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七章 佛门弟子(下)

第一百零七章 佛门弟子(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

这种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水火不容的属姓,居然就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如果不是眼前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秦小玲,在座的各位大师们,差点就以为这是哪里传出来的无稽之谈了。

要说养气的功夫,还真没有什么人能比得上这些修佛的高僧们,只是略微的一个惊讶的语气,随后就恢复了正常。再看秦小玲的时候,依然还是那般的淡定。

只不过,见识并不是能靠养气上的修为来决定的,智善大师看了看周围的几个师兄弟,大家都是很为难的摇头。谁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更加不会知道,秦逸凡要让他们诊断什么。

“如此,我去禀报师尊,悟明,你招呼贵客到禅房暂歇。”智善大师立时吩咐悟明,在这里,悟明可不敢自称大师,乖乖的如同一个小沙弥一般领着秦逸凡和三女歇息。

智善大师的至尊,也就是悟明大师的师祖,已经云游天下,普度众生,并不在寺庙当中。智善大师也只是通过特殊的传讯手法,让远在天边的师尊能够得到这里的消息,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却要等师尊的回话。

在此期间,秦小玲则像一个十分勤奋的好学生,很是殷勤的向几位大师请教佛法。本身秦小玲就是修炼佛家武功,对于佛法的领悟虽然不敢说专业,但也是有一定的基础。而且,从秦小玲单纯善良的角度出发,对佛法的解释还是别有一番看法,有时候也能让智善大师和其他的几位频频点头。

秦逸凡有些低估了罗汉金身对于佛门弟子的诱惑,本以为这次会耽搁十几天甚至一两个月的时间,没想到,第三天,就有几个看起来精神十分健旺的老和尚联袂返回了广元寺。

见到秦逸凡和三女,几个眉毛胡子一片白的老和尚,居然是以晚辈之礼拜见,让秦小玲很是不安。不过,秦逸凡顾不上这些俗世的规矩,直截了当的向几位老和尚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当然,主要的问题还是秦小玲这样的状态是否有恙,其次才是双修的问题。几位老和尚听到秦逸凡说双修,却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有什么特别奇怪的表情,想想他们的弟子辈都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几个老和尚更加不在话下。只是有些奇怪,他们的徒孙悟明大师已经是一个耄耋老者,不知道他们几位到底有多大的年纪。

几位大师,自然要仔细研究一番秦小玲为何变成这样的状态,当听到秦小玲为度化那许多的怨魂,居然忍受那种阴尸被佛光烘烤的痛苦,个个都是低头一声洪亮的佛号,阿弥陀佛。

想来,秦小玲这一番得证罗汉金身,完全是因为她的善行善举,金身证果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毕竟,上千万的怨魂,不知道那原本佛珠的主人,到底造了多大的业,才拘禁了那许多的怨魂,被秦小玲一一度化,此等功德,就算是罗汉金身,也还显得有些低了。

对秦逸凡的担忧,几位大师商讨一番之后,又挨个上前仔细的诊断了一下秦小玲的症状。说实话,秦小玲的身体,没有丝毫的问题,仅仅是秦逸凡在应劫前辈的提醒下有一些担忧,担心冰炭不同炉,怕出问题才出来请教,实际上,即便是几位高僧当面的查看,也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来。

仔细的询问秦小玲对身体的控制,其他方面有没有异常等,最后,几位高僧还是含笑得出了结论:“女施主身体并无不妥,几位施主不必担心。”

这话多少让秦逸凡和三女都有些心安,不过,毕竟还是心中有些担忧,不是这一两句话就能够抹杀的。几位大师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脸色,为消减他们的担心,开始慢慢的为他们解释。

“佛门弟子,本就没有什么秘法,佛经遍及天下,哪个识文断字之人,都能读通。就算是不通文字,也能口口相传。”智善大师的师尊代替几位大师为秦逸凡解释。

“佛门修行之要,也在平曰行善积德。一念至善,便能得证菩提。所以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说。”大师解释起来,浅显易懂,大家听的很是明白。

“心中持有善念,便是十恶不赦之辈,之要能潸然悔悟,从此不再作恶,也能脱离苦海。女施主并不是自己要作恶,心中从来没有过恶念,而且积下天大的功德,自然佛祖也会感念,罗汉金身,名符其实。”大师还是尽量的打消众人的疑虑。

“只是,大师,小玲虽然心地善良,从未作恶,但是却从来没有吃斋念佛,持戒修身,会不会……?”毕竟事关秦小玲的安危,秦逸凡也不介意自己变得罗嗦一点,还是把很多的疑点问清楚为好。

“施主怎的也落入俗念?”大师看了一眼秦逸凡,显然有些责怪:“吃斋念佛,持戒修身,不过是普通小修行之人约束自己的手段。只是,真要如此这般之人,想来也不是大乘之人。一念之善,比得上空念百万佛号,及的过持戒万年,施主何必执迷不悟?”

“素来我佛门教诲,都是三岁小儿识得,八十老翁行不得,女施主早已得证金身,难道还执着于此吗?只要心存善念,行善积德,阴尸又如何,便是地狱恶鬼,也能修一个罗汉大道,也能证一个金身菩提。”

“多谢大师教诲!”只要秦小玲没事,秦逸凡就不会在乎任何的指责,何况大师只是说他有些落入俗套。莫说只是落入俗套,便是让秦逸凡杀入地狱,估计秦逸凡也是心甘情愿的。

“不知道女施主可有意皈依佛门,成就金身菩萨?”大师的下一句话,却陡然的让秦逸凡紧张起来。心中也是有些腹诽,之前才说了,要请教一些双修之法,怎的这老和尚上来就是让秦小玲皈依佛门?如果小玲真的皈依了佛门,那还有什么双修可言?

“大师厚爱,小女子愧不敢当。”秦小玲却是有些落落大方的施礼:“小女子在红尘中已经习惯,皈依佛门,可能受不得清规戒律之苦,还望大师海涵。”这已经是变相的拒绝。

“女菩萨不必如此。”大师毕竟有大师的胸襟:“即便女菩萨皈依佛门,也一样可以不用吃斋念佛,持戒修身,只要坚持女菩萨此前的修行,足矣!”看起来,好像大师并不是想要秦小玲剃度,只不过,这般的皈依之法,却是有些闻所未闻。

“施主不必紧张,女菩萨皈依佛门,施主未尝不可同样皈依,双修之法,虽然我等并未曾修行过,但想来向密宗弟子讨要一些并不是什么难事。如此,也能消弭施主身上的煞气,保一方黎民百姓平安。”大师的本意,还是以秦小玲来影响秦逸凡,谁都可以看出来,秦逸凡身上的煞气,彷佛已经深入骨髓,能度化一个此等的恶人,自然是莫大的功德。

秦小玲安然无恙,秦逸凡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小的误解:“大师说笑了,秦某自问还不算是祸害一方之辈,承蒙大师关照,这里谢过了!”

“施主想必就是今曰风传炼狱之主,老衲有礼。”大师一个揖首。

秦逸凡也是拱手为礼:“不敢,大师有礼,在下秦逸凡,忝为炼狱之主,另外,也勉强执掌武宗门户。”按道理,知道他是炼狱之主,也应该知道他就是武宗的宗主。不过秦逸凡还是提了一下,至少,这样不至于让人有什么误会,在这里来上一出除魔卫道的演出,可就有些得罪人了。

可能大师是在外云游,没有听说过近期的事情,什么时候冒出一个武宗?等到秦逸凡给他解释一番,这才明白:“原来如此,秦施主居然另辟蹊径,以武入道,也算是造福习武之人,坚定他们向道之心,也间接减少了无数的杀戮,此番功德,却是让老衲汗颜。”

大师就是大师,一听自己有所误会,立时道歉。秦逸凡怎肯接受他的歉意,又是一番推脱。末了,大师还是向秦逸凡请教这一身煞气,秦逸凡不得不将湖中的太岁老兄搬了出来,自然,给几位前辈的那番命犯太岁的说辞,又说了一遍,引得大师唏嘘不已。

“施主高见,一念之下,天壤之别。用之善则善,用之恶则恶,如此的因缘果报,却是天理昭然。如此,老衲倒是着相了。”大师再一次的向秦逸凡表示了歉意,对秦逸凡的豁达,却是更加的佩服。

“大师,我等此来,一是为小玲的身体,二来是求一个双修之法,不知大师可有见教?”秦逸凡终于再次提出了自己来的目的。

“见教不敢,不过,我密宗的双修之法,却需要同时佛修之人,这也是老衲苦劝施主皈依的本意。不知道施主可愿意皈依?”大师依旧是原本的态度,再次问秦逸凡。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