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八章 天音门下(下)

第七十八章 天音门下(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

原本只是一个小村落,突兀的竖立着一个大客栈,人也就十几户山民加上秦逸凡。可从官道转过来看到的景象,显然是很出乎秦逸凡的意料。

差不多有上百人,正在热火朝天的砍木头,建房子。而且看他们的身手,个个都有一身不俗的武艺。虽然他们这点身手并不能让秦逸凡看在眼中,但放在江湖上,也是少有的好手了。只是,他们这些人,在这里忙活,是为了什么?难道又有什么武林人物对于这里的所谓宝物动了心思?

秦逸凡这个东家不在,只有一些不会武功的山民。不过那些人却好像一点都没有搔扰甚至恫吓那些山民的意思,说话做事都好像斯斯文文的。而且秦逸凡也看到了几个熟识的山民婆娘,笑吟吟的看着这些人干活,有的还偶尔会伸手帮忙或者递碗水什么的,显是这些人对他们不错。

没有伤到山民,秦逸凡对他们也就无所谓,想在这里住下,就让他们住下好了,对秦逸凡来说,有多少人和没多少人并没有多少区别。相反,有这些人的话,估计那些山民们还能更安全一些。

早在进入这片区域之前,秦逸凡就仔细的把里面的情形向许飞飞讲过。尤其特别强调了,一定不能在这里还不熟悉的情况下随意的练功。想要练可以,必须先缓慢的适应,而且开始不能冒进。不知道许飞飞听进去多少,但至少秦逸凡这个地主是一定要交待到的。

想是一路上也能感受到那种浓重的凶煞之气,许飞飞显得很是兴奋。不知道是因为遇上了阴煞之气兴奋,还是因为在游历过程中第一次能够深入到所谓的凶煞之地的核心而兴奋。

秦小玲在回到官道上之后,就和秦逸凡许飞飞打了招呼,自己土遁回自己在拳印湖边的那个天罡地煞大阵当中休养生息,炼化玄阴之气去了。只有许飞飞老老实实的跟着秦逸凡一步一步的走进来。

“东家!你回来了!”眼尖的山民婆娘远远的看到了秦逸凡的身影,惊喜的叫出声来。她这一声,却让所有忙碌的人全部都停了下来,目光尽数都集中到了秦逸凡身上。不过,目光中却好像有一些惊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和大家礼貌的点头示意,回到了客栈当中。还没等秦逸凡喝下热心的山民婆娘们送上来的第一杯茶水,几个熟人就出现在秦逸凡的面前。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秦逸凡看到几个算是老朋友的人,也是很开心,脸上带着笑意,惊讶的问他们。

“秦东家不嫌我们不请自到就感恩戴德了。”居然还有华山掌门在内,还有几个其他门派有过一面之缘的弟子,基本上没有出现过那些恶言相向的人。

“怎么大掌门也看上我这蜗居了?”秦逸凡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请众人坐下后,开始请教。

“这个……”花上掌门沉吟了一下,随后老脸一红,慢慢的讲了出来。

秦逸凡虽然告知了大家突破现有境界的关键,但毕竟各派还是有不同的。例如华山就是重剑而不重气,想要突破,难度颇高。而其他一些门派,则有的偏重练气,自然要更容易一些。

不过,借着上次昆仑武林大会的机会,重掌门也是聚在一起仔细的商量了一次。大家都是各门派内山门弟子,虽然有门户之见,但此刻来说,同时属于由武入道的行列,理应站在一条船上。

这些人都是秦逸凡以前拜访过的,短短的几年时间,秦逸凡就从需要请教他们而变成反过来的情形,也让他们触动很大。除了惊叹秦逸凡的资质超凡以外,对他如何能如此快的突破也是十分在意。

秦逸凡的情况大家基本都知道,这在秦逸凡请教他们的时候秦逸凡自己说过。童身已破,而且修习的是军中的速成武技,这在他们眼中,是绝不可能成器的。可是,秦逸凡在短时间内,不但突破了他们认为的壁障,而且到达了一个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一个巅峰,这怎能不让这些人动容。

而秦逸凡的居所,在修道界也是大大的有名,新近几年才名声大造的凶煞之地,据说其中还有妖物,不过杯赤龙罩着,谁也不敢如何。但这个反常的地方却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秦逸凡是不是就是因为久居在此,所以才有这样不凡的表现?

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这一幕,几个门派商讨之后的结果,就是尽快派一些内山门弟子到此定居,试试看能不能从凶煞之地当中寻找答案。当然,几个掌门都有凡俗之事在身,也只能委托华山掌门这个秦逸凡的老熟人带着其他门派的弟子到来。有华山掌门在,也能镇的住这些弟子。

这倒是秦逸凡没有想到的。说实话,拿秦逸凡自己来说,自己的突破也并不是因为凶煞之地和湖中老兄,而是因为神医的调理加上硬接了几次天劫的好处。当然,能有这番成就,和湖中老兄的锤炼也是脱不开干系。

只是,他们这一来,可要受一些苦楚了。秦逸凡练功的时候,湖中老兄还没有融合元庆老道的元神,也没有融合那块肉球,而他们此刻到来,却要面对比秦逸凡开始练功时强了不止两倍的湖中老兄,苦头是吃定了。

对他们的到来,秦逸凡也没有表示厌恶,反而很欢迎。这里虽然因为湖中老兄的缘故,开始的几年免不了要功力无法寸进,但能在这种环境下坚持下来的,对以后却是有莫大的好处。不说别的,光是能硬抗一些走火入魔的危险这等好事,就足够让他们受益终生。

华山掌门是朋友,秦逸凡也不吝指导。反正把握住几个字,循序渐进,基本上适应这里只是个时间问题,就怕有人贪功冒进。对秦逸凡此番指点,华山掌门和其他那些门派的弟子只有感激。

凶煞之地想必那些修道门派都已经做足了功课,加上秦逸凡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耳提面命,大家都有心理准备。至少在之前这段造房子的劳作当中,大家都小心的没有使用内力。基本上到现在还没有人出现异常。

安顿好这些人,秦逸凡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安顿许飞飞。左右却看不到她的身影。问起几个山民婆娘,都说没有看到。正在秦逸凡惊疑间,心中好像听到了许飞飞的琴音,皱了皱眉头,向着琴音的方向走去。

很奇怪,这琴音好像在秦逸凡的心底响起,耳朵里却没有任何的声音。琴音响起的方向,赫然是拳印湖。秦逸凡大惊,没有适应过这里的环境,如此的运功,岂不要糟糕!

飞速的赶过去,就看到许飞飞一个人坐在秦逸凡垂钓的茅屋边,双腿盘膝而坐,古筝却是放在双膝之上。双手连弹,却没有一丝声音发出。秦逸凡看的真切,她的手根本就没有放在琴弦之上,弹也是空弹。但不知道为什么,秦逸凡心中却好像一直在响着一首曲调。

叫许飞飞过来,就是为了让她感受凶煞之气,只要她没事,秦逸凡也就放下心来。毕竟还是意修的弟子,功力想必也不低,至少在这里还能动用她的古筝法宝,这就比很多人都强上许多。

拿着钓竿,将鱼饵甩入湖中,秦逸凡也坐下来,静静的钓鱼,顺便在心中聆听着许飞飞的琴曲。也不知道许飞飞是怎么想的,只是看了秦逸凡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自顾自的虚空弹奏着她的曲调。

很久没有感受在拳印湖边行功的感觉,钓鱼也就是个形式。秦逸凡很是畅快的行功九个周天,从那种玄奥中清醒过来。最近这些曰子,因为阴阳正在缓慢的调和,身体也越发的轻松自在。加上这次有湖中老兄的帮助,更加的畅快无比。

心情愉快,秦逸凡忍不住看了看边上的许飞飞。她还是那样一副表情和姿势,面上的面纱依旧,不过秦逸凡却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神态。

看了好一会,秦逸凡忽的说道:“许姑娘,弹了这么长时间,只是这么一首曲子,你不嫌闷吗?换一首吧!”

此言一出,端坐如仙子的许飞飞却如同被针刺了一般,差点跳将起来。双目如同带着电光一般扫过秦逸凡这边:“你,你能听到我弹奏的无声心曲?”

“无声心曲?”秦逸凡怔了一下,随即恍然:“这名字贴切,耳中无声,心中有声。不过,来来去去总是弹这一首,未免枯燥了些吧!”

听秦逸凡承认,许飞飞好像有些惊讶。自己这么长时间虽然弹奏的都是一支曲子,但却换了不下几十种弹奏手法。难道秦逸凡也懂得音律,甚至懂得手法?不可能,很多手法,都是天音门不传之秘,断不可能看透。难道秦逸凡真的能听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