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七章 佛门弟子(上)

第一百零七章 佛门弟子(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

林秋露问过自己,是因为不得不在秦逸凡有生之年和他在一起,所以才会产生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的吗?还是说只是因为自己从他的手中吃过一次药才变成这样的?

好像这些原因都站不住脚,连林秋露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对秦小玲和许飞飞两女要和秦逸凡双修这么的重视,或者是失落。

难道是自己喜欢上他了?一个年轻小伙子,林秋露尽管埋头修炼数十年,但自问容颜不改,难道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思前想后,还是无法摆脱这种心情。而且,这种心情就好像心魔一般,让林秋露再也无心其他,练功都无法集中精神。

最终,林秋露还是决定向秦逸凡坦白。说出口的那一刹那,连林秋露都能感觉到自己那种无法言喻的轻松畅快,彷佛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困扰自己。剩下的,就是秦逸凡的态度了。当然,林秋露还是有些忐忑,生怕秦逸凡说出个不来。

秦逸凡的话一说完,林秋露也再次的问了一遍自己,确认自己并不是因为非要在一起才有这样的想法,才重重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眼见林秋露如此,秦逸凡也不再多说其他的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据应劫前辈说,你的师门应该有双修的心法,最适合你的修行。等我们路过的时候,向他们求取一下吧!”

说也奇怪,林秋露自问并不是什么扭扭捏捏的人,在皇宫大内,也不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但秦逸凡这样回答以后,林秋露还是感觉一阵羞怯,无法形容的少女的感觉,居然再次回到了她的身上。

三女都要和秦逸凡双修,对秦逸凡来说并不是一件十分轻松的事情。也许放在其他人身上,这绝对是艳福不浅,桃花运满天,但秦逸凡却只是感到一阵压力担上了肩头。这不仅仅是简单的双修,对秦逸凡来说,还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以前还没有发现,但应劫前辈一提起,秦逸凡立时觉得,秦小玲的问题好像已经到了无法拖延的地步,虽然表面上看秦小玲没有任何的异常,但前辈说的话却在理,两种水火不容的属姓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肯定有问题的。秦逸凡一刻都不想在拳印湖浪费时间,恨不能马上就离开,寻找那些应劫前辈口中的秃驴们。

不过,暂时还有个问题,蜀山两位前辈不用指望,数千年的人,和现在的那些佛门高人也没有什么交集,根本不可能指点秦逸凡找哪位高僧。应劫前辈好像在度劫之前,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前辈高人,况且还是器修的高人,本就不怎么看得起那些秃驴们,还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求助高僧。

想来想去,也只有通过秦逸凡自己想办法,林秋露和许飞飞也能提供一些参考,但最多能提供一些资料,真正要找到人,却不一定奏效。

不得已,秦逸凡只好去找原先给自己疗伤的悟明大师,悟明大师虽然现在看来,还不是那种佛门的高手,但在世俗之人眼中,也是一个有数的高僧了。

大师依然还在行医济世,见到秦逸凡也很是开心。只不过,依然还是有些担心秦逸凡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秦逸凡久在拳印湖边修养,凶煞之气彷佛已经深入内腑,也许在旁的地方,大家习惯了也不会感觉有什么特别,但在这佛门清静地,却是如同鹤立鸡群一般,以悟明大师的眼力,也是一览无余的。

“施主还是落入杀道,想来老衲当初的劝解,却是没有什么作用了。”大师看着秦逸凡,既没有什么失望,也没有什么期待,只是很平静的说道,如同和老友话家常,让人听着十分的心旷神怡。

“大师,倒不是晚辈不遵从您的教诲,实在是那些并不适合我的道!”救命之恩,秦逸凡可是一直放在心上的。尽管大师当初点拨秦逸凡,用佛门弟子那套普度众生的观念给他灌输,也让秦逸凡走了不少的弯路,但大师当时的心态并不是害秦逸凡,反而是想要让秦逸凡脱胎换骨,只是他并不深入了解秦逸凡的姓格和经历,简单的导人向善而已,并不是什么错事。

“看起来施主已经超凡入圣,可喜可贺!”尽管悟明大师依然没有得窥门径,但却有一双慧眼,一眼就看出秦逸凡早已不是吴下阿蒙。

“多谢大师关照,此次冒昧拜访,却是有一事相求。”秦逸凡依然保持着对大师的礼数,尽管很多比悟明大师辈份要高的多的人现在也要尊称秦逸凡一声宗主,但秦逸凡却并没有得意忘形。

秦小玲被秦逸凡拉到身前:“大师请看。”

悟明大师以为秦逸凡只是让他帮忙治病,所以并没有太大的惊奇,只略微的扫了秦小玲一眼,就点头道:“女施主请坐!”腾出地方,让秦小玲将腕脉露出。

手指一搭上秦小玲的脉门,就觉得有些不对。手指紧了一紧,依然还是找不到秦小玲的脉搏,换了换地方,依然如此。这才觉得奇怪,忍不住细看秦小玲的面相。

这一看不要紧,实实的将悟明大师吓了一跳。生机已绝,怎的还能若无其事的坐在面前?手上传来的感觉,秦小玲的血肉还是温的,可不管他如何换位置,却总是找不到秦小玲的脉搏。

更让他惊讶的是,秦小玲虽然看起来毫无生机,但是,身上却传来一股澎湃浩瀚的佛力,佛力之精纯,就连悟明大师自己都不敢望其项背,难道,此女已经做到了佛门金刚不坏之境?

再向秦逸凡带来的两女看去,全部都是飘逸出尘,不似凡间人物,眼中登时有了明悟。转向秦逸凡,苦笑道:“贫僧肉眼凡胎,却不能得窥诸位高人真容,适才多有得罪!”想来秦逸凡也是有了自己的际遇,估计此刻的秦逸凡,早已不是自己能够看透的人物了。言语之间,已经不再自称老衲,改为贫僧,想来也是明白,在这几位面前,自己还不敢当这个老字。

“大师不必介怀!”秦逸凡笑道:“这次还要拜托大师,如果大师力有未逮,不知可否引见一下其他的高人,我等确实有些疑问,想要请佛门高人指点。”

刚刚秦小玲的状态,悟明大师已经有所了解,这不是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情,但一个至少是金刚不坏的高人,居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却也让大师有些不解:“不敢,容贫僧收拾一下,回广元寺去拜会贫僧的师尊。”

老和尚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一个经篓,一根竹仗,起身就走。倒是秦小玲看着他有些寒酸,随手将自己也不怎么使用的九环锡杖和青玉佛像拿了出来。金刚经估计悟明大师暂时还消受不起,至于那串骷髅佛珠,秦小玲还想留着做个纪念。

纯正的佛门至宝,让悟明大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越发的坚定秦小玲一定是哪位金刚降世,执礼甚恭:“长者赐,不敢辞,多谢尊长!”倒也没有什么繁琐的推诿,直接拿了过来。只不过,拿着两件佛宝的手,还是有些颤抖不已。

广元寺有一段距离,悟明大师尽管看起来年纪不小,但精神却十分的矍铄,走起路来也和正常人一般。几人一直赶路,一路上都没有浪费时间,很快就到达了广元寺。

以悟明大师的辈份,进入寺庙之时,前院基本上都是晚辈向他行礼,到了后院,却基本上就是悟明大师向其他人执晚辈礼。这里的和尚,看起来个个年纪都不是很大,但却自有一股非凡的气势,走进这里,就忍不住让人会屏息静气,生怕搅扰了这里的清静。

倒是有几个原本盘膝坐着的和尚,发现了秦小玲的异常,也发现了悟明大师手上的锡杖的不平凡,都有些惊讶出声。悟明大师不敢怠慢,直接向其中一位廊下打坐的和尚行礼,口称师尊。

简单的叙述了一下秦小玲的状况,实际上,悟明大师到此刻还是没有明白,到底秦小玲是怎样的一回事。大师的师尊看起来五十多岁,但法眼如炬,只扫了一眼,立时惊讶出声:“罗汉金身?”

这一声,不但让悟明大师吃惊不小,就连周围的那些和尚们,也都将目光聚拢了过来。悟明大师的师尊智善大师,向着秦小玲就是一个揖手佛礼:“不知哪位高人驾临,有失远迎!”

秦逸凡却不敢怠慢,赶忙上前解释,不过当着秦小玲的面却有些不好说,只是含糊的说了一下请大师诊断。智善大师也不客气,当着几位师兄弟,伸出手去,开始把脉。

半晌,如同悟明大师大师一般的疑惑,上上下下的打量秦小玲半天,眉头皱的如同打结一般,终于好像确定了什么,又有些怀疑:“僵尸之身?罗汉金身?”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