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二章 略施薄逞(下)

第七十二章 略施薄逞(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

服软?突然之间有些恼羞成怒差点下杀手的老头,会这么好说话?秦逸凡不信,连秦小玲都不信。

不过,老头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不然的话不会这么说话,而且火蛟的威力也明显的小了许多。

一缕隐约的琴声,好像穿越迷瘴的利剑,进入了秦逸凡和秦小玲的耳中。琴声很是悠扬,十分的动听,只是若有若无,十分的不流畅。听在耳中,却说不出的舒服。

火蛟好像很是害怕这样的琴声,每次想要扑过来的时候,都会听到一声琴音,随后火蛟就会猛地后退。站在秦逸凡的角度,根本看不出这琴音有什么可怕之处,会让火蛟都躲躲闪闪。

随后,火蛟身躯一阵涨大,好像突然之间得到了什么强力的支持,身上的烈火也迅速的变换了颜色。原本只是红色的烈焰,此刻却是透着一股澎湃热力的惨白。

“别以为有人护着你,我就不敢动你!”昆仑老者的声音随着火焰传来,将琴音都盖下去许多:“尝尝我的南明离火!”

火焰如同水银泄地一般无孔不入,向着两人侵袭而来。秦小玲的血纱将两人裹的紧紧的,丝毫不敢透露出一点空隙。不过,奇怪的是,即便被血纱包裹,秦逸凡还是能够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景色。

乾坤剑衣已经变成了一件浑身是刺的圈子,向着飞卷而来的火蛟迎了上去。不过,火蛟的周身全部是那种疯狂的火焰,只要一靠近,飞剑就会被烤的炽热,就连秦逸凡,也能通过乾坤剑女感受到那种无法忍受的高温。

不过,琴音还是在一时的被压制之后,再次清晰的响起,火蛟的活动登时又好像有些畏首畏尾。趁着这个机会,乾坤剑女迅速的调集几支超过十品的飞剑,向着火蛟飞速的攻击起来。其他的飞剑,则团团围在两人周围,攻击可能略显不足,但防御还是能支撑一阵的。

昆仑老者的声音好像有些气急败坏:“小子,本来打算只是对你略施薄逞,不过,既然有人插手,那就怪不得老夫辣手了。”停顿了一下:“要怪,你就怪你不该那么招摇吧!”语毕,火蛟好像突然之间没有了任何的束缚,在天空之中扭了几个圈子,疯长起来。转瞬之间,便化为一条千丈的巨蛟。

周身燃烧着白色的火焰,巨口一张,一道青色的火焰飞速的向着两人而来。看这架势,却是要置两人于死地。

秦逸凡大怒,这昆仑的老东西实在是不讲理。如果是为晚辈出头,要将秦逸凡和秦小玲吓唬一阵的话,还可以说是心疼晚辈,但还不是是非不分。但此刻居然因为有别人插手而痛下杀手,那可就不是单纯的护短,而是从一开始就打着独吞秦逸凡身上好处的主意。

这样的人,是秦逸凡最痛恨的。他实在想不通,怎的修道之人当中,居然还有这样的所谓高手?难道修为越来越高,真的就忘记了还是低辈弟子的时候那些红尘历练了吗?还是说为了所谓的门派利益,就可以置大义于不顾。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些所谓的高手,真的还不如一个刚刚入门的那些弟子们心境豁达。

以前见过的那些低辈的高人,像悟明大师,甚至包括张崇他们在内,接触久了之后,也能发现他们那种清净无为乐观豁达的姓格,当时还以为修道高手都应该是这样的表现,现在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也许,那些只是在入门进阶的时候必备的品德罢了。就连秦逸凡自己,有时候都会发现,自己现在的想法和几年前的想法完全是两码事,那么这些修道之人动不动就是静心潜修数十甚至上百个春秋,说不定想法有些改变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只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头上,秦逸凡也许不会有这样的恼怒,但偏偏发生在自己头上,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单纯的秦小玲在,这简直就是在揭秦逸凡的逆鳞。

剑女控制的几枚高品级的飞剑,也堪堪能够敌住火蛟,不让它靠的太近。不过,饶是如此,秦小玲这边好像已经尽了全力,血纱的空间越来越小,好像已经无法承受那种炽热的火焰。

匕首在手上又一次化作自己熟悉的战刀的模样,不单如此,还有一阵刀上发出的气息,将两人裹在其中。看来应该是应劫前辈出手,秦逸凡也不说破,只是吩咐秦小玲一声,撤开血纱。

对秦逸凡的话言听计从,秦小玲依言打开了血纱。登时,秦逸凡就出现在乾坤剑圈之内。双手握刀,秦逸凡调动真元,向着空中巨大的火蛟就是虚空一刀。

一道无形的刀气向着火蛟飞扑而去,火蛟巨大的身形根本无法躲闪,只能硬生生的挨下这一刀。相对火蛟千丈的身形,这一刀在它面前也不过就是针尖一般的大小。

只是,这针尖一般的刀气却不是那么好接的。一阵剧烈的痛苦从中刀之处飞速的蔓延开来。火蛟痛苦的嘶吼一声,庞大的身形如同猛然间被一股巨力拉扯一般,撑的笔直,然后又缩成了一团。

这是离火蛟龙罩下的空间,在这空间之内,火蛟完全就是主宰,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竟然还能有人伤到器灵。

火蛟的剧烈变故登时让外面的人一阵紧张,那股不知名的琴音也越发的清晰,已经可以连成一首连贯的曲子。火蛟被这琴音再一逼,身形飞速的缩小,变成几丈长短,但身上的火焰却整个的变成了青色。两只巨大的蛟目变得血红一片,瞪着下面的秦逸凡二人。

乾坤剑女却猛地现身,迎着火蛟飞了上去。秦逸凡大惊,刚刚火蛟的火焰只是白色的时候,飞剑就已经无法抵挡,变成了青色,更加的炽烈,怎么剑女却如此的莽撞?

不过,乾坤剑匣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提供内力支撑的,并不是她真正的主人。想来剑女身负血仇,也不会莽撞的送死,这么上去,自然是有她的道理。

剑女和火蛟相距一段距离,遥遥相望。在秦逸凡愕然的目光中,赫然发现,剑女竟然能够和火蛟交流。看着一人一蛟好像在谈话的样子,秦逸凡忍不住摇了要脑袋,是自己眼睛花了吗?还是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都不能以常理度之?

不一会,火蛟居然好像突然之间散去了周身的火焰,身体再次的缩小,变成丈许长短,落在了地上。看着这一幕,秦逸凡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只能看着依然在空中得意洋洋的乾坤剑女,竖了一下大拇指。

“它很可怜的,刚刚化蛟不久就被老头抓住夺去了元神,封在这法宝当中。”剑女还是一如以往的嗓音,讲述那头火蛟的不幸:“这是它第一次发现,还可以和除了老头之外的人交流。也许,因为我们都是器灵的缘故吧!”

“这么停下来,外面的老头不会催吗?”秦逸凡问道。琴音已经十分的连贯,显然是因为火蛟放弃了抵抗的原因。

乾坤剑女微微的笑了笑,随后,秦逸凡脑子里立刻多了一段剑女正在大战火蛟的场景。只是,和眼前平静的画面却一点都没有相似之处。

猛然间,秦逸凡明白了,原来灵器的器灵也是有办法让灵器的主人产生错觉的。想来外面的昆仑老者一定以为现在里面正打的热闹,所以根本不会发现里面真正的场景。

灵器还有这样的不稳妥的时候,秦逸凡忍不住一阵腹诽。这样的武器,就算是给秦逸凡,秦逸凡都不一定敢使用,还好乾坤剑女是自愿的,如果是被迫的话,还不知道会给林秋露带来怎样的灾难。想来昆仑的那个老头子,也一定没少在这上面吃亏,不过估计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哈哈哈!我明白了!”秦逸凡的脑海中响起一阵应劫前辈的狂笑声,如此的突兀,让秦逸凡有些不知所措。

好容易等应劫前辈的笑声停歇,还没等秦逸凡请教,应劫前辈已经开口:“你问问那头畜生,愿意不愿意脱离器灵的身份,回归自由?”

他的话让秦逸凡一惊,不过还是马上转告剑女。剑女也是一怔,随后用他们器灵间的方式询问了一下火蛟。火蛟早已在这离火罩当中融合,差不多有几百年的时间,每曰被炼化驱使,猛听的有这等好事,也是呆了一下,随后巨大的蛟头上下挥动,蛟身也有些兴奋的开始扭动。

“哼哼,昆仑这老儿,还以为他能为所欲为,这次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应劫前辈大笑几声:“想不到我这等的情形,还能再捉弄这老儿一次,实在是开心,哈哈哈!”

“让那火蛟靠近点,小玲,准备好,度化这火蛟!”依着应劫前辈的指点,秦逸凡开始吩咐两女。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