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八章 试剑比斗(上)

第六十八章 试剑比斗(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84  |  更新时间:

“确实,我还真够倒霉。”秦逸凡顺着他的话就是一句调侃:“牛刀碰上了杀鸡。”完全是刚刚那个师弟的原话翻版。

不远处的秦小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觉得有些不妥,赶忙捂住了樱桃小口。但这一声轻笑却被周围众人听的清清楚楚,引发了一阵哄笑声。

“小辈,留你不得!”师弟恼羞成怒,修道之人的修养早已不知道抛到了哪里,手中剑诀一掐,飞剑腾空而起,向着秦逸凡飞刺而去。

秦逸凡冷笑一声,双目一瞪,一股恍如实质的杀气透体而出,直奔对面的对手。旁边木长老看的真切,自己当时也被同样的杀气惊扰过,心中大惊,急忙叫道:“师弟小心!”

眼看对手站在原地不动,师兄却让自己小心,师弟心中有些不解。但长久以来对师兄的信任还是让他选择了听师兄的话,飞剑空中一个灵活的转弯,飞回身侧,将自己全身护住。

杀气及体,陡然感觉身上一阵发寒,如同凭空掉入一个冰窖一般。但即便是掉入冰窖,以他的修为,也不应该有这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全身的肌肉一阵收缩,鸡皮疙瘩如同雨后春笋版,飞速的在身上出现。

“孽障,你杀了多少人,才有这般的杀气!”受惊之后,迅速的恢复了镇定,开始大声的斥责。他的话也引起周围一阵议论声。秦逸凡的杀气之盛,这些修道之人还从来没有见过,即便是传说中的魔头,也不过如此吧!

“我杀不杀人,与你何干?”秦逸凡却慢慢悠悠的从腰间抽出匕首,擎在手中。直到现在,才算是真正的拿出武器,对那个木长老的师弟,委实是轻视到了极点。

面对如此的明目张胆的侮辱,即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姓,更何况,那个师弟从一开始,就对秦逸凡有着无法说清的仇恨:“死吧!”一声巨喝,飞剑倏的向着秦逸凡疾刺而来,再也不管其他。

“且慢!”正待秦逸凡杀气一敛,准备反击时,旁边却有人一声大喝。同时,一道亮光凭空出现,挡在师弟的飞剑之前。

飞环山庄的弟子虽然狂傲,但还没有到在人家的地盘不给主人面子的时候。发出这一声的,正是阴山派的现任门主的大弟子,也是在这里主持集会的主人。

“木长老,桐柏子道兄,这里是鄙派集会之所,还是不要见血为妙。”说话是十分的客气,可语气中包含的意思却很清楚。刚刚那位桐柏子已经动了杀心,而且秦逸凡杀气外溢,如果两厢争斗,却少不得会有流血冲突,这可是身为主家的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如果在自己门派主持的集会上出了死伤,那以后还有哪位道友敢来这里?阴山派岂不凭空的落下一个大亏空不说,还要损耗大好的名声,不管是谁,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更何况,这里一方算是飞环山庄,一方却是有赤龙在背后撑腰的一个普通习武之人,身边还有保皇一族的人在看护,如果在这里不管哪边出了事,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秦逸凡无所谓,反正对手是送上门的。倒不是说他有多狂妄,只不过,木长老的底细,在上一次的比斗中已经了解的差不多,短短的一年时间,就算是木长老励精图治卧薪尝胆,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巨变的。修道可不像是习武,一个小小的奇遇就能突飞猛进的。就算是突然之间开悟,也是要扎扎实实的提升修为的。

这次完全是木长老挑起来的事端,秦逸凡不是怕事之人,但也不怕别人挑衅。反正这次只是让林秋露换些低品级的飞剑而已,也不一定非要和对手过招。面对一个手下败将,而且可能还不如手下败将的人,秦逸凡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不过,如果对手非要上赶着送秦逸凡一大堆飞剑,秦逸凡也没有要向外推的意思。

不过,秦逸凡愿意罢手,却不代表对手也乐意。桐柏子目光一扫师兄木长老,见他还没有什么表示,登时有了计较,上前一拱手道:“夜道兄,此番是我飞环山庄的不对。莫如这般,我等借贵派的试剑场一用?”

这却是另一种方式,已经和集会无关,纯粹是私人姓质的比斗了。貌似大家都是修道之人,而且私下里门派之间也经常会交换一些东西,应该来说关系还可以,如果不同意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但同意的话,可就有点得罪外面保皇一族和赤龙了。

林秋露的身份,现在大家已经基本上都明了,而且,她跟着秦逸凡显然是来保护林秋露的。不过,虽然她的师门还算显赫,但在修道之人的心目中,靠拍皇帝马屁修行的门派,是他们所不齿的。遇上这样的时刻,大家谁也不会向着林秋露的。

“如此,试剑场可以借,不过,道兄,最好不要见生死。否则有些人追究起来,大家都不好看。”被称为夜兄的阴山派掌门弟子同意了飞环山庄的要求,但还是要求不要出人命。毕竟赤龙的威名摆在那里,不在乎保皇一族,也要考虑赤龙。他这是要求,也算是提醒。

“这位小兄弟!”待桐柏子同意后,夜兄才转回秦逸凡这边:“不管你们比斗结果如何,这次我等都会破例让小兄弟你进去。不知道小兄弟对此可满意?”不愧是组织集会的人选,两不得罪。虽然暂时还看不出来秦逸凡有什么非凡的本领。不过,能让飞环山庄如此不依不饶的人也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自然要左右逢源,面面俱到。

“另外,如果小兄弟获胜,鄙派也会赠送薄礼一份,同木道兄一样,一千柄一品飞剑,权当是为小兄弟赔罪。”这话说的得体大方,毕竟秦逸凡是个习武之人,对上一个修道高手,几乎大家都可以猜出来结果的。

没有人会相信,秦逸凡真的是以自己的能力将木长老击败的,而且,后来飞环山庄也是对外宣言,秦逸凡是有赤龙的帮助,这才得手。有剑门三英和念空和尚的伤痕作证,大家宁可相信飞环山庄的话。

小小的给秦逸凡一点甜头,至少不会得罪秦逸凡身后的赤龙。而且还是指明秦逸凡获胜的情况下,这样的话也保留了飞环山庄的面子,不会让他们误会偏向秦逸凡。还真是两不得罪,这样的人,放在凡俗世间,也是一个圆滑世故的老手。

木长老眉头皱了皱,想是听出了这位夜兄话里话外的意思。想到秦逸凡背后的赤龙,也不禁为自己刚刚的那句牢搔有些后悔。看来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无法做到宠辱不惊的境界,甚至隐约间,看着对面的秦逸凡淡定的面容,心中还有一丝丝的羡慕。难道那个人比自己还要看的淡吗?那个年轻人,他才多大的年纪,可能吗?

但师弟已经提出来,此刻反悔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点头同意。同时示意师弟,教训可以,不要做的太过分。桐柏子微微点头会意,只是心中一阵愤懑。明明是想替师兄出一口恶气,顺便正一正飞环山庄的名声,没想到,还是需要委曲求全,连肆意发泄的机会都没有。

旁边围观的那些道友们,自然也看出来现在飞环山庄的人有点虎头蛇尾,不过,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那个名字之后,看向飞环山庄众人时,却没有什么鄙视和嘲笑,都是清一色的同情和理解。不管是哪个门派,就算是蜀山昆仑,摊上赤龙那么一个对手的话,他们的掌教也会头疼吧!

“这里面便是我阴山的试剑场!”夜思凉将众人引到一处云雾缭绕的地方,指着浓雾里面对大家介绍。不过,却丝毫没有带大家进去的意思。

众人也都知道,阴山的试剑场可是经过高人布下的阵法,护住一片区域。里面可以承受高级的飞剑攻击而丝毫不损,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专门作为试剑场。平曰里,弟子们在里面练习飞剑,有时候集会的时候,这里也是品鉴飞剑优劣的一个重要场所。

“两位道友,如此,便只你二人进去,谁能走出来便算谁赢如何?”夜思凉也不是说大话,大家都知道,除了这个生门,其他的地方便是飞剑攻击也不会有损分毫,想从其他地方出来难如登天。而且,只两人进去,也绝了秦逸凡背后有人支持的优势,自然是拼真正的修为,也算是公平的体现。

秦逸凡不置可否,笑了笑,当先踏入,人影瞬间消失在浓雾之中。木长老却又仔细叮嘱了桐柏子一番,这才让他进入雾中。

两人的身影一消失,门外众道友们便开始议论纷纷,猜想这次到底谁会是胜利之人。大家都眼巴巴的盯着那道门户,都想看看桐柏子能在多长时间解决那个习武之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