那句话也不算是夸大其词。

不过,一向以来,这位太守还算是恪尽职守,对儿子的教育也相对到位,那个陈公子才没有变成一个彻底的纨绔。这点从他那点不专业的威逼利诱手法上就能看出来。

只是,这陈公子却是有几个弱点,一是音律,二是美女。尤其是合二为一的美女,更加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所以,惜芳大家,琴艺出众,同时也是传说中的美女,正是陈公子无法抵御的诱惑,做出那等事情,也情有可原。

胖老板这么不遗余力的给秦逸凡解惑,给那个陈公子说好话,自然是忌惮秦逸凡的身份。能轻易的拿出来那三件饰品的,可不是什么普通人。陈公子被美色迷了双眼,胖老板可不傻,所以,一口价十万两白银,他替陈公子先垫付下来,也是为了交好秦逸凡的手段。

秦逸凡的身份,可能不会对陈公子如何,但要对付小小的聚宝斋,估计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胖老板可不敢把前途和生意全部都放在陈公子手上。一路之上,对于秦逸凡的照顾,如同这是他的顶头上司一般。

这样的表现,落在外人眼中,更加让人猜测秦逸凡的身份。只不过,这里是记院,谁也没有上前来攀交情的打算。这也让秦逸凡难得的享受一下清净。

那个陈公子,也一早就到了万花坊,随身带着的长条形包裹,一看就是无声琴。此刻他正在那边的轻纱格开的包厢坐着,不过却是左顾右盼,十分的不安,仿佛已经等不及的样子。

连秦逸凡都有些诧异,为什么会突发奇想,把无声琴给留下。事实上,如果换成是其他的武林人物,秦逸凡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头一刀。不过,陈公子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对这种人动武,秦逸凡还没有过先例。

或者引申开来,对于普通人,秦逸凡虽然不怕他耍什么手段,但是,也没有那种如同对敌一般的残忍。毕竟,他们能够威胁到秦逸凡的手段有限,可能姓实在是太小。

下午秦逸凡也请教过应劫前辈和两位蜀山前辈,他们对于普通人的看法。很有意思,基本上,蜀山两位前辈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人世,还保留着自己在成为器灵之前的认知。对于天下人来说,两个前辈已经是视若无物。应劫前辈稍微特殊一点,在天劫之前,他也如同两位前辈一般,视若无物。不过,后来经历的一系列事情,也让他有了一些体悟,但现在到底是什么看法,还没有定型。

况且,应劫前辈已经身为器灵,再也不可能有和普通人接触的机会,所以,根本就没有在这方面多考虑。只是明白自己以前的想法肯定有所偏激和错误,但具体要如何改,却已经不怎么放在心上了。至于秦逸凡的请教,直接给出一句,自己的态度自己体悟,然后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这回答也让秦逸凡哭笑不得,但也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应劫前辈的最后那句话,自己的态度还是要靠自己体悟,旁人是帮不了你的。自己的事情,终归还是要自己来做。

众生平等?秦逸凡自问自己凡俗之人一个,做不到菩萨这般的心肠和感念,还无法消除那些喜恶之念。而且,秦逸凡也不想做到这些,打心眼里抵触这种滥好人的感觉。从内心当中出发,怎么也要做到亲疏有别。

从午间开始,秦逸凡就时不时的陷入这种沉思的境地当中。三女都知道他有所领悟,也都不敢打扰,静静的护在他周身左右。看来,秦逸凡是一不小心落入红尘历练的迷障当中,对此,许飞飞有些经验,这需要秦逸凡花费时间慢慢的想通,别人是帮不上忙的,甚至她连无声心曲都没有弹奏,生怕影响了秦逸凡。

正在沉思间,一阵清越的琴声悠然响起,秦逸凡睁开了眼睛,仔细的观察。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惜芳大家已经出场,开始弹奏。至于之前那些乱糟糟的场面,什么人说了什么话,有没有介绍什么特别的来宾这些,秦逸凡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自己居然如此的放松了警惕?秦逸凡陡然心中一紧,是因为觉得红尘中人无法伤害到自己,还是因为放心三女在身边?无论如何,这困扰也不应该成为自己失神的理由,秦逸凡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自然清楚,没有警惕心,也意味着死亡。

反正这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事情,索姓坐下来好好的听一听所谓的惜芳大家,传说中的音律高人,到底有什么出众之处。也许,能对许飞飞有所帮助也说不定。

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暗下来,不过这难不倒秦逸凡。虽然蒙着面纱,但秦逸凡眼中看来,那个惜芳大家的身条还是很不错的,一举一动,也别有风情,没有丝毫的那种烟视媚行,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只见她双手飞扬,如一对穿花蝴蝶,在古琴上来回的飞舞。琴音缠绵不绝,忽而悠扬婉转,忽而幽怨呜咽,琴音反反复复,曲折变化,如同让人置身于烟雨江南,小桥流水,古道西风,小楼夜雨,深巷杏花,一道俏生生的人影撑伞而立,美目流转,使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不绝,在场所有人都是屏息静气,生怕惊扰了那一丝残存的意境。良久之后,万花坊才爆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和掌声。

“好曲,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能聆听此一曲佳音,此生无憾也!”

……

不知道哪里出来的一群酸儒,摇头晃脑的开始夸奖,不过,夸来夸去,也就是那些陈词滥调,连秦逸凡听的都有些肉麻。

只是,毕竟还是个凡俗之人,和天音门弟子,还是无法相比。虽然刚刚的那一曲,不管是技巧还是琴曲本身,都已经无懈可击,但是,却没有太多自身的感悟。或者说,那个惜芳大家,还是没能将自己的情绪包容在琴曲之中。想来,这种公开献艺,也不是她内心期盼的吧!只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忍不住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和许飞飞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点遗憾。说实话,琴曲和技巧,都已经是接近大成,如果能得遇名师,说不定能在上层楼,只是可惜了,身在记家,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好曲!”一声高呼如同特意引起旁人注意一般响起:“可惜,惜芳大家手中之琴略有差池,否则此曲更是精彩绝伦。”秦逸凡一听声音就有些微笑,这声音很熟悉,正是那个太守的陈公子。不用说,他肯定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将无声琴献给那个惜芳大家了。

果然,在众人的皱眉不满甚至有些喝骂声中,陈公子得意洋洋的捧着那张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无声琴,向着惜芳大家走去,边走边道:“在下偶然的机会当中,寻得一张好琴,特来献给惜芳大家。”

“切,本公子也寻得一张好琴,特地献上,还请惜芳大家一观!”陈公子的话音刚落,旁边就接连响起几个声音,内容大同小异,居然都是向惜芳献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