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八十七章 上门恶客(下)

第八十七章 上门恶客(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

不过,秦逸凡并不在乎,在拳印湖现在的煞气强度下,不是人人都有能力出手的。

老树妖呆在小罗天数百年没有一个人能在他面前讨的了好,就是因为他身上有一块戾气之源。散发出的戾气足以让人心神失守,轻易被老树妖所乘。

现在,拳印湖这边湖中老兄的气势比起在小罗天当中的那些戾气强了不止几倍,真有人要动手的话,估计也只能落一个铩羽而归。

正当秦逸凡正在湖边轻松的垂钓,顺便思考并试验如何处理体内的五行力量之时,一个在这边修炼的外山门弟子静静的过来,很是恭敬但又有些为难的向秦逸凡说,他们的内山门师叔有请。

秦逸凡倒没有觉得什么,那些人来了这么多天,住了这么多天,还能忍住不动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估计是来了什么强援或者商量好了该如何行动,这才发难。

不过,来的这个外山门弟子还是在秦逸凡起身的时候,低低的说了一句:“我师叔说,有人可能会对你不利,让你酌情处理,他会站在你这边。”秦逸凡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收拾起渔具,跟着那个外山门弟子向客栈走去。

客栈中已经来了不少人,甚至已经住不下。有些人被迫和他们师门的外山门弟子住在一起。此刻在客栈外,好像围成了一团,静静的等着秦逸凡过来。不过远远的看去,还是隐约的分成了两派。

“各位大驾光临秦某这小小蜗居,秦某不胜荣幸。”秦逸凡依足江湖礼节,向众人来了一个罗圈辑:“不知各位请秦某过来,有何见教?”

秦逸凡这边表现的十分的坦荡,但那一群修道之人,却好像还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遮遮掩掩十分的不痛快。秦逸凡说话过了好一会,那些人都好像依然十分矜持,谁也不肯开口。

“既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秦某还有事,先行告退!”秦逸凡可懒得陪着这些人在这里浪费时间,有这点时间,足够秦逸凡再将体内的某一团五行力量送到合适的位置试着吸收一遍了。对他们这等无缘无故将自己叫过来却不说明来意的人,秦逸凡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把我祖师爷的《凌霄阵谱》交出来!”秦逸凡刚刚转身,就听到一声断喝,好像隐忍很久的人终于爆发出他的怒火,喝声中充满了怒气。

“恕我眼拙,你是哪位,你的祖师爷是哪位?实在抱歉的很,没见过。”秦逸凡甚至都懒得转身,眼拙不眼拙,根本就说不上,他连看都没有看那个说话的人一眼。甚至在说话的时候,都没有停下自己离开的脚步。

“站住!”喝斥声好像多了两个,而且,一听就是久居上位,容不得旁人违拗自己命令的那种大人物。语声中表现出来的威严,甚至让几个围观的外山门弟子差点心神失守。

只是简单的一喝,就有如此的威势,怪不得以前这些修道之人根本就看不上习武之人。不过,也许从此以后,这样的境况会有所变化。

“看来还是有事请教了?”秦逸凡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们有是要问你!”一个中年的文士好像是大家公推出来的首领,上前一步道。

“我是你们的部属?”反常的,秦逸凡没有问他们到底什么事情,而是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不是!”文士一挥手中的扇子,扇了两下,傲慢的回答道。

“我是你们的门人?”秦逸凡又是问道。

“不是!”文士回答的更加爽快。

“那我欠了你们很多钱?”这次秦逸凡是完全在开玩笑。

“没有!”中年文士好像也是一个认真的人,一丝不苟的回答着秦逸凡的问题。

“既然如此,那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秦逸凡这一句反问出来,却是让众人无以应对。秦逸凡不是各门派的弟子,也不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功法秘籍,人家的确是没有非得俯首帖耳的理由。

“我等只是想请教你几个问题。”文士忍住心中的火焰,沉声说道。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这等悖逆他意愿的声音,从来都是言出如山,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请教?”秦逸凡低声的笑了笑:“请教就要有请教的礼数。如果我要问你个问题,也是着人将你叫过来,晾上半天,然后对你说,‘喂,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不知道你是不是立刻就会很开心,然后随便我问什么,你也会老老实实的回答?”

“扑哧”,另一边有人笑出声来,端坐的几人当中,一个人还好像迎合秦逸凡一般凑趣道:“小兄弟说的好,请教就要有请教的礼数。”显然这几个人应该是看不惯中年文士的做派,或者是站在秦逸凡一边的。

“竖子无礼!”又有一人跳将出来,指着秦逸凡喝道:“这是昆仑玉长老,世人钦慕,问你几个问题是看的起你,不要不识抬举。”

“世人钦慕?”秦逸凡再次淡淡的笑了笑:“不知道这位世人钦慕的玉长老,是于水火之中拯救天下苍生?还是行圣人之举,开宗立派,传万世之大道?又或者是为国为民,辛苦艹劳,活人无算,世人感念?到底是哪一桩,说来听听!”

“这……”后面出来的却没想到秦逸凡居然会如此的不给面子,听到昆仑的名号,竟然还是如此的顶撞。却不知道,因为那个高长老,秦逸凡对昆仑的看法实在是太差,没有当场逐客,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一件都没有?”秦逸凡瞪大了眼睛:“那这位世人钦慕的玉长老,你凭什么被世人钦慕?”一句话出口,对面的玉长老大迥。就连旁边的那人,也是一阵的面红耳赤。说玉长老地位尊崇,辈分老,资格高,这是有的,但真要说世人钦慕,在场的却并没有多少,这么说也只是大家互抬身价的一个说法,却被秦逸凡抓住痛脚。

“玉长老修行精深,我辈楷模,你一介小辈,何德何能,居然敢如此侮辱!”再次出来一个看起来年高德勋的人物,指着秦逸凡喝斥。

“侮辱?”秦逸凡断喝道:“我十五岁加入朝廷边军,八年中东征西杀,转战万里,抵御外寇。我受过伤,流过血,杀过鞑子,救过皇上,我敢拍着胸脯说,我为国为民征战过,你敢吗?就凭这个,我就敢侮辱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对面一群修道之人,却都个个哑口无言,只能听着秦逸凡如同指着鼻子大骂一般的发泄,却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语。说到真正为国为民,这些出世的修道之人,又有哪个能比得上秦逸凡。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秦逸凡带着一丝淡笑侃侃而谈:“想不到你们这些人年纪一大把,见识却一点点。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就算你年纪大辈分高,但也没有到别人家里来上门寻衅的道理吧?我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大恶,还是祸国殃民的勾当,值得你们如此的大动干戈,屈尊降贵,打上门来?”

“哼,打上门来?未必尽然吧!”第一个跳出来的家伙好像抓住了秦逸凡的口误一般,强词夺理:“这里穷山恶水,茂密山林,无主之地,难道还都是你家不成?”

“不好意思。”秦逸凡很是随意的拉了把椅子坐下来,看着那位回答道:“诸位脚下的土地,还真是我秦某的地盘,不是你口中说的什么无主之地。”

“强词夺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什么时候,成了你秦某人的地盘了?”秦逸凡这么说,自然有人不服。

“哦,不是无主之地吗?怎么又成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莫非诸位的山门,都是未经皇上许可,私自占据的王土?”秦逸凡根本不会给他们机会,立时反驳。

“那也不能说是你秦某人的地盘,这打上门来恶客欺主的罪名,还压不到我等头上。”还是刚刚和秦逸凡狡辩的对手,反击回来。

秦逸凡摇摇头叹道:“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秦某有圣旨在身,皇上他早将此地赐予秦某,由不得你不认。这欺主恶客的名头,你担定了!”

众人一时语塞,就连刚刚为秦逸凡喝彩的人也都是一副这样的表情。谁能想到,这里还真是秦逸凡的土地,在场众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一个大帽子扣下来,传到外面,别人不会当面说什么,但背后会怎么想,却不得而知。总不能因为逞一时之快,就坏了各大门派的招牌。况且,秦逸凡又不是那种穷凶极恶之徒,能给他们除魔卫道的理由。

倒是玉长老拿得起放的下,上前一个稽首:“如此,我等唐突了。”他既然如此行礼,秦逸凡自然也规矩的还礼,对这个能做出如此举动的玉长老,忍不住高看了几分。

“我等前来,确实是有些问题向你请教,请不吝赐教!”玉长老这话,十分的妥帖,也依足了请教的礼数。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