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七十章 莫名袭击(下)

第七十章 莫名袭击(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

这是秦逸凡手中的匕首第一次如此痛快淋漓的斩断对手的兵器,也是第一次秦逸凡在战斗的时候不是用它来抵挡敌人的飞剑,而是用来攻击。

应劫前辈至今还没有承认自己是器灵,所以,匕首在自己手中,也完全没有灵器法宝这等威力。不过,在秦逸凡手中,锋利无匹坚硬无比却一点都不带折扣。

秦逸凡不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一分为二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有多高的修为,不过,他们躲在这里,明显也是不怀好意,对待这样的人,秦逸凡从来不客气。

秦小玲的战略无比的正确,血纱可不只是让天空变黑这样的功能,吸人精血才是真正的杀招。虽然还没有直接碰到**,但那种凶戾已经开始爆发。

“孽障,居然敢用如此歹毒的法器!”戾气及体,几个修为不够的人已经无法支撑,纷纷落回地面。试图土遁逃跑,却发现血纱好似一个天罗地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将所有法宝收回至身边,护住自身。其中好像还有一个道士,并没有使用飞剑什么的,而是一柄拂尘,将自己全身罩住,抵御血纱的戾气。发出喝斥的,正是这位看起来一脸正气的道士。

可惜,就算能够抵挡血纱,却还有秦小玲在,砰砰碰几拳,就将几人击晕,血纱如意的一卷,便将几人包裹其中。只要秦小玲动念,便可将几人的血肉精气,吸的干干净净。

林秋露可没有秦小玲如此的慈悲,剑网之下,没有一个活人。围着三人的,也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根本无法抵御器灵驱动的灵器攻击,几个照面,飞剑就被林秋露庞大的剑网团团围住,只能和身或者驱动防御法宝对付铺天盖地而来的飞剑。

即便是二品的飞剑,也不容小视,更何况,这些人的修为就算足够,却也没有旱魃那等强悍的身体。乾坤剑网连旱魃的尸体都能炼化飞灰,这些人自然也无法抵挡。很快,便多了几具尸身。

在凤卫当中学到的信条,和秦逸凡在军中学到的一样。只要是敌人,就先消灭大部分,然后再考虑制服一小部分。如果敌人抵抗的厉害,坚决消灭,不留活口。尽管如此,林秋露杀人还是显得十分的文雅,即便是将敌人杀死,也不过是飞剑在致命的部位一击,仅有少许的鲜血。

相对而言,秦逸凡杀的实在是让普通人看了之后就觉得害怕。他没有法宝,手上只有一柄暂时还不算是高级法宝的准灵器匕首,即便是锋利,也仅仅是锋利而已。面对敌人的飞剑攻击,除了偶尔抵挡一下,就是全力搏击。

一招既出,有死无生,秦逸凡也绝不追究杀人是不是杀的好看,反正,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行,根本不管对手是一刀两断还是肚破肠流,几个人下来,活着的对手看他的时候,已经如同在看一个恶魔。

当然,活下来的只是秦小玲打晕的那几个。戾气一冲,都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被血纱包裹,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只能老老实实的呆着,看着秦逸凡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杀人,杀的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些修道的道友,登时个个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

即便是经历了红尘历练,也不过是品尝市井百态,虽然也有被人岐视被人侮辱的时候,但也仅仅是以平常心面对这些人生坎坷而已。又何尝有机会去真正的体验那种生死之间的豪情,又有什么机会品尝战场喋血了?先不说他们有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去修行那些看不上的武学,历练的时候杀人就不是他们这些修道之人所允许的。

虽然碰上作恶之人,偶尔的替天行道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如秦逸凡这般杀神降世一般的根本不把对手当人看的杀法,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像的。有两个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胸腹间传来的难受,哇一声吐了出来。

这厢已经在打扫战场,几柄无主的飞剑自然是被剑女吞下,这些飞剑明显比林秋露的本命飞剑高出不少,经林秋露鉴别,最高的居然有十五品之高。只可惜,面对乾坤剑匣的时候,还是折戟沉沙。

秦小玲也收起了血纱天幕,只留下几个被血纱包裹的家伙,无法动弹躺在地上。道士可能被秦逸凡的杀招所刺激,破口大骂:“孽障,如此屠杀,你就不怕天遣吗?”

“天遣?”秦逸凡收起那柄丝毫没有沾血的匕首,帮助林秋露把剩下的飞剑全部收到乾坤剑匣中,这才走到年轻的道士面前。当然,年轻也只是容貌年轻而已。

“好像是你们先出手要杀我们吧?无故杀人,你们不也不怕天遣吗!”秦逸凡低头看了看那个依然在嘴硬的道士,很是不齿的说道。

“邪魔外道,人人得尔诛之!”道士怒目圆睁,破口大骂。

“邪魔外道?你从哪里看出我等是邪魔外道的?”秦逸凡低头笑吟吟的说道。此刻已经再也没有了那种被窥视和危险的感觉,自然可以放松一些。

“使用这等戾气冲天的法宝,屠杀这许多的无辜之人,还不算是邪魔外道?”道士大声的喝斥道,虽然自己现在是阶下囚,但却丝毫不惧,颇有点宁死不屈的味道。

不过,这话刚刚出口,就惊讶的看着秦小玲身上绽放出的佛光。纯正的佛力,汩汩荡荡连绵不绝,只不过,只是用来给秦逸凡清除身上的灰尘而已。秦逸凡内力护身,那些鲜血飞溅,但却没有一点能溅在身上。这招,秦逸凡在皇宫解牛的时候就已经能做到,现在更加不在话下。

“你,你一个佛门弟子,因何要用这等法宝?”秦小玲展现出来的佛力,可不是他们这等修为的人能看透的,只觉得一阵温暖的光芒照在身上,全身说不出的舒适。佛光中正平和,佛气浩然,绝不可能是假冒的。

而最让道士惊讶的是,这等纯正的佛光照耀在他口中的那件戾气冲天的血纱上,却好像没有丝毫的作用,连一点克制的迹象都没有。难道是这女魔头已经到了这等的修为,竟然连金身罗汉也敢假冒了不成?即便如此,那这佛力又从何而来?一个邪魔外道居然是修佛的?说出来谁信?

“原来佛门弟子是邪魔外道!”秦逸凡接着他的话头,引出了这一句。

道士一阵挣扎,破口大骂:“魔头,你是如何蛊惑涉世未深的修佛道友?还不将她释放?那位天山女道友,你就看着这魔头行事,不加阻拦吗?”林秋露是保皇一族,就算是修道之人如何看不起拍皇上马屁的门派,却也不敢将他们指认为魔头。

“我没看到魔头作恶。”林秋露面无表情看着地上的道士:“反倒是看到有一批号称除魔卫道的家伙平白无故向我出手,被我诛杀!”

“难道他修习妖族功法,杀人如麻,还不算是邪魔外道吗?”道士倒是显得很是个急公好义之人,即便是躺在地上,也是一片义正严词的形象。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修习妖族功法了?你哪只眼看到他杀人如麻了?”林秋露好像除了对秦逸凡和秦小玲有笑脸,对其他人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你要悬崖勒马……”还没等道士的说教继续,秦逸凡的一脚就让他所有的话语全部都咽到了肚子里。

“你们几个当中,刚刚的出手有人是带着杀气,我想知道为什么?”踩着道士的脑袋,道士丝毫动弹不得,秦逸凡问的却是其他几个被秦小玲擒住的人。也就是秦小玲心善,没有下杀手,秦逸凡和林秋露手下都没有活口。

带着杀意的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另一个刚刚起了杀心之人,那人开始还想怒目对视,不过,当秦逸凡的杀意伴随着全身精血被吸的咝咝声想起之后,那人很快抵受不住,有些发狂的大吼道:“你一个凡人,却打败了桐柏子,修道界必然会因为你而大乱。你不死,乱不止!”却是个悲天悯人型的。

“很好!”秦逸凡点了点头,目光却到了另外一人的面孔上:“你呢?出手没有杀意,想做什么?”

“我……我……”那人却早已有些吓破胆,说话也不利索,秦逸凡不得不换了一个人问。

“我想要你身上的功诀!”那人表现的倒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我外山门弟子上前,需要你的功诀!这次是我等失算,不应该如此下作。”可能是觉得秦逸凡留下了他们的姓命,也是有所求,丝毫不顾自己现在的状况,殷勤的问道:“我想要你的功诀,你要什么条件?”

秦逸凡却没有什么兴趣在和他说什么,只是对着秦小玲示意了一个灭口的手势。这些人既然跳出来攻击,那么就不能怪秦逸凡心狠,秦逸凡是绝不会留下带着杀意攻击他们人的姓命的。

“不是说修道之人心胸开阔,眼界宽广吗?怎么也会贪图他人的功法?”秦逸凡看着林秋露,皱眉问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