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九十八章 剑冢寻剑(下)

第九十八章 剑冢寻剑(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

习武和修道,那是不同的路,自然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某些事情。秦逸凡希望林凡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提醒他。如果林凡还是执迷不悟,秦逸凡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只不过,是林凡丧失一次机会而已。

不过,金光大师却好像听到了秦逸凡的话,睁开了眼睛,远远的看着秦逸凡,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旁边林秋露的错觉,好像金光大师在闭上眼睛之前,向着秦逸凡这边微微的颔首。

第二名弟子,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听了秦逸凡的话有所影响,上山之后,并没有立刻寻剑,而是开始练功。过了好一会,才看准一柄剑伸手抓了下去。这柄剑在他手中居然没有任何的挣扎,乖乖的停在那位弟子的手上。

不远处的蜀山门下,看着某个人,不住的点头,显然这个寻剑门人是那人的弟子。听他们的说法,这个弟子很聪明,坐在地上运功的当口,其实是在用自己的气息去探视那些飞剑,不排斥的,他才会出手。

这种办法很聪明,但却需要一定的修为,至少要达到神识外放的地步。那个弟子是所有新进弟子当中,修为最高的一个,神识外放,也只能局限在有限的范围,但运气不错,居然找到了一柄合适的。十几年的奠基修行,居然能做到神识外放,不管在哪个门派,也都是佼佼者了。

“真如剑,很好。”金光大师一如刚刚的表现,叫出了这柄剑的名号,又一次闭上了眼睛。

剑山当中的剑气纵横,给所有的飞剑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灵力支持,就算没有主人的飞剑,在这种情形下也会自发的攻击那些和自己属姓不合的人。是以,如果选择了不适合自己的飞剑,也会被攻击。

早在第一个弟子上山的时候,秦逸凡就有些诧异,这还是经过林秋露和许飞飞的解释才明白这些。不过,对于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秦逸凡充满了期待。

一个弟子又一个弟子上到剑山,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飞剑。当然,这些飞剑只能作为他们今后修行的剑胎,想要提升品级,只能通过以后不停的炼制。

蜀山是个剑派,纯粹的器修,而且,还是纯粹的剑修。上上下下,没有用别的法宝的。每个找到合意飞剑的弟子,脸上都是一片喜色,而那些还没轮到上山的,则一脸的期待。

找到一柄好的剑胎,意味着以后也可以有一个比旁人更高的起点,也意味着更快的修行速度。虽然修行不一定讲究速度快就能如何,但至少在同门之中,不能落了下风。

每个弟子的方法都不同,但基本上,蜀山剑山之上,数万柄的飞剑,还没有说完全不适合某个人的,只要用心,总能够找到,无非就是时间的长短而已。有时候,飞剑的挑选也是在考验寻剑人的耐心和勇气,一柄真正适合自己的飞剑,很可能就是在山头上地势最险恶的地方,而且,那不是简单的有耐心和有勇气就能够达到的。

不过,这次剑会,却没有那么刺激的事情发生,几乎大部分人的寻剑过程都很顺利。让秦逸凡有些惊讶的是,所有的弟子,都是步行到山腰,差不多自己走不动的时候,才开始选择飞剑,很少有人在山脚动脑筋的。不知道蜀山的飞剑是越向上越好,还是随意的遍布在山上。

终于轮到了林凡,他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一直走到山腰。事实上,他是习武之人,比起那些还没能入门的内山门的弟子,单纯的在体力上,还是有优势的。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上到山顶。

在山脚下,几乎是刚刚看到飞剑的地方,林凡左右扫了扫,找了一柄看起来和自己练剑的时候样式差不多的飞剑,伸手就去抓剑柄。

不知道为什么,那边在众弟子们一一选剑的时候都没有睁开眼睛的金光大师,居然也张开了眼睛,看着那边伸手的林凡。旁人虽然不知道林凡这个弟子有什么特殊之处,但金光大师的注意,已经足够引起所有人的重视。

伴随着低沉的响声,林凡伸向剑柄的手,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重重的拍开,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看起来,这柄剑并不是林凡适合的法宝。

但林凡却没有丝毫犹豫,踏前一步,再次伸手抓向了剑柄。这次的反击力道更大,一阵霹雳一般的声响,林凡的身体如同被大力士抛起一般,高高的腾起,重重的落下。好像林凡从小到大修习的武学根本毫无作用。

林凡躺在那里的身躯,微微的动了动,随后,又一次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伤痛,随后再次踏向了那支飞剑。

“他干什么?疯了吗?那支飞剑不适合他!”不光是观礼的贵宾,就连今曰收徒的那些蜀山门人当中,都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在他们眼中,一切随缘,这是上天注定的,非要逆天所为,可不是修道中人应该做的事情。林凡的举动,在大家的眼中,愚不可及。

自然,刚刚大声说话的秦逸凡就是始作甬之人。大家都明白,林凡只是一个外山门弟子,因为没有内山门的弟子愿意侍奉秦逸凡,所以刘长老才特别选择了林凡这个外山门弟子。但不管怎样,林凡还是蜀山之人,怎么还没有拜入山门,就已经听从秦逸凡胡说八道呢?

那边,林凡的手已经再次握住了剑柄,这次,他是用尽全力双手握住了剑柄,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压了下去。就算会被弹开,也绝不放手。

飞剑没有让林凡失望,巨大的力道将他的身子再一次抛向空中。但这次,林凡拼死握住了剑柄,飞剑也被他的身体,带离了地面,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砰,林凡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但双手却依然丝丝的握着那柄剑。光芒闪烁当中,彷佛一道道的剑气从林凡手中的剑上发出,在林凡的身上,手上,划出一道道的血痕。

吼,就算距离这么远,大家也能听到林凡喉咙里传来的声音。那是强行压抑住自己的痛苦不喊出声来,但痛苦的感觉还是把气流从肺当中挤出来发出的声音。

几乎是在瞬间,林凡的身上就多里十几道血痕,最多的,还是他的胳膊和手上,但林凡却没有一丝松开剑柄的意思。剑在手上,至少已经可以挥舞,那是控制在自己手上的感觉。

不过,掌中的飞剑却依然在抗拒,林凡的手必须死死的握住,才能克服那种要脱手飞出的力量。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别的心思,一心一意的握着飞剑,死都不放开。

但飞剑却不屈服,依然在反抗,剑气依然在不停的飞出,在林凡的身上带出更多的伤痕。林凡手上的鲜血,已经顺着剑柄,流到了剑刃之上。每流经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剑刃就好像暂时的暗淡一下,然后又重新发出光亮。

当整个剑刃已经被林凡的血所覆盖的时候,林凡身上已经找不出一丝完好的地方。不过,林凡的身体还是倔强的站着,而双手,依然紧紧的握着那柄剑。

此时,飞剑已经再也发不出剑气,好像已经被林凡的坚持所震惊,所控制。在林凡的手中,再也没有了那种急于摆脱控制的意图。至少在林凡的感觉当中,这柄剑好像已经暂时认同了他的坚持一般,不再抗拒。

终于脸上露出了笑容,林凡将握着剑的双手放开一支,一手持剑,很是自然的挥舞一下,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但身上传来的痛楚,却让林凡差点就叫出声来。

坚持着走回平台,林凡已经是一个血人。站在金光大师的面前,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双手呈上那柄剑,等着掌教赐名。

金光大师双手一挥间,一到亮光打入了林凡的身体。几乎是在瞬间,林凡身上的那些伤口就已经不再流血。本来秦逸凡还打算让秦小玲出面,但金光大师有这样的手段,自然不用自己多事。

“我蜀山上下相传数百代,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方式寻剑。”金光大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林凡,忍不住出生叹道。林凡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静静的等着掌教说话。

“这剑叫血影,希望你能好好待他。”看着林凡手中的剑,金光大师给了一个名号。配合剑上的血光,倒是十分适合这个名字。

“你是外山门弟子,应该在蜀山没有人收你为徒。”金光大师不知道怎的,居然说了这么多话。林凡知道这是事实,但却还是忍不住低下了头。外山门的弟子,的确是没有人愿意收他为徒。让他位列山门,也不过是安排侍奉秦逸凡而已。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收你为徒,如何?”金光大师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此言一出,周围的人一阵大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