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八章 重温红尘(下)

第一百零八章 重温红尘(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

秦逸凡的本意,只是偶尔突然起意,想要重温一下尘世繁华,免得自己埋头苦修,闭门造车。不料,居然被人误会是来追那个什么大家的琴艺。

琴艺?凡俗之人,琴艺再如何的出色,还能比得上天音门的弟子?秦逸凡可是每天没事就听许飞飞弹琴的人,还用的着追一个所谓的什么大家?

林秋露在那边是憋着不敢笑,秦小玲也露出了些笑意,至于许飞飞,面无表情,彷佛说的这一切都和她无关。秦逸凡还没有答话,三女的表情已经好像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贵公子却好像是那个什么惜芳大家的疯狂拥趸,一看三女这样的表情,加上秦逸凡不置可否的神情,很是有些愠色。不过,看起来这个贵公子的修养很不错,稍稍有点变脸马上就变了回来:“想来这位兄台是不知道惜芳大家的名声吧!”

不知道惜芳大家,自然也不会知道她的琴艺有多高,这样的解释,看起来还是合情合理的。至少秦逸凡和三女丝毫没有那种惊讶甚至惊喜的表情,就能够用这个理由来解释,也能让人接受。

“我等孤陋寡闻,的确没有听说过这位大家的美名。”秦逸凡也不希望多事,只不过这个人上来就搭讪,好像自来熟一般,还是很有意思的。反正是要重温红尘,有一个这样的人解闷,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很奇怪的感觉,修行多年后重新进入城市,居然有种置身事外的超然,彷佛这城里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们,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就如同在自己眼前表演一般,自己只是一个身处事外的观众,不必参与到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当中。

总算是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些修真之人,尤其是修真的高手,在闭关修炼多年之后,浑然不把普通人的生死攸关放在心上,就连秦逸凡自己不过修行短短的几年而已,现在都是这样的感觉,不用说那些出世数十年上百年的修真之人了。

“兄台居然不知道惜芳大家?几位小姐也没有听说过?”贵公子彷佛看着什么珍稀物事一般看着秦逸凡和三女,然后开始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述惜芳大家如何在家乡一曲名震天下,让身居才名的某某人倾倒不已,又如何折服另一个所谓的著名才子,如何辗转各地,想要一亲芳泽的人如何如何,零零总总,看这贵公子的架势,恨不能说到明天早上都不见得能够说完。

“好了好了!”真要面对这么一个喋喋不休的人,还真不如让秦逸凡面对一个绝世高手来的舒坦:“我等现在歇息,晚上一定要到那个,那个万花坊去领教惜芳大家的琴艺。”

“如此,兄台,那我等晚间碰头。”贵公子说完,便要告辞,但突然好像想起来什么,转身过来叮嘱道:“忘了提醒一句,今曰万花坊入门之资要千两白银,兄台要造些准备好为妙。”说完,告辞离去。

“这个家伙有古怪。”林秋露看着那个贵公子远去的背影,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秦逸凡点点头,莫名其妙上来搭讪,然后莫名其妙的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不古怪才见鬼了。只不过,那人身上没有一点仙灵之气,甚至高看一点,连魔气妖气都没有,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即便他有什么安排,秦逸凡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不过,这个念头一起,秦逸凡就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任何时刻都不能放松警惕。那些死在自己手上的人,不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态面对自己,最后饮恨收场的吗?这种就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而且自己还是当事人的教训,怎么可能忘记。

或者,大部分修真之人的红尘历练,除了感悟人生,享受自己超然物外之外,剩下的就是逐渐的把自己高高的抬起,完全凌驾于普通人之上。只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就是那些高人们要求的红尘历练的本意吗?

心中已经有了警惕,加上手上的功夫,肩上的紫青双剑,自然不怕什么魑魅魍魉的手段。就算有什么暗算,也权当是红尘历练要经历的一个小劫难好了。

心底突地响起几声有些抓狭的琴音,秦逸凡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那个万花坊,好像不是我等女子应该去的地方吧!”许飞飞笑着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刚刚她已经意识到,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存心想看看秦逸凡的笑话。这话一出口,连秦小玲都明白了她指的是什么,登时脸一红,随后看着秦逸凡笑成一片。

秦逸凡刚刚答应的急,倒是没有细想这其中的关键,许飞飞这一提醒,马上醒悟了过来。听这个名字,万花坊,就不是什么正经所在,估计就是传说中的记院,那个惜芳大家在记院中表演,莫非也是个风尘女子?

“你们天音门下红尘历练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秦逸凡问这个问题,却是怕许飞飞她们历练的时候也在这种地方,那岂不焚琴煮鹤,大煞风景。

“放心,我们红尘历练,是遍访天下高人,坐而论道,完全不理会音律的。”许飞飞的回答却让秦逸凡有些诧异,怎的天音门弟子历练的时候,居然不谈音律?

“想要心中有音,自然要手中无音。这就如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一个道理,想要在音律的理解上更进一步,已经不是单纯的音律的技巧所能够带来的,而是需要更多的对人对事的理解。所以,我们在红尘历练之时,是放下一切音律之年,全心沉浸在山水和那些高人的交往当中的。”许飞飞很是耐心的给秦逸凡解释。

果然是高人,意修中人,就算是红尘历练,也比器修的那些人要高雅许多。不是寄情山水,就是结交一二高人,坐而论道,如此的阳春白雪。反倒是如林秋露这般的阅尽世间百态,更加贴合秦逸凡的胃口。

“东家,带我们到,到那个万花坊开开眼界吧!”跟着秦逸凡久了,自然知道他的姓格,林秋露毫不犹豫的提出了要求。不过说到记院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急切间改成了万花坊。

说实话,就连秦逸凡自己,都没有这种逛记院的经历,在这上面,他和三女一样是个初哥。不过,既然林秋露有意,而且看其他两女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也不会违拗三女的意愿,反正不是什么大事,权当领教一下这个惜芳大家的琴艺和许飞飞有多大的差异。

“东家,今曰晚间,进万花坊可是要一千两白银呢!”林秋露“善意”的提醒秦逸凡:“说不定我们四个人要四千两,到哪里找那么多的银两?”

说起钱财,秦逸凡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大财主,甚至称他富可敌国也不为过。炼狱成名之时,那些人留下的东西虽然已经被秦逸凡在蜀山集会上大部分出手,但也换回不少。那可都是修真之人梦寐以求的好东西,如果用银子可以换取的话,那些修真之人还不用银海将秦逸凡淹没?

只是,可惜的是,没有人会用金银和秦逸凡换这些东西,秦逸凡也没有想过要用这些东西换取金银。除了大将军那次临走之时给秦逸凡留下些银子让秦逸凡基本都给了山民,现在秦逸凡手上的金银,加起来也就是几两的样子,应付今天的饭钱还行,四千两白银,好像还差的很远。

一文钱逼倒英雄汉?秦逸凡还没有凄惨到这种地步,他也不是那种手里拿着万贯家资却舍不得花的人,只是在修炼之时,很少有这种一掷千金的机会而已。

对于从哪里能够找到银子,秦逸凡有的是套路。黑道上,劫富济贫,或偷或抢,反正有的是门路。只是秦逸凡不想这么下作而已,而且传出去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堂堂一个武宗宗主,打家劫舍,好像也实在是儿戏了些。

白道的,做生意好像太慢了,今晚就要用,不行。只能用一个办法,当铺,或者那些银楼用自己手头上的东西换取一些周转的银两。

当铺实在是太黑,秦逸凡直接选择了银楼。结帐的时候,秦逸凡就向小二请教了这里最著名的银楼所在,吃过饭,秦逸凡就带着三女,一边在街上玩赏,一边慢慢向小二指明的银楼而去。

聚宝斋,这个名号倒是很大气,门面也很阔绰,站在门口鉴赏了一下门口招牌上的几个大字,秦逸凡打头,一马当先的进了银楼。

秦逸凡本就气势不凡,加上三女个个出色,登时有朝奉迎上前来,将秦逸凡带到内堂,奉上香茶,这才请教秦逸凡的来意。

“鄙人听说聚宝斋是这里最大的银楼,不知道几千两的买卖,这里做不做?”秦逸凡享受着香茶,好整以暇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出口问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