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八十八章 取舍之间(上)

第八十八章 取舍之间(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

“请!”既然对方有这样的态度,秦逸凡也不为己甚。对付这些名门正派的人,只要站住一个理字,他们也不可能如何的威逼,明明想要的要命,大庭广众之下却还要保持矜持,对他们,秦逸凡一点都不担心。倒是如果来的是那些魔头或者妖族,反倒是要费一番手脚。

“你从小罗天是如何出来的?”玉长老代表大家开始发问,不过,还是很直接的就到了小罗天的事件上。而且看周围人关切的眼神,不仅是那些对秦逸凡不善的,就连刚刚那些力挺秦逸凡的人,都好像有些殷切。

“呵呵。”秦逸凡觉得很是有些好笑,怎么这么多人都想知道这个问题,不过,牵涉到老树妖以后的生活,秦逸凡却不可能实话实说,只是轻轻笑了两声,然后回答道:“走出来的!”

这个答案完全正确,但却毫无帮助,仔细研究,却无法追究秦逸凡任何的不是,谁让他们就是这么问的。

玉长老面色一整,愠声道:“我等依礼请教,为何如此出言戏耍我等?”后面众人,也是一副发怒的面孔,只是暂时还没有撕破脸皮,大家都自持身份,没有发难。

“那我请问玉长老,你昆仑心法当中,如何炼制灵器?”秦逸凡也不争辩,只是反问了一个问题回去。

“大胆,这是我昆仑密法,岂是你一介凡人可以觊觎的?”玉长老脸色一沉,登时发火。

“那我武宗密法,凭什么玉长老就非要我说出来?”秦逸凡轻描淡写的给自己杜撰了一个武宗的名头,原封不动的回敬了玉长老。

尽管所有人觉得秦逸凡的话十分的刺耳,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揪出他的错来。在场都是道行高深之辈,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能不讲理。秦逸凡的理由理直气壮,任谁都不能说他不对。更何况,秦逸凡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玉长老既然无法公开昆仑密法,那么秦逸凡杜撰的武宗密法同样不能公开。

“你!”玉长老硬生生压下了胸中腾起的那股火气,微微的摇了摇扇子,只觉得自己一辈子没有引发的火气全部都凝聚在这边,恨不能立时的发泄出来。但他毕竟还是修为精深,深呼吸几次后,马上恢复了正常。

玉长老的表现秦逸凡都看在眼中,从这些微末的地方,也能粗略的看出一个人的修为。像这等颐指气使的人物到了这里还能忍下这种闲气,如果不是在忌惮什么,那就一定是别有所图,而且,所图的可不是简单的东西。

“那我代王钟老弟向你请教,遁甲门的《凌霄阵谱》可在你的手上?”转眼间,玉长老就换了一个话题,将刚刚最开始那人提出的问题抛了出来:“那是遁甲门秘术,等闲人也无法修行,于你无用。”特别点出了秘术二字,提醒秦逸凡,既然自己的密法不能外泄,最好也不要贪图别人的秘术。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阵谱是什么东西,从来没有见过。”秦逸凡双手一摊,一副死不承认的架势,至少在对面的那些人看来,秦逸凡是如此的表现。

“胡说八道!”登时有人无法生受,跳了出来:“没有我遁甲门《凌霄阵谱》指点,你能破了我师祖布下的困神阵?便是我遁甲门人,没有上千年的修为,也无法破开这个阵势,你一介凡人,凭什么能来去自如?”跳出来的是个看似俊朗的年轻人,姓格也颇是符合年轻人的热血。

这是什么逻辑,秦逸凡忍不住心中腹诽,不过,还是没有出言顶撞,而是反问道:“这位……先生,你能生孩子吗?”此言一出,众人大哗,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还以为他在侮辱这年轻人。对面的玉长老也是眉头一皱,但还是挥手制止了众人的吵闹,让年轻人面对秦逸凡。

“不能!”年轻人刚刚第一个开口质问秦逸凡,被抓住痛脚,反驳他们修道之人不讲礼仪,现在自然不能再落秦逸凡口实,有那些人撑腰支持秦逸凡,不能马上翻脸,自然只能带着火气回答。

“哦,原来如此!”秦逸凡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你在遁甲门至少修行了数十上百年,居然还不能生孩子。如此说来,那些凡俗女子,连一年都没有修行过,她们何德何能,凭什么就能生子生女传宗接代?”隐晦的意思,却是大大的反驳了他那句秦逸凡一介凡人,凭什么能来去自如。

“……”年轻人一肚子的火气,但却实在是没有地方发。旁边却有人不由得琢磨,难道遁甲门的镇山之宝困神阵,真的只是针对修道之人的?对凡人没有用处?否则为什么要叫困神阵?

“牙尖嘴利!”玉长老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词就是这个,眼前的秦逸凡,着实的让他觉得讨厌,高师弟的话没错,眼前这个人实在是讨厌之至。虽然心中一直告诫自己不能落入俗套,但看着秦逸凡平静的面容,就忍不住生出一种想将秦逸凡碎尸万段的冲动。

“小兄弟,这《凌霄阵谱》对遁甲门意义重大,非同寻常,自从天机子前辈留下这个困神阵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他老人家的音讯,如果小兄弟知道的话,还请不吝赐告,我代遁甲门上下数十名弟子,向小兄弟致谢了。”玉长老毕竟还是年老成精,压低了姿态向秦逸凡请教。

“前辈说的这阵谱,的确是没有见过,小罗天里也没有旁人,没有见过前辈口中的天机子前辈。至于破阵之法,另有玄机,也算是天机子前辈网开一面,和什么阵谱无关。”秦逸凡是个顺毛捋,既然对方放低了姿态,秦逸凡也不再那般针锋相对,很是诚恳的回答道。

玉长老听的秦逸凡说完,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着遁甲门的王钟。王钟也没有料到,居然是这般的情形,原以为小罗天一破,天机子的下落就能找到,没想到却依然是一场空。看向秦逸凡的时候,却见秦逸凡也是一脸的认真,不像是欺瞒的样子,登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秦逸凡这么一表态,玉长老心上也是一阵轻松。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见不得威逼利诱,只要诚恳的放低姿态,他也自然会尊重。想到此,不由得为自己之前的态度一阵检讨,毕竟是修行之人,胸襟广阔,时时想着处事方式,处处体现修为精深。

“如此,还是我等唐突了……”话说至此,却不知该如何接下去。难道向秦逸凡生生的讨要那些闻名的法宝?昆仑虽然也有人陷入小罗天,但毕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只是玉长老是众人当中辈分最尊的,所以公推他为首。但以他玉长老的身份,来此的主要目的,一来是为了秦逸凡离开小罗天的方法,二来还是为了自己昆仑的那些外山门弟子,总不能恬下脸来要秦逸凡归还几件不入流的飞剑吧!

想到此,玉长老话锋一转,开口说道:“老朽还有一桩事情,我昆仑的外山门弟子,于修行上有些困惑,想要小兄弟指点一下,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话刚出口,旁边就有人接口道:“玉长老,上次昆仑的两位外山门弟子引诱秦小兄弟大开杀戒,坏他道基,你还有脸体这件事吗?”却是华山剑派的一位弟子。透露秦逸凡身上有秘籍引来上千江湖人并引诱秦逸凡开杀戒,事后还打算广发武林帖讨伐秦逸凡,这些都是昆仑弟子所为,不少人都清楚,玉长老这么要求,的确是有些过分。

“高师弟离火罩被毁,心中愤恨,一时失策,犯下大错,鄙掌门已经罚他面壁十年。我观小兄弟气冲华盖,前几天想必是刚刚度劫。既能度劫,那坏了道基之说,也属无稽。”玉长老很是和蔼的笑了笑:“至于他们冒犯之处,秦小兄弟,你有什么要求,老朽力所能及之处,一力满足,不知道这样的补偿够不够?”

摆出的姿态倒是很诚恳,秦逸凡也不步步紧逼,点头道:“叫你们的外山门弟子来找我,不过,你昆仑欠我一个请求。”再也不多说。秦逸凡如此开口,那些想要替他出头的人也没有了话说。反正昆仑的一个请求,也值得秦逸凡高抬贵手。

玉长老脸上一喜,拱手道:“多谢小兄弟大度。”身子一侧,露出身后那些人:“这几位道友,还有些小要求,还请小兄弟多多帮忙。”自己的目的达到,却再也不肯为其他人出头,生怕又惹得秦逸凡不开心,连之前答应的事情也作废。

后面几人互相看看,还是有一人越众而出,拱手道:“小兄弟,我师祖曾在四百年前进入小罗天,杳无音讯,可能已遭不测。不过,他身上有一件法宝,七宝如意,是我师门重宝,小兄弟如有下落,还请赐高,我师门愿用其他的法宝来交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