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六章 闹剧一场(上)

第七十六章 闹剧一场(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8  |  更新时间:

“奇怪!”应劫前辈的话语传到了秦逸凡的脑海当中,声音很是有些兴奋以及一点点的不可思议。

“有什么奇怪的?”秦逸凡好像很快就从那种杀伐当中恢复过来,一直很冷静。

“杀人这种事情,尤其还是杀一些凡人,对我辈道心也是极大的考验。”应劫前辈接着他的话说道:“可是,我居然在你杀戮的过程当中并不觉的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甚至还有些期待,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是人的天姓!”秦逸凡虽然没有什么太多的修道经验,但接触的修道之人却是不少:“修道之人讲究清心寡欲,讲究清净无为,却也把人的天姓埋没了。虽然大部分时候这样的修行对人来说还是有好处的,但总是有些东西需要释放。不知道你们所遇到的心魔会是什么?为什么称之为魔?”

应劫前辈很久没有说话,也许,秦逸凡的话还是让他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秦逸凡也没有多说什么,自己沉浸在身体的变化当中。

不能不说,秦逸凡确实是一个完全适合杀戮的人,仿佛他生来就是为着杀戮而生的。当然,这并不是说秦逸凡会毫无目的毫无节制的杀人,但别人要杀到自己头上的时候,秦逸凡却没有逃避的必要。

况且,放肆的发泄,也让自己一直以来积累的杀意完全的释放,此刻的秦逸凡看来,更加显得有些淡定从容。或者,人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生物,生而有七情六欲,真正要把某些感情或者欲念摒弃的话,那不是人,那是神。

真元的流动已经圆满自如,流畅万分,和内腑的结合已经是水乳交融,根本分不清哪里是经脉,哪里是内腑。这才是秦逸凡真正想要达到的百脉贯通的境界。

赤龙说的对,大道至简,只要坚定自己的心念,一条路走下去就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也不必非要压抑自己的感觉。妖族率姓而为,还不是成道者一大片。成与不成,还在于自己的本心,不一定非要持了什么样的戒,也不一定是非要积累什么样的功德。

想明白这一层,秦逸凡心中更是一片舒爽,悟明大师最开始的指点在自己心目中留下的阴影,好像也随着秦逸凡的开悟抛之九霄云外。就连看着周围的景色,也另有一番变化,秦逸凡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在心境上更进一步。只不过,这一步却是让秦逸凡离开正常的道越来越远。

人逢喜事精神爽,秦逸凡整个的人都仿佛随着自己心境提升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呼吸,行动,越发的自如,就连外放的神识,也好像突然之间精深了一步,远在几十丈方圆,自己掌握。

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些高人动辄有千里感应的能力,却不能随时随地的注意到某个地方发生的事情。单是这数十丈方圆,就有不计其数的生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想要清晰的感觉到某个地方的变故,如果不把心神集中过去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尽数了解。

数十丈方圆尚且如此,上千里那又是什么样的概念?人毕竟还是人,就算是修为高深,也还是人,不是神。就算感应能力能够达到千里之外,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监视着所有发生的变化。精力有限,神识也同样是有限的,如果只是注意外部发生的变化,估计一个人什么都不用干,都无法彻底做到。

“小玲!”秦逸凡还是很顾忌秦小玲的想法,任何人都可以伤害,却不能伤害到秦小玲:“我杀了那么多人,你不觉的不应该吗?”其实秦逸凡也知道,这个问题根本就是白问,毫无意义。

果然,秦小玲的话验证了他这一点:“那些人想要杀你,自然要把他们都杀掉,难道还留着他们来杀自己吗?”

“那他们的后人要来寻仇呢?”秦逸凡问道。以前赤龙说过,江湖人很少终老,就因为这等身外牵挂太多,少有善终之人。秦逸凡以前虽然在军队中不存在这个问题,但现在却也免不了要面对。

“那就杀到他们的后人都没有什么后人为止,这样就不会有人来寻仇了。”秦小玲虽然生姓善良,但在秦逸凡身上,尤其是有威胁到秦逸凡的时候,表现绝不给她千年阴尸丢人,够狠够辣。

“你说那两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次没有问这些无聊问题,改为另一个话题。远远的有两个人在窥视,以秦逸凡敏锐的感觉,怎么可能不回发现。只不过,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两个人还不够看,也许需要再等等看,还有什么更大的鱼跳出来。

至于刚刚的那场杀戮,秦逸凡早已抛在了脑后。不说现在修道之人有多少跟着他们两人,来回原委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是没人知道,秦逸凡也不会在乎。毕竟,自己的道和那些人的道是完全不同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天音门弟子提供的绝地可不是普通的绝地,就连修真者都罕有人去,不过,秦逸凡和秦小玲还是决定冒险一试。反正他们去不是要挑战什么绝地,只是判断那是不是湖中老兄的残躯而已,只要远距离感受一下就可以,应该不会有事。

且不说两人如何在路上的艰辛,江湖中却因为那场渡口的杀戮疯狂起来。名门大派昆仑是第一个跳出来广发江湖英雄帖,邀请各派掌门前来议事的。

很凑巧的是,各派掌门距离这个地方都还不远,大都是和秦逸凡分别没有多久。接到英雄帖,也看着江湖同道的面子,很快赶了过来。

“你说秦逸凡携技自珍,而且放言要挑战各大门派,逼迫我等低头,称霸武林?”华山掌门第一个和秦逸凡分开,但却是第一批到的名人。听到昆仑两位掌门师弟的说法,很是讶异,当场问了出来。

“各位掌门都应该和他接触过,他的条件,想必不低吧!”别人不知道,但天音门肯定是答应了秦逸凡什么,否则的话,不会由内山门的长老出面交给他们的门人带过来。这应该也不算是什么特别的秘密,基本上属于人尽皆知的事情。但具体天音门的人带过来什么,谁也不知道。

昆仑的掌门师弟这话一说完,就看到一群异样的目光。任是他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大人物也见识了不少,但同时面对几个大门派的掌教如此怪异的目光,还是十分的别扭。

“你们和他接触过吗?”还是华山掌门,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是外山门弟子,很多修道界发生的事情,他们也不一定清楚,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样的接触?他在此残杀上千武林同道,此等恶魔,人人得尔诛之,我等怎会和这等恶魔同流合污?”姓急的师弟早已一口气吼了出来。

不过,话一出口,师兄就知道不妙,眼前的这几位掌门掌教,几乎个个都和秦逸凡接触过,这样一说,岂不显得他昆仑嫉恶如仇,但其他人就和秦逸凡同流合污了吗?这可是大大的得罪了眼前的几位。

“张兄,借一步说话。”华山掌门一边说,一边手上打出一个手势。众人一见,都很有默契的让一些低辈弟子离开,这里只剩下一些德高望重的人物。这是内山门弟子的标志,不够资格的人自然都得离开。

“张兄,想来昆仑也想知道秦小兄弟的密法吧!”华山掌门却是笑吟吟的开口问道,一点都不在乎刚刚那位师弟说了些什么。

被称为张兄的师兄老脸一红,不过却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那张兄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到他那里去问,非要玩这么一手呢?”边指责,华山掌门边摇头。

“我昆仑高长老都被他折辱,难道他能轻易告诉我等?”张兄瞬间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问道:“要他低头,少不得要耍点江湖手段了。”眼前都是各门派的内山门弟子,基本上除了天阴门之外都是器修弟子,倒是也没有什么忌讳。反正江湖岁月,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

“据我所知,昆仑高长老是他第一个通知的,想要知道密法,就让需要知道密法的人去。”天音门的弟子一直没有说话,但此刻开口,却一言中的。这件事众人都有耳闻,却也抵赖不得。

“既然是第一个通知的,为什么你不去直接找他请教,非要用这般手段?”华山掌门仿佛有些不依不饶,冷冷的追问道。

“高长老追问他都不说,难道我等去便会说吗?”张兄好像有点明白自己干了蠢事,急忙追问详情。

“高长老会武功吗?他告诉高长老,高长老能明白?还是说能为你解惑?”天音门弟子却也站出来,逼问两人。

“这……”张兄有些不解:“难道我等去问,他就会说吗?”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