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九章 音杀之道(上)

第七十九章 音杀之道(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04  |  更新时间:

不过,只是秦逸凡这么一说,却并不能让许飞飞打消自己心中的疑念。好像有些发呆,许飞飞坐在原地怔了一会,说道:“秦先生,不知你可否将小女子刚刚弹奏的曲调重复一遍?”

看着一脸认真的许飞飞,秦逸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许飞飞如此的表情。许飞飞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秦逸凡有点羞涩的笑了笑:“我是个大老粗,对音律一窍不通,在你面前可就是班门弄斧了。如果哼的太难听,你可要见谅。”

说着,慢慢的将刚刚许飞飞弹奏的曲调哼唱了一遍。不过,确实如同秦逸凡所说,即使心中已经熟记了曲调,但哼出来的却满不是味道。一曲哼完,秦逸凡脸红的如同从血海中逃出来一般:“见谅见谅,有辱清听!”只是一个曲子而已,对秦逸凡来说,却好像比剧烈的搏斗一场都让人疲累。

更过分的是,湖中居然出现了一圈一圈急促的波纹涟漪,好像连湖中老兄都无法忍受秦逸凡那蹩脚的嗓音。看的秦逸凡一阵白眼。

只是,秦逸凡的尴尬相对于许飞飞的震惊来说,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此刻的许飞飞,看着秦逸凡,一双杏眼睁得老大,脑子里不停的盘旋着一个声音:“他听的到,他真的听的到!”

秦逸凡的声音虽然难听,而且哼出的调子也很生涩,但的的确确是许飞飞刚刚弹奏过的曲调。不管秦逸凡某些地方如何的不准确,但大体的旋律和曲调是对的,也就是说,秦逸凡能听到许飞飞的无声心曲。

没看到现在秦逸凡什么表情,许飞飞脑子里乱作一团:“他能听到,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看着许飞飞神色有异,但秦逸凡却不知道许飞飞正在想什么,只是有些关心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许飞飞小脑袋猛地一抬,双眼直直的盯着秦逸凡道:“你以前在哪里听过这首曲子?”话一出口,自己就想了起来,上次玄阴池引导秦逸凡和秦小玲出来的时候,弹奏的就是这首曲子。秦逸凡能知道,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许飞飞长长的出了口气,说不定,秦逸凡根本就没有听到,只是把那首曲子回忆起来而已。自己的担心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心情也放松好多,姿势再次优雅起来。但为了验证,许飞飞决定再试一遍。

“秦先生,请赏面再听一曲!”说话的语调,仿佛也暗含某种音律,十分的动听。

“能听天音门高手弹奏一曲,求之不得,请!”秦逸凡不知道许飞飞要做什么,但弹曲子让他听,他是不会拒绝的。天音门最擅长的,就是音律,如此高手在眼前弹琴,而且还是不惊动其他人的心曲,实在是难得,即便他不懂音律,也不想放过机会:“不知可否来一曲凝神静气的曲子?”

“哦?”许飞飞看着秦逸凡认真的面孔,不知道秦逸凡为什么会这样的选择。

“如果你想真正的感受这里的凶煞之气,这样的曲子是最好的选择。”秦逸凡也没有隐瞒,诚恳的说道。回来就发现不对,这里的凶煞之气连几年前的浓度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湖中老兄又有什么动作了。这样的气势,怪不得那些人能轻松的干活,而许飞飞也能轻松的弹琴了。充其量,也就是当时林秋露适应这里时几里外的水平,根本不可能难住许飞飞的。

许飞飞倒是不渝有他,点头应允。随后,在秦逸凡安静的垂钓过程中,再次弹奏了一曲。当然,是按照秦逸凡指定的曲目。这次,为了让秦逸凡听的更加真切,依旧是反复的弹奏。在充满了修真灵气的那种使人平静的乐曲声中,一幕奇怪的景象发生在了秦逸凡身上。

湖中好像突地冒出一股光芒,照射在秦逸凡身上。这道光芒也只是许飞飞臆测的,根本没有看到。不过,秦逸凡身上和周围散发出来的气势,充满了暴戾和凶悍,其中携带的精深攻击,无往而不利,无孔不入,却险些让许飞飞连曲子都无法弹奏下去。

许飞飞终于明白,为什么秦逸凡会让她选择凝神静气的曲子。在这般凶戾的气息影响下,就连普通的凝聚精神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还要弹奏一首连贯的曲子,还是使用天音门特有的手法——无声心曲。

拼尽全力,许飞飞才努力的抵挡住那种恐怖的精神攻击,但也费了好长的时间。而这还只是秦逸凡身边的气息扩散造成的影响。许飞飞很难想像,身处那股气势中心的秦逸凡,是如何能坚持下来的?

秦逸凡却没有这么多的心思,坐下来才发现,湖中老兄这段时间还是没有白过,至少,现在他可以收缩自己的气势,只在很小的范围内爆发。例如现在,秦逸凡就处在湖中老兄气势爆发的中心。

相比以前,这种集中的气势更加的让人难以忍受,但对秦逸凡来说,却还没有让他到达极限。湖中老兄的气势越发的强盛,而且幻境也越来越变换多端,经脉内的感觉,更是险阻重重。

吸收了玄阴之气,有了阴气种子的真气,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力。阴阳两股气息,如同交织在一起一般,旋转着共同抵抗这庞大的压力。秦逸凡甚至有种错觉,经脉当中能够听到真元被这股庞大压力挤压的咯咯声。

还好,一缕琴音适时的在秦逸凡脑海当中响起,登时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看来,天音门的音律的确是有门道,光是这几个音符,脑海中的那种由于湖中老兄带来的烦闷就一扫而空。不过相对的,秦逸凡冲天的战意也被削弱不少。凡事有利必有弊,这也是天之道。

现在的一周天,比起刚刚的九周天都要费力。秦逸凡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看来,这才是湖中老兄真正想让自己看的东西,那些凶煞之气稀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得意的东西,也应该由最欣赏的人品评才是正理。

当秦逸凡神清气爽的从入定状态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旁边的许飞飞已经是摇摇欲坠了。这个女子,尽管已经是个修道好手,但却一点不比林秋露这个新手要看的开,如此的执拗。

拼尽全力弹奏的结果虽然是让秦逸凡在整个过程中都能听到她略有些吃力的琴音,不过,这对许飞飞这个第一次领教凶煞之气的人来说还是有些太过了。这时候的许飞飞,别说是站立,就连说话都有些费力了。

没办法,秦逸凡只好把在附近的秦小玲叫出来,让她把许飞飞安置好。男女授受不亲,虽然秦逸凡和秦小玲没有这么多的讲究,但对外人,秦逸凡还是守礼甚严的。这个举动也让秦小玲眉开眼笑,十分开心的去照顾许飞飞。

这次显得秦逸凡这个主人很是失礼,刚刚请许飞飞到自己家的第一天,就让许飞飞至少两天内无法正常的行动。不过,也让秦逸凡对许飞飞这个音律高手另眼相看。能在湖中老兄那种集中的威势下,尽管她不是主要目标,但能支持那么久的,除了赤龙,秦逸凡见过的也就只有许飞飞。

能成为高手,自然是有理由的,光凭这一点,秦逸凡对天音门的人就另眼相看。以前并没有多接触过这些意修之人,接触的大多是器修的,偶尔有几个和尚和道士,也都是另外的一种态度。但许飞飞的这种坚持和坚韧,也是让秦逸凡重新认识她的理由。

“那就是你说的凶煞之气?”许飞飞的精神终于好了点,再次见到秦逸凡的时候,秦逸凡还是在那个垂钓的屋子边上。好像秦逸凡从来不管他那个客栈的事情,尽管他是客栈的主人。当然,事实上也是如此,他的确没有花多少心思在那个客栈上,客栈最多是他休息和修整的地方而已。

“严格的说来,针对我的才是真正的凶煞之气,而你只是被波及。”秦逸凡并不怕说实话,虽然这样的实话很是伤人。不过,对面是许飞飞,是天音门的高手,是意修的高手,如果连实话都听不进去,那她也不配修道之人这个名号了。

许飞飞倒没有反驳,反倒是有点意气消沉。不论是谁,本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以为不是自己对手的人,却远比自己想像中要厉害的多,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不管是人还是神,都一样。

“第一次接触这等程度的凶煞之气而没有吐血受伤,你还是第一个。”接下来这一句,让许飞飞的脸色好了很多。接触秦逸凡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知道他绝不会说那些谎话来骗自己。

“你……你为什么能挡住那么强的精神攻击?”这是许飞飞最想问的问题,甚至连自己当时测试秦逸凡的初衷都忘记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