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四章 江湖朋友(上)

第七十四章 江湖朋友(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

乾天大雷劫,就是秦逸凡最开始的时候看到的应劫前辈度的那种天劫。比起普通的天劫来说,完全是两个概念。普通的天劫还可以说是能用数字数出来的雷劫,但乾天大雷劫不同,铺天盖地,一个接一个,早已超过了几十的范围。

而且最厉害的是,在雷劫的中心范围内,只要有修道之人存在,一定会不分彼此的全部攻击。仿佛是认定了有人会帮忙度劫一般。还好当年秦逸凡只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任何灵力的痕迹,否则的话,也难逃一死。

直到现在,秦逸凡身上依然还是内力,没有半点灵力。也就是说,一旦这个乾天大雷劫发动,基本上在天劫笼罩范围之内的,不是应劫前辈口中的那几个老家伙的,绝对有死无生。

可以说,这真的是应劫前辈送给秦逸凡的一个护身符。更何况,能让秦逸凡这样的人走投无路的情况,肯定是对手特别强横的情形。一旦雷劫降临,也算是有人为应劫前辈挡下至少一半的攻击。双方都是互惠互利,绝对的好处。

此刻昆仑老头已经发现了异常,周围的火云猛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失去了器灵,但法宝毕竟是自己的法宝,还是有收发的能力的。

老头子依然坐在他开始坐着的地方,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变过位置。秦逸凡等人眼中的变化,只是被他的阵法所惑而已。到后来的漫天火云,则完全是法宝离火罩的功劳,此刻法宝一收,立时现出原型。

和老头子遥遥相对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文士,也是端坐在地,双膝上横着一柄古色古香的古琴,一身的衣服干干净净,即便是坐在地上,也依然是有一种出尘的味道。不过仔细观看的话一定会发现,他只是保持着一个坐的姿势而已,整个人是悬空停在距离地面半寸的地方。

尽管离火罩已经收回,但这两人的争斗却还没有停止。文士依然在弹琴,而昆仑的老头子也顾不得心疼离火罩的破损,手中拿着一个金黄的罗盘,和文士面对面的坐着。

从文士的古琴上,仿佛能够看到一圈一圈的能量波纹,向着对面的老头子攻击而去。那些能量波纹好像还十分的集中,都是向着老头子的方向而去的。而老头子身边却好像有道无形的屏障,这些波纹一到身边就被挡住吸收,消失无踪。

可能是不用担心秦逸凡两人被离火罩炼化,所以文士不用分心照顾离火罩内的情形,攻势更加的猛烈。而没有了攻击利器离火罩,昆仑老头子却也不用分心分力,全心抵抗,也是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只不过,这样的所谓战斗,看在秦逸凡眼中,一阵的摇头。果然是有道之士,连打架也是这等文绉绉的。

显然两人争斗的焦点还是在秦逸凡和秦小玲,一个要保住两人不失,另一个是想要用法宝炼化,但此刻离火罩已毁,当场布置一个攻击阵法的话,却被文士牵制无法做到。看到他们没事,两人的争斗也就没有了什么意义,只是维持了一阵攻守之后,就同时停手。

“今曰算你们命大,希望以后天天都有人守着你们,后会有期!”昆仑老头心疼离火罩火蛟的消失,灵器的损毁,但却不敢在文士面前说出来,只能落下一句狠话,飞速的遁走,片刻不敢停留。如果被文士知道自己手上的拿手灵器法宝已经损坏的话,可就不是这么容易能脱身的。

秦逸凡并没有抓住这次机会,否则的话,只要一声喊,昆仑的老头子一定会有大麻烦。不是他不愿意,而是自己赤手空拳打败两个所谓的修道好手已经倍受瞩目,如果再加上一个灵器杀手的话,这些修道之人,尤其是器修之人,就不会是追着要他的功法,而是追着要他的命了。

“多谢阁下相助!”严格说起来,文士也并不是说救了秦逸凡他们的命,至少在离火罩内的那种情况下,秦逸凡秦小玲两人的姓命是完全无忧的。

不过,这话听在文士耳中,却显得有些没礼貌。至少在文士的心目中,自己可是费尽心机才保得两人平安,那离火蛟龙罩可不是什么默默无闻的东西,在昆仑派也算是能排的上号的灵器,自己的琴音要穿透离火罩逼退火蛟,委实是花了一番大力的。没想到,却只是换来一句简单的多谢相助。

登时,文士有些不快,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心中也是一阵腹诽:“果然是草莽之士,丝毫不懂礼节!”而口中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动作悠闲的收起古琴,站起身来。

毕竟是高人,只是这么一下,就能看出文士有着极高的修养。掸衣起身,收琴站立,说不出的优雅,让人一看就有赏心悦目的感觉。

看文士的面孔,也就是三十多岁成熟的相貌,并不似有些修道之人如剑门三英那等年轻英俊,也不像他们那般锋芒毕露,只不过,却从骨子里透出一种稳重和随和,十分的亲近。

“救你们也是偶尔路过,不用挂在心上!”文士走过来,路上已经上下打量了秦逸凡一番。听说过秦逸凡在皇城的表现,一手比庖丁解牛还要厉害几倍的手法,真的可以用技近乎道来形容,这也是文士能面对秦逸凡而不觉的讨厌的原因之一。

明知道文士肯定是有事要求,但秦逸凡却一直忍住不说,也让文士有一种无法开口的感觉。本来,只要秦逸凡按照礼节,应该再提一下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涌泉相报之类的话语,然后文士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提出自己那个小小的要求。

没想到秦逸凡这个人,在文士自己谦退了一下之后,却绝口不提。登时让文士无法接口,要自己开口提出的话,未免有种携恩图报的卑劣,只能绝口不提。心中恨不能将秦逸凡骂上千遍,怎的连普通的客套都不会,自己说了个不足挂齿,秦逸凡还真就毫不挂在口中了。

只是,如此一来,自己此行岂不一无所获,还平白的得罪了昆仑派?还好,秦逸凡还是很客气的请教了他的名号,至少,让文士也舒服了些,不是让他做了个无名英雄。

以往行走交往的都是高洁雅量之辈,对于秦逸凡这等市井之人,除了对他的一手解牛刀法感兴趣之外,剩下的就是最近风传的他以一介凡人的身份击败木长老和桐柏子。这等不用法宝却也击败器修之人的手法,和他们意修何其相似,所以,才会有认识结交并伺机探讨一下的念头。

说起来,还是因为不管是器修还是意修,总有一批亲友限于资质无法修得本门无上密法,只能沦为外山门弟子。但在凡俗中闯荡,想要抱着大隐于朝的想法是绝不可能的,修道之人即便是外山门弟子,也不得在朝为官。那想要有一番势力,自保并且发展,就只能走习武的路子。

现在秦逸凡身上明显是有了突破习武不能修道的方法,人人都想要,只不过,还没有人像昆仑那个老头子那般,开门见山的说出来。这是秦逸凡很讨厌的一点,尤其是像这等表面上看出尘飘逸的人物,想要什么还不敢说。真要说出来,秦逸凡也不会拒绝,只是他们这种做派,还是让秦逸凡忍不住要给他们一点小小的难堪。

虽然秦逸凡一路走来,钻研武道到现在,已经算是小有斩获,但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依然还是不能改变修道之人对习武之人的看法。秦逸凡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只要那些真正需要的人过来,秦逸凡绝不会隐瞒。有这些各派的外山门弟子同修的话,武道也一定可以在修道之人眼中渐渐的竖立起来。

甚至秦逸凡可以断定,之前自己走访各派,那些掌门什么的,说不定就是哪个门派的外山门弟子。自己请教的时候人家没有如何刁难,反过来,秦逸凡也不会如何。

可要秦逸凡自己上赶着讨好一般的拿出自己的东西来,绝不可能。从一开始,这些大人物们就把简单的事情想的太复杂,总是以为秦逸凡一个小小的凡人,习武之人,一定也有天下习武之人的劣根姓,自私自利等等,绝不会轻易拿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误会发生。

和文士不咸不淡的交流几句,秦逸凡的学识明显不是对手。文士看他的时候,倒是也没有什么特别轻视的念头,想来是知道他文采有限。只不过,秦逸凡一直不说什么知恩图报之流,文士也碍于面子,一直绝口不提自己的目的,憋的有些难受。

不久,文士还是起身告辞。此次不行,也许下回还有机会,倒是一直很是谦恭,让秦逸凡对他观感十分良好。最后离开的时候,秦逸凡还是笑着说了一句:“前辈,如果真的有门人需要,让他们自己来找我,不用前辈这般的呵护和为难!”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