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七章 修道集会(下)

第六十七章 修道集会(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

突然出现的声音十分的不友好,还带着一种揶揄的口气,更加带着一点点的轻视和傲慢,甚至还有些快意。

从神识出现之后,秦逸凡就在没事的时候总是练习。他要强迫自己尽快的习惯这种前后左右全在自己掌握的那种境界,而不是简单的听风辨器的水平。周围有人出现,他马上感觉到了。但自己认识的修道之人并不是很多,来这里的估计都是参加集会的,应该没有什么冲突,所以也没有理会,想不到对手却出言相激。

众人扭头看去,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说熟人,不过是一面之缘,还远远谈不上,只不过,双方互相认识而已。

发话的,是一年多以前在拳印湖参与争夺的那位木长老。也就是被秦逸凡赤手空拳生生教训一番的那个木长老。此刻,他倒是一身光鲜,周围还跟着几个人,看样子像是弟子或者同门。许是看到了秦逸凡被拦住,无法进入,而且林秋露和秦小玲和守门人交涉半天未果,感觉快意,所以才说出了那番话。

“哟,这不是木长老吗?”秦逸凡出人意料的露出了笑容,好像丝毫没有听出木长老语气当中的那些意味:“怎么,什么风把你老吹到这边来了?还是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值得你老出马了?”

说的话四平八稳,如果是不知道内情的话,一定以为就是秦逸凡这个不知道什么的东家在和自己的客人交谈。只不过,知道上次发生了什么的人都是一脸的笑意,秦逸凡这话,明显就是说木长老又贪图什么别人的或者无主的东西,过来强抢来了。

还好,木长老身边也只有一个师弟知道他的糗事,而秦逸凡这边也是只有秦逸凡一个人知道。当然,秦逸凡还给他留了点面子,反正大家都没什么生死大仇,不共戴天,嘴头上斗一斗,见好就收,以后大家好见面。

不过,秦逸凡一番好心,对方却好像不领情。旁边的另一个中年人却出言讥讽:“哼,看你年纪也不大,如此小辈,竟敢把世俗那套搬到师兄面前。你一介凡人,还不速速离开,这里岂是你能来的地方!”

“最近木长老气色不错啊,想是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吧?”秦逸凡目光陡然的一闪,立刻还击了过去。

木长老那次和秦逸凡一介凡人动手,却被打的不省人事,虽然剑门三英都碍于他长辈的面子没有怎么宣扬,但和他争斗的念空和尚却没那么好心,木长老那一战也一直被沦为修道界之笑柄。如今,秦逸凡这个当事人当着他的面提起这个来,登时脸上再也挂不住。

很多时候,别的门派之人,见到木长老也不敢提这件事,没想到,却被秦逸凡当着这么多人提了出来,而且还是有几个自己的晚辈在的时候。不仅如此,因为门口的闹腾,居然有一些无聊的修道之人听到了动静,出来看热闹,人却是不少。听到秦逸凡的话,个个都是强忍着笑容的辛苦模样。

“小辈,如果不是那个人在你背后撑腰,你敢如此的胆大妄为?”木长老脸色登时大变,刚刚说话的那人却随即马上开始斥责。至少,这句话让大家都以为,秦逸凡当时能击败木长老,还是因为背后有赤龙撑腰的结果。

不过,不说这个还好,大家都不知道是谁击败了木长老,这么一来,却人尽皆知。登时,有人开始对秦逸凡上了心,仔细的观察起来。至于是不是有赤龙在背后撑腰,大家心知肚明,如果真是赤龙出手的话,木长老想要现在活蹦乱跳,却也不那么容易。直到现在,剑门三英和念空和尚还在养伤,哪里像木长老这般的欢实。

想不到一句话却带来了反效果,木长老狠狠的瞪了了师弟一眼。刚刚秦逸凡听到他的讥讽的话,还给他留了点面子,师弟却一点都不知道收敛,凭空侮辱,导致人家反击。

“哦,原来是这样?”秦逸凡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扭头突然看了林秋露好一会,林秋露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里没有那个人撑腰,是不是木长老还打算赐教?”这句话一出,周围一阵大哗。

木长老是什么人?贺兰山的飞环山庄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但在修道世家当中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木长老五十年前晋升为飞环山庄最年轻的长老,自是有他的道理。秦逸凡却是一个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而且还是个习武之人。修道之人动用法宝和习武之人对战,已经不是以大欺小以强凌弱这样的概念,简直就是人对蚂蚁,这样的情形下,秦逸凡居然还主动叫阵?

不过,有些人却是很欣赏秦逸凡这样的反应。这里可不比秦逸凡的拳印湖,比木长老更加尊贵的人有的是,不说别的,光是主持这里的阴山派就是个小有名气的门派,门人弟子虽然不多,但也闯出了不小的名号。这么多人面前叫阵,可不是鲁莽。

一旦木长老不敢迎战,那自然是颜面大跌。如果迎战,也是以大欺小。况且,秦逸凡赢了,登时就是声名大振,而输了的话,一个普通人输给木长老这样的高手,好像也并不丢人。这么多人面前,谅木长老也拉不下面子杀人吧!这个小伙子,还真是好算计。

这厢木长老还沉吟没有说话,旁边的师弟却已经忍不住又窜了出来:“正要教训你这不知道天高地厚之人。”旁边的几个年轻弟子不知道这位师叔到底是为什么如此的失态,都有些呆呆的看着他。

秦逸凡好整以暇的看了看暴跳如雷的师弟,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那位木长老的意思?”

“有什么区别?”木长老依旧没有说话,回答的是已经有些忍不住火气的师弟。

“没什么,你说了不算而已。”秦逸凡甚至连目光都懒得向他身上扫,直视着对面的木长老。

木长老也在回忆,仔细的回忆当时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如同自己所说,是因为赤龙在背后为秦逸凡撑腰。想来想去,都无法想清楚,自己怎么会在那个时候发挥的那样不正常,难道真的是因为赤龙在背后捣鬼吗?

“动手也可以,给你个机会。”秦逸凡却不慌不忙的对那个师弟说道:“如果木长老同意的话,我可以领教一下。不过,先说好,如果你输了,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好像已经被秦逸凡完全不将他放在眼中的态度所激怒,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是一个比秦逸凡更加从容更加淡定的修道之人。

“如果你输了,就送我一千柄一品飞剑,这不是什么难事吧?”秦逸凡看着木长老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条件。这并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以飞环山庄的势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算只木长老一个人,也足以办到。

旁边围观的人却越来越多,看着这边指指点点,不时的说着些什么。虽然话语不高,但大家都是修为不弱之人,听的清清楚楚。当然,不外乎就是以大欺小或者这个师弟不敢答应什么的内容,更过分的是,木长老被秦逸凡赤手空拳打败的事情被一传再传,让飞环山庄的人听着十分的恼火。

是可忍孰不可忍,在如此众多的道友面前,非环山庄如果连应战都不敢,还怎么在修道界立足?更何况,教训秦逸凡可是那个姓急的师弟自己提出来的,如果不是他咄咄逼人,秦逸凡也不会如此。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木长老上前一步:“如果你输了呢?”

“你说。”秦逸凡双手一摊,很大方的说道:“只要不是很过分,和我要求的大体相当,随便你开。”说是随便,但还是限制了范围。和一千柄飞剑大体相当,也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物事,或者多么难办到的事情。

“如果你输了,就给我飞环山庄道歉赔罪。”木长老也是个杀伐决断的人物,不然不会在如此的年纪就成为非环山庄最年轻的长老。这等形势下,已经容不得他退缩。而且,他坚信,自己上次不过是不小心,被秦逸凡近身之后才有此败,如果坚持远攻,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好!”秦逸凡也爽快:“那么,来吧!”上前两步,摆开了架势。林秋露和秦小玲仿佛完全没有考虑秦逸凡会失败一般,默默的退后几步,让出了圈子。只不过,林秋露目光中却是带着一种异样的光彩。秦逸凡要的千柄飞剑,不用说也知道是为了谁的。

“杀鸡焉用牛刀,我来!”没等木长老有所表示,旁边的师弟已经一个箭步上前,站到了秦逸凡的对面:“小子,碰上我算你倒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