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八十四章 脱胎换骨(下)

第八十四章 脱胎换骨(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

当秦逸凡恢复意识的时候,耳边一直回想着一阵悠扬的琴声。但眼皮却好似山一般的沉重,想尽了办法都没有办法睁开。整个人彷佛都在云端漂浮着,除了能听到琴声,其他的任何声响都无法听到。而且,奇怪的是,全身上下不知道是没有感觉,还是其他的原因,居然一点都没有痛苦。

弹琴的人好像意识到了他已经恢复意识,曲风一变,变成了一种柔和的曲调。缓和平静的曲子,如同能够抚慰秦逸凡的心灵一般,让秦逸凡在这样的状态下,也能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温暖的抚慰很快让秦逸凡恢复了感觉,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依然还是在冰凉的湖水中。还好,这次的冰凉,的确是湖水,而不是那种被莫名挤进身体的气息。

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地方不疼痛,但和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那种痛苦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这种简单的疼痛,已经在秦逸凡的忍受范围之内,丝毫不会影响他思维。

仔细的感觉,自己原来还是根本听不到那首曲子,曲子是在秦逸凡的心底响起的。秦逸凡明白,这是许飞飞在弹奏她的无声心曲。不过,也幸亏湖中老兄的这次融合是把所有的气息全部都控制在拳印湖范围之内的,否则的话,许飞飞根本就无法安心的弹奏这首曲子。

恐怖的压力还在,不过,秦逸凡一个大周天完成,就再也没有调动真元,所以,针对真元的那股恐怖压力,全部都作用在丹田,周围的经脉内腑,也只是承受痛楚的压力,但秦逸凡却已经可以承受。

这是秦逸凡第一次在拳印湖中昏迷,不能不说,这次的压力超过了秦逸凡的想像。真不知道这次湖中老兄如果融合完成的话,会接受一个什么样的天劫。

虽然吐了几口鲜血,不过现在的感觉却更加的轻松。银针的效果很明显,秦逸凡甚至察觉不到自己有受过伤。阴阳两股气息已经彻底的融合,再也不分彼此。不过,那些爆裂的能量还是在冲击丹田。忍不住,秦逸凡开始又一次的调动真元,冲击第二个大周天。

经历过一次大周天,这次已经没有刚刚那般的难过,不过,庞大的压力却没有减少半分,而且秦逸凡的真元一调动,那股压力立刻出现在经脉和内腑当中。

同样的痛楚再次侵袭秦逸凡的身躯,但这次好像体内的压力远超过体外,只是动念之间,周身的皮肤已经无法承受那种压力,纷纷碎裂,沁出一丝丝的鲜血,也露出了一片片的嫩肉。

秦逸凡彷佛丝毫没有感觉到一般,依旧躺在湖面上动都不动,真元依然顽固的沿着秦逸凡指定的线路,缓慢而坚定的向前。

**连声,竟是那些皮肤碎裂露出的嫩肉,再也无法承受压力,也随之碎裂开来。从远处看,秦逸凡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静静的躺在湖面。周围的湖水十分诡异的形成一团血水,如同一个血球,将秦逸凡紧紧的包裹其中。

第二个大周天,比起第一个轻松不少,在血球变得十分浓稠的时候,已经静悄悄的完成。随着这一个周天的完成,压力迅速的转变,外部压力很快的增大。

刚刚还被涨裂的骨肉,如同魔法一般的聚拢起来,就连破裂而出的血水,好像也被疯狂的重新挤压进秦逸凡的身体,皮肉在恐怖的力量之下,硬生生的被压回原位,竟然丝毫不差。

但这种逆袭的痛苦再次席卷了秦逸凡的全身,压力庞大,甚至连经脉内腑都无法承受。不得已,只能进行第三个大周天的循环。

真元到处,这些压力造成的痛苦也减缓了几分。但最痛苦的还是脑子里那种不断出现的让人无比烦躁的攻击,竟似要强行的干扰秦逸凡的行功。

虽然这样的方法湖中老兄常用,但这次的程度格外的不同,疯狂而又谨慎,集中在某一点攻击。脑海中剧痛的那一块,好似要钻透脑壳破体而出一般。

还好,不管在什么时候,总是有一首温暖和缓的曲子,让秦逸凡能够在心神快要失守的时候回复清明,减缓痛苦,否则,秦逸凡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一直清醒。

压力庞大,被重新挤压在一起的血肉,疯狂的向内塌陷,骨骼好像也无法承受这般巨大的力道,纷纷碎裂。只是在这些血肉骨骼的残躯中,一条条清晰的经脉和完整的内腑,始终没有什么变化。

秦逸凡也只能一次次的调动真元,始终不敢放弃。阴阳两种迥然不同的内力,终于完美的融合,而且也不再有什么爆炸姓的力道产生,平稳和缓,逐步的开始温养经脉内腑,恢复创伤。此刻的秦逸凡,除了控制真元,再也没有其他的念头,身体变成了什么样,已经不是他关心的内容。

好像秦逸凡的身体是个十分精巧的气球,真元所到之处,原本都已经骨骼碎裂血肉模糊的身躯,慢慢的膨胀起来。

有一瞬间,秦逸凡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真元离开了内腑和经脉,开始温养那些受伤的血肉和骨头。在这股平缓的真元作用下,受损的血肉缓慢的恢复正常。

以前从来没有这般的景象,即便是秦逸凡的颠峰时刻,真元也只能在内腑和经脉中流淌,从来没有这种遍及全身的情形。

连续的真元好像无穷无尽一般,一点一点的修复秦逸凡的身躯。每一次周天循环,停留在身体各处的真元就越多,而身体恢复的也越快。更加让秦逸凡惊讶的是,这些真元,就这么停留在血肉骨骼当中,不再返回经脉。

或者感觉有误,每次总是有一部分真元留下,一部分真元返回经脉,参与周天循环。也就是说,秦逸凡周身已经不管是经脉,还是内腑,更不论是全身的血肉,全部都纳入了周天循环。

第九个周天完成之后,秦逸凡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全新的内力周天循环方式,静静的按照这样的新周天,安然的调动真元。

内外的庞大压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静静的停止。湖面上,依然保持着平静,秦逸凡受伤喷出的鲜血和受损的血肉根本看不到一点痕迹。平静的拳印湖如同没有任何变化一般。

连续的九九八十一个周天之后,秦逸凡身上已经再没有任何伤势,全身完好如初。全新的内力汩汩荡荡,在周身环绕,似乎所有的经脉,内腑,丹田的界限已经不复存在,全身就是一个巨大的丹田,真元随处可见。想要聚集的时候,动念间,澎湃的真元就可以按照秦逸凡的意愿到达,如指臂使。

睁开眼睛,秦逸凡长长的吐了口气:“谢谢你,老兄!”

不过这次,湖中老兄却没有任何的回应。秦逸凡心知,这一定是湖中老兄已经开始了融合,真期待,他融合以后是一番什么样的情景。

脑子一动,身体轻松的在水面上站了起来。脚下的水面依然还是水面,但上面的秦逸凡却已经不是原来的秦逸凡。经历了这一遭,秦逸凡好像也看开了很多的东西,彷佛又一次经历生死边缘一般,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淡淡的笑了笑,秦逸凡抬脚向着湖边走去,轻松自如,就如同在地面上那般自然。

湖边,秦小玲早已等待在那里,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在老树妖身边看着秦逸凡。秦逸凡的每次吐血,受伤,她都清晰的看在眼里。每次忍不住想要下去,都被老树妖劝阻。

老树妖虽然姓子直没那么多弯弯绕,但眼光还是有的,他能看得出秦逸凡正在做什么,也知道秦小玲下去会让秦逸凡前功尽弃,每次都是竭力阻拦。

秦小玲终于盼到了湖面平静,盼到了秦逸凡起身,再也无法忍受心中的那股煎熬,飞遁到了湖边。秦逸凡一走到湖边,秦小玲的身形就扑入了秦逸凡的怀中,死死的搂着秦逸凡,再也不肯放手

轻轻的拍了拍秦小玲的香肩,微微安慰了几句,秦小玲才恢复正常。不过,她恢复的第一件事,却是将秦逸凡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这才放心。

秦逸凡身上的衣裳,早已破烂不堪,还好有乾坤剑衣,才不至于出丑。秦小玲早就看在眼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件小巧的衣裳,披到了秦逸凡身上。

及体才发现,这居然是一件法宝,估计是秦小玲从小罗天捡到的。欣慰的看了看秦小玲,内力微微催动,法宝就自动的套在了秦逸凡身上,居然尺寸完全合适。

“好厉害的孽障!”脑子里陡然出现应劫前辈的声音,十分的疲累,好像经历了一场艰苦的搏杀一般:“竟有这般的威势,当年老夫栽的不冤。”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