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四章 法宝荟萃(上)

第六十四章 法宝荟萃(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

秦逸凡没有想到的是,刚刚知道了自己的匕首当中是那个应劫之人,居然第一个问题是让他解释这些。想想也是,自己确实拿着那柄菜刀做了不少美味,想来呆在刀里面的前辈,应该也不是很好过吧!不过,到现在才说话,应该是最近才恢复一些能力,那么以前的那些能不能真正的感觉到还是两说,应劫之人这么说,估计也就是给秦逸凡一个难题而已。

“器物,再怎么说,也是个器物。”秦逸凡反倒淡淡的笑了笑:“就算法宝能上天入地,也不过就是个工具。如果连使用都不能使用的话,那和废物有什么区别?难道前辈你觉得,那些被人收藏起来,恭恭敬敬的束之高阁的超级法宝们,如果它们有知的话,会觉得自己很快乐?”

应劫之人的声音倒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不知道在考虑什么。秦逸凡也在琢磨,好像自己只要握着匕首,就能听到他的声音,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位前辈,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

“况且,我拿到的时候,可不知道你在里面。”秦逸凡接着说道:“如果不是我这么用,说不定你现在还不能说话,只能在刀里面枯坐呢。”

“这就是你对待法宝的态度?”应劫之人的声音又一次出现,依然是质问的口气。

“不止是法宝,是对待我的武器的态度。”秦逸凡却没有因为这种质问的口气而有所改变:“我的武器,是在不停歇的战斗当中培养起来的默契。为了达到这样的默契,任何有机会使用的时候我都会毫不犹豫的使用。也许你们修道之人对待法宝的态度更好一点,但我还不是修道之人,我也没有能力做到那样的地步,只能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

“难道你不知道,法宝就是自己的身外化身,你难道能忍受在你修行的时候进行那些污秽的营生?”应劫之人继续追问。

“你是器修的吧!”从这一句话,秦逸凡就可以断定应劫之人的大概分类。应劫之人也没有反对。

“在你看来,修道是修什么?出尘飘逸琴棋书画是道,难道屠牛宰羊,便没有道吗?”这些问题,秦逸凡早已想通,只不过,应该是这些修道高手们没有想通而已。

“万物皆有道。”应劫之人倒是承认:“不过,既然可以脱俗高雅,何必非要到那些污秽之所?”

“既然万物皆有道,那为什么不能到那些污秽之所?难道你没有经历过红尘历练?还是说修炼的太投入,你已经忘记了当年红尘历练的本心?”秦逸凡反问道。一时之间,应劫之人还真是有些词穷。

“被小小的搔扰一下,就无法保持心神宁静,导致度劫失败,你有没有想过其中的问题?”谈话的对象好像突然之间反过来,变成了秦逸凡在质问应劫之人:“前辈,如果你还能保持当年的红尘历练的心态,小小的搔扰,也不会放在心上吧!”这次,应劫之人彻底的沉默,估计在思考秦逸凡的问题。

“你说的有道理。”终于,过了好一会,秦逸凡脑中再次听到了声音:“算你过了这一关吧!”

“刚刚那个是器灵,我没有看错吧!”突地,应劫之人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刚刚明明已经说灵器需要锤炼什么的,这会居然有些拿不准一般。

“是的!”秦逸凡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承认。

“你居然用人的元神做器灵?”又是一阵沉默,随后,有些恼怒的吼声。使用妖族的元神做器灵,这点估计人类的修道之人都已经是共识,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过分的地方。但是,这次居然是一个妇人的元神,而且还附带着完整的魂魄,这已经让应劫之人有些无法接受,语气上,十分的强硬。

“总好过她以前的生活。”秦逸凡微微的说了一句,然后将旱魃最开始的情况介绍了一遍,以及为什么她会接受这样的安排。当然,炼制的过程秦逸凡不明白,只能把林秋露和秦小玲的那种状态描述了一遍。

这次,应劫之人又是再次沉默。秦逸凡已经习惯了他这种边说边不作声思考的习惯,也习惯了他那种并不是很熟练的说话的语调。或者在他没有度劫之前,就一直是这样的生活吧。真正的高手,都是能习惯承受孤独的,一个人修行的时候,也许都是数十年找不到说话的人的。

“我度劫之前,也有这样的修为,可以将一个千年的旱魃困在此地。”再次说话的时候应劫之人语气和缓了好多:“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如果那个人是我,我有什么理由去布置这么一个局面?一个死去的孕妇,充其量也就是个千年修为,而且还不知道修炼方法,这样的人,要来何用?”

他不明白,秦逸凡也同样不明白,也许只有亲手布置这个局面的人才知道吧!应劫之人继续沉默中。

乾坤剑匣虽然已经缩小回到林秋露身边,但是,剑匣之上还是有一些淡淡的光芒闪烁,不停的在变化。秦逸凡知道,这应该是剑匣在吸收那些天劫之力。

“那些雷劫对你有好处,对吧?”这次没有等前辈开口,秦逸凡主动的问道。

“岂止对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应劫之人几乎是在秦逸凡问出后马上就接口回答。虽然秦逸凡一直在怀疑这天劫到底是好是坏,自己为什么每次都能从中吸收到力量,但在应劫之人说出来之前,还是心中有些忐忑的。

天劫本是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必然会面临的上天的考验。只有经历了天劫,并且顺利的克服度过,才能够真正的踏入另一个修行门槛。这样的天劫,大大小小不少,像湖中老兄那次度的,只不过是一个最初级的小天劫,两道劫雷而已。而今天乾坤剑匣经受的,则是要强上更多倍的六雷天劫。

本身度过天劫之后,天劫之中还会有一股力量,用来锤炼度劫者的身体。器修之人一直就是勤修外物,炼制法宝,最终就是身外化身,对本身的锤炼的确赶不上意修之人。天劫之中这股锤炼的力道,也会让度劫之人获得莫大好处。

当然,这也视天劫威力而定,如果应劫之人度劫成功的话,他度的乾天大雷劫带给他的好处,足以让他脱胎换骨。不过,类似以前的小天劫和这次的六雷天劫,不过是能让身体强度进一步的强悍,而且还会增加修为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

也不是所有的修行之人都会度劫,至少,那些修佛之人,就不会度这种天劫。不过,相对的,他们也会历经劫难,每次都会是生死之间,度过足够的劫难,也就有了相应的修为。当年唐僧西天取经,就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终成正果。

秦逸凡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每次都能从雷劫当中吸收到那种力量,而且每次都会让自己修为大增。想来,应劫之人在匕首之中,也是吸收这些天劫的力道,用以修复自身的伤势,积攒力量吧。今天能和自己说话,也应该是积累了足够的修为。

乾坤剑匣最终还是自己抵抗了威力最大的最后一道天雷,也会吸收其中的力量,等到最终完成的时候,秦逸凡就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灵器。

“老夫当年修为之强,人人避之,却也没有到可以炼制灵器的地步。”应劫之人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羡慕一般:“那个小女孩居然在这等修为之下,便有如此的机缘,他曰的成就不可限量。”

“用人之元神炼制灵器,虽然也是形势所逼,但最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否则,于人于己,都没有什么好处。切记!切记!”应劫之人还是认可了乾坤剑匣目前的形态,但也提出了警告。不过,转眼之间又是一句:“那是什么?难道那也是僵尸?”语音之中充满了不解和震惊。

“罗汉金身的千年阴尸。”秦逸凡知道他说的是谁,也大大方方的将秦小玲的经历叙述一遍,引得应劫之人啧啧称奇。除了秦逸凡和林秋露目睹,谁又能相信,一具千年阴尸居然也有能成罗汉的功德。

“如此说来,她同样也算是人之魂魄元神控制的法宝?”猛然之间,应劫之人突地说了这么一句。

秦逸凡也是一怔,从秦小玲的情况来看,的的确确是这样的情形。因为自身早已被炼制成阴尸,说它是法宝丝毫不为过。难道,秦小玲同样也算是一个人之元神魂魄控制的法宝,这不就是灵器吗?

“难道灵器真的可以用人类的元神来炼制?”应劫之人的语音中透出一阵彷徨和不解,甚至还有些骇异。秦逸凡也被他的话所带动,脑子里突地冒出一阵修道之人互相杀戮,拘役对手元神炼制灵器的画面。

“那我现在算是什么?”接下来,应劫之人却又问了自己一个很让人无奈的问题。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