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六章 指点迷津(下)

第一百零六章 指点迷津(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2993  |  更新时间:

这话虽然说的是实情,但在三女面前说出来,不管是当事人秦小玲,还是其他两位,都是脸色飞红,转过头去不敢多听。

秦逸凡之所以要请教这个问题,还是缘于双剑合璧天下无敌这几个字。不管如何,双剑合璧,想必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当然,秦逸凡自己例外。

既然是要双人配合的,不管是不是秦逸凡理解的那种合籍双修,但至少需要两个人的配合到了一定的默契程度。更何况,以往历代的蜀山紫青双剑的有缘弟子,基本上都是一男一女,很容易让人理解到双修的那个方面。

而且,即便她们不是双修,但以几位老前辈的见识,想必也能为秦逸凡和秦小玲想出一条适合他们俩的双修之路。

这个问题不但让三女集体失声,就连三位老前辈,也一言不发,足足有大半个时辰。秦逸凡自己也知道,不但自己的情况特殊,而且秦小玲也是极其特殊之人,想要让两人双修,还真不是一时半刻之间就能够决定的。

三位前辈自己思索的当口,林秋露却有些诧异的问秦小玲:“为什么会想起来要双修?”尽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林秋露也是满脸绯红,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有些不满,觉得秦小玲和秦逸凡隐瞒了她什么。

“都是她了,非要和东家双修,东家答应了,所以我也要。”秦小玲更加羞不可耐,捂着通红的脸庞撒娇。

天音门的双修之道,林秋露还是隐约听说过的,而且据说还是十分之高雅。但具体是如何的双修,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到秦逸凡已经答应了和许飞飞双修,林秋露不知道怎的,内心当中还是一阵的失落。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自己穿着薄纱受伤,从秦逸凡手上吃药的那个场景。

彷佛本能的有些脸红,再一个跳出来的场景是秦小玲对她说,自己是秦逸凡的人那个情景,当时好像是在消灭了和尚道士,抢到了乾坤剑匣之后,秦小玲转换为罗汉金身,却在那个时候红着脸,说秦逸凡看到了她的身子,从此就是秦逸凡的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画面一直在林秋露脑子里不停的回荡。尽管她知道,修道之人不用太在乎那许多的世俗之礼,可是,内心当中却不由自主的会琢磨,会矛盾。

最让林秋露震撼的是,秦逸凡已经开始和许飞飞双修了!这显然是发生在林秋露离开之后。虽然师门的召唤林秋露不得不遵从,但还是心中隐约有些抵触的。那么一段时期,不但让林秋露饱受折磨,而且错过了许多精彩的事情。小罗天,炼狱,甚至还有许飞飞和秦逸凡的双修。

拉着秦小玲和许飞飞,林秋露离开了这边,她要仔细的问清楚,到底许飞飞和秦逸凡是怎样的双修,秦小玲到底是怎么和秦逸凡说的。

“你们这个事情,可是有些难度啊!”开口的,还是应劫前辈,其他两位估计还在思索之中。

“前辈,要是简单的话,还用你们出马吗?我自己解决不就行了?”这话说了和没说一样,秦逸凡也有点没好气的回答。

“问题是,你很可能不止是和小玲双修啊,刚刚我看林小姑娘的架势,也有点不对啊!”应劫前辈可不是秦逸凡这般不仔细,出声提醒秦逸凡。

林秋露的面色,秦逸凡早已看到,不过,他只是装糊涂,心里明镜一般。这事情,秦逸凡还从来没有真正的面对过,只有秦小玲,一直跟在他身边,没有什么心理负担。林秋露却不一般,她是皇上御赐的护卫,如果仗势强求的话,反而不美,任其自然吧!

“要是普通的道侣,合籍双修,倒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紫霞上人也开口:“双修的功法虽然繁多,但蜀山自问不弱于人。小兄弟想要,自当奉上。只是……”

“只是我二人情形特殊,这点我自己也知道,否则也不会请教几位前辈了。”秦逸凡接过他的话头。

“蜀山的双修功法,你尽可抄录一份,不过……”青云前辈后面这话终究没有说出来,但大家都已经知道他的意思。

“如果是林姑娘呢?”秦逸凡顿了顿,再次问道。

“侍天门自有其独特的双修功法,这个你倒不必介怀。”应劫前辈反倒知道的多一点:“不过,想来林小姑娘并不一定知道,还需要你跑一趟侍天门,找她们的门主了。”

既然林秋露的事情好解决,秦逸凡也松了一口气。不管林秋露什么心思,反正,秦逸凡不会主动去要求。想必林秋露已经从两女口中得知了原委,她要什么,秦逸凡给她什么就是。

“小玲的事情比较复杂,而且,你本身习武之人,也从没有修行过修真法诀,想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应劫前辈再次开口,这次估计有什么东西要说,所以秦逸凡老实的听着,没有打断。

“要不,你带着小玲去找找那些秃驴们,看看他们是不是清楚小玲目前的情况。以前没有小玲的先例,下一步该当如何?我们都没有和修佛的探讨过这些,不懂。”应劫前辈很坦然的承认自己不懂,倒也算的上是前辈风范:“而且,小玲这样的状态,到底是好是坏,也需要那些秃驴们认真的诊断一番,毕竟,千年阴尸和罗汉金身,分明就是水火不容的东西,一旦有什么好歹……”

后面的话没说,秦逸凡自然也知道其中的意思。好笑的是,应劫前辈一方面叫秦逸凡去请教一些高僧,另一方面却毫不客气的称呼人家为秃驴。

虽然没有明确的方法,但毕竟也算是一个方向。而且,最后那句提醒也让秦逸凡很是警惕,如果秦小玲因此出了什么意外,那才是欲哭无泪呢。

恰好近曰拳印湖这边安顿的也差不多,常人决不可能搔扰到湖中老兄,正好带着秦小玲他们出去,拜访一下那些高僧,求得一个稳妥的指点。

见到三女的时候,三女的脸上依然还是一片嫣红,谁都不敢主动的看他。就连许飞飞无意识的弹奏声中,也包含了一股羞意。

把前辈的建议一说,当然,隐瞒了小玲可能有什么问题的话语。姓喜游历的许飞飞自然是第一个跳起来同意的。林秋露当然是看秦逸凡的行动,他到哪里,林秋露就到哪里。至于秦小玲,这本就和她有关,当然不会不同意。只不过,尽管是点头,也依然还是娇羞无比。

秦逸凡还是有些奇怪,怎么一说到双修的话题,不管是三位前辈,还是三女,居然都是吞吞吐吐的样子,难道这种合籍双修在修真界不是很常见的事情吗?

“这双修之法,并不是在修真初期就能双修的,至少要有一定的修为。只是,有了这样的修为之后,男男女女,情情爱爱早已看淡,谁又会费心费力的去找那些双修道侣,除非本就是夫妻同修的。”应劫前辈循循善诱,给秦逸凡解释。

“况且,这寻找道侣之事,也极是困难。需要心心相印不说,好很容易让人误会成好色登徒子,即便有心,也不敢当面表露,是以,这双修之法曰渐凋零。”毕竟还是整个民族的文化基础所在,对于这种事情,即便修道之人也不能免俗:“意修高人,更加不屑一故,你不觉得,天音门的所为双修,实在是有些勉强吗?”

这话秦逸凡倒是有些相信,这种双修,和他听过的那些合籍双修还是差的很远。琴棋书画这等高雅之事,怎可混迹于闺房之乐中,想来,其他门派的高人,也说不定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真正双修的,估计也就是应劫前辈所言,夫妻同修了。

不过听前辈说秦小玲很有可能身有隐患之后,秦逸凡就把这些事情暂时先抛在脑后,重要的是,先解决秦小玲身上可能的隐患,至于双修之术,只是一个借口,却不是主要的目的了。

林秋露好像一直表现的有些不快,隐约有些心事。秦逸凡知道她烦心什么,却也不主动烦扰。收拾行装之时,秦逸凡被林秋露一个人拦在了自己的屋中。

“东家。”林秋露很是认真看着秦逸凡:“我考虑过了,我这一辈子,因为皇命所差,和东家已经不可能分离。所以,我想……我想……”终归还是女儿家,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吞吐起来。

“你可曾想明白了?”秦逸凡却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希望,你不是因为被迫和我在一起,才起的这个念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