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八十三章 湖中合体(上)

第八十三章 湖中合体(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

琴声虽然十分的刺耳,但真正危险的,却是夹杂在琴声当中的那股杀意。秦逸凡不是第一次见到音杀,江湖上也见过天音门的弟子。不过,能使出如此精纯功力如此深厚而且又在这个地方,最可能的也就是天音门的许飞飞了。

老树妖显然是不怎么在乎这点音杀攻击的,但不管怎样,攻击的行为也是对老树妖的挑衅。尤其是刚刚破开阵法,正感觉自由在望的时候。在困神阵当中,老树妖也没有少杀掉无缘无故攻击他的修道人士,此刻有人攻击,自然会反击。

两个大锤突兀的出现,向着攻击者的方向狠狠的砸下。秦逸凡看的清楚,所谓的两个大锤,根本就是被秦逸凡一剖为二的巨石,不知道老树妖用什么东西将之串起来,挥舞的时候,就是两个硕大无朋的武器。

“老树,住手,误会!小玲,去让许飞飞住手!”此刻喝止许飞飞显然是来不及的,只能让老树先住手。还好,两人合作破解开困神阵的交情还在,虽然很生气对手莫名其妙的攻击,但还是手下留情,将攻击目标偏了一下,两只巨锤分别砸向了两边,轰出两个巨大的土坑,也轰起半天的烟尘。

秦小玲早在秦逸凡呼喝的时候,就飞快的下地,飞遁到许飞飞的身边,制止了她的攻击。当头的巨锤在刻不容缓的间歇分开砸到了两边,许飞飞和秦小玲都暂时安然无恙。饶是如此,老树巨大的身形和巨锤也让许飞飞凭空出了一身冷汗。

秦逸凡一进去就是几个月,几个月以来,许飞飞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地方。虽然这里是修道之人谈之色变的绝地,但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中许飞飞总是对那个秦逸凡有着一线希望,好像坚信他能从里面出来一般,尽管这里凶名远播数百年,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进去以后出来过。

事实和传言不断的在打击许飞飞的信心,而且师门的那些师兄弟们得知她的情形后,也和她飞鹤传说,希望她返回师门,不要继续的傻等,但许飞飞还是一天天的坚持了下来。

终于这里发生了变化,突然之间传出来的那股恐怖的戾气,甚至比在拳印湖的时候还要让她震惊。不过,最震惊的,却是那戾气当中夹杂的恐怖的妖气。一个巨大的身影,顶天立地,全身散布着令人发狂的妖气,不假思索的,杀音就弹奏了出来。

随后才听到了那声熟悉的住手,那是秦逸凡的声音,然后秦小玲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此刻的许飞飞,却已经再次的进入了那种无法形容的状态。心中依然只剩下一个声音在叫喊:“那个人,他真的出来了,他真的从小罗天出来了!”

等到所有人包括老树妖在内,都接受了这是一个误会以后,众人才开始回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见到许飞飞的那一刹那,秦逸凡就明白,他们是真的出来了,真的从困神阵当中出来了。而且,看刚刚的情形,那个困神阵已经不复存在,被老树妖和秦逸凡一个劳心,一个劳力,生生的破掉了。或者严格的说,是破解了那个布阵高人的禅机,从里面生生的出来了。

这一刻,不管是秦逸凡,还是老树妖,都充满了一种快意。尤其是刚刚重获自由的老树妖听到了许飞飞描述这小罗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而且几百年来进去的都是些什么人之后,老树妖更加开心的有些不可一世。原来,以往自己曾经仰望过的那些人,早已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了自己的手下亡魂,还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突破困神阵,值得所有参与的人开心。许飞飞也很开心,自己居然有幸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发生,而且还是唯一的观众。只是,对于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许飞飞却并不清楚,而且看起来,秦逸凡暂时也没有告诉她的打算。也许是牵涉到什么秘密,许飞飞绝不会主动的探听这些,她并不八卦。

大家都很开心,但接下来却有点犯愁。按照秦逸凡和老树妖的计划,是打算到拳印湖边,让湖中老兄自己找出来老树妖身上的那个戾气之源。但目前的状态,以老树妖如此庞大的体形,不用说走,只要他的身形显露在人们面前,估计不管是人还是神,都会不约而同的叫出,妖怪来了。

更何况,如此巨大的体形,虽然老树妖已经做到了可以将根系抽出土地,化为双脚自己走路,但这里距离拳印湖,可不是一里两里的路途,就是秦逸凡他们要老老实实的赶路,也至少要十几天。老树妖的话,估计还要更长。这么长的时间,在这个外层阵法当中还好,不会有什么人能看到,一旦出去,怎么隐瞒?

老树妖可能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马上吵吵嚷嚷着要走,这疯狂的戾气在他身上困扰了数百年,他连半刻也不想让那戾气之源在自己身上多呆了。

“老树,你以前是怎么行走的?你就不怕这么大的身形被人看到以后当作妖怪吗?”秦逸凡没有办法,只能问老树。老树不是以前也游历过吗,想来应该有办法。

“我本来就是妖怪!”老树对秦逸凡的担忧很是不理解,自己本身就是妖族,被人当作妖族,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要是被人当作其他,那才是不正常呢。

“我的意思是说,你就不怕惊世骇俗?”秦逸凡换了个说法,这样比较好理解一些。老树妖的直肠子,显然是不会想这么多的。

“对我并没有什么损害吧!”果然,老树妖的脑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才会有大摇大摆的行走被人囚禁的恶果。

“老树,我想,你并不想再次被人囚禁吧!”秦逸凡实在无可奈何,只能用这最直接的利害来说明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那我该怎么办?”被人囚禁数百年,老树妖可再也不想尝试一遍那样的味道。况且,身上的戾气根本就没有被炼化,自是自己习惯了而已,这么出去的话,很显然会被很多人注意的,说不准就有什么高手要再来一次。虽然老树妖不在乎哪里又多一个小罗天的绝地,但却绝不希望绝地里被困的那个是自己。

“你以前是怎么行走的,相信并不是用这么大的身形展现在所有人面前吧!”秦逸凡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过在什么地方有人看到过如此庞大的巨树的传言,想来老树那会并没有让人看到他的模样。

“我通常使用木遁。”老树很是老实的回答:“走路实在是太慢了。”看来他也知道他自己的缺点。

木遁,五行遁术的一种,不过,想来这老树本身就是树木,施展木遁的时候,应该比大多数修道之人都要精纯。这倒是让秦逸凡放心不小,如果是遁术的话,至少速度上能快出数十数百倍,比看着老树用慢吞吞的走要好上太多。

接下来,让秦逸凡更加开心的是,老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形,让旁人看起来只是一颗稍显有些高大的木头,但远不到他本体如此令人惊骇的地步。得知老树有这样的本事,秦逸凡长长的出了口气,再也不担心在路途中老树会惊动那些普通人了。

“你一直在这里守着?”解决了老树的麻烦,只要晚上行路,一切都完全没有问题。秦逸凡转身问许飞飞。

许飞飞看着秦逸凡,轻轻的点了点头:“师门命我给你带路,还有很多绝地没有领你去过。”说话的时候好像很是公事公办,一副完成师门任务的模样,但具体心中是如何想的,估计也只有许飞飞自己知道。

“无论如何,谢谢你!”秦逸凡倒不是那等忘恩负义之人,对着许飞飞很是认真的道谢。许飞飞蒙着面纱看不到面容,但她的目光中,却透露出来根本不需要道谢的意思。

充溢的戾气让许飞飞很是难过,但也无济于事,只能苦苦的支撑,慢慢的适应。这还是戾气从困神阵当中扩散出来以后变淡的结果,否则的话,说不定刚刚强行弹奏杀音,许飞飞早已身负重伤。

看着其他人都毫无不适反应的样子,许飞飞忍不住还是有些猜想,秦逸凡真的只是一个还没有入门的习武之人吗?

经过几夜的急速赶路,终于大家都返回了拳印湖。一路上,老树妖的木遁让秦逸凡大开眼界,只要是有木头的地方,他都能轻松的到达,哪怕只有一颗小草,或者一段草根,遁术之精纯,让身为修道之人的许飞飞也是望尘莫及。

回来的时候是在夜间,秦逸凡的身法实在是太过高明,即便是那些聚集在客栈周围的外山门弟子,也没有发现,拳印湖边,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颗数人合抱粗的古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