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四章 灵器度劫(下)

第六十四章 灵器度劫(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

也不知道是林秋露的幸运还是秦逸凡的幸运,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如果不是有秦小玲帮助林秋露,为她提供源源不断的佛力支撑她将灵器的炼制过程完成,这件灵器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而灵器刚刚炼制成功,就不得不面对天劫的攻击。可惜的是,她本人已经力尽昏迷,可天劫并不会因为她的昏迷就不出现。如果没有秦逸凡,林秋露唯一的下场就是因为无法调动灵器法宝,被劫雷将灵器击毁的同时,她本人也灰飞烟灭。

幸运的是,林秋露的身边有秦逸凡在。没有主人的法宝,别的修道之人根本无法使用,但秦逸凡却不知道为什么,任何的东西拿过来,只要度入足够的内力,就能够娴熟的使用。虽然比起原来的主人还是有些差距,但这种随手拿起就能当兵器的能力却是让无数修道之人羡慕不已的。

连秦逸凡自己都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也不知道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情况,还是所有的习武之人都有这样的能力。没有他这样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实现。至少现在,秦逸凡手中拿着乾坤剑匣,却也能指挥她做出应有的防御。

另外一点,秦逸凡以前曾经见识过两次天劫,而且还亲身接下过一次,也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可以有限的吸收天劫当中的能量。而且,手上的那柄匕首也是足以让无数修道之人眼热的好东西,它甚至也能够吸收天劫。

有这样的幸运和巧合,秦逸凡这才在前面的三轮劫雷下,不但自身平安,而且乾坤剑匣只是损失了六支飞剑,本体丝毫未伤。

第四道劫雷已经再次降临,这次,已经不是那种直线的劫雷,而是一个闪烁着光华的雷电凝聚的球状物体,缓缓的,向着乾坤剑匣飘落。

看来,这劫雷是冲着灵器而来的,也就是说,如果一旦灵器修炼成功,炼制者自认无法抵挡天劫的时候,就可以将灵器祭出,让它独自对抗,而本人也可以确保无恙。可惜,这次林秋露却是力尽昏迷,连这点能力都没有。

匕首的尖端如同插入一块豆腐一般,轻松的插到了圆形的雷电球当中,十分的缓慢和轻柔。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秦逸凡手持匕首主动插上去一般。而身在局中的秦逸凡却知道,自己手上的匕首好像有吸力一般,将本来冲着乾坤剑匣本体的雷电生生的吸引到了它身上。

刹那间,秦逸凡仿佛有了一种错觉,自己手上的武器好像有他自己的思维一般,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而秦逸凡,最多就是将他握在手中而已,很怪异的感觉。

不过,手上传来的巨震却由不得秦逸凡继续胡思乱想,只能用尽全力,将内力调到极致,连同刚刚吸收的那些雷电的力量,共通抵抗比上一次更加凌厉的攻击。

不知道是不是几次之后,自己的身体对于这种雷击也已经习惯,反正,虽然还是能感觉到强烈的麻痹,甚至还有烧灼的痛苦,可却没有了那种全身不由自主痉挛的难受。自己的身体能自己控制,有时候还真是很幸福。

痛苦减小,也意味着秦逸凡能够硬抗下这次的攻击,心中不敢怠慢,再次按照熟悉的套路,疯狂的吸收雷电当中的能量。乾坤剑匣这次没有任何意外的,损失了四支飞剑后,这一次的雷击又一次轻松接下。

第五次,比刚刚几乎要大一倍的雷点球迅速的光临,这一次,手上的匕首如同一个饥渴的疯子,刚刚接近雷电球,就看到雷电球以一个让人十分惊讶的速度变小,迅速消失。秦逸凡甚至也只能吸收一些溢出的雷电,一点痛苦都没有。而乾坤剑匣,甚至连一柄飞剑都没有损失。

“终于能够恢复一些了。”秦逸凡的脑海当中,突地响起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正要询问的时候,头顶上的第六道劫雷却疯狂的降下。

正要伸手用短匕迎上,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却道:“让那个女娃娃自己接受一次雷劫吧!如果连这道天劫都无法接下,她这个引起天劫的元凶也可要可不要了。”话音虽然不高,但却有一股异样的威严,让人忍不住会按照他的话去办。

秦逸凡这次已经想起来这个声音是在哪里听过了,上一次湖中老兄小天劫的时候,就曾经听到过这个声音,上次只是一句话而已,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说了这么多话。

不过他的话却很有道理,既然上天要降下天劫,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乾坤剑匣一道天雷都没有经历过,充其量也就是一朵被人精心浇灌,生怕她受了什么损失的娇嫩的花朵。毕竟她是武器,这样的花朵武器,有也不如没有强。

乾坤剑匣被高高的举起,秦逸凡所有的内力几乎是不要命一般的疯狂的输入了剑匣当中。周围的飞剑一阵大亮,飞速的绕着剑匣疯狂的转动起来。

巨大的雷电球恶狠狠的砸下,飞旋的飞剑也开始一柄一柄的向着那颗雷电球疯狂的攻击过去。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这点倒是颇合秦逸凡的胃口。

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一柄飞剑上去,就是一阵眩目的亮光,带着一阵炸响,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后面的飞剑却如同不要命一般,前仆后继,继续跟上,没有一柄剑会退后。秦逸凡知道,这是那个剑女在控制着飞剑进行她的方式的防御。

每一支飞剑的毁灭,雷电球就会减小一点,也就是在片刻的功夫,数十支飞剑已经前后被炸毁,但雷电球却也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更加明亮的球,好像所有的能量都被压缩在这个球当中一般。

紧接着,飞剑尽数散开,小小的雷电球不偏不倚的击中了乾坤剑匣的本体。一阵眩目刺眼的亮光闪过,整个剑匣都爆发出一片夺目的光芒,伴着一阵滋滋的声音,十分的怪异。

秦逸凡只能隐约到感觉到,有一股意志在不停的抵抗这个劫雷,而且还隐约的学着秦逸凡的方法,不停的吸收着雷电的能量。很快,剑匣上的光亮就有些黯淡,慢慢的越来越淡,最终没有了任何的亮光。

手中的剑匣彷佛有些变化,但一时又说不上来哪里的变化,好像更加的精致了一些,更加的齐整一些。

“不用看了,她刚刚吸收了劫雷,正在炼化,变化至少要在几天之后才能看出来。”又是那个声音,好像是突然的钻进脑子里一般,耳朵里听不到,脑子里却十分的清晰。

随着这个声音,秦逸凡也放弃了度入内力。没有了秦逸凡的内力支持,乾坤剑匣再次恢复了口琴大小,缓缓的飞到了林秋露身边。

“是谁?”这种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滋味可不好受,秦逸凡除了可以判断那个声音没有敌意之外,根本不知道任何其他的东西。

“好久不见了,小兄弟!”还是那个声音,好像在回应秦逸凡的质问一般。

这人以前见过自己?秦逸凡脑子里迅速的过了一遍,一时之间却找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曾经有这么一个叫自己小兄弟的朋友。

“不用找了,我在你手上的匕首当中。”声音再次响起,秦逸凡却一震,在自己的匕首当中,难道是?

“没错,我就是那个度劫失败的倒霉蛋。”声音当中充满了自嘲,不过却没有丝毫的沮丧或者不甘。

几乎都可以肯定,那个度劫之人发现自己度劫失败,已经无法改变,马上当机立断,将自己的元神寄居在自己最强悍的法宝之中,希望能够金蝉脱壳的逃离。没想到,却还是被劫雷击中法宝,到了秦逸凡的手中,只剩下一个残缺的法宝。后来被秦逸凡磨制成一柄菜刀,再然后就是湖中老兄小天劫的时候,被劫雷击中,稍稍的改变了模样,成了现在匕首的样子。

“大致猜想的没错,差不多就是那个样子。”脑海中又响起那个声音。

“前辈怎么称呼?”秦逸凡还是很恭敬,如果不是他看到这个前辈站立虚空之中,力抗苍天的雄姿,他也不会产生修道的念头,也不会有后来的这一切发生。严格说起来的话,这位前辈完全可以称得上秦逸凡的因路人,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前辈,并不过分。

“老夫的名字,早就忘记了,如果你有心,就叫老夫应劫之人吧!”应劫之人的声音很是有味道,让人不由自主的会被吸引。连秦逸凡这等修为之人也不例外,也许,这就是高手的实力吧!

“不过,有一点老夫可不会随便原谅你。”应劫之人突地一转语调:“这么多年来,你居然用老夫当作菜刀使用,拿来都切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你不能给老夫一个合理的解释,老夫就算身在刀中,也能让你吃足苦头。”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