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道乾坤>第六十章 收伏旱魅(下)

第六十章 收伏旱魅(下)

本书:武道乾坤  |  字数:3126  |  更新时间:

旱魅,一种传说中的邪恶僵尸。形成的原因很多,不过大体上都可以归结为一点,大部分旱魅的形成都不是自愿的,只是有的是被人为控制,有的是运气不好而已。

人为控制的方法很多,基本上,一种是类似于秦小玲千年阴尸的做法,挑选生辰八字合适的男子,用特别的方法,让他在特别的曰子下葬,当然,所埋的地方,也是特别挑选的,经年累月之后,才会形成一具火姓僵尸。然后再经过特别的炼制方法,形成旱魅。

而运气不好的,则是生不逢时,死不逢地,恰恰被埋在绝地,年深曰久,也会形成旱魅。

这种僵尸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能赶走所有的雨云,不管这里是江南湿地,还是大漠草原,总之,只要有旱魅的存在,少则几十里,多则上千里,不会有任何的雨水。旱魅一出,赤地千里。

这里的干旱,很显然就是因为旱魅的原因,否则的话也不会在这个多雨的地方如此反常的干旱。

在秦小玲眼中,僵尸就是僵尸,却没有什么旱魅不旱魅的区分。只知道他大概三五百年的道行,听秦小玲的语气,那个旱魅在她眼中还差的很远。自然,不管是千年阴尸还是罗汉金尸,都远比一具三五百年的旱魅要强上太多,只是不知道这旱魅是被人控制的,还是偶然形成的。

本是寻访湖中老兄的残躯,居然在这里发现一个旱魅。林秋露和秦小玲都看着秦逸凡,管还是不管?虽说这片区域不是很大,也就是几十里方圆,但已经是民不聊生。碰上了,秦逸凡还能避开吗?

行侠仗义并不是修道之人的本色,在修道之人看来,国运人运皆有命数,该是谁的劫难就是谁的劫难,唐僧取经那么长时间,也没有见有人一步登天把他带到西天就是这样的原因。如果人人都执着于这些,不但有违天道本心,而且强行逆天改命,对修道之人来说,也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有损功德。

看了看两人的眼色,林秋露是闲事不管的,秦小玲原本也是僵尸一具,自然不希望秦逸凡出手对付旱魅。她们两人的意思清楚的表现在脸上,几乎都不用猜。

“走!”秦逸凡果断的发号施令:“如果他不攻击我们,我们也不用理会他!”这个倒是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法,两女都点头同意,三人一同离开。

只是,这个简单的愿望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达成,就在三人刚离开几步的时候,秦小玲就转身回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某个地方:“你最好不要跟上来,否则对你不客气!”

事实上,林秋露根本就无法发现那里隐藏的旱魅,在面对一个天生就是遁术高手,尤其是他除了跑出来蹦蹦跳跳以外,遁术就是他赖以行动的本能的家伙时,却并没有那种秦小玲面对同类时的敏感。同时,她也没有秦逸凡在战场之上养成的那种对危险的极其敏感的预知能力,所以,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旱魅的位置。

但这并不妨碍林秋露摆出戒备的姿势。尽管并不知道旱魅的具体位置,不过,即便是比林秋露高明许多倍的剑门三英此刻全部到齐,就算林秋露也不知道他们的位置,林秋露也不会有丝毫的害怕。不管是谁,在面对超过两百支飞剑的周密攻击下,也不可能不暴露他们的位置,何况一个小小的旱魅。

乾坤剑匣此刻在林秋露身上可不是个摆设,这也是林秋露这段时间几乎不眠不休的成果。这也值得她骄傲,没有谁有过这样的乘机,即便是乾坤剑匣的前任主人道士也一样,他至少花了二十年的时间。

可惜,旱魅并不是一个有着足够清醒的头脑和控制力的东西,秦小玲善意的警告并没有让他有丝毫的退缩,反而更加的逼了上来。

主动找死,这怪不得任何人。秦小玲不等秦逸凡吩咐,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随即,地下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秦小玲在疯狂的教训“小朋友”。

林秋露和秦逸凡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秦逸凡不时的会注意一下声音发出的地方,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更注意另一个空旷的地点,那里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任何的声息。

“那里有什么?”林秋露很快就注意到了秦逸凡的目光,也有些疑惑的望着那边。

“小玲毕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战斗,她的经验太浅。”亲依法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没有多说什么。

“我逼他出来!”林秋露不知道怎的,和秦小玲关系十分好,听到这话,有些担心。

秦逸凡不置可否,林秋露几乎是在动念间,身边就仿佛出现了无数柄飞剑一般,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出飞剑仿佛有规律的排列,就如同列队的士兵。在林秋露的指挥下,几十支飞剑如探路尖兵,冲着秦逸凡目光注视的地方开始了攻击。

“吼!”一声根本不像是人声的狂吼从那个地方发出,随即,一道火红的人影从土中冒出,带着冲天的热力,向着秦逸凡和林秋露扑来。

数不清的剑光突然之间在林秋露身边爆出,灿烂的如同阳光一般,将火红的身形牢牢的卷住。不过,在剑光当中,却传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这个家伙倒是有几分道行。”连林秋露都有些赞赏,飞剑的效果如何,没有人比她知道的更清楚。自然也知道对手的实力如何。

除了少数的几柄六品以上的飞剑,其他所有的飞剑攻击都是徒劳无功。即便是那几支凑效的飞剑,取得的效果也很一般。

对手的肌肤有如精钢一般,普通的飞剑斩上去,也不过是溅起一阵耀眼的火花。而几支高级的飞剑,则支支洞穿。只是,在飞剑穿过之后,本该是一个前后通透的小洞的地方,很快就是一阵红色的蠕动,随即完好如初,就如同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

重重的剑光包围之下,红色的身影还是顽强的向着秦逸凡这边扑来。林秋露自己的飞剑也早已祭出,但除了在红色身影上徒劳的添加一个个看似无效的伤口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忍不住,林秋露的目光也变了,银牙一咬,挺身站在秦逸凡前面,指挥着飞剑,劈头盖脸的疯狂攻击起来。就算不能让红色身影重伤,也要消耗掉他的实力。就算是神,也不可能拥有这般无限复原的能力,当伤害超过极限的时候,敌人也会崩溃的。

只是,这样的短暂消耗还是无法阻挡对方扑过来的身影。不知道这旱魅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出现攻击,那地下秦小玲正在攻击的却又是哪一个?而且,更加奇怪的是,这旱魅居然没有使用他引以为傲的遁术,而是合身扑过来,十分的怪异。

对于林秋露不管在任何的时刻,都是挺身站在秦逸凡身前这一点,秦逸凡由衷的感激。不管林秋露是出于皇上的命令,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不过,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在战斗的时候被一个女子护在身前,却是秦逸凡死活不愿意的。

身前的林秋露正在全神贯注的攻击,冷不防,一只大手从腰间揽过,将她轻轻的抱起。林秋露大惊,不过马上就听到了秦逸凡熟悉的声音:“让我来!”

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到了前面。林秋露脸上猛地一阵发红,一只手按着刚刚秦逸凡揽过的腰肢,一时说不出话来。连带飞剑的攻击也停了下来,众多的飞剑鱼贯的飞回了乾坤剑匣。

手中拿着一柄短匕,但秦逸凡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手持一柄在千军万马当中冲锋厮杀的大刀。高高的举起,一个简单的力劈华山式,夹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大喝一声,向着对面扑过来的红色身影狠狠的劈下。

明明还隔着差不多丈许的距离,但双手下劈带出来的凌厉刀风,即便是对面的怪物也吓了一大跳。身体急转,就待避开秦逸凡的正面。

说时迟,那时快,红色的身影虽然避开了大半的身体,但一支手臂依然是被秦逸凡劈出的刀风碰上。无声无息的,半截红色的臂膀如同轻松的切豆腐一般,从身影的身上脱离,啪一声掉落尘埃,随即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冒出一阵白色的烟雾,转眼化为一堆飞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色的身影如同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自己刀枪不入的身体,经历了那么多的飞剑毫发无损,怎会被秦逸凡一个简单的招式就劈掉了一条臂膀?

秦小玲的身影猛地出现,手中拎着一条小小的身影。正要满面笑容的向秦逸凡请功,却突然看到红色的身影,自然而然的,冲到秦逸凡的身前,摆出了一副戒备的架势。

不知道怎的,秦逸凡身边的女子,好像个个都愿意在战斗的时候站在他的身前,为他抵挡可能的攻击。林秋露如是,秦小玲也如是,对这一点,秦逸凡铭刻在心。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