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九章 高坐看戏(下)

第一百零九章 高坐看戏(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

不能不说,秦逸凡是很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的。之所以要换取些银两,是因为这个贵公子邀请他们去那个万花坊看什么所谓的大家,并不是秦逸凡自己要去的。这贵公子却有些想当然的以为,秦逸凡一定会拿自己的东西来换取银两。

“那我就不卖了。”秦逸凡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陪着一个普通人如此的玩耍很是有一种让自己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感觉。

“你,你怎么能不卖?”贵公子有些惊讶:“你难道晚间就不去万花坊了?那可是惜芳大家的仅有的一次出演啊!”

“不去了,估计也没什么太大的意思。”秦逸凡摇头,打算起身。碰上这么一个活宝,还真是有点意思。

对方也没想到,这么一威逼之下,秦逸凡居然立时改变了主意,原本准备的后招,一个也用不上。如此一来,之前的那些准备,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如果这放在平曰里,这贵公子也不会如此的放肆,只是,今曰实在不同,惜芳大家的琴艺,可是寻常人能得见的?更何况,惜芳大家一直轻纱覆面,但有传言却是国色天香,就连京师,为惜芳大家争风吃醋的也不少见。尽管谁都没有见过惜芳大家的真面目,但从她曼妙的身形上看,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而且,惜芳大家尤好古琴,那些贵胄子弟无不以献上一支好琴博得大家一笑为荣。只可惜,惜芳大家只在公众场合露面三次,每次虽然有人携琴相送,却也没有得到惜芳大家一丝好感。很显然,他们拿出手的东西,都入不得惜芳大家的法眼。

原本以为靠着好琴博得个进身之资,说不定也能当一个入幕之宾。而且,听说惜芳大家一直还没有婚配,说不定也能将这个名满天下,娇滴滴的美人娶进家中。只可惜,手上却没有一支拿的出手的好琴,无法一偿所愿。但当他今曰午间,在酒楼上吃饭之时,却猛的发现了许飞飞背上的无声琴。

蜀山高人炼制的法宝,自然不是那些凡尘之人所能望其项背的。说起来,这个家伙倒是个识货之人,连声音都没有听过,光是看样子,就发现无声琴实在是一袭好琴。刚刚听到秦逸凡随手弹拨,仙音袅袅,余音绕梁,更加坚信这一定是一袭宝琴。

“你,兄台你怎可出尔反尔?”贵公子一时有些气愤,却无法反驳秦逸凡,只能伸着一只手,有些气急败坏的指责。

“那兄台你怎可强买强卖?”秦逸凡看着都有些好笑,不过还是绷着面皮,同样的指责对方。

“强买强卖?”贵公子被他的这四个字提醒,登时有了主意,大喝一声:“来人!”

随着他的大喝,后堂呼啦啦出来一群膀大腰圆的家丁,也不知道是这聚宝斋的护院还是贵公子的亲随,个个都是手里拿着棍棒,凶神恶煞的将四人围上。

来硬的?秦逸凡面对数百红了眼的江湖人,都没有退缩过,几个一看就是虚架子的家伙,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转过头来再看这世间百态,实在是别有一番体悟。

怪不得修道之人总是要红尘历练,原来,也能在不经意之间,重新领略一下这种被人欺凌的味道。只不过,是纯粹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完全和真正的那种被欺凌是两回事了。

也许,大部分修道之人领略红尘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心态。秦逸凡也不例外,但还是有一个问题很是让秦逸凡困惑。

虽然修行之路遥遥无期,自己也在一天天的进步。不过,终归不可能除了修行,什么事情也不干。那么,自己将以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这些普通人呢?毕竟,那些外山门弟子,即便是资质好进了武宗的,也依然还是个普通人。在小天劫之前,还跳不脱这个圈子。

不知道其他人历练的时候什么心态,但至少三女是没办法给他帮助了。许飞飞只是游历天下,结交高人,通过完善自己的学识来提高自己的琴艺。林秋露则是窝在皇帝身边,观察官场黑暗,人心扭曲来修行。

而秦小玲则不用说,从来没有红尘历练过,也时时刻刻都在红尘历练,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什么高高在上的人,一直还是普通人的心态,就连对待秦逸凡的态度也依然是这样,只有在度化他人,或者秦逸凡被伤害的时候,才会想起自己的超凡能力。

这些,秦逸凡都没办法学习,借鉴可以,但却没办法直接照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合适的方式,合适的心态,只有他自己才能从和这些芸芸众生的接触当中自己体悟,别人却是帮不上一点忙的。

这贵公子不知道是什么人,只是为着一张琴,如此的大张旗鼓,而且居然能将向全城的银楼放话,不接受秦逸凡出卖的那些珍玩,可见至少也是官宦子弟。不过,直到现在才拿出这幅嘴脸,显然还不是那种纨绔,这样的人倒也有趣。只是一张琴而已,值得他这般的自甘堕落吗?

“如果你能开出个合理的价钱,这张琴卖你也不算是什么难事。”秦逸凡边说,一边给那边许飞飞一个眼色,免得她心中有什么不甘。不过他却低估了自己在许飞飞心目中的地位,莫说这琴本就是秦逸凡为她换来的,就算她原先手上的那把,秦逸凡要,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

“五千两!”贵公子眼睛一亮,张口就报出来。旁边的胖掌柜显然是在贵公子说话后才注意到这琴的,此刻正在细细的打量,听到这个价钱,却忍不住一个白眼。这等稀世珍宝,五千两就想拿到手吗?

秦逸凡自顾自的端着茶碗慢慢的饮茶,头也没有抬,三女更是爱理不理的神情,连胖掌柜都觉得不妥,何况秦逸凡四人。

“一万两!”贵公子咬牙报了出来,这可是他全部的私房钱,若是眼前之人再不答应,可就只有强抢一途了。

“十万两!”终于旁边的胖掌柜忍不住,开口说道,如果照贵公子这般的价钱,把人逼走了也说不定,一旦他聚宝斋爆出强买强卖的话题,以后想要做生意,可就再没有这般的顺利了。

“行!”秦逸凡也没有太过追究:“不过,我这琴可有个妙处,须得说在前面。”

“先生请讲!”不但胖掌柜,就连贵公子也都竖起了耳朵。

“我这琴,无缘之人可是弹不响的!”一语说出,包括后面的老朝奉和一堆打手,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弹不响的琴,要来何用?

贵公子和胖掌柜可是亲耳听到秦逸凡轻轻一勾琴弦,余音袅袅的,当下贵公子有些不信邪的上前,伸出手指,如同秦逸凡那般一勾,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登时有些惊呆。胖掌柜也上前来弹拨了两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声音。显然,他们两人,肯定就是秦逸凡口中的无缘之人了。

“这!”贵公子脑子里一片眩晕。如果这琴献给惜芳大家,一曲奏响,又明言了这琴的妙处,自然能博得极大的好感。可如是弹奏不响的,那又该当如何?琴是好琴,却看不上惜芳大家,这可就有点让人下不来台了。十万两银子,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这风险,值得一冒吗?

“如果没人能弹响,那可就对不住,琴,我要收回。”秦逸凡说了这许多,依然还是存着一种看戏的念头。

“那这银两?”胖掌柜不愧是生意人,立刻闻弦歌而知雅意。

“先寄放在你处。”秦逸凡丝毫不害怕他们将这无声琴贪墨:“反正到时候,要么拿钱走,要么拿琴走。这可使得?”

“使得使得!”胖掌柜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下来。贵公子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反正要么是惜芳大家开怀,自己抱得美人归花费十万两银子,要么就是没有半点损失,这生意做得。

“晚间的万花坊,我还真想去见识一番。”秦逸凡紧接着,又提出了要求。

胖掌柜赶忙点头应承下来:“自然,我聚宝斋会为公子安排好一切。”

“行,那我们晚间再来!”说完,带着三女缓步的离开,无声琴就放在那边,看都没有看一眼。

“相公怎么会把琴放下,留给那些人?”秦小玲一脸的不开心,但却自然而然的叫出了相公两个字。自从秦逸凡后来答应和她双修之后,她就再也不肯称呼秦逸凡为东家。

秦逸凡此刻,却有点若有所思,走在路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许飞飞看在眼里,拦阻了秦小玲再说话干扰:“东家应该在悟些什么,让他自己清净的想想吧!”

抬头看着天空,秦逸凡脑子里翻腾不休,到底这红尘历练,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