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一百章 双剑解惑(上)

第一百章 双剑解惑(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

拿着两柄锈剑,秦逸凡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旁边众女虽然一脸的好奇,但也很是齐心的没有在这个节骨眼上问秦逸凡什么。

众人的目光,也随着秦逸凡走了一个来回。在秦逸凡手中的两柄锈剑上停留了许久,随后才恋恋不舍的带着疑惑离开。

似乎整个剑会,就以秦逸凡最后如此出格的表演划上了一个句号。金光大师从秦逸凡上山到下山,一句话没有说。谁也不知道秦逸凡手中的那两柄锈剑,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紫青双剑。

但好奇心却没有因为剑会的完成而稍有减弱,更多的人心中,依然保留着极度的困扰。只是,此时此地,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再上前攀谈。

蜀山的新进弟子,固然也看到了那些观礼贵宾的修为,但也看到了秦逸凡这般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行为,同样也看到了林凡那种不惧一切的寻剑过程,自然,最让人惊讶的还是金光大师的现场收徒。

总之,这一次剑会,传将出去,一定会让修真界的人津津乐道。不过,现在可不是谈论这些的好时候,主人家刚刚完成剑会,不管怎么说,蜀山的面子还要给的。

接下来,就是蜀山组织的集会。观礼的贵宾们,也没有一个离开的,蜀山的集会也是难得一见的胜景,虽然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但至少也都是有名望的人物,而且比起观礼贵宾来,自然会多的多。重要的是,大家的手中,也还是有不少的东西需要交换的。

林凡今曰里伤势有些吓人,但经过金光大师的调养,已经好了不少。现在,就在秦逸凡的精舍外伺候。对待秦逸凡的态度,一直很恭敬,秦逸凡曾说给他找一柄适合的宝剑,也被林凡婉言拒绝。自己手上那柄血影,已经是蜀山少有的好剑,一个习武之人,并不需要太多。

只不过,今曰里在剑会完毕之后,各位观礼的贵宾却被金光大师一一的答谢。说起来,今曰也算是金光大师收徒之喜,如此的答谢倒是合情合理。林凡有一段时间,就被金光大师带着拜访和答谢各位前辈,到很晚才回来伺候。

当然,回来之时,也是金光大师随行。秦逸凡是金光大师最后一个答谢的贵宾,但有些话可能不想在林凡面前说,是以,林凡只能在精舍外伺候。

秦逸凡不知道金光大师一一拜访贵宾,但对金光大师的到来,却丝毫不觉得意外。金光大师也不避讳三女,就在精舍的客堂和秦逸凡说话。

“秦先生,冒昧拜谒,不胜惶恐。”金光大师礼数十分的周到,一点都不因为秦逸凡是个后生晚辈而有所薄待。

“不敢,掌教大师。”这里是人家的地头,就算秦逸凡再不高兴,也得给人家这个面子,更何况,秦逸凡心中一点都没有不高兴,反而十分的开心。

“今曰小徒得蒙秦先生指点,收取一柄好剑,这里先行谢过了。”大师可能有话要说,一点一点的开始寒暄。

“晚辈还要恭喜大师,收得佳徒。”秦逸凡也是礼数周到。

寒暄完毕,金光大师好像有些心事,一直都没有开口。秦逸凡也不搭腔,两人都好像打起了哑谜。让旁边坐着的三女,都有些愕然。

好一会,金光大师才看着一直摆在秦逸凡面前桌上的两柄锈剑,问秦逸凡道:“老朽可以看看吗?”

“自然。”秦逸凡毫不犹豫的答应,将两柄剑推了过去。看他的态度,彷佛一点都不担心金光大师看了之后会有什么想法一般。

正如大部分人所猜想,别人不知道是不是紫青双剑,金光大师却一定清楚。蜀山掌教,自然有隐秘的传承,可以在众多飞剑当中分辨出紫青双剑,不过,也仅仅限于分辨别人手上的飞剑是不是,自己在剑山之上,无缘的话,却也难得一见。

从秦逸凡手上拿到剑的时刻,金光大师心中就已经泛起了波涛。紫青双剑,终究还是让秦逸凡找到并拿在手中。看起来,秦逸凡还真的是那个有缘之人,否则的话,以双剑的威名,决不可能任由秦逸凡如此的拿在手中。

既然双剑已然认主,那金光大师也只能在心中长叹,面上却什么也没有表示出来,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虽然今曰名义上是借着收徒之喜答谢众位贵宾,实际上,金光大师真正想要见的,只有秦逸凡一个。

颤抖的双手先拿起那柄还有剑柄的锈剑,一只手在上面仔细的摸索着。抚摸好半天,又拿起那柄锈蚀的铁片一般的剑来,再次抚摸。

“唉!”金光大师终于长叹一声,将双剑放下。从双剑到了秦逸凡手中,就再也没有如何的挣扎过。至于传说中双剑有灵姓,非有缘之人不能见之,更是成了一个无稽的笑谈。大庭广众之下,双剑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情形直到现在,就连金光大师,刚刚也是心下惴惴,生怕自己无法抚摸到双剑。

“看来,紫郢,青索和秦先生有缘。”说话之间,金光大师还是一阵浓浓的遗憾味道:“希望秦先生能善待双剑,不要让他们埋没。”

秦逸凡眉毛一抬,对金光大师的话很是有些震惊。虽然已经连续的问了两次关于紫青双剑的处理,但那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谁也不好说话不算。不过,眼下却只有自己和三女这几个人,金光大师一旦发难,就算再多一辈的人,估计也不是金光大师的对手。说不得,到最后也只能用应劫前辈的乾天大雷劫来对付。

但乾天大雷劫一出,秦逸凡固然可以幸免,但三女却也免不了被雷劫所误,这是破釜沉舟的一招,秦逸凡不到山穷水尽,也不会轻易的使出。说实话,这次拿了双剑,秦逸凡自己都有些觉得不妥,只是为了让应劫前辈出一口气,才下手拿剑,见到金光大师拜访,心中也是有些不安的。

毕竟是蜀山数千年来的镇派之宝,换了秦逸凡是蜀山掌教,也不见得有金光大师如此的胸襟。是以,金光大师的话语一出,秦逸凡也是相当的意外。

高人就是高人,丝毫不暗室欺心,说起来,秦逸凡倒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拱拱手,秦逸凡叹道:“大师胸襟,晚辈佩服。”

“唉!”金光大师却还是一阵的长叹:“可惜,双剑传人必是蜀山弟子的传统,今曰也被打破。”摇摇头,忍不住又伸出双手,各自按住一柄剑,仔细的抚摸起来。

过了好一会,金光大师脸色一边,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眼睛瞪得老大,连身子也俯下几分,再次仔细的分辨了半天,这才喃喃道:“怎么可能?”抬起头,看了秦逸凡一眼,又低头看了看双剑:“双剑仍未开窍,怎么可能?”

双剑未开窍,说明双剑还没有遇上有缘之人。未开窍之紫郢,青索,就算是身为蜀山掌教的自己,也没有可能在剑山之中见到其踪影,怎的却在秦逸凡手中?

联想秦逸凡连续两次的问题,金光大师看着眼前这个不过而立之年的年轻人,忍不住怀疑,他是故意这样做的。只是,秦逸凡事先连问两遍,却也是给足了蜀山的面子。人家问过,找到了怎么办,蜀山上上下下都觉得十分荒谬,所以大话说出去,现在人家真的找到了,难道蜀山还能真的要回来不成?

况且,如果真的是为了谋夺紫青双剑,秦逸凡大可换个时间。剑冢可是不设防的,以他的能力,随时能无声无息的拿走,不必让任何人知道,没有必要如此的大张旗鼓。

一时之间,金光大师对眼前的年轻人,也油然的兴起一股看不透的想法。或者,习武之人,和修道之人毕竟还是有差别吧!

“老朽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秦先生解惑。”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到底秦逸凡是用了什么方法找到的双剑。金光大师不愧是蜀山掌教,登时收起了之前的怀疑,很是诚恳的向秦逸凡请教。

“请讲!”秦逸凡不是来为难金光大师的,而且,金光大师收林凡为徒,未必不是看秦逸凡的面子,这点人情总是要还的。

“秦先生用的什么方法找到双剑,老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老朽奇怪的是,为何双剑未开窍,却能被秦先生握在手中?”这正是金光大师大惑不解之处,忍不住问了出来。

秦逸凡笑了笑,身手向桌上的双剑伸去。金光大师看在眼中,却没有阻拦,任由秦逸凡拿起。

锈剑在秦逸凡手中,一点都没有要开窍的迹象。秦逸凡挥舞几下,甚至还掉下一堆的锈屑。看着金光大师希翼的目光,秦逸凡忍不住道:“还是让双剑自己来告诉前辈吧!”

说罢,内力到处,锈蚀的紫郢剑身上猛的发出一道浩然的剑气,直冲天际。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