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九章 高坐看戏(上)

第一百零九章 高坐看戏(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

“客官说笑了,我聚宝斋忝为此地最大的银楼,如果我们做不了这样的生意,这西京城里,就再没有第二家能做了。”老朝奉说话的语气很是谦恭,但语言当中透露出来的骄傲和自信,却是一点没有隐瞒的。

“那就好,小玲,把东西给掌柜的看看。”秦逸凡也不多话,反正就是那点东西换些银两,也没必要那么多的废话。

秦小玲乖巧的拿了三件精巧的饰品出来,一一摆放在桌上。东西一入眼,老朝奉的目光就是一亮。走过去围着桌子转了两圈,却没敢伸手。

连着看了两圈,目光当中的亮色越发的浓重。不过,老朝奉还是从外面叫了个伙计打了盆水过来,仔仔细细的将手洗涤了一遍,这才在秦逸凡面前,轻轻的伸手拿起其中的一件。

只是一个满翠的手镯,通体翠绿,只是在手镯的内侧有一丝白线,戴上之后,也看不出来。不知道哪个家伙倒霉,留在秦逸凡那边的,一起留下的还有不少,这只手镯是其中水色最差的,所以才拿了出来。

就着从窗户上透进来的阳光,老朝奉将这镯子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嘴里不停的发出一些类似呢喃的模糊声音。都不用等着他宣布鉴定的结果,就可以知道是不是真品。

终于等老朝奉放下手镯的时候,他连手都有些发抖。远远看着的伙计都为他担心,生怕他会不会将手镯一把摔在地上。不过,看秦逸凡和三女的脸色,竟然连丝毫的惊惧都没有,仿佛那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摔了也就摔了,丝毫没当回事。

旁边是一串紫玉佛珠,通体三十六颗珠子,一般的大小,就连颜色都是异常的均匀。看来佛珠被人很是长久的在手上把玩过,入手感觉,如同捏着一颗温玉,手指上传来的滑腻,忍不住让人流连忘返。更甚者,佛珠一沾身,就带来一股氤氲之气,直冲肺腑,如同整个人都被这股氤氲之气涤荡的清净出尘,说不出的身清气爽,直让人飘飘欲仙,身入云端。

此等异宝,莫说是亲手拿在手中把玩,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老朝奉恨不能立时就将这佛珠买下,拿在手中,这辈子再也不放下。

可惜,身为朝奉,还是谨记着自己的职责,恋恋不舍的将佛珠放下,伸手拿起了最后一件。

最后一件,是一支凤钗,通体发白,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整支凤钗,巧夺天工,上面的花纹栩栩如生,让人根本就看不出有雕琢的痕迹。当然,看不出是正常的,因为这本就是那些无聊的家伙在修炼的时候炼制出来的。凤嘴上叼着一颗鸽蛋大小的明珠,下面坠着一串晶莹的小珠串,淡雅又不夸张。

不过,拿在手中就是一股清凉之气,可想而知,这凤钗插在头上是什么效果。这样的东西,真的是人间应有的吗?

三件东西放下,老朝奉简直都有些不管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手,刚刚真的是自己亲眼看到,亲手摸过这等价值连城的宝贝吗?

有些颤颤巍巍的擦了擦因为兴奋而流出来的汗水,老朝奉再次细细的看了看桌上的三件奇珍,摇了摇头道:“客官的东西太过珍贵,不是小老儿可以做主的,请稍坐片刻,我去请东家过来。”

秦逸凡示意不妨,看着老朝奉急急忙忙的奔向后堂,旁边的林秋露还是皱眉道:“有古怪!”

“不妨,看看他们玩的是哪一出。”秦逸凡不动声色,后堂当中几个人的窃窃私语隐约都能传过来,其中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内。

不一会,一个圆圆的胖子就一溜小跑过来,可能是听老朝奉说了那些东西的特异之处,进门就嚷嚷:“在哪里?在哪里?”

和秦逸凡拱手打了个招呼,告罪一声,急急忙忙的跑到了桌子边上,细细的看着三件饰品。如同老朝奉一般,先是招呼伙计端水过来净手,这才一脸小心的拿起来一个个细细的观察。

半晌,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原来,还真的有这般的宝物。”满脸的迷醉,一看就是个识货之人。

身子已经坐到了主位,但目光却还在三件饰品上打转。旁边的老朝奉咳嗽一声,这才将胖子的目光召回,看着秦逸凡一个劲的告罪。

“不知道贵客是何方人士啊?”胖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好像不经意的生意客套一般。

“乡下地方,说了掌柜的也不一定会知道,免得污了掌柜的耳朵。”秦逸凡也同样的客套,不过,对方听在耳中,却是目光一阵闪烁。

“这东西要出手,不知道掌柜的开价几何啊?”秦逸凡也懒得太多的客气,反正只是公平交易,一手拿钱一手交货,没有那许多的客套来客套去,还是直截了当比较好。

一时间可能对秦逸凡的身份还是觉得有些摇摆不定,毕竟跟着的三女个个出色,不像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人。掌柜的沉吟片刻道:“东西是好东西,不过,敝号却有点不敢收啊!”

看着秦逸凡投过来的询问的目光,掌柜的苦笑一声道:“这等宝物,岂是寻常人配拥有的,怕是就算敝号能盘下来,也无法出手啊!”

“这又算的上什么宝物了。”秦逸凡微微的一笑:“粗鄙之物,只是用来换取些银钱,掌柜的不用在意。”

胖胖的掌柜和旁边的老朝奉却是眼睛都瞪得铜铃般大小,这些还不算是宝物?粗鄙之物?这天下间,哪里还有什么东西摆在面前,能让人说这几件东西是粗鄙之物的吗?

目光中的贪婪一闪而逝,却逃不过秦逸凡和三女的眼睛。胖子强行忍住想要流口水的愿望,咬着后槽牙出声拒绝道:“敝号本小利薄,怕是盘不起这三件奇珍啊。不是我等不想要,实在是囊中羞涩啊!”

居然开始在秦逸凡面前哭穷,让秦逸凡也有些意外,难道,这些东西真的就那么价值连城?不应该啊,秦逸凡记得吩咐过秦小玲,捡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值钱的东西出来的啊!

“贵客可是银钱上有些不太方便?”看着秦小玲将三件东西收起,胖掌柜的如同心头肉被剜走了一大块一般,但还是出声询问。

“确实是有些不太方便,否则也不会来掌柜的你这里来周转了。”这点倒是不用瞒人,秦逸凡也大方的承认。

“贵客方便的话,其他的东西倒是可以考虑。”掌柜的话说了一半,然后忍住,等着秦逸凡自投罗网。

秦逸凡彷佛凑趣一般,有些好奇的问道:“哦,难不成是掌柜的看上了我身上的其他东西?”低头看了看,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扎眼的,抬头问道:“可是这剑?”随手一指肩头的紫青双剑,心中暗自思量,如果掌柜的居然是看上了紫青双剑的话,倒也是个识货之人。

胖掌柜却摇头。秦逸凡又指着自己的匕首:“可是这匕首?”胖掌柜还是摇头。

这一来,秦逸凡就不知道他看上了什么,难道是自己身上的这件衣裳?这可是秦小玲亲手做的,珍贵是珍贵,但在这些人眼中,能换到四千两白银?

“非也,非也。”掌柜的摇头道,看秦逸凡还在自己身上琢磨,不得不出手指点:“是那位姑娘肩上的古琴。”

说来说去,居然是看上了许飞飞的无声琴。联想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秦逸凡隐约猜到了些什么,脸上不露声色,却笑着问道:“这琴,可是掌柜的看着有什么古怪?”

旁边的许飞飞也知情知趣,立时将无声琴放到了秦逸凡面前。秦逸凡身处手指,轻轻的在琴弦上一勾,内力到处,登时发出一声清越的琴声。

“好琴!”后堂登时传来一声叫好的声音,接着,人也现身出来,却是饭庄的那位贵公子。

“兄台可是早有打算?”秦逸凡也不管对面是什么人,当头问了出来。

“不敢!”贵公子拱手抱拳:“在酒楼上就发现兄台这琴非同凡响,果然是倾国倾城之音啊!”似乎贵公子的目光,一指就没离开过桌上的无声琴,眼中冒出的欣赏,绝不是假装出来的。

“这琴兄台可肯割爱?”目光欣赏了片刻,一直等到琴音消失,贵公子才抬头向秦逸凡问道。

“我有其他东西换取银两,何须要出让这琴呢?”秦逸凡笑了笑,示意许飞飞将琴收起,这才看着贵公子,慢慢的说道。

“兄台可是指的刚刚的异宝?”贵公子想必也是从老朝奉口中听说了描述,现在看到胖掌柜的表情,自然也知道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物事。不过,他还是哈哈一笑道:“公子我看上了你的琴,你开个价钱吧!”

看秦逸凡好像不想理会,抬腿要走,贵公子伸手虚拦:“且慢,兄台,不是我夸口,你在这里卖不出你的东西,到西京任何一家店里,你都卖不出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