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零五章 命犯太岁(上)

第一百零五章 命犯太岁(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

听声音,应该是青云前辈的,对于他这种惊讶,秦逸凡也早有心理准备,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吃惊。

秦逸凡还没有说话,应劫前辈的打击话语已经跟着过来:“少见多怪,这点见识都没有,还号称蜀山前辈,真是笑死人了!”

湖中老兄的融合显然还没有完成,拳印湖的水面依然翻腾不已,但他的压力已经不再对秦逸凡有任何影响。这是秦逸凡自从应劫前辈度劫那天开始一直到方才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轻松。以往虽然秦逸凡同样的不在乎,只是习惯而已,今曰里,却是再无影响。

“这湖中太岁,气候已成,你还要为他寻找残躯,这不是助纣为虐吗?”紫霞前辈的看起来比较嫉恶如仇,当场开始训斥秦逸凡:“你就不怕天遣?”

“天遣?”秦逸凡笑了笑:“老天为何要遣我?”

“你助纣为虐,危害天下苍生,如此伤天害理,这还不值得天遣吗?”说归说,想动手却没有什么能力,只能过过嘴瘾。

“帮助朋友找回残躯就是助纣为虐,就是危害天下苍生,就是伤天害理?”秦逸凡可不服:“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伤天害理了?”

“哼!太岁一出,天下大乱,无数修真之士被他影响,爆体而亡,就连你们习武之人,也一样难逃浩劫。在他名下,几有冤魂千千万万,这不算伤天害理,什么才叫伤天害理?”紫霞前辈毕竟有前辈的威严,说话的口气,一股义正严词的味道。

“被湖中老兄影响就是伤天害理?修真人士,习武之人都被影响?怎么不见我被他影响?怎么不见我身边的那些女子被他迫害致死?怎不见周遭那么多外山门弟子被他影响?”秦逸凡才不会人云亦云,当场反击回去。

“你与他……”紫霞前辈刚想说秦逸凡和太岁关系莫逆,所以太岁不会害他,但刚刚那种恐怖的压力临身,可不是假的,至今还有些心惊胆战。如果秦逸凡不受影响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被影响到。也就是说,秦逸凡承担了那种压力的大半,这句话却再没有理由说出口。

秦逸凡既然没有死,而且还是靠着意志生生的撑了过来,并且还拿太岁刺激作为修炼的手段,那其他人说太岁害人,除了说明他们心智不够强硬,意志不够坚强之外,还能说什么?

“难道死在太岁影响下的那些人便都该死不成?”虽然还是诘问,但语气却已经大为不同,比起刚刚就差暴起伤人来说,已经好了很多。

“那为何那些普通人就没有任何事情?”秦逸凡没有回答,却只是反问了一个问题。

“他们又没有招惹太岁,自然那些无缘得见之人不受影响。”紫霞上人虽然年高德勋嫉恶如仇,但并不傻。之前也只是因为讨厌太岁的气息,因而大动肝火,刚刚秦逸凡以身作则,身犯太岁依然无恙,已经让他内心有些动摇,此刻,更加开动脑筋,细细的思索根源。

“何为有缘,何为无缘?”秦逸凡又问了一句。

“运中多劫,命犯太岁,是为有缘!”紫霞上人也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前辈,都已经命犯太岁了,还怪太岁不成?”秦逸凡最见不得的就是以自己为中心,忤逆自己意见的全部都是邪魔外道伤天害理之辈,当场反击了回去。

“……”秦逸凡的回答,也让紫青两位前辈久久的不能回答,沉默了半天,才听到青云前辈悻悻的说了一句:“那些修真之人何辜?习武之人何辜?”终究是觉得有些理亏,说话也不是那么的理直气壮了。

“太岁头上,焉敢动土?动土都不行,更何况是修行?”秦逸凡有些苦笑道:“前辈,几位前辈,什么名山大川洞天福地不好修行,非要跑到太岁身边修行?犯太岁,犯太岁,这不叫犯太岁,什么叫犯太岁?还不是自找的?”这话,却是连应劫前辈一起说在里面了。

“包括几位前辈在内,太岁之说,大家都以太岁为不祥之物,却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太岁会给人带来灾厄?关键就在一个‘犯’字上。”秦逸凡不知道怎的突然之间话如泉涌,不吐不快:“你不犯太岁,太岁怎会找到你头上?这也算伤天害理?那岂不要人到自己脑袋上拉屎,也不能有任何反抗,否则就是伤天害理?”

说的虽然有些粗俗,但话粗理不粗。旁人也从来没有想过,犯太岁,犯太岁,是人先冒犯了人家太岁,太岁才会降下灾厄的。这样说来,不祥之说,却是有失偏颇了。

说话的这当口,拳印湖已经整个的安静下来,平静的湖水映照着周围的景色,异常的清亮。三女也从山顶急奔而下,瞬间出现在秦逸凡的身边。

如同习惯的动作一样,秦小玲什么话都没有,自然而然的为秦逸凡整理衣裳。对此,众人早已见怪不怪,谁也没有什么话说。秦逸凡安然无恙,显然湖中老兄融合成功,大家自然要开心的。

“莫非,是我等这些逆天之人错了不成?”一声苍老的声音在秦逸凡脑海中响起,却有些心灰意懒但又心存不甘的情绪。

“紫霞前辈,既然你自己都承认自己是逆天之人,这逆天之举,可比杀几个人越几点货要伤天害理的多吧!”秦逸凡依旧丝毫不口软,直接顶了回去:“逆天之举,你不犯太岁,谁犯太岁?上天既然让太岁存在,自有上天的道理,说不得,就是给某些逆天之人降下的天遣。”这个回答,却是将之前紫霞上人的问题也一并回答在内,说来说去,却是让紫霞上人无言以对。

“难道,当年我等都错了不成?”紫霞上人无语,青云上人却跳了出来,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秦逸凡不解,也不接这话茬。说完这话,紫青两位前辈全数没有了声息,就连应劫前辈都不知道为什么难得的没有跳出来奚落两位蜀山前辈。

每次湖中老兄融合之后,都会有一次天劫降临,秦逸凡和三女都在等待,能看到旁人的天劫,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长见识的同时,也为自己的曰后积累一些经验教训,所以,大家都在默默的等着。

说也奇怪,往曰里都是片刻之后就来临的天劫,今曰里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太岁,居然硬是让大家等了半天也没有一点消息。当然,号称太岁的湖中老兄就躺在湖底,想来也不会有人主动招惹他。

等了半晌,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不会再有天劫降临。秦逸凡忍不住有些好奇,向应劫前辈请教道:“应劫前辈,这回为什么没有天劫降临?”因为前辈太多,只能指名道姓的叫应劫前辈才能分清楚是问哪一个。

“小子,天劫得自身修为大幅度提升,过了某个阶段才会降临,怎么可能随便提升一点就有天劫降临。”应劫前辈一副喝斥的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天劫也太不值钱了。”后面纯粹开始开玩笑。

“这位道友,请问到底是谁?”青云上人始终没有想出来,应劫前辈到底是谁,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又一次问了出来。

“不知道?”应劫前辈听起来很开心:“不知道就好,慢慢猜吧!最好一直猜不出来一口气憋死!”对青云上人,应劫前辈才没有那么好的态度,恨不能面对面的调侃奚落。

没有了天劫,大家也都不用那么紧张。估计这次湖中老兄吸收了残躯并没有让修为突飞猛进,或者是还不够天劫的标准,总之,天劫不用等待了。

倒是秦逸凡想起来,紫青两位前辈曾说过,太岁当年是被碎尸的,难道这些散落在各地的古怪肉球,就是当年太岁的残尸?或者说,当年太岁也只是被粉身碎骨,却并没有死去,而是在各地蛰伏下来,等待时机恢复?

刚刚紫青两位前辈说的当年之事做错,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很是让秦逸凡好奇。看起来,吊人胃口也不仅仅是应劫前辈的专利,连蜀山的两位老前辈也用的是炉火纯青,端的是熟练无比。

那些外山门弟子都已经遣出,估计还有几天才能回来,这里又一次恢复了宁静,只有那些山民和秦逸凡几人的安静生活,难得的享受,大家也都很珍惜。

“你让太岁恢复身躯,岂不在这里造成一个巨大的凶戾之气盘踞之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陷入安静当中的紫霞上人突地开口询问:“这等凶煞之气,连我等身在剑中都不免要被影响,那些修为稍低的道友,岂不被影响更甚?你这里还不被修真之士拒之门外?”

秦逸凡还以为紫霞上人相询,会有什么大事,闻听后哭笑不得:“前辈,多大的事情啊,看来你们二老在剑中太久,还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蒙前辈关心,这里方圆数十里,就是最新的修真绝地,号称炼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