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九十九章 贵宾谢礼(上)

第九十九章 贵宾谢礼(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

金光大师是什么人?蜀山当代掌教,不说这个身份,单说修为,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如果说要透露出如此直白的收徒意思,估计全天下的修真者,会有一半人会欺师灭祖,叛出师门,然后拜在金光大师的门下。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金光大师择徒之严,举世闻名。除了那唯一的弟子,差不多有几百年的时间,未见他老人家收一人。今曰里却主动提出要收林凡为徒,这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林凡是个外山门弟子,没有人收他为徒?还是说他收取飞剑的方式很让金光大师欣赏?不管什么原因,金光大师已经开了口,这等天大的机缘,便是那些今曰里收徒的蜀山门人,也都个个眼红,更不用说那些和林凡一道寻剑的新进弟子了。

“拜见师尊!”林凡也不管周围的人是如何看待,没有丝毫犹豫,径直拜倒在地。于公于私,这等天大的机缘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旁边的众弟子却是一阵的后悔,早知道侍奉秦逸凡就能得到金光大师的垂青,大家谁会这般啊。看着手中拿的飞剑,再看看林凡手上的那柄血剑,终是有人隐约觉得,错过了天大的机缘。林凡这一拜,却硬生生的将原本是称呼师弟的名头,改为了师叔和师叔祖,由不得这些弟子不羡慕。

“起来。”金光大师坐着不动,但声音一出,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林凡轻轻扶起。如果不是林凡早知道金光大师肯定不是武修出身,说不定还会以为他是个内劲大师。

“各位贵宾,这次鄙派新弟子入门寻剑,难得各位贵宾光临,招待不周,惶恐之至。”金光大师毕竟是掌教,弟子寻剑已经结束,自然接下来应该答谢贵宾。

“剑山之剑,难登大雅之堂,蜀山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各位贵宾有兴,自取几柄。”金光大师虽然这么说,但脸上却没有一点没什么拿的出手的表情。

这是剑会的规矩,也是答谢贵宾的步骤。金光大师说完,再次闭上临眼睛,周围不管是蜀山弟子,还是那些跟着贵宾前来观礼的人们,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剑会最精彩的部分,也就是这部分,可不能漏过。就连林秋露和许飞飞,此刻也表现的如同那些新弟子一般,眼睛睁得老大。

能在蜀山剑会上充任贵宾,自然是手上有一把刷子。而且,在这等场合上寻剑,当然要表现的与众不同,总不能如那些新进弟子一般。到场的贵宾,基本上都是亮出自己的拿手绝活,不能在蜀山丢了面皮。

金光大师这么说,倒是贵宾们谁都没有客气,从外到内,沿着站立的顺序,一个个开始施展手段。

高手一出手,自然与众不同。大家谁也不会如同那些蜀山新进弟子一般,徒步登山。一个个身影驾驭着自己的飞剑,直冲山顶。落地之时,以为全身功力外放的缘故,那些不适合自身属姓的飞剑,如同遇上了磁铁的不同磁极,小鱼一般的飞起,空中转了一个大圈,然后又落回剑山之上。

既然是蜀山的赠礼,大家也都拿的心安理得。而且,这等情形之下,不选一柄好剑,一来会让蜀山难堪,二来,也昭示了自己没有眼力,挑不到好剑。

前面飞腾的各位贵宾,自然是拿出浑身的解数,一人出手,立时会搅的整个剑山翻腾不已,飞出的飞剑满天飞舞,煞是壮观。

经常是在飞舞的飞剑当中,有些贵宾会出手将一两柄飞剑截下,这让秦小玲很是不理解:“那些不是不适合他们的飞剑吗?怎么还会拿?”

“那是给他们的弟子或者子侄在挑选。他们这些高手,法宝早已定型,这里的飞剑品级再高,也不可能和他们自身的法宝相抗的,除非是那几柄传说中的飞剑。”许飞飞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个个人的出手,看的比林秋露这个器修之人还要仔细。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者是不经常看到这些器修高手出手的场面吧!

传说中的飞剑,自然包括紫青双剑,不过,这些飞剑都是灵器,蜀山数百代的传承,没有一次被外人找到过。更有人戏言,说不定那些飞剑根本就不在这剑冢之中。自然,这些话也无从证实,蜀山那几柄飞剑的传承,很少有新进弟子能够得到,总是在有了一定的修为之后才能接触。但那个传承的时刻,蜀山却是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过的。

不管这传言是真是假,但眼前的剑山之上,还是有不少足以让那些人动心的好剑。能借着这样的机会,给自己的弟子或者子侄挑选一柄,也算是承了蜀山天大的人情。

轮到秦逸凡的时候,秦逸凡却没有如同这些人那样飞身而起,反而是如林凡一般,慢慢的走了过去。也不管后面的人看他的目光如何,也不管自己这样是不是显得很没有面子。不过,好像金光大师却又一次反常的睁开了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秦逸凡。

到了山脚,秦逸凡依旧是很反常,站在原地,没有看那些剑一眼,反倒是蹲下身子,拈起一些泥土,看了老半天。突地站起身来,转头向着金光大师问道:“前辈,如果不小心选了紫青双剑,该怎么办?”

问刘长老的问题,又一次摆在了金光大师面前。旁边众人一听到这句话,个个都目瞪口呆,看着秦逸凡有如看着一个傀儡小丑一般,有几个年轻的,已经笑出声来。这样的问法,根本就是对蜀山缺乏常识,而且很有些不尊重蜀山的意思。蜀山几个年轻弟子,可没有刘长老那般的养姓功夫,看上去已经有发怒的迹象。

“紫青双剑,有缘者自得。如果贵客有缘,但取无妨。”金光大师开口,自然大家谁也不会插嘴。不过,却不免在心中腹诽,讥笑秦逸凡不知好歹。

缓步上山,以秦逸凡的身手,这里的地势自然瞒不过他。前前后后看来看去,似乎比那些新进弟子还不如,也没见他看上那柄剑,纯粹就是走马观花。既没有感觉到他放出神识寻剑,也没有见他用传统的方法品剑,纯粹就是边走边看,将蜀山闻名天下的剑冢,彷佛当成自家的私家花园一般,闲庭信步。

各位观礼的贵宾,面面相觑,不知道秦逸凡在搞什么勾当。也丝毫不知道,蜀山为什么这次会找一个这样的人来。就算秦逸凡近来炼狱之主之名传遍修真界,但也不过就是一习武之人。可能刚刚误打误撞度过来小天劫,却也不用让蜀山如此的重视吧!

看看他的气度,丝毫没有一点大家风范,现在的情形,就好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进程一般,左看右看,连同为贵宾之人,也觉得丢脸之至。连带看着秦小玲三女的时候,也是一脸的鄙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秦逸凡在一起的,就算是保皇一族天音门中人,也不见得就是什么真正的高手了。

说话间,秦逸凡已经站到了山顶,山峰虽然不高,但却很险峻,站在山顶,望着十万大山自己的脚下,不由得有一股一览众山小的豪迈。

“前辈,看你的了。”心中默默的对应劫前辈说了一句话,秦逸凡手持着匕首,向着脚下的土地狠狠的刺了下去,直至没柄。

随后,全身内力激发,向着匕首当中输去。在秦逸凡的感觉中,一道凌厉的刀气,直贯入剑山,从山顶直抵山脚。剑山之上的飞剑,如同安静的鱼塘中被惊扰的小鱼,从剑山之上腾空飞起,铺天盖地的笼罩了整个剑冢,迟迟的不肯落下。

内力持续爆发,眼睛却盯着四周。剑山之上,虽然万剑齐发,但剑山本身却好像也迸发出万道光芒,刺激的周围众人一阵侧目。

最让众人惊讶的是,居然此刻不管是目视,还是神识,居然都无法看到那片光芒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震惊之余,众人也开始对秦逸凡有了些改观,难道他真的能找到紫青双剑?不过,随机众人就被自己的理智所否定。

漫说是一个习武之人,就算是金光大师这般的高手,想要在剑山数万柄飞剑之中找到紫青双剑,也决不可能。灵器择主,也会避人,如果这样也行,那紫青双剑也就不是威震天下,双剑合璧天下无敌的紫青双剑了。

过了好一会,光芒才散尽,满天飞舞的飞剑,早已落回了剑山。秦逸凡依然保持着直刺入地的姿势,好半天才站起身来。

抽出匕首,匕首还是一副没有任何特异的模样。随后,秦逸凡站起身,随手在身前拔起两柄看起来锈迹斑斑,几乎是风一吹就会折断的烂剑,施施然的向山下走去。留给众人一阵的疑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