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二章 略施薄逞(上)

第七十二章 略施薄逞(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

“我昆仑密法你真的看不上眼?”老者依旧坐在原地,看着秦逸凡的背影大声的喊道。

“你昆仑密法如果真的那么好,为什么还需要我的功法?”秦逸凡头也不回的说道,声音不大,但他知道,老者一定能够听到的。

“外山门弟子的资质都不适合修炼,就算功法再好,也没有办法啊!”老者同样声音不大,不过却能准确的在秦逸凡的耳中响起,十分的清晰,但又不觉的刺耳,和在他对面面对面聊天一样的感觉。

“那我的资质又如何?”秦逸凡依然是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反问了一句而已。

“你?”老者一直想着如何的从秦逸凡手中拿到修行功法,甚至不惜用昆仑密法和昆仑弟子相诱惑,却从来没看过秦逸凡的资质,此刻看着那边一直在走的秦逸凡,盯了好长时间,这才摇头叹道:“唉!”想是已经发现了秦逸凡的问题。

不过,秦逸凡的资质无法修道,却有这般的成就,不也正说明那些外山门弟子正需要他的功法吗?老者眼睛一亮,在原地坐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秦逸凡的身影已经消失,这才瞬间在原地消失。

秦逸凡也在思量,按道理,这么多的外山门弟子,这些修道之人并没有完全的摒弃,为什么没有在如此漫长的岁月当中,为他们寻找一条适合的道路呢?还是说,这么多修道之人,居然就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想出办法?

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秦逸凡他们的目的地。这块所谓的凶地,也不过是那些普通人眼中有些蹊跷的地界,却远远不到秦逸凡想像的那种凶危。更加不是他要找的湖中老兄残躯的所在。

这里的地势也的确险要,穷山恶水,走不了几步,就恶瘴重生,时不时还会跳出些猛兽。不过,这些在秦逸凡和秦小玲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那个老东西追上来了!”得到了应劫前辈的示警,秦逸凡轻声的提醒了一下秦小玲。秦小玲稍稍一惊,四下看了看,却没有什么动静。

“你居然能发现老夫的行踪?”刚刚还在路上端坐的老者,姿势原封未动的出现在不远处的前面。秦逸凡刚刚的声音很轻微,却逃不出他的耳朵。秦逸凡看着老者,没有说话,只是手中握住了匕首的柄。

“你杀了老夫一个徒孙,虽然他想杀你咎由自取,但昆仑弟子也不能无缘无故任人宰割。”老者依然是那种聊天的语气:“给你一个选择,用你的功法来换取免于惩罚,或者接受惩罚!”

“你们昆仑真是好大的威风,杀了人就得用功法来换?”秦逸凡冷笑一声:“那如果哪天昆仑弟子不小心杀了一个存心要自己命的人,是不是就要拿昆仑密法去换免除惩罚?”

“口若悬河改变不了你今天的处境!”老者并没有因为秦逸凡的讥讽而动怒,十分平静的说道:“他动手杀你,死了也是咎由自取。老夫今曰不杀你,只是杀杀你的威风,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无上大道!”

说罢,手一挥,一蓬雾气爆开,人已经在原地失去了踪影。雾气越来越重,渐渐将整个天空都遮蔽起来。秦逸凡秦小玲两人身在雾中,距离如此之近,竟然还看着有些模糊。

秦小玲身子向前,已经到了秦逸凡身边,一只手拉住了秦逸凡的左手。秦逸凡右手握着匕首,脑海重聆听着应劫前辈的指点。

“这是那个家伙擅长的阵法。昆仑四老当中,只有他是专精阵法的。”应劫前辈的声音不慌不忙,丝毫没有将这漫天的雾气看在眼中。不过他也的确有这样的资格,用他自己的话说,当年四老联手都无法战胜他,自然不回在乎其中的一个。

“只是一个困阵而已。嗯,依着此地的凶势,加上中等的惊势。”应劫前辈难得的笑了笑:“看来他的确是不想要你的命,只是想困住你,吓吓你而已。”

秦逸凡倒是无所谓,什么样的东西能比湖中老兄的幻境还要吓人,难道仅凭一点点阵势就能唬人吗?秦小玲更加不在乎,只要有秦逸凡在身边就行,血海地狱也曾经逛过,什么样的凶险能吓住一具罗汉金尸?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就没有修道之人能想出一个彻底解决那些外山门弟子困境的办法?想来你昆仑密法,也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吧,说不定稍微改一改,就能让他们得偿所愿呢?”握着匕首,秦逸凡索姓也不再行动,静静的等待着阵势行开。口中有事没事的问道,不管是昆仑的老者,还是应劫前辈,都应该能够听得到的。

“祖宗之法,岂可随意改动!资质所限,也是命中使然,怎可强求?”空中传来昆仑老者的声音,如同黄钟大吕一般,声震九霄。看来在阵势的作用下,昆仑老者的那种威压也开始慢慢的展现。

“哪个门派舍得用一个良材美质的弟子,让他们去习武?”应劫前辈的话语却在脑海中响起:“不亲身感受那些外山门弟子的困境,又如何能够找到合适的方法?一旦练了武,就算再好的资质,也都废了。各门派本就弟子难寻,又怎会舍得?”

两种截然不同的回答,秦逸凡当然更加相信应劫前辈的话。

“既然不能强求,那你现在在做什么?逆天行事吗?”秦逸凡向天问道。

“凡俗人等,都可以靠高人指点驱灾避祸,我等为自己门下弟子,问心无愧!”老者的声音继续传来,还是那种聊天的语气,除了声音大了点,没有什么变化。

“好一个问心无愧,果然是高人行事,高深莫测啊!强抢不成,这就改强逼了!”秦逸凡却是嘴上不饶人,挖苦带着嘲讽,一连串而出。

周围的浓雾中,传来一阵阵的鬼叫,啾啾不绝。不过,这等小场面,秦逸凡才不会在乎。秦小玲本待使用遁法带着秦逸凡离开,却被秦逸凡拉住没有动弹。

渐渐的,好像雾气逐渐的散开,展现在两人面前的,却是一副地狱般的景象。恶鬼遍地,尸横遍野,血海尸山。大量的恶鬼正在啃噬地上的尸骨。

“等他们吃完这些,就该轮到你们了。”老者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调侃的笑意,仿佛等着看秦逸凡两人的惊慌表情。随着他的话语,那些相貌狰狞肠穿杜烂的恶鬼已经飞速的将地上的尸骨一扫而光。只不过,这厢吃进去,那厢便漏出来,形成一副恶心的场面。

已经有恶鬼开始向两人这边爬过来,两人却岿然不动,权当是看戏。不时的,秦小玲还会指着某个正在吞噬的小鬼,有些开心的告诉秦逸凡,那种尸骨比较好吃,那种比较难吃。

随即,场景又变,转眼间,便似堕入了十八层地狱。只不过,在两人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不但秦逸凡没有什么惊容,就连秦小玲,也是一副看大戏的模样,还不时的指责戏子们不敬业。

“老家伙估计要恼羞成怒了。”应劫前辈的提醒又一次响在秦逸凡脑海。这种纯粹吓唬人的东西,可能换个普通人还行,遇上被湖中老兄熏陶过的秦逸凡和秦小玲,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至于那个困阵,两人根本连位置都没有变动过,何来困字一说?

天空中一片火云,当头罩下。还没有靠近,就感觉一股惊人的热浪扑面而来。乾坤剑衣不等秦逸凡有什么指示,早已发出一阵毫光,将秦逸凡和秦小玲牢牢的护住。秦小玲也感觉不对,血纱祭出,登时也将两人罩在其中。

这次可不是吓唬,而是真正的攻击了。开始还只是普通的火焰,见两人身上居然都有护体法宝,昆仑老者反而呵呵轻笑了几声:“老夫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个习武之人,没有灵力,能在这火蛟之下支持多久!别以为能近身打败一两个晚辈,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谁也不放在眼中了!”

“这是老家伙自己最得意的一件法宝,离火蛟龙罩!”应劫前辈的话语又至:“也算是一件灵器,器灵就是那头火蛟。其上刻印了多处阵法,妙用无穷。是老家伙的心爱之物,也是控制的最得心应手的法宝。”他这么说,还是提醒秦逸凡,昆仑老者用控制得心应手的法宝来对付他们,还是没有下杀手的打算。

旋即,一条红色的蛟龙出现在两人的视线当中,长长的身躯,随便动动便是漫天的烈焰。随着身体的扭动,慢慢的向两人这边飞近,烈焰也向着这边围拢过来。

“老夫也不贪图你的功法,也不再惩罚你,只要你服个软,老夫便放你二人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昆仑老者的话风好像一转,突然间有些通情达理起来。但还是顾及面子,要秦逸凡认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