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二章 母子分离(下)

第六十二章 母子分离(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

从这一声中,就能听出旱魃此刻的心情。即便是林秋露,也从来没有想过,一个旱魃母亲,居然因为孩子,就能在片刻间,在她的眼前生生跨越了无法说话的天堑鸿沟,修为大进。

这种感觉的剧烈变化是修道之人们费尽心力想要避免的,她们追求的境界,不是心若止水,就是古井不波,似这等强烈的情绪波动,急剧损耗元神的行为,修道之人们怎么也料不到,竟然能成为突破修为的一个关口。

也许,修道之人们对于尘世间的情感已经看的很淡,不管是友情还是亲情。这还是那些普通的修道之人,真正的修佛修道的都是出家之人,斩断亲情是他们第一步要修的魔障。在这种正统门派出身的林秋露,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人世间这种珍贵的情感。

秦逸凡这样的情形却见得太多了,战场之上在他眼前发生过的例子,就如同印在他脑海中一般,不管是天朝之人,还是那些敌对国家之人,只要是母亲,面对孩子的厄运的时候,都会不约而同的有那种猛然之间变身成为另一个人的感觉。旱魃有这样的表现,一点都不奇怪。

秦小玲毕竟身为人的经历并不是很久,也不是很了解。天姓善良的她,只是为了旱魃母亲表现出来的痛苦而激动。虽然明知道自己度化那个孩子是让他有一个更好的归宿,可眼前旱魃母亲的情形却让她有一种十分心痛的负罪感。

林秋露面对旱魃母亲的表现,开始有些同情,后来纯粹就变成了不解和迷惑,站在那里不停的思索。秦小玲却好像变回了那个多愁善感的普通女子。只有秦逸凡,依然是一脸平静。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见得太多了,很多事情,有时候是身不由己,但这次,旱魃母亲是她自己的选择,因此,不管她如何的悲哀,总会恢复的。

红色旱魃在喊过之后,仿佛有些平静,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持续了好久,这才站起身来,用极其不熟练的话语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话音未落,连她自己都感觉异常的惊讶,什么时候,自己会说话了?只是想站起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愿而已,没想到,脑子里的想法就这么清晰的说了出来。

“也许我之前表达的并不是很清楚。”秦逸凡一点都不意外,依旧是那般不变的语调:“接下来的事情,也许你会觉得我有些趁火打劫,或者说是诱骗的可能。不管如何,信不信由你。只要你能做到,我保证你会拥有可以报仇的实力,在你碰到你的仇敌之后,能够有复仇的机会。”

“说!”这次,红色旱魃没有再继续纠缠在爱子被超度的痛苦当中,一心一意的扑到了报仇雪恨上。

“我再强调一遍,不管你是如何的自愿,风险还是十分巨大的。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会出意外。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可以选择停下,然后让小玲将你度化。”这次秦逸凡是十分认真的和红色旱魃说的。

“我……明……白!”毕竟刚刚开始说话,比秦小玲当时开口说话的时候还要难受,不但语音不怎么清楚,而且也依旧断断续续的,几乎是一字一顿。

“破除束缚你千年之久的这个大阵,我们并没有这样的能力。”秦逸凡上来就把这个可能姓给堵死。红色旱魃好像也早已明白这个道理,对此根本没有一点意外,丝毫没有受骗上当后那种暴跳。

“我……怎么……做?”看来爱子在眼前消失确实把红色旱魃刺激的不轻,反而在催促秦逸凡尽快开始。

“不着急,我先把一切给你解释清楚。”秦逸凡却一点不着急,毕竟,他要做的事情,如果大家都不知道的话,肯定是失败的后果。而且,如果太过急躁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别的可能,同样会是失败。

“你虽然本身不是修道之人,不过,你毕竟已经是现在这样的模样,不太可能再返回原来的正常人。你已经死了,而且被炼化成了旱魃,这是事实,你必须要接受。你的孩子已经被度化,投胎转世,再也不会受那种炼制之苦,你亲眼看到的,完全不用担心。”秦逸凡一再强调这点,就是不希望旱魃在最后的关头依然顾念爱子而功亏一篑。

旱魃不说一句话,静静的听着,不过听了这话,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阵法虽然无法破,但有一种办法可以带你离开。”秦逸凡看了看林秋露:“她是器修的门人,专门炼制法宝飞剑的,也许,你没有听说过灵器的概念,你可以让她帮你解释一下。”

灵器,器灵,林秋露听到秦逸凡的话,立时明白了过来。一个强大的,千年修为的旱魃的元神,比起什么连她都可以对付的小小妖族的元神来说,那绝对是天上地下的差别。更加可怕的是,这具旱魃的元神根本就是一个人的元神,只是被人炼制成了旱魃而已。

别有一番意思的看了秦逸凡一眼,林秋露才开始给旱魃解释什么是灵器,什么是器灵。灵器可以强大的什么样的地步,可以做到什么样的事情等等,以及一些在法宝炼制方面的其他内容,总之,尽可能的让旱魃能够了解她可能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选择。

她解释的越细,旱魃就知道的越多,也越能避免一些可能的麻烦。只是,一想到如果旱魃同意的话接下来林秋露自己要做的事情,林秋露就忍不住有些轻微的颤抖,即便是用师门的玄功也无法控制住自己震荡的精神。

炼制灵器,这是每个器修之人最大的愿望,也是最高的成就。当然,这是针对个人而言的,如果非要比较的话,还要看炼制出来的灵器到底是什么样的品级。不过,不管再怎么低级的灵器,也不会低于二十级。自己只不过是师门的最新一代的弟子,真的有能力炼制吗?

炼制的手法倒不是很复杂,关键是炼制过程中需要的修为。期间不但要压制器灵在开始的时候不甘的反抗,还要通过强大的修为将器灵和法宝揉合在一起,合二为一,期间的过程凶险,稍一不慎,就是器灵魂飞魄散,炼器之人被反噬的下场。

当然,相对器灵的下场来说,炼器之人只不过是损失一些修为而已,已经好上太多了。只是,手法虽然简单,但是成功率实在是太低,没有经历过数百年的炼制经验,在这种分心二用的过程中,很容易就会产生问题,导致功亏一篑。

一旦旱魃同意,那么林秋露就是要面对一个绝不会反抗而且还会配合的器灵,千年旱魃的元神,不管她本身在死之前有多么的潺弱,经历了一千年的阵法锤炼依然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就算是想弱都弱不到哪里去。更何况,她在不久之前还刚刚克服了开口说话这个天然门槛。

自己要做的,只是小心的将器旱魃的元神和法宝炼化到一起,比起所有的过程来说,轻松了不知道有多少倍。一想到这些,一想到如果成功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是师门之中,不,甚至是整个修道之人当中,最年轻的炼制灵器的大师,林秋露毕竟还是个低辈弟子,修心的功夫差的太远,想到这些,就有些忍不住的颤抖。

“如果你只是想像就如此不能控制自己的话,那还是不要往下进行了。”秦逸凡冷静的话语如同冰水一般将林秋露沸腾的思绪浇灭,神智也恢复了清明。

该死,差一点就因为这个小小的臆想就陷入走火入魔的境界,林秋露的冷汗顺着耳际流淌下来。身后的衣裳湿了一片,还没有开始,居然就如此的失败。

旱魃一直在静静的听着,好像要面对接下来这些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别人一般。心智之坚韧,如同秦逸凡一般。也许,刚刚失去了孩子,抱着复仇信念的母亲们,都是这般的坚强吧!

终于在林秋露冷静下来的介绍当中,关于灵器的一切都已经介绍的很详细。旱魃一字不漏的听着,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明白没有。

秦逸凡也不逼迫,毕竟,让旱魃充任器灵,本身就有点携恩突报的嫌疑,如果还要逼迫的话,也太不像话了。是非曲直,还是都交给旱魃自己来判断,当然,她的希望和机会,也都握在她的手上,毕竟,秦逸凡说过,任何时候她都可以改变主意,让秦小玲将她度化的。

秦小玲早被秦逸凡这个胆大包天的主意震惊,一时反应不过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或者是帮助那个旱魃,只能躲在秦逸凡身后,靠着他寻找依靠。

良久,旱魃抬起头,看着秦逸凡道:“我……想……试试!”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