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九十五章 修行误区(下)

第九十五章 修行误区(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

“那,那是什么?”李门主好像已经大概的猜出了剑女是什么,但是却实在不敢肯定,只能吞吞吐吐的问道。其他的长老也不乏眼神犀利之辈,个个都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林秋露身上和她重叠的剑女。

林秋露的师父,杨萱,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爱徒,看着自己爱徒的脸色慢慢的恢复正常,看着包裹在爱徒身外的剑女,一脸的关心。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倒是的的确确的关心自己这个出色的女弟子的。

秦逸凡也从杨萱的口中得知了林秋露的病症,也稍微的明白了林秋露为什么会造成那样的失衡。这一点上,应该归咎于秦逸凡,连续度化那么多的灵器,已经让乾坤剑匣再次升级,而且经历过南明离火和癸水之精的炼化,乾坤剑匣包括其中的飞剑也都不支是一点的好处。

不在自己身边的法宝升级,不是自己炼化的结果,导致本身的修为和自己法宝的品级出现差距,这才导致了这种失衡的产生。想不到,林秋露居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病入膏肓。不知道这次乾坤剑匣回到身边,会不会让这种差距逐渐的消失。但看林秋露此刻的脸色,这样的可能还是十分之大的。

一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秋露的身上,旁边许飞飞看了看眼前的情景,轻轻的空手弹拨了几个音符。秦逸凡心中陡然响起的琴音让他心中一动,转头看向许飞飞。恰好许飞飞也在看他,两人目光一对,好像居然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秦逸凡微微的点了点头,许飞飞当即盘膝坐下,将自己的古琴放在身前,手指一拨,一曲清心静气的曲子悠扬而出,将整个竹林都笼罩在那种出尘的意境当中。

不可否认,这样的曲子在修行的时候是十分有益的,林秋露那边的脸色好像更加的好了几分,只是依然还是闭目不动,大家也只能从她的脸色和呼吸上观察是不是有所好转。

显然,好转是肯定的,而且,有了许飞飞的琴音,林秋露的情形已经稳定了很多。大家在放心之余,忍不住对许飞飞有些另眼相看。想不到天音门中这些从来不怎么注意的乐曲,居然会有这般的功效。如果练功的时候一直有天音门中人给弟子们弹奏,想必他们的修行速度会大大的增加,而且走火入魔的危险也会越来越小。当然,这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很快就收敛起来。人家天音门凭什么派弟子过来给自己伴奏?

但无论如何,不管秦逸凡能不能说出什么有见地的话来,至少林秋露这个杰出的弟子看起来应该是已经无恙。只要这个弟子在,侍天门就还有希望。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大家看着林秋露缓慢的恢复正常。虽然心中一肚子疑问,但却都难得的保持着安静。

一直等到一天之后,林秋露才收功起身。这一曰一夜的功夫,已经让她将乾坤剑匣上发生的事情一览无余,而且,通过乾坤剑匣上传来的那些源源不绝的气息,自己和乾坤剑匣之间的差距已经减弱到了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

直到站起身来的那一刻,林秋露都有些不敢相信,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秦逸凡的生活居然过的如此的多彩。之前她听说了小罗天和拳印湖发生的事情,还一直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剑匣中那数千柄高级飞剑,甚至还有顶尖的那三支飞剑,都在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也许林秋露是第一个因为法宝和自身分离时间太久,导致法宝品级上升而引起修为失衡的人吧。现在的修真界当中,不管是器修还是意修,一旦法宝离开自己的身体,绝没有什么机会能让法宝再次的提升品级。所以,虽然知道林秋露是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导致问题,但谁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上面,包括林秋露在内。

一夜之间,林秋露就从一个病秧子变回了那个前途无量的杰出弟子,侍天门上上下下都很开心。秦逸凡自然也是上宾之礼相待。之后,林秋露就给了秦逸凡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跟着自己的师父和李门主离开。想来,他们肯定有许多的话要问林秋露。

直到第二天,秦逸凡才再次见到了林秋露,而且还是林秋露将早餐亲自端过来给秦逸凡。见到秦逸凡的那一刻,林秋露就低下了臻首:“东家,我把乾坤剑女的事情向师父他们禀明了。”之前一直说要隐瞒,到现在终于瞒不下去了。

秦逸凡却觉得无所谓,只要林秋露的师门是真正关心林秋露的,其他的根本不用担心。他这样的态度也让林秋露好过很多,转眼间便又和秦小玲热闹成一片。而且,对于许飞飞这个后来者,也一视同仁,聊了一阵后,就很是亲密。

李门主亲自过来邀请秦逸凡。来到客堂,还是昨天那些长老们,想来,是要继续昨天的话题。众人寒喧一番,不出所料,话题又转到了秦逸凡昨天说过的话上。

“秦先生,关于您上次言及的心有挂牵,身牵外物,不知何解啊?”李门主再次提出了请教的问题。

“上次只是一时气话,还望前辈不要介怀。”因为不让见林秋露,所以秦逸凡才脱口而出那些话,想不到侍天门从门主到长老,居然都信以为真,到现在,却让秦逸凡也不是很自在。

“无妨,只是觉得秦先生的话大有道理,但我等驽钝,却无发参详其中的精妙所在,还望秦先生指点。”李门主说话十分客气,丝毫不介意当时秦逸凡的口气,很诚恳的请教。

“晚辈无状,信口开河,前辈见谅。”既然推不过,秦逸凡也只能把自己当时所想的一些东西提出来,至于侍天门能不能接受,他也不在乎了。不过看在林秋露的面子上,还是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以免有什么误会。这是礼节,也是前提,侍天门的长老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天子之气,威凌四方。普通人都知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更何况是天子的话。”秦逸凡看着林秋露的师父杨萱凛然道:“君无戏言!如果没有这等胸襟气魄,随意更改承诺的话,就算能吸收一点天子之气,又有什么作用?”秦逸凡这话,明显是针对杨萱说要随意换一个人来完成天子的命令而言的。

众人都是一阵皱眉,虽然大家都有跟着天子数十年的经验,但却都是近距离的观察皇帝陛下。而这种情形下的皇帝,也不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喜有悲,有怒有乐,完全没有办法把他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图腾。充其量,在他们眼中,天子也就是一个有着皇帝之名的掌握权柄的普通人。

秦逸凡和皇上接触不多,虽然仅有的几次都是不怎么客气的接触,也影响了天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但秦逸凡并不需要吸收天子之气,所以,这样的看法对他并没有什么影响。

可侍天门中人不同,一旦把天子当成一个普通人来看待,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畏惧感,那么,就算吸收了天子之气,也不过只是多了一些平常的修为,不论是对于心境还是修为境界的提高,都没有什么用处。

“况且,就算天子觉得犯了错误,想要悔改,也不见得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原本的承诺,改了便改了,谁又敢说个不字,还需要找什么蹩脚的借口吗?你们久在天子身边,想必这一点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吧!”这次秦逸凡说的,又是当时杨萱说要赖帐的那部分。

秦逸凡的话如同在侍天门众人头上狠狠的敲了一记警钟。短短的几句话间,杨萱当时就暴露出两个致命错误。一是没有君无戏言的霸气,另一个却是畏首畏尾的心虚,和天子之气,显然是有些抵触的。

话不多,但却足够让侍天门的众人们警醒。大家在一代又一代的侍奉一个又一个的皇帝生涯当中,失去了对天子的敬畏,也最终失去了对于天子之气的理解。侍天门数代没有什么杰出的弟子,原因也许就在于此。

而林秋露,却因为早早的离开了皇上,但还在执着的执行着天子的任务,她的心中,依然还有对天子的敬畏,这才得以修为大幅提升。心境的提升可以理解,只是,为什么林秋露丝毫没有因为不接触天子而导致的天子之气的衰竭?

尽管林秋露在秦逸凡的帮助下炼制成功灵器,但是,这并不足以解释她身上天子之气不减反增的奇迹。也许,秦逸凡身上还有什么其他的秘密,等着他们去发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