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一章 旱魅选择(上)

第六十一章 旱魅选择(上)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

看到秦小玲手中提着的小小身影,红色的身影仿佛疯了一般扑上来。不过,面对秦小玲这个罗汉金尸,就算站着不动要他打,也不可能伤到她分毫,何况手中还有一个让他投鼠忌器的小小身影在?

不过,真正让他忌惮的,估计还是秦小玲因为生气而突然爆发出来的那一身浩荡的佛力,在那股若隐若现的光芒的照射下,秦小玲手中的那个小小身影,如同遭受了什么惨烈的酷刑一般,口中吱吱的叫个不停,却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无助的在秦小玲手上挣扎。

而这佛光所到之处,连红色的身影也不得不飞速的逃离,在众人的眼前突地遁入地下,根本不能直接面对秦小玲身上的灿灿佛光。

彷佛也注意到了手上的小家伙正在遭受难以言喻的酷刑,秦小玲把身上的佛光收了回来,拎着手上的那个小个子,狠狠用她的玉手,在小家伙的屁股上抽了几下。小身影粗糙的皮肤上,立时传来一阵啪啪的声音。

红色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地面上,不过,这次没有再向前扑出,只是站在远处,定定的看着秦小玲手中的那个小家伙,动都不动,眼中射出一阵复杂的光芒。

秦逸凡低头看了一眼小家伙,尽管个头不大,但也可以肯定,是一具名正言顺的僵尸。秦小玲这种打屁股的手段,充其量也就是发出点声音而已,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而且秦小玲出手的力道控制的十分好,声音颇大,但却没有真正用处几分力道,否则的话,以秦小玲罗汉金尸的**力量加上她勤修佛门武学的强悍,早已将那个小小身影打散了。

似乎那个红色的身影,和秦小玲手上那个小家伙有一种特别的关系。看他不顾佛光的威胁,不顾一切的从地下出来的情形,应该是秦小玲手上小家伙的母亲。除了母子之情,谁还会在这样的情形下,明知不敌的情形下,贸然现出身形来?

就连秦逸凡自己猜度,如果自己遇上同伴出现这样的情形,明知不敌的情况下,绝对会以保存实力为原则,有多远跑多远,这是他在行军生活当中得到的血的教训。贸然的扑上去,除了所有人都陷在一起之外,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也只有亲情,才会有这样的不要命的表现。而那个后出来的红色身影,现在也能隐约看出一些女子的形状,所以秦逸凡才会猜测母子关系。

只是,她现身出来,也只敢站在远远的看着,却没有最终的勇气扑上来。只不过,站在那里,却散发出一种让人绝望的气氛,实在是让人十分的难过。

秦小玲毕竟还是一个善良的少女,这样的一幕,最先受不了的就是她。可怜巴巴的扭头看了秦逸凡一眼,又用一种可怜巴巴的腔调问道:“东家,可不可以先放了他?”她指的当然是手上的小家伙,不过,人是她抓到的,却一副可怜相求秦逸凡同意,实在是很滑稽。

秦逸凡笑了笑:“你决定。”

前面的秦小玲居然低低的欢呼了一声,将手中的小东西放到了地上。随即,小东西在原地一闪而逝,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红色身影的旁边。尽管看起来个头不大,但遁术使用起来,却也委实说的上是出神入化。

红色的身影一把将小家伙抱在怀中,上下的打量。虽然动作依然有些僵硬,但其中表达出来的那种关切却是毫不掩饰。

看到这一幕,秦小玲眼中彷佛也带出了笑容。不过,身后却传来秦逸凡低沉的声音:“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早就被我一刀剁了!有你这样面对敌人居然还产生怜悯的士兵吗?居然还把一个可以牵制对方的俘虏生生的放掉。小玲,虽然你很善良,但这样的善良,会让你后悔的。”

几乎是在同时,红色的身影和小家伙就消失不见。随即,秦小玲脸色一变:“你敢!”突地向林秋露嚷了一句:“照顾好东家!”自己的身形却在原地一闪,再次消失在地下。

站在原地的秦逸凡,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一个需要两个女子保护的弱者了?听秦小玲喊出来的那句话的顺畅,明显就是没有一丝别的感觉,纯粹就是她内心的写照。好像早已忘记了自己在拳印湖边被秦逸凡用拳头教训的场面。

还好,林秋露还是知道些什么的,并没有依照秦小玲的话再次过来保护秦逸凡,而是警觉的注视着周围。

地下又传来一阵砰砰的声音,估计是秦小玲含恨之下出手,不知道那个红色的身影是不是可以和秦小玲这具罗汉金尸相抗衡。之前秦小玲有些走眼,以为只有一句旱魅,三五百年道行,不过,红色的身影显然不止。

但秦逸凡却一点都不担心,至少秦小玲的满身佛光,天生就是僵尸的克星,就连以前的千年阴尸,也无法对抗,如果不是秦小玲的天生善良,在佛光之下,也逃不出被度化的结果。相信地下的那具红色旱魅还没有千年阴尸的修为。

果然,也就是一会的功夫,秦小玲就再次出现。天生的遁术让她在地下这么久也没有一丝的狼狈,手中,却扭着那具红色旱魅的双臂,手上佛光灿灿,旱魅不停的挣扎,却始终无计可施,只能徒劳地发出一阵阵难听的嘶叫声。她的实力也着实强悍,刚刚被秦逸凡砍掉的手臂,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居然已经恢复完全。

从她无法开口说话就知道,她的道行还是差的远,这也是秦逸凡放心的让秦小玲自己决定的原因。他希望通过这一次,秦小玲不再乱发她那莫名其妙的善心,这样对她对大家,都是好事。不过世事难料,如果不是秦小玲在阴尸的时候就乱发善心,也不会有现在的成就,谁是谁非,也很难说。

开始被秦小玲抓住的小家伙,也因为自己母亲的被抓,现身不远处,呆了一会,身影一闪,就出现在红色旱魅面前。红色旱魅大急,但却无计可施,挣扎的虽然愈发的剧烈,但在秦逸凡的力量之下,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这两具旱魅,一大一小,很可能还是一母一子,倒是全部都是同样的表现。也许是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也许是以前接触的人都已经被他们杀死,反正现在的情形他们从来没有遇上,也自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如果你想要那个小家伙平安,就老老实实的。”秦逸凡随口说道。旁边的林秋露,已经会意的将乾坤剑匣祭出,上百支飞剑近距离的对准了那个小家伙。登时,红色的旱魅嘶喊了两声,却再也不敢动弹。

“问你几个问题,老老实实的回答,否则的话,那个小家伙先死。”秦逸凡口中丝毫没有什么被母子温情感动的迹象,沉声喝问:“我知道你不能说话,但我也知道你能明白我在说什么。我问你的时候,你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回答就行。”

“这是你的儿子?”秦逸凡开始从最简单的问题问起。

很多的问题都是猜测的,从这母子不问青红皂白的袭击他们三个,却放过在这片土地上苟延残喘的那些老人们来看,他们的行为是有针对姓的,也许,针对的就是林秋露这样的修道之人。

在秦逸凡诱导式的提问下,在小家伙随时有被乱刃分尸的威胁下,很是痛快的回答了秦逸凡的提问。当然,这样的提问难度也十分之高,不是秦逸凡这等专门从蛛丝马迹当中寻找线索的优秀斥候,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到问题的中心。

这对母子显然不是因为凑巧被埋在绝地所以形成旱魅的,而是被人为控制的。控制的人,自然是一个修道之人,普通人根本就不懂这些。

不过,那个修道之人很明显对这个也不是很精通,在留下一个炼制的阵法之后,就离开了。上千年的时光,不但让这个无辜的难产死亡的女子变成了旱魅,而且在数百年前,就连她终于生下来的孩子也变成了一具小小的旱魅。

攻击修道之人的原因,自然是想要复仇,任谁被这样圈禁上上千年,而且还是无时无刻不受炼制阵法之苦的情形下,都不会轻易放过始作甬者的。何况,生为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也在这样的情形下被炼制数百年,其中累积的怨念有多可怕。

可惜的是,他们不知道那个修道之人是谁,只是记得相貌。而且,因为阵法的原因,他们只能被困在此地数十里方圆,根本不可能越界离开。

秦小玲虽然刚刚接收了教训,但此刻还是忍不住善心发作,又一次可怜巴巴的看着秦逸凡。

秦逸凡沉思片刻,突地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让小玲将你母子度化,重新投胎轮回。二是跟着我们走,也许有一天能找到你的仇人,手刃仇敌,你自己选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