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一章 拦路问讯(下)

第七十一章 拦路问讯(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

没有了林秋露跟随,好像突然之间有些不习惯。秦小玲并不像林秋露那般见闻广博,什么东西都可以给出一个大概的说明。登时,两个人的行程好像就显得枯燥了一些。

还好,秦小玲并没有因为林秋露的离去而如何的心神暗伤,只是默默的跟着秦逸凡,默默的侍奉着他的一切。在她的眼中,秦逸凡就是天,就是神,就是她的一切。

越发的对这个温婉的女孩子照顾了许多,秦逸凡特地的没有如何着急的赶路,而是每到一个地方,就找当地人仔细的请教,把各地的风土民情都了解的差不多之后才又上路。整个的行程,称之为旅程更加合适一些。

乾坤剑匣本打算和那块如朕亲临玉佩放在一起,不过,只要一靠近,剑匣就会发出一阵白光,随后剑女就会出现,好像在躲避什么一般,根本就不敢和玉佩接触。两三次后,秦逸凡也放弃了将之挂在胸前的打算,改为系在腰带上。

此刻的乾坤剑匣,更加像是一个腰带扣,紧贴着秦逸凡的身体,可以随时随地的接受秦逸凡的内力。剑女也会不时的出现,和秦小玲交流一些女人家的事情。

秦逸凡此刻的装扮,完全是被乾坤剑女和秦小玲包办的。两女商量半天的结果,就是给秦逸凡幻化出一整套极为合体的衣裳。在这套衣裳的衬托之下,秦逸凡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几分。

而且,每隔一两天,两女就会商量着再给秦逸凡换一套,使得他不至于像以前那般,老虎下山一张皮,每天都是那件衣服。虽然有秦小玲精心的打理,但还是不像现在这般。秦逸凡也实在是服膺了两女,看来这种爱美之心算是女人的天姓,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

林秋露一去几天,丝毫没有信息,秦逸凡也知道,她那便从赶回天山的师门,弄清楚整件事情,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不知道她天山的师门到时候还会不会让林秋露继续她未完成的任务,贴身保护秦逸凡一辈子。林秋露临走将乾坤剑匣交给秦逸凡,未必也不是抱着同样的担心。

说起来,林秋露一个女子,能无怨无悔的跟着秦逸凡,也算是秦逸凡前世修来的福分,对此,秦逸凡只有感激,尤其是她每次都会站在自己的前面护卫自己的时候。所以,秦逸凡也只能企盼林秋露回到师门不会被责难。事实上,按照他们的师门规矩,林秋露也没有什么可以被责难的地方,无非问题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对此秦逸凡倒没有什么担心,如果真的有人请教的话,只要他是诚心请教,而不是鬼鬼祟祟歪门邪道的话,秦逸凡一定会如实而言。尤其是林秋露,只要她问,秦逸凡绝对不会对她隐瞒。不知道那些打着各种主意的人知道了秦逸凡的心思,会不会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只是以礼相待,以诚相待的事情,非要弄的那么复杂。

剑女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出来的,剑匣中多了几柄十几品的飞剑,也要借着秦逸凡的内力来慢慢炼化,而且还要缓慢的提升自己灵器的品级,秦逸凡可不想因为将乾坤剑匣给了自己,到时候还给林秋露的时候,法宝的品级反而下降。

应劫前辈依然在匕首当中慢慢的想通他的问题,绝不出声。大部分的时候,还是秦逸凡和秦小玲两人。

离开了身后那座不是很大的城市,两人的路线开始有些偏离,不再是沿着官道,而是进了一条荒芜的小路。这条路已经多年没有什么人行走,除了偶尔看到一两个樵夫外,路上根本就没有人烟。

这条路的尽头,也是这里的人们风传的不详之地,当地人没有人敢随便过去。即便是那些樵夫,也不过就是在路上打好柴火就匆匆赶回。路的后半段,几乎已经没有了什么路的痕迹,更加不用说有人了。

不过,在这么偏僻荒凉的地方,居然还能看到有人安如泰山一般的安坐,可就显得有些不寻常。尤其是那人还是一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样子,就更加的不寻常了。秦逸凡的神识一直没有关闭过,距离如此之近,但却无法感知到老者身上的气息。可以肯定的是,老者一定是个高手。

秦逸凡向秦小玲使个眼色,秦小玲会意的跟在他身后没有说话。两人仿佛尊老一般,轻轻的经过端坐的老者身边,继续向前。

走出十几步,那安坐闭目养神的老者依然丝毫未动,不过,周围却开始弥漫着一股十分浓烈的血腥气息,其中还夹杂着一道道凶戾之气,以及少的可怜的一点杀意,以惊人的速度向着秦逸凡两人扑来。

两人都是久在血腥中泡大的,怎么可能在乎这点血腥之气,其中夹杂着的凶戾之气更加可笑,连拳印湖边的凶煞之气都不如,想要影响两人,实在是有些儿戏。至于那点可怜的杀意,在秦逸凡来说,蚊子冲着秦逸凡飞过来,也能感觉到类似的气息,不足为虑。

本已经走出去的秦逸凡,此刻却停下来脚步,原地摇了摇头,折返回来。秦小玲依然带着笑容跟在秦逸凡后面,一言不发,根本不会管秦逸凡的行动是对是错。

“老人家!”走到老者身边,秦逸凡微微的行了个礼,当然,只是一般的针对长辈的普通礼节,人家凭这个年纪,也当的起这个礼。

老者睁开眼,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看着秦逸凡:“小友有何指教?”

“老人家,没杀过那么多生灵,就不要学着人家放杀气。一点都达不到效果,还弄得周围很难闻,这样很不好!”秦逸凡一本正经的说道。

端坐老者面上的神情,由原本的一切掌握中的从容,瞬间变成了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难受,然后,瞬息之间又恢复了淡定,只是苍老的面孔上多了一些笑意。

“你杀了我一个徒孙,难道我连放点杀气都不可以吗?”老者对秦逸凡刚刚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控制的极好,很快的回敬道。

“别人要杀我,我总不能伸长脖子任人宰割吧!”秦逸凡根本不和他客气,这般的人物,连神识探测都很模糊的高手,绝不会因为这点不快对他如何。况且,他周身没有杀意,如果要动手的话,早已动手了,何必婆婆妈妈,用这等拙劣的手法骗他到身边。

“太久没有杀过生,已经忘记杀气是什么感觉了。”老者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随便找了个屠夫,感受了一下他的气息,没想到弄巧成拙了。”

秦逸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找个屠夫感受杀气,真亏这老头想的出来。每天杀猪宰羊的人虽然也有杀气,但那毕竟和杀人是两回事,真的要感受的话,找个刽子手还差不多,至少比屠夫的要强很多吧。

不过,这也让秦逸凡不由得更加的小心,这老者居然不动声色就可以模仿一个人的气息,这是什么样的修为?即便是秦逸凡自己,也不可能做到,不得不让人佩服。

“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情?”突兀的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发出那种所谓的杀气招引秦逸凡过来,如果是没事耍着玩的话,秦逸凡还真不敢相信。

“你身上有我感兴趣的东西!”老者说话高深莫测,让秦逸凡第一个念头兴起的,反而不是什么所谓的武学心法什么的,而是自己身上的两件灵器。

难道是乾坤剑匣?还是应劫老前辈藏身的匕首?忍不住,秦逸凡伸手摸了摸腰上的匕首。猛然间,应劫前辈的声音传到了秦逸凡的脑海当中:“不用担心,这老家伙是昆仑四老中的一个,修为不是很强,当年他们四个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不用害怕!”

有这句话,秦逸凡倒是更加的镇定:“不知道前辈看上了身上的什么?”

“你的修行功法!”老者倒是丝毫没有什么隐瞒,单刀直入。

“可以!”秦逸凡毫不犹豫的答道,老者脸上登时现出一片喜色。

“用你的来换!”紧接着这一句,却让老者脸上的喜色一闪而逝。

“能不能换个其他的,比如,我可以亲自为你打造一柄剑胎,用最好的材料,好过你自己打造的万倍!”老者一股脑的摇头,昆仑的密法岂可随意传人:“要不,你拜在老夫门下,老夫传你无上密法!”

“那你拜在我门下,我把我的功法传你!”秦逸凡针锋相对,提出了这个明知道老者不会同意的说法。

老者也知道自己理亏,毕竟这等修行密法岂有随意赠人之举,只是,对那些外山门弟子实在是事关重大,也不得不厚颜一次。

“是你需要吗?”秦逸凡也不讨厌这种毫不隐瞒自己动机的人,也不生气,反问道。

老者摇摇头,他的修为,岂能看的上这点东西。如果不是他不喑武功,说不定早已自创一套给那些外山门弟子了。

“谁需要的话,让他自己来找我!”秦逸凡扔下这句话,带着秦小玲转身就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