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九十四章 保皇一族(下)

第九十四章 保皇一族(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

保皇一族的正式名称叫侍天门,意为侍奉天子的意思。侍天门每过四十年,就换一批弟子到大内替换原先的龙凤卫,也因此,每过四十年,基本上就有一次实力的巨大补充。而在这四十年当中,侍天门也总会派人到各地去搜寻资质上佳的孩童,引入门派之中教导。

不过,普通人还是难得一见,这里不仅山门,连周围几个山头都被笼罩在幻阵之中。普通人没有人领路,根本就找不到山门。但对于修道之人来说,这山门却只是简单的一个小门槛,轻而易举。

有许飞飞在,秦逸凡和秦小玲轻易的找到了侍天门的山门。门口没有人,但秦逸凡还是示意许飞飞,按照修真界的规矩,向山门内的人发出通知。

很快,一个健硕的身影出现。来人身材高大,面貌看起来三十许人,但一举手一投足,都有十分浓重的军队气息,想来,在龙凤卫当中的习惯已经深入本心,即便在侍天门内,依然还是那样的生活习惯。

对于军人,秦逸凡大有好感,毕竟秦逸凡也是出身军队,对于同样出身的人很容易接受。来人并不认识秦逸凡,但却从刚刚许飞飞的通知当中,知道许飞飞的师门和身份。

“不知天音门许姑娘屈驾来此,有何贵干?”来人是负责接引的,很是客气。许飞飞想来也是在各门派之间游历的太多,大家都有耳闻,所以看到她出现,来人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这次我只是向导,来办事的正主另有其人。”许飞飞显然是见过或者认识这位接引人,说话也只是平常的客气:“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秦逸凡秦先生。”她没有介绍秦小玲,因为现在即便秦小玲已经恢复了以前的活泼姓格,但和秦逸凡的关系还是一眼可以看明白。只不过,两人都还未公示,自然不太方便说出口。

接引人也是在宫廷中混迹多年,一眼就看出两人的关系。不过,最让他惊讶的却是秦逸凡:“可是炼狱之主?”

短短的月余时间,拳印湖畔炼狱的凶名已经传遍了修真界,连带着,秦逸凡的大名也响彻各大门派。对这个新的称谓,秦逸凡倒是不置可否,但对方既然提出来,秦逸凡也点头承认。

接引人上上下下的看了秦逸凡好多遍,彷佛想要从秦逸凡身上看出点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但随即马上醒悟这样的动作太过失礼,正色道:“既然是炼狱之主前来,请!”

对于林秋露的师门,秦逸凡还是保持着良好的观感,很是礼貌的跟随接引人进入到山门内,在客堂安顿下来。随即有人端上茶水,接引人说了一句去禀报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人影。

不知道侍天门是秉承侍奉天子的传统,不该问的事情不问,还是说很多事情都保密,有些人不会知道。接引人从头到尾都只是称呼秦逸凡炼狱之主,而且前后说的都是和这些有关的话题,但关于林秋露的事情,却只字未提,很是让人觉得奇怪。

而且更加让人奇怪的是,居然将他们三位客人谅在这个客堂整整有半个时辰,没有人出来应对。单从待人接物这一条上来看,侍天门实在是失礼的很。还好,秦逸凡和秦小玲有闲的聊天,听着许飞飞专心弹奏的曲子,倒也不觉的闷。只是这样的情形,很难不让人有些不好的猜想。

过了很久,才出来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说是少妇,但也是一身的军旅气息,举手投足,中矩中规。少妇缓缓的走到秦逸凡他们身边,在主位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这才开口说话。

“想必秦先生来此,是为了小徒林秋露而来的。”少妇上来就点出了自己的身份,让秦逸凡不由得肃然起敬。当然,这尊敬是建立在秦逸凡和林秋露的关系之上,对她的长辈保留的礼貌,而不是因为其他。

秦逸凡点头承认:“不知道前辈怎么称呼!”既然少妇表明了她是林秋露的师父,自然不能简单的称呼她前辈。

“原凤卫统领杨萱。”只一开口,秦逸凡就愈发的敬重。凤卫统领他通过林秋露也知道,基本上回到师门后都是长老一级,想不到林秋露居然还是长老的弟子。

“杨前辈。”秦逸凡礼貌的称呼了一声:“晚辈也只是担心而已,林侍卫说是回师门一趟,却迟迟不见回归,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特来造访。”

听到这话,虽然早已猜到,但杨萱的脸上还是显现出一丝的不自然。不过,毕竟是侍天门中人,在皇帝面前也见惯了那种口不对心,只是瞬间就恢复了原状。

“小徒近曰在修炼上出现一些偏差,扰乱了她本来的任务。”杨萱好像还琢磨了一套说辞:“不知道秦先生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通融?什么意思?”秦逸凡有些不解,修行门派用出通融这个商人口中的话语,的确是很难让人理解。

“嗯,如果我们愿意给秦先生另派一位护卫的话,不知道秦先生是否愿意?”杨萱带着点商量的口气,向秦逸凡建议,目光中充满了希翼。

林秋露突然不能担任秦逸凡的保镖,要另外的派一名?秦逸凡看着面前自称林秋露师父的杨萱,实在不知道她这说法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既然在人家的地头,也应该相信主人的诚意。只是,这么一声不吭的就换一个人,就算是真的要换,也应该让秦逸凡知道真正的原因吧!这么模棱两可的理由,实在是没有说服力。

“不知道林侍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可否一见?”秦逸凡没有直接答复杨萱的建议,反而要见林秋露一面。相信见到林秋露,应该可以一切水落石出。

“小徒的确修行出了偏差,不太方便。”杨萱一口否定了秦逸凡的要求。

越是这样,秦逸凡越是怀疑,到底林秋露出了什么事情?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可能回来没有两天就修行出现偏差?况且,走到时候可是炼制成功乾坤剑匣才走的,能炼制灵器的人,难道在普通的飞剑炼制之时,还能出什么无法见人的偏差不成?

“林侍卫是突然接到师门通知才离开的,短短几个月,居然就修行出现了偏差。”秦逸凡面色有些不快,但许飞飞的琴音却让他压下这些火气,缓慢的说道:“想来贵门功法已经传承数百上千年,不会连这样的修行都会出问题吧!”后面这句,可是隐约的开始指责侍天门的功法有问题了。

杨萱脸色一变,但却无法指责,只能忍气吞声的道:“其中缘由,倒是不方便对外人道。如果秦先生不满意,我们可以派两名护卫,总可以抵的过小徒一人吧!”言下之意,还是秦逸凡没有资格管侍天门的事情。

“话虽如此,难道连面都不可以见一次吗?”秦逸凡才懒得理会到底侍天门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和自己相熟的林秋露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秦逸凡绝不会多此一举。但无论如何,这里还是林秋露的师门,秦逸凡并不希望由于自己的原因,林秋露被师门误会,所以一直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要求见林秋露一面。

“小徒身体欠佳,无法见客。”这次杨萱却没有什么好脸色,直接回绝:“至于秦先生的护卫,我侍天门可以安排其他人。如果秦先生不满意,我们也没有办法。”

“莫非侍天门还真的不把天子的命令放在眼中?”秦逸凡有些诧异,杨萱的表现可是和秦逸凡听说的保皇一族相差太远,很是让人无法接受。

“天子只是御赐一个护卫给你,我侍天门给你两个,怎会违背天子意愿?”杨萱却不承认秦逸凡的指责,想来侍天门还是很在乎天子的命令的。

“晚辈这次来,可不是向贵门要护卫来的。”秦逸凡依然保持着对林秋露师门的敬意:“晚辈只求见林侍卫一面,别无他求。”

一个要见,一个不让见,双方僵持在这里,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如果秦先生坚持不要护卫的话,那我等也没有办法。”杨萱寸步不让,反而转向其他的话题。

“莫非侍天门打算赖帐了?”秦逸凡反倒笑起来,很是轻松的问杨萱。

“秦先生自己放弃,谈不上侍天门是不是赖帐。”杨萱目观鼻,鼻观心,如同老僧入定般坐在原地,丝毫不理会秦逸凡说的那些挑衅的话语。

“莫非天子的命令,晚辈一介平民也可以推翻?”秦逸凡笑着反问道。就算自己不要,侍天门也不能不理会天子的命令吧。

“那是秦先生自己的问题,莫非还要赖在侍天门的头上吗?”杨萱好像铁了心一般,绝口不提林秋露。

“修道之人讲究出尘飘逸,不为世事所累,心无挂牵,赖了便赖了,何必找这么多的借口。”秦逸凡再次微微一笑:“由此可见,侍天门终归还是被外物牵拌,就算修到极致,也不会有什么杰出之人出现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